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簡擇真正善知識?名師與明師之差別(一)

第103集
由 正村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大家收看佛教正覺同修會所為您製作的三乘菩提系列電視弘法節目。這個單元是探討「三乘菩提之阿含正義——兼論唯識學的最早根據」,今天探討題目子題是〈如何簡擇真正善知識?論述名師與明師之差別〉。

這個題目共有四集節目來為大家作探討,這是第一集的節目。這個題目,我們分成下面幾個層面來討論:首先是前言部分。第二個面向探討:善知識難值遇——名師與明師之差別。第三個論點探討:具足什麼條件才可以說是真善知識,項下有三個小點:第一個小點論述 世尊在經教中所說善知識應具足的條件;第二個小項探討善知識所現法相,一定需要是剃髮、著染衣的出家身相,才算是真善知識嗎?第三個小項論述真善知識每每示現人間,是否每一世一定要有傳承的法脈呢?第四個面向探討:什麼是惡知識?有兩個小點:第一個小點論述 世尊經教中所講的惡知識;第二個小點舉例說明當代幾位代表性的惡知識。最後為大家作個結論。

前言部分說,這四集的探討是依據 平實導師的《阿含正義》這一部書來作演述,平實導師在這一部鉅著中,把 世尊在初轉法輪阿含期,所宣講解脫道法真實正確法義,在前六輯中都已經一一為大家開演,讓學法大眾瞭解到:世尊初轉阿含期,雖然主要是為了攝受弟子們契入解脫道的法,為當時急於求出離生死、趣入涅槃的弟子們,一一教導他們實證阿羅漢果,乃至緣覺辟支佛位,各各能於捨報時證入無餘涅槃;但也教導弟子們解脫道的實證,一定要能先信受法界中有涅槃的本際實際常住不滅,證涅槃並不是一切法空無的斷滅境界,因為涅槃中還有涅槃本際實際常住不滅,也就是我們所知道的眾生各各本具的第八識——真實我如來藏常住獨存。所謂的涅槃,其實就是第八識如來藏獨存的涅槃寂滅境界。

這樣的開示見諸於許多《阿含經》中,其實屬於大乘經典。也就是說,在初轉阿含期 世尊已經把三乘菩提整個佛法為弟子們宣講,只是對於大乘法的部分還是隱覆而說,要等待二乘弟子們大乘法緣成熟的時候,願意開始迴小向大,發起利他菩薩性,不會執意要取證涅槃,這才開始正式進入大乘法的二轉法輪般若期,開始教導弟子們親證涅槃的本際實際,也就是親證身中的第八識真心如來藏,正式進入大乘佛菩提法道的修學。

這是因為大乘佛菩提法道,才是整個佛法的核心法義,是教導眾生轉凡入聖,乃至最後成就佛道的法門;而這才是真實的佛法,也就是教導眾生最後都能成佛的法教。所有諸佛示現人間都有八相成道,這個緣由主要就是要教導眾生開示悟入這第八識法界實相心,也就是如來藏心。因為祂是一切萬法出生的根源,也由於此心具有成佛的體性,所以眾生最後都能夠究竟成佛,也是成佛之所依。所以佛法的內涵,談的就是三乘菩提佛法,而且是以大乘佛菩提法為核心法義,來含攝二乘菩提解脫道方便法。

在 平實導師出世弘法之前,整個佛教界對阿含經典還是有許多的誤會,甚至把阿含經典判為只是小乘法教;也有佛教界某位導師判教認為:阿含期的部分經典才是 佛親說的佛法,這些經典,這個導師自己創見說這才是「原始佛法」,說這就是佛法的全部了,把 世尊在二轉、三轉時期,教導大眾成佛的最重要大乘佛菩提法全盤否定,判為說非佛親說之法,說是後人假借 世尊之名所編纂的經典。這就是他書中所倡導的「大乘非佛說」,這樣的說法,當然是離經叛教之說,是對佛法全盤的誤解。平實導師在這一部《阿含正義》中,已經一一舉示《阿含經》中的大乘經文,重新把阿含正確的法義,為當代佛弟子們宣講,當然是末法學法大眾的大福德。所以勸請學法大眾都能夠深入這一部阿含鉅著中,經由次第的聞思修,乃至最後觀行能夠實證這當中的解脫道法義。

