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的囑咐

第130集
由 正旭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繼續收看正覺教團電視弘法節目,今天所要講的主題是「佛的囑咐」。

在前面最上的法供養都說完了,接著就是要吩咐弟子。釋迦牟尼佛的第一弟子-也就是即將紹繼佛位的等覺菩薩,就是 彌勒比丘-彌勒菩薩為了幫助 佛陀攝受所有的聲聞弟子,所以也示現聲聞相,這樣子才方便攝受聲聞十大弟子,以及一切阿羅漢們。

那麼我們來看經文,佛說:「彌勒!我今天以這個無量億阿僧祇劫所修集得來的無上正等正覺勝妙法吩咐給你,所有像《維摩詰經》這一類經典,在我釋迦牟尼佛滅度以後的末世當中,你和你所率領的菩薩們應當以威神之力來護持,並且在南閻浮提洲各各星球世界中都要廣大地宣揚、廣大地流布,不要讓這種方廣妙法斷絕了。為什麼要這樣子吩咐你們呢?因為未來世中將會有善男子、善女人,以及天、龍、鬼神、乾闥婆、羅剎等眾生發起無上正等正覺之心,信受而且樂於修學大法。如果這一類大根性的有情,讓他們無法聽聞到這種方廣勝妙的經典,他們就失掉了善良的法利了。這一類人是大乘根性者,他們如果聽聞這種方廣經典,一定會生起信受歡樂的心,他們將會對這一類妙法發起很稀有難得的心,一定會以最恭敬的心情與態度來接受這一類經典,並且會隨著種種眾生所應該獲得的利益而為他們廣說。彌勒!你應該知道菩薩們有兩種法相,有哪兩種法相呢?第一、喜樂於種種法理雜亂而含有世間意境,經過裝飾而優美好聽的文句、文章或者言語,對於真實勝妙而不作裝飾的論法文句就不會喜歡。第二種菩薩與此相反,不畏懼深妙的法義,能夠如實地修行,而且有能力進入勝妙法中。如果是第一種喜歡種種雜文裝飾語句的人,喜歡在文句上作種種修飾,譬如喜歡詩偈而不樂於如實修行的法句,應該知道他就是新學菩薩,他修學佛法以來,並沒有經歷過很多劫。如果是對於這一類方廣的、不染汙的、不執著的非常深妙經典,心中沒有恐怖與畏懼,而且能夠進入這一類方廣經典所說的法義當中加以實證,他們聽聞這種勝妙法以後,心中得以清凈自守,並且能夠受持讀誦、如說而修行,你應該要知道,這一類菩薩就是久修道行的人,他們就是久學菩薩。」

佛又吩咐說:「彌勒!還有兩個法相都是屬於新學者,這些新學者不能心得決定,無法安忍下來信受甚深的微妙正法。哪兩種法相是新學者呢?第一種人,對於聞所未聞的深妙經典,聽聞之後心中很驚訝恐怖,而且心中充滿了疑惑,所以他們無法隨順於深妙的經典,心中不信又加以毁謗説:『我從來不曾聽聞過這一部經典,這部經典到底是從什麼地方來的?』」這就是先入為主的說法:「我從來沒有聽聞我師父講過這部經典,所以它很顯然是別人創造的,不是佛説的。」有時候則是這樣說:「我師父説,這些經論是外道假借佛菩薩的名義創造的,是偽經、偽論。」這種說法我想諸位都聽過、讀過。因為自古以來應成派中觀的弘傳者,一向就是這麼說,一直延續到現代的法師們還公然說:「大乘經典是佛滅度後,佛弟子們長期創造、編集出來的。」所以這些法師、居士們認為只有阿含部的某一些經典才是佛說的。

他們也只認同他們想要的部分,不肯全部認同。凡是裡面的法義和他們所認定的應成派中觀不符合的地方,就說那是人家集結的時候記錄錯了;所以他們認為四阿含中的部分經典才是原始佛法,不全部都是原始佛法;所以他們又另外建立了一個名稱叫作根本佛法,來跟原始佛法的四阿含來作區分。他們所謂的根本佛法是說:親自從 佛口聽聞才是眞正的佛法,這樣才能稱為根本佛法。原始佛法既然全都不是根本佛法,所以他的言外之意是說四阿含諸經的法義並不是全部正確。可是如果這麼主張,問題就很大,那就要請問了:佛滅後兩千五百餘年到現在,有誰知道根本佛法?有誰能證明自己今世所説的法義是親從 佛聞?那既然沒有人能證明是親從 佛聞,那他們主張根本佛法,又有什麼意義?

