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乘菩提的根本核心—第八識如來藏

第130集
由 正融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您收看正覺教團電視弘法節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阿含正義》單元。

上週我們講到,以五個方面來檢視「大乘佛教並不是從聲聞法演變出來」的事實。今天我們繼續來講第六點的事實:假使方廣唯識種智的經典真的是後代聲聞部派弟子所創造出來的,那麼方廣唯識種智的經典就應該會和四阿含以及般若經典會有所矛盾,會有所衝突;但是事實上並沒有這種情形。事實上,方廣唯識種智的經典是和四阿含以及般若經典完全是相符而契合的,而且還更是深妙,可見這全部都是 佛所說的法,而且是由同一批佛弟子在聲聞人的五百結集之後,再由大乘菩薩千人結集出來的經典。假使說是在幾百年之後才創造、才結集的,那麼這一些過舊之人已經不在了,那就一定免不了會有記憶殘缺的這種情形,而造成在法義上會有前後矛盾、相互牴觸的情況產生。但是今天我們所看到的事實是阿含的解脫智、般若中道智以及方廣唯識一切種智之間的次第是井然有序的,而且是含括了淺、深、漸進與圓滿成佛之道的內涵。從這一些道理上,也可以證明七葉窟外的大乘菩薩千人大結集的歷史事實,只是在結集的事相上沒有被明確地記載下來而已!所以遠勝於四大部阿含的般若經典以及方廣唯識的大乘經典,絕對不是 佛入滅之後幾百年以後,才由聲聞部派的弟子所創造出來的,必定是在七葉窟外的大乘菩薩千人結集所完成,並且保存下來的大乘經典,這才是正確的佛教史實。

因此無論是聲聞解脫道的小乘佛教,或者是佛菩提道的大乘佛教,在四阿含諸經以及大乘經典當中的法,確實全部都是可以實證的,而且從來就不曾演變過。從最初 世尊前後三轉法輪時期所弘揚的法,一直到末法初期的今天,正覺同修會所弘揚的正確佛法,都是從來不曾演變過的;乃至於將來在末法最後的五十二年,月光菩薩降生人間的時候,佛法仍然不會有任何的演變。因為無論大、小乘佛法,都是以第八識如來藏本識為三乘菩提的根本核心。

在聲聞法的小乘解脫道永遠都只有一種,就是斷我見以及滅盡我執、我所執,最後滅盡蘊處界的全部,成為本識獨存而沒有見聞覺知、沒有十八界我的境界。因為聲聞人相信《阿含經》中 佛說「確實有本識常住不滅」,所以他能夠遠離 佛所說的「凡夫比丘於外有恐怖、於內有恐怖」的情形,他就能夠斷盡蘊處界的全部而入涅槃,所以聲聞人是不必親證出生五蘊、十二處、十八界的本識。而大乘法的佛菩提不可思議解脫道,那就必須要再進一步去親證法界實相的本識,現觀本識的中道性,以及祂所含藏一切種子功能。畢竟在大乘究竟解脫四種涅槃的實證上,永遠都是以如來藏八識論為根本的核心,所以實證的佛法永遠都不可能被演變。

回過來我們再來看,所謂佛法有所演變的這種說法,事實上那都只是未證二乘菩提、未悟般若實相的凡夫們之間的事,因為他們於「法」沒有實證,所以就不斷地會有許多的諍論,因此產生了許多演變的事相。當然他們之間的諍論以及弘法事相上的演變,那麼這一些都跟大、小乘法當中實證的賢聖們是完全無關的;所以真是不應該把未證、未悟凡夫們所說「錯誤的佛法」,以及不斷演變的凡夫弘法事相,拿來混淆而說成那是實證者的所證,說成那是佛法有所演變。像這樣的錯誤,是一切學佛的人都應該要特別注意的部分,一定要避免被這一些不事修證的佛學研究者、佛經研究者,因為從錯誤的取材中作出的錯誤結論所誤導。如果能夠避開這些誤導,而實事求是確實修證,那就不會再跟隨著邪教導而盲修瞎練,導致於世世的修行都沒有成績;更甚至於被他們所留下來的一些著作當中的邪見所誤導,而跟隨著一起誹謗佛法,那麼未來將會領受長劫的苦果。因此在佛法的修證上,首要之務就是要先把邪見種子從心中剷除淨盡,千萬不要把邪見的種子留下來而障礙自己未來無量世的道業。

聲聞人既然沒有親證大乘法,當然永遠都不可能創造新的大乘經典;即使是諸地菩薩已經完成了第一大阿僧祇劫的修證,而進入第二、第三大阿僧祇劫,仍然是沒有能力去創造新的經典,他們也只能夠寫作論著。相對於此,更何況是還沒有入門的部派佛教聲聞人,哪裡有可能去創造出來他們完全都不懂的大乘經典?因此綜合前面所講的種種事實的舉證,就可以明確地證明:四大部阿含諸經以及大乘經典是在佛入滅後兩年間就已經完成的事實。

