歸依法與歸依僧(四)

第129集
由 正旭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繼續收看正覺教團電視弘法節目,今天繼續講「歸依法與歸依僧」。這個主題總共要講五集,今天要講的是第四集。

上一集提到第一義諦就是自心如來,自心如來經由應身、化身、報身來為眾生說法,但如來三身還是歸依到自心如來,所以佛寶才是究竟歸依。因此歸依法、歸依僧,其實不異於歸依佛,歸依佛之中就同時歸依法及歸依僧;因為法與僧都從佛而來,所以說,如來其實就是三歸依的究竟歸依處。當你真正歸依佛的時候就具足三歸依了,因為法由佛來,僧也由佛來,所以說其實三乘道只有一乘道,就叫作成佛之道,不許用聲聞羅漢道來取代佛道。因此諸佛如果是三轉法輪,那都是方便施設;而這三轉法輪最後終究還是要由佛在廣度了三乘勝義僧以後,依著佛的四無所畏來作獅子吼。

所以,凡是講三乘道的諸佛在人間示現的時候,最後一定要講《法華經》。為什麼一定要講《法華經》?目的就是在破斥二乘凡夫中的增上慢者,同時也是在破斥凡夫們的見取見。增上慢者就是沒有證果卻自稱有證果的人,我們就說他是增上慢者,譬如聲聞凡夫卻自認為是阿羅漢,那就是增上慢者。至於見取見就是他自己在佛法上所堅持的見解是錯誤的,但他卻自認為他的見解是最為殊勝的,譬如有人認為證得離念靈知就是開悟,認為意識是常住不滅的,不願意接受如來藏才是常住法,找到如來藏才叫開悟,反而認為他這樣的見解才是最殊勝的,這樣的人不但落入了見取見,也同時落入了常見之中。因為凡夫永遠會有見取見,他們見取見存在的時候,一定會以鬥諍為業,他們會出來主張:「佛誇大其辭!佛其實就是阿羅漢,我師父也是阿羅漢,佛陀跟我師父的證境是一樣的。」這叫作增上慢,也叫作見取見。所以當 釋迦牟尼佛在五濁惡世即將入滅之前,阿羅漢們三請之後即將要開講《法華經》的時候,聲聞法中的凡夫僧才會有那麼多人離席抗議,因為這些人都是兼具增上慢與見取見。

所以將來如果你發大悲心、大願心,在這一種五濁惡世人壽百歲的時候來成佛,就要有心理準備,當你準備開始宣講《法華經》的時候,一定會有很多聲聞凡夫退席;阿羅漢們不會退席,他們都不敢,因為很清楚知道自己不是佛。可是他們座下的凡夫弟子,也就是還沒有斷我見、斷三縛結的凡夫弟子,當你答應說要講《法華經》的時候,他們就會當場退席抗議,不相信你即將開講的法華正理,但這是正常的。然而即使有這麼多人退席,《法華經》還是要講,不能因為他們退席就不講了;當然還是要講,要讓世間人知道阿羅漢不是佛。不說阿羅漢,連辟支佛都不是佛,而辟支佛所畏懼的菩薩們,也都還不是佛。當你宣講《法華經》的時候,那就是在作獅子吼。獅子吼就是振聾發瞶,把那些愚癡無聞的聲聞凡夫迷惑的心把它震醒,讓他們知道:你所恭敬無比的阿羅漢在佛法中並不算什麼。對那些聲聞凡夫們而言,那是很大的刺激,但就是要刺激他們,讓他們覺醒:解脫道的究竟果在大乘佛法中,仍然沒有辦法算入菩薩僧中,讓他們知道這一點。所以當你講《法華經》的時候,就是在作獅子吼,這樣把聲聞凡夫們的增上慢破斥掉,才能夠使那些眾生們在心田中種下將來與佛菩提相應的種子;他們這一世即使仍然不相應,未來世漸漸地還是會相應的。所以獅子吼的時候,固然使得那些聲聞凡夫們很痛苦,但還是應該要講。