如果對四阿含也不肯全部接受,只挑選他想要的少部分的經典,那他根本就不是佛教法師!他正是新興宗教的創教者,因為他處處去自創佛法,有許多的創見,所以他創立或跟隨著別人主張根本佛法,並沒有一絲一毫的正確性。那麼 釋迦世尊親口說:祂自己是三轉法輪,過往無量世以來諸佛有一轉法輪而純說大乘,也有二轉法輪說聲聞法及大乘法,也有三轉法輪就如同 釋迦世尊所說的三轉法輪說聲聞菩提、緣覺菩提跟佛菩提。所以對於原始佛教總共三轉法輪中的初轉法輪的四阿含,他們都不能認同,那這樣教我們怎麼去承認他們仍然是佛教中的法師呢?這些人秉承著聲聞部派佛教以後少數凡夫的看法而認為說:這部經典我以前從來沒有看過、聽過,所以它不算是佛說。

這個主張如果放在當代,確實可以講得通;因為現在印刷術很發達,而且資訊的交換、取得都很容易,所以這種話在當代可以講得通。但是古時候的天竺,每一部經都要靠抄寫,都得要抄很久——抄好幾個月才能抄出還有校對出一部經,也沒有多少弘法者能有機會獲得,又有多少人能聽得到妙法?在那種情況下,經典不能普遍流傳才是正常的,所以在當年的時空,少聞無智者用「不曾聽聞」這句話就否定一部勝妙經典,那個理由是很脆弱的,是不能成立的。所以他們常常是因為不曾聽聞過深妙法,也因為他們根本不可能實證,也都聽不懂,基於自尊心的維護,便在初次聽聞的時候,就主張說:「這些大乘經典是我們以前從來沒有聽聞的,當然都是佛滅了以後佛弟子們長期集體創作集結。」這就是 佛剛剛說的:「我初不聞此經從何所來。」

那麼這種否定勝妙經典者的私心,是處處可見的,那麼這些否定大乘經典的法師們,究竟是新學菩薩還是久學菩薩?我們從這裡就很容易可以去判斷。新學菩薩他不能決定於甚深法的第一個現象,就是前面所說的,否定大乘經典的法師這一類人;那麼第二種是當他遇見有人解說或者護持《維摩詰經》這種甚深經,他們就不肯親近、不肯供養,也不會恭敬,還會常常從經中去挑毛病說:「那一部經典有過失,與原始佛法不合。」然而這都是因為他們誤會或曲解以後的說法,與事實並不相符。

那麼佛接著說:「彌勒!還有兩個法,會使菩薩雖然已經信受,並且如實理解了深妙法,但是仍然會對自己的道業產生毁壞與傷害,而無法獲得無生法忍。」那麼第一種是輕慢新學菩薩而不肯教誨他們。新學菩薩修了很久,終於快要轉入久學菩薩位了,可是假使你悟後出來弘法時心裡面想:「這些人根器不好、慧力不好,感覺他們很笨,説什麼法他們都聽不懂。」就覺得心煩,輕視他們不肯去教他們,那你就是 世尊所說的自己毀傷道業,不能得無生法忍。那沒有無生法忍就不能進入初地,然而想要得無生法忍,必須先開悟明心進入菩薩七住位,然後才能進入內門修六度;內門修六度主要還是要消除性障,因為性障會障礙發起菩薩種性。最後進入十迴向位,念念迴向救護一切眾生,以及堅固自己修道的種性,而不趣入無餘涅槃。那麼十迴向滿足了,還要勇發十無盡願才能進入初地,這時候才能說得無生法忍。從這個道理,我們就可以知道,輕慢新學菩薩是不可能得無生法忍的。

第二個現象導致不能證得無生法忍,是由於執著。第一個現象是因為慢心而不耐煩,第二個現象是由於執著。雖然已經深入瞭解深妙法了,可是執著於自己的名聲、權力、位子,乃至說還顧慮到面子。有時候還加上裡子:世間的財利等等。如果有這樣的現象,就表示我所的執著還放不下來,所以才會取相分別。取相分別,取什麼相?取世間的財利相、五欲相,乃至取世間的眷屬相。如果放不下執著,老是計較自己的利益,加上輕慢新學菩薩,看不上眼,那麼縱使證悟了,這一世想要取證無生法忍,絕對沒有機會,未來世也將會很長遠才能進入初地,這就是悟後不能速取無生法忍的遮障處。這是這一部經最後的囑咐,佛特別交代。