平實導師這一部論著之最後,也就是在第七輯結尾第十二章第十六節中,平實導師繼續為大眾開示的主題是:「莫親近惡知識。」這也是這四集節目所探討的宗旨。這就在告訴大眾:親近惡知識會熏習邪見,也將會導致未來什麼樣的惡果;也告訴大眾要具足什麼樣的條件,才是我們應該依止的真善知識;什麼才是能夠教導我們契入佛法實證的法師?所以依據這一部分章節,而有這四集的節目的探討。

在下面節目中,我們要一一為大家說明:怎麼樣來簡擇善知識,遠離惡知識。所謂表相上非常有名氣的這些大法師,是否就是能夠跟佛法中真正的明師、善知識畫上等號?也就是題目所說的「名師」是否就是「明師」,也就是是否就是具有佛法證量勝妙智慧的真善知識?下面我們從幾個層面探討,首先探討「善知識難值遇——名師與明師之差別」。目前的年代是 世尊由正法五百年、像法五百年之後,進入末法一萬年剛開始的一千多年,也進入到 世尊法運末法年代,離 世尊法運正式壞滅還有九千多年。學法者都知道 世尊常在經中說:在末法年代開始之後,邪師說法會如恆河沙這麼多。譬如《楞嚴經》阿難在卷6就有說到:【我雖未度,願度末劫一切眾生。世尊!此諸眾生去佛漸遠,邪師說法如恒河沙,……。】(《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卷6)經文意思在講:在末法的年代,已經離開 世尊正法年代漸漸的遙遠,因此 佛的正法也漸漸衰微壞滅;因為證悟的正法明師大善知識,已經非常稀有難得示現人間,因此非常難值遇他們。但是另外一方面,這些沒有實證的假名大師,就是所謂的名師,只是有名氣的法師,卻如同恆河沙數一般難以計數。

所以,由於末法眾生福德漸薄、福德並不具足的緣故,當然在這樣的年代,是沒有辦法感召眾多大善知識示現人間。如果在這樣末法年代,我們隨處可值遇證悟的大善知識、遇到真正的明師,那這樣的年代就稱不上是末法的年代。但是我們卻在當前的年代,尤其在 平實導師出世弘法之前,整個臺灣佛教界,從北到南各大山頭林立,各有大小法師,甚至自稱是阿羅漢聖者,或是大乘的開悟聖者,各各自認為都是明師、真善知識,似乎當代真善知識並不難值遇,彷彿又回到佛正法年代。但實質上,我們仔細去探討這些自稱證悟的聖者、善知識,其實都只是勉強稱呼他們是「名師」,就是他只是有名氣的法師,但卻不是真正的證悟聖者、大善知識,不是我們這個題目所講的「明師」。

在末法年代,學法大眾所以會崇拜追逐這些「名師」——所謂有名氣的法師,那是因為在這樣科技發達,網路資訊爆炸的年代,只要透過媒體廣告行銷等等手法,就可以把某一位法師,在短時間變成媒體的寵兒,變成信眾口中膜拜的大師;而這樣的名師,是不是有真正證悟的實質?有勝妙佛法證量?學法大眾自身因為還沒有擇法覺分,當然也沒有這樣地簡擇智慧力,去分別何者是名師,而哪一位才是真正的善知識——所謂的「明師」。所以,大眾也都只能透過口耳相傳方式,人云亦云,再加上名師他們之間也會彼此互相吹捧,所以學法信眾就跟著被他們所誤導,也只能依「法師名氣的大小」,來判別所隨學法師是否是善知識;而學法者自己本身,也是依附大法師的大名聲,而向親人眷屬稱道,自己已經是某位大法師的座下弟子,師生彼此相互攀緣,因此也都漸漸離開了真正佛法聖道了!

所以要能真正值遇大善知識,一定要一心虔誠、恭敬向佛菩薩發願祈求,也要學法者自身在往世學法中,都與善知識曾經結下殊勝法緣;否則即使真善知識現在前,往往被世人誤解為惡知識,甚至被大眾毀謗為邪魔外道,因此當面錯過親學善知識的機會。善知識這麼樣的難值遇,在《華嚴經》世尊就有這一段的開示,在《華嚴經》的卷46 世尊開示說:【善知識者,出興世難,至其所難,得值遇難,得見知難,得親近難,得共住難,得其意難,得隨順難。】(《大方廣佛華嚴經》卷46)上面這一段經文在告訴我們說:要善知識能夠有大因緣來出現世間弘法利生,其實非常困難;而善知識即使有因緣出現在世間,而有了因緣大眾可以遇見,但是學法者也要能夠真正信受隨學,這也非常不容易;即使隨學者信受隨學了,而能真實依善知識教導的意旨,真正去用功修行,那也非常困難。