各位想想看,當年 佛陀說《法華經》的時候,五千個聲聞種性的凡夫當場退席,那個聲勢也是蠻壯觀的。各位可以想像,如果在一個可以容納幾萬人的體育館,當場有五千人同時退場,一定很混亂、也是很吵雜的;可是 佛陀都不動心,只是靜靜地看著他們離開。等他們都離開了,留下來的人才是有資格聽《法華經》的人,所以說剩下來的人都是貞實。貞與實,「貞」就是表示心地清淨,「實」是在說他是飽滿的;貞與實就表示留在現場聽聞《法華經》的人都是沒有慢心,而且是有修證的人。我們都知道稻穀該收成的時候,如果還是直挺挺的,那就表示是空心的。就如同空心的大佬倌,他們總是空腹而高心,其實肚子裡面沒有料,可是往往會故意示現讓人覺得似乎很有錢;當他遇到眾生的時候總是趾高氣揚,總是要擺很大的排場。可是大菩薩們對凡夫眾生、對不懂佛法的眾生,一向都不會用下巴去看他們。這就是說,果實如果飽滿了,都不會往上揚,都是有點垂下來的;所以到了收割的季節,農夫到了田裡一看,這些稻子一棵棵都往上揚,很高傲的樣子,就知道今年收成很差了。而沒有見道的凡夫大師們,正好就像那五千個聲聞凡夫弟子一樣,為了讓他們未來世佛法修學的因緣比較好,當年 佛陀還是要作獅子吼。那些聲聞凡夫們後來總是會漸漸地聽聞到迴心阿羅漢們說明,未來才會開始改變。

所以《法華經》宣講過程中一定要有 多寶如來的示現,否則很難建立凡夫眾生對佛菩提三大阿僧祇劫修行的信根跟信力。成佛之道是很長遠的歷程,如果是只有一佛宣說,或單獨由 佛陀講出來,聲聞凡夫是很難信受的,所以必須要有 多寶如來的示現來證明。所以諸佛示現入涅槃前都會先講《法華經》,宣講過程中由 多寶如來前來示現,證明佛菩提確實要三大阿僧祇劫,由祂親身來證明,證明在人間的 佛陀說法是不虛妄的。如果有人有這樣的想法:「我才不歸依你們,我只歸依某某團體或某某山頭。」那就完了,多寶如來也不需來示現,因為「我們只歸依釋迦牟尼佛,你來幹什麼?」所以那些都是錯誤的知見,因此必須要有人來作獅子吼,作這樣的獅子吼:「佛法只有一種,不可能有所演變;十方諸佛是一體的,三寶是一體的,沒有哪一個三寶中的凡夫僧寶或者勝義僧寶可以自高於三寶之上。」假使有人把自己拉抬到三寶之上而傳授四歸依,我可以跟你說,那個人一定是外道,從來都不曾真的知道佛法。即使他已經在佛門中剃髮出家、受具足戒了,還是一個外道,因為他是心外求法,根本不懂三寶的真實義。因此如來宣說一乘道-唯一佛乘--就是獅子吼,是以四無畏來成就獅子吼。

因此勝鬘夫人才會說:【若如來隨彼所欲而方便說,即是大乘,無有三乘。三乘者入於一乘,一乘者即第一義乘。】(《勝鬘師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廣經》)也就是說,如果眾生的大信還不夠,就只能為他說解脫之道,生起他的大信;然後再慢慢說因緣法,然後再說佛菩提。其實二乘菩提也都是大乘法,只是從成佛之道中分析出來解說而已。所以其實十方三世一切諸佛所說的都是唯一佛乘,沒有三乘法可說;三乘法都只是為了度眾方便,所以分析出來說明。因此三乘法其實都是入於一乘法中,但是一乘法其實就是第一義乘。那第一義與二乘有什麼差別?第一義乘是圓滿的、是具足三乘道的;但二乘法卻不能觸及第一義,所修、所證、所說、所學都不能及於第一義。因為二乘法只是方便道,只能讓人出離分段生死,不能觸及法界實相,何況能夠究竟法界的實相。

二乘道也不是究竟的解脫,因為變易生死的境界都無所知、都無所觸、都無所斷、都無所證,因此二乘道不能叫作第一義乘。所以第一義乘就是成佛之道,而成佛之道要以一切種智的具足來圓滿成就,一切種智的具足圓滿則是要從如來藏一切種子的親證來完成。而如來藏的一切種子是含攝在如來藏中的,所以成佛之道的首要就是要親證如來藏,除此以外沒有成佛之道的見道可說。而斷我見只是證如來藏的初方便而已,因此禪宗明心的證如來藏所引生的般若智慧,才是第一義乘的見道智慧,除此以外沒有別的大乘見道可言。所以第一義乘的見道就是明心,除了明心以外,沒有第一義乘的見道。這樣子各位就知道說,應該如何進入佛法的大海之中;已進入佛法大海之中,才會知道要如何通達第一義乘,才會真正懂得成佛之道的次第跟內涵。