那麼 彌勒菩薩聽 釋迦牟尼佛吩咐以後,向 佛稟白說:「世尊!以前都沒有聽您這樣説過!就像您所説的一樣,我將會遠離這些惡法,奉持如來無數阿僧祇劫所修集得來的無上正等正覺妙法。假使未來世有善男子、善女人求證大乘法,我將會讓他們親手獲得《維摩詰經》這一類的經典,並且我會加持他們,使他們的念力成熟而能受持讀誦以及為別人廣作解説。世尊!如果未來末世之時,有人能受持讀誦這部經典,而且能為別人解説,應當知道那是我彌勒的威神力所建立的。」那麼這樣看來,平實導師出來弘法,能夠為別人解說這一類的經典,也是 彌勒菩薩所建立的,事實上也應該作這樣的看法。但其實也不只是 彌勒菩薩威神力所建立,也是 釋迦如來的威神力,也是十方諸佛威神力的建立。那麼 佛聽了就開示說:「你説得很好!説得很好!彌勒!就像你所説的這樣,我也會幫助你所喜歡做的事情。」

那麼 等覺菩薩已經開口說要護持了,其他菩薩們當然不可以置身事外。這些菩薩們都合掌向 佛稟白說:「我們也將會如同彌勒菩薩一樣,在如來滅度後,我們將會去十方國土廣為宣説流布這部經典所説的無上正等正覺的法門,並且還要開導一切説法的人,讓他們可以得到這部經典,而為別人解説。」

那麼菩薩們都表示擁護,四大天王自然也不能置身事外,所以他們也向 佛稟白說:「世尊!不論在任何地方:或是城邑聚落,或是山林曠野,只要有這部經典,並且有人在讀誦和解説的話,我將會率領下屬來護持,同時也是為了聽法的缘故;我們將會擁護這位説法者,在他説法之處四下張望出去各一百由旬之内,讓一切鬼神都不能來窺伺、尋找他的過失。」

到了這裡,就要回到當時強記多聞的阿難尊者身上,他當然應該請問如何受持。在 佛座下當那個重要弟子,一定要善於觀察時節,在什麼樣的時節是該你開口,要說什麼話都要有分寸。阿難尊者就是有這個智慧,當這些人都說要護持,但是他們所說的都是護持未來世的事,阿難尊者身為 佛的侍者,他負責的就是當時那一世的受持流傳,所以最後 佛告訴他說:「你應當受持這一部經典,廣為宣揚散布出去。」阿難回答說:「我會遵照您的吩咐,我已經把這一部經典中所有重要的部分都記持起來了。可是我記持這一部經要宣揚流布,應該把它命名為什麼經呢?」佛說:「阿難!這經典的名稱就是《維摩詰所説經》,還有一個名稱叫作《不可思議解脱法門》,你應當用這兩個經名來受持這一部經。」經名的意思就是重新再提示一遍這部經典的主要內容,所有經典最後都會有這一段話,阿難尊者都會問 世尊:這部經典應該叫什麼經?然後 世尊有時候說一個名稱,有時兩個、三個乃至十幾個名稱,那就分別表示這部經典所說的主要內容。

我們從這兩個經名就可以看得出來,這部經典是 維摩詰所說的,以祂所說的法最多,最主要的內容都是祂講的。經文中最主要的是在講大乘菩薩們不可思議解脫的法門,不是二乘聖人所能思議的解脫法門。那麼各位菩薩您聽了這麼久,應該也知道這不是您們在別處的道場所曾聽過的表相解脫的法門;即使是二乘聖者也無法為人解說這部經典,因為這不是二乘解脫法門,而是不可想像、不可思量,也是二乘聖人以及所有凡夫大法師們不能議論的解脫法門,所以叫作不可思議解脫法門。那麼 佛交代說:「應該這樣受持。」佛把這部經典總結以後,長者 維摩詰居士、文殊師利菩薩、舍利弗尊者、阿難尊者等人,以及一切聽聞這部經典的諸天、一切人、阿修羅眾、一切大眾,聽到 佛所說的這一段開示以後,心中都很歡喜,所以都信受奉行這部經典的法義。

那麼《維摩詰經》講到這裡就圓滿了。

謝謝各位的收看,阿彌陀佛!


點擊數: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