因此,如果有善知識示現人間,學者都必須以虔誠心、恭敬心,一心求善知識的教授;在善知識的攝受下,才有機會能夠親近,乃至能夠上山與之共住參學,最後能夠得到善知識所傳的意旨——也就是能證悟明心。在證悟明心之後,悟後能繼續依止善知識的教授,進而向上求見佛性——所謂的眼見佛性;之後,善知識也更能進一步教導你繼續修學,往大乘初地的聖位菩薩階位繼續精進前進。

這一部《阿含正義》鉅著的作者 平實導師,是正覺教團的法主,他是當代佛教界難值遇的真善知識,是最具代表性的「明師」,但是他卻不是大眾所知道,具有名氣的名師。平實導師雖然已經弘揚八識如來藏妙法二十多年,而且著作等身,所出版佛法論著已經超過一百多本,但到現在整個佛教界,還很少有人知道 導師的真實法相。因為 平實導師人如其名,相貌似平凡,可是卻有真實的佛法證量,是有勝妙的佛法智慧,是一位已登入初地以上的聖位菩薩;但是他自身從不求名聞利養,刻意隱藏自己的身相,不在自己每本書上流通自己的法相,更不接受媒體採訪來營造名聲,是真正能轉依所證悟無我法如來藏,而能無私無我的緣故,不會落入這些我所名聲的追逐,所以並不是位有名氣的名師,但卻是本文所說真正當代的真善知識、真正的「明師」。

平實導師傳承 玄奘大師法脈,一生弘揚 釋迦如來八識法教,更傳續中國唐朝 玄奘大師八識如來藏妙義。而這如來藏妙法,也是中國歷代禪宗祖師代代傳續,所開悟明心的標的;平實導師悲心特重,秉承 釋迦如來囑咐,荷擔起如來家業,世世發願受生這唯苦堪忍娑婆人間,代代依緣示現不同菩薩身量,來傳續佛正法法脈,利益末法後世學人。

那究竟名師跟明師之間到底怎麼簡擇分別?為什麼說 平實導師才是真正的明師、真善知識呢?我們要依 世尊在經中所教導的「四不依」的法義來作簡擇分別,就能夠知道這位善知識是不是真正的明師。所謂的「四不依」法義就是:「依法不依人,依義不依語,依了義不依不了義,依智不依識。」

首先說,要依善知識所開演的法義,由他的開示或著作中來判斷分別,所開示的法義有沒有依佛正法,是否依佛經教而說;如果所說之法並非佛說,不是佛的正法,甚至屬於附佛外道法,那當然這不是佛法中的善知識。所以不可依世間的名氣、名聲,所謂的依人的方式,而應該「依法」來簡擇判別是否是明師。

另外,所開示的佛法,也要依他所說的語言文字的法義,是否屬於佛正法來作簡擇;而不是依語言文字的表相,也就是依經文的依文解義方式(依語)而說。善知識要能夠成為明師,必然具有勝妙佛法智慧,能宣演經文中真實義理,他能「依義」而說,而不會依語而說。

再者,善知識所說法義,一定「依了義」說,不會依「不了義說」。所謂了義,是依如來藏妙理而說,才是了義之法;如果所說是非了義的二乘小法,或者所說只是表相人天善法,那還無法稱為是一位明師。一定要是已經實證大乘如來藏了義正法,能宣演大乘了義正法的法師,才堪受稱為是「明師」。

另外,實證大乘了義正法的「明師」,他的開示都是依所證悟如來藏真實法所出生智慧來作開演,這都是菩薩的自心證量,依他的現觀真實法所作的開示;他並不是依意識心自身妄加思惟想像而說,也就是不是依識而說,是依所證真實法如來藏,當下依他自己的現觀,依他自己的真實體驗所出生的勝妙智慧而說。也就是他是「依智」而說,這樣才堪受說,他是一位佛法中真正的「明師」,真正是末法學法大眾可以依止的真善知識。

今天因為時間的關係,「怎麼樣來簡擇一位真正善知識?要分別名師跟明師之差別」這個題目的論述,這第一集的節目先為大家探討到這裡,下一集節目我們為大家繼續談論:要具足什麼樣的條件才堪受是一位真善知識?歡迎大家繼續收看下一集節目。

最後祝願所有菩薩:色身康泰、學法無礙、道業增上、早證菩提!

阿彌陀佛!


點擊數: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