勝鬘夫人所說的歸依法、歸依僧的整段經文,我們就講到這裡。接下來我們來看看,有一位法師對這一段經文的註解,他的註解我們來看看有些什麼問題。我們首先先看經文:【歸依第一義者,是歸依如來,此二,歸依第一義,是究竟歸依如來,何以故?無異如來、無異二歸依。】(《勝鬘師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廣經》)這一位法師對這一段經文的註解,是這樣說的:【約歸依第一義說,「無」別「異」所歸的「如來」,也「無」別「異」的法僧「二歸依」,二在第一義諦中,是平等無別的,所以歸依「如來,即」是「三歸依」。依此,歸依佛法僧三,實即歸依眾生自己。佛法與外道的不同,也就在此。外道要歸依一外在的神;佛法歸依三寶,或歸依如來,而同是本身所具有的,本具如來藏性,即真歸依處。依此修行為僧;以此為修行,即法;修行圓滿成就,就是佛。所以,一切眾生本具如來藏性;歸依三寶,無非依如來藏性為本,而使其顯發出來,達到究竟。】(《勝鬘經講記》,正聞出版社,2003年4月新版二刷,頁200。)

我們對他這一段註解提出了兩點評論:第一點,勝鬘夫人在這裡所說的歸依三寶,絕對不是他所說的歸依眾生自己。勝鬘夫人在這裡說的其實是把三歸依合為一體,歸依於佛,由這一整段經文的意涵就可以明瞭。這一位大師作了甚解,欲求勝妙反而違背實義。第二點,如來藏後面把祂加一個性字,這個意義就大不相同,意思是說如來藏並不是本有,而是以後修所成的性就是如來藏的親證。

從這一位大師的文字中,我們可以看見他很清楚地暗示著:你歸依佛,不如歸依你自己。他的意思就是這樣,他一直有意無意地把 佛陀人格化,一直想要滅掉佛格,這是這一位法師的目的。他想要告訴眾生說:「我某某就是佛!」但心中卻不免又會想到:可是我沒有證得四禪八定、五神通,沒有一切種智、大圓鏡智等等,這樣要如何讓大家相信我就是佛?那我乾脆就把佛陀拉下來跟我一樣。這一位法師的書中都處處隱含了這種意味,特地要把佛陀人格化。當阿羅漢人格化,辟支佛人格化,菩薩人格化,佛陀也人格化了,他所建立的思想就可以成立了:凡夫的菩薩行一樣可以成佛,不必證悟明心或斷我見、我執。

以前現代禪有一位老師就曾經對他這一點提出了辯駁,他很不服氣。這一位老師認為:要有親證才能真的行菩薩行,經驗主義非常重要,所以凡夫菩薩行不可能使人成佛。但是這一位法師畢竟還是棋高一著,因為這一位法師主張的是「解脫道修行可以使人成佛」,正好這一位老師-現代禪的這一位老師-主張的大乘開悟所證的果德,也只是聲聞果而沒有菩薩果,所以這一位法師丟了一句話,就把這一位老師給撂倒了:「原來現代禪主張的禪宗開悟所證的果也是聲聞阿羅漢果。」意味禪宗的開悟一樣只是聲聞道,兩者似乎沒有差別。就這麼一句話,現代禪就很不容易回應。可是我們出來弘法以後,這一位法師就沒辦法講話了,因為我們講的是五十二個階位的證道,不單只是證得聲聞果;而且大乘見道是證如來藏,是這一位法師所無知的法義跟智慧境界,所以他就沒轍了!這樣一來,他若想要跟正覺的明心者對話,就無從對話了!因為他講的是落在意識境界當中,正覺明心者所證的卻是如來藏實相法界;他所講的意識層面,正覺明心者都知道,而正覺明心者所證的如來藏層面,他卻完全不知道,那他要如何跟正覺的明心者對話?

這也是今天這一位法師座下弟子的難處所在!所以當時就有人寫信給他的弟子說:「我們導師的《妙雲集》中所說的法義,被蕭平實破斥到體無完膚,您是大德,為什麼不出來獅子吼、破斥一下?身為法師的您,應該要破邪顯正!應該要維護導師的正法!這是您的責任啊!」可是她不敢公開寫書回應,不過她還是私下在講大話。這是好幾年前的事了,那是在《楞伽經詳解》第三輯出版後不久的事。她怎麼答覆人家給她的信呢?她說:「蕭平實的書,我是從來不看的;他們有寄書來,我都把它丟在字紙簍裡。有種的話,讓蕭平實放馬過來!」後來這封信就輾轉來到了 平實導師的手裡,所以 平實導師就從第四輯開始,應她的要求而放馬過去——是一匹一匹小馬慢慢地放過去。

各位菩薩!今天時間已經到了,「歸依法與歸依僧」第四集就講到這裡。謝謝各位菩薩的收看!

阿彌陀佛!


點擊數: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