那麼另外還有一個重要的議題也必須要去釐清,就是有關於原始佛法的說法。有某位大法師他把大乘法否定了,他認為四大部阿含才是 佛所說的原始佛法;而事實上,原始佛法應該是同樣屬於 佛親自所說的最早期的佛法,那當然是包括了第二、第三轉法輪般若系列的經典,以及方廣唯識的經典。因為第二轉法輪、第三轉法輪的經典,都是在聲聞人第一次五百結集完成的時候,菩薩們就已經當場提出了異議,並且宣示說:「吾等亦欲結集。」那麼隨後不久就由 文殊師利菩薩邀請阿難尊者,在七葉窟外開始了規模更大的大乘菩薩千人大結集,那是在佛入滅之後不超過兩年的時間,就結集完成了。因此第二轉法輪、第三轉法輪同樣都是 佛口親說的正法,那怎麼可以隨意的去否定呢?所以所謂的原始佛法,如果是意謂著最早期 佛所說的法,那麼本來就應該含括了初轉法輪到第三轉法輪的所有經典在內,而不應該只取一而捨棄二,不應該只取粗劣而捨棄勝妙,這才是符合事實的說法。那麼這一點,也正是某大法師以及崇尚佛學學術研究的人,應該要改正的地方。

在佛門有一句名言說:「邪人說正法,正法亦成邪;正人說邪法,邪法即成正。」就像是 龍樹菩薩在《迴諍論》中說對方所講的有質疑的偈,如果我們以八識論為宗旨來說,那麼這個有質疑的偈,也會成為正說的偈,而且沒有任何人能夠找得出正說當中一絲一毫的瑕疵;但是如果是以六識論來說,那麼即使是 龍樹菩薩的答偈正理,也會變成為邪說,而大多數真正證悟的三賢位菩薩,都是有能力能夠破除這樣的邪說、謬論。

像這樣的事實跟正理,那是法界中的真相,是任何人都沒有辦法去推翻的。所以如果想要學法、想要出世弘法,首先必須要先建立正確的大前提,也就是要「先確定六識論或者八識論,究竟哪一個才是正確的?」當然是要對於八識論的正理要先確定,這是首要之務;然後再來求證聲聞果或者是求悟大乘法,才有可能成就。其次,應該要在悟後進一步來求正經、正論的印證,以避免錯把種種的意識變相誤認為是第八識。同時也要避開未悟凡夫所造而被未悟凡夫編入到《大藏經》之中的凡夫論著(譬如安慧、清辨等人所造的論著所誤導),否則難免就會錯將外道法認作是佛法,錯將破法認作是弘法,並且又堅持以六識論的邪見,將大量錯說佛法的書籍廣為流通,誤導眾生。更嚴重的是,把戕害眾生的法身慧命,誤認為是在利益眾生。

在這裡我們提出一個很容易就能夠判斷是否錯悟的兩項簡擇標準:第一個簡擇標準,未證得第八識而堅持六識論者,都是屬於錯悟的凡夫。因為他們否定了第八識常住法,那就會於「內有恐怖」,也必定會「於外法五陰有恐怖」,這樣子連我見都斷不了的凡夫,當然是無法實證第八識實相心。第二個簡擇的標準,如果有人在口頭上或者在文字上雖然承認有第八識,但是他卻是以意識心為人印證為第八識如來藏,這也是錯悟的凡夫。這就是兩個最基本的簡擇標準。

雖然在五濁惡世之中,正法的維護是很艱難的,但是正法的維護卻是極為重要的。對於維護正法,佛陀有非常重要的吩咐,在《雜阿含經》卷32:【佛言:「如是,迦葉!命濁、煩惱濁、劫濁、眾生濁、見濁,眾生善法退減故,大師為諸聲聞多制禁戒,少樂習學。迦葉!譬如劫欲壞時,真寶未滅,有諸相似偽寶出於世間;偽寶出已,真寶則沒;如是,迦葉!如來正法欲滅之時,有相似像法生,相似像法出世間已,正法則滅。譬如大海中船,載多珍寶,則頓沈沒;如來正法則不如是,漸漸消減;如來正法不為地界所壞,不為水、火、風界所壞,乃至惡眾生出世,樂行諸惡、欲行諸惡、成就諸惡;非法言法、法言非法,非律言律、律言非律,以相似法,句味熾燃,如來正法於此則沒。」】

說到非法言法者,譬如把生滅的意識心說為是常住不滅的真心,宣稱那是正法;法言非法者,譬如把第八識如來藏正法,誹謗說為是外道神我、梵我。非律言律者,譬如說把嚴重破戒的藏密雙身法三昧耶戒,說成是能夠使人成佛的金剛戒。律言非律者,譬如把清淨的聲聞戒、菩薩戒,說成是不究竟法,而教人要轉受邪淫的藏密雙身法三昧耶戒。又有以常見外道法冠上了佛法的名相,坐實成為相似佛法,那麼以這樣的相似佛法的法句大量的為人宣說、大量的印書流通,這就是「以相似法,句味熾燃」,像這樣的現象,已經是普遍存在中國的佛教界之中;所以「相似佛法」是導致於未來佛教正法滅沒的原因。因此對於相似佛法以假亂真—以意識境界取代第八識實相涅槃境界的謬說—都應該要加以舉例辨正,使得佛門四眾都能夠如實地瞭解什麼是相似佛法,而令佛門四眾能夠遠離相似佛法,使相似佛法不再存在於佛門之中,這樣子如來正法才能夠繼續存在這個世間廣為弘傳、利益眾生。所以我們期盼佛門四眾都能夠支持法義辨正,藉此來顯示正法與相似佛法的差異所在,那麼佛門四眾弟子才能夠遠離邪見、邪修,能夠世世獲得大利益,而不致於世世空來人間辛苦。由於這樣的緣故,我們讚歎平實導師造《阿含正義——唯識學探源》的論著,欲令二十世紀流傳了百年的相似佛法能夠終止於二十一世紀。誠願此舉使得佛門法義從此漸得澄清,永無濁穢,常利人天。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義」到這一集已經圓滿了,非常謝謝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學法無礙,早證菩提。

阿彌陀佛!


點擊數: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