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乘佛法同源相屬

第091集
由 正偉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電視機前的菩薩們:阿彌陀佛!

先問候大家:色身康泰否?少病少惱否?遊步輕利否?眾生易度否?

各位現在所收看的節目,是由佛教正覺同修會為各位準備的《三乘菩提之阿含正義》,也就是本會 平實導師的著作《阿含正義》的導讀課程。

在上一集的節目中,說到了佛法中苦行,或者叫苦行的真實義,平實導師告訴我們真實苦行它的意涵,是一般學佛人常常會誤解的地方,以為用各種方式去自苦其身,就叫作苦行。但是我們可以想一想,修行的目的是為了離苦得樂,為了斷結而證得解脫果,在《中阿含經》中就說到了法授比丘尼對於鹿母的開示:【「居士毘舍佉!此等五取蘊,即世尊所說之『自身』也。即色取蘊、受取蘊、想取蘊、行取蘊、識取蘊也。居士毘舍佉!此等五取蘊為世尊所說之『自身』也。」】(《中部經典》卷5)

在這一段經文中說到,世尊演說四聖諦的時候,常常說「自身、自身」,「自身集、自身集」,「自身滅、自身滅」以及「自身滅道」,苦聖諦正是自身,有五蘊自身則為苦,認知這個五蘊的有身之見則為苦,也就是我們的肉身本來就是五蘊苦趣所集、所聚,這個五蘊身的任何一種存在與表現,都已經全然是苦,這就是苦諦的現觀。

所以用我們的五蘊身去造作各種行為的本身已經是苦,而世間人不明白這一點,動輒說要去修苦行,卻不知道色身存在的當下一切已經是苦,如何能在苦中再去造作一個新的苦行呢?一切都已經是苦,又如何能把這一些苦一分為二,說這一些叫作苦行、那一些不是苦行。不明白 世尊所說的「自身即五取蘊即苦」,那麼八正道當中的正見就已經變成了邪見,依於邪見所作的任何修行,都會變成為邪精進、邪念、邪定了。在印度哲學的歷史上,婆羅門教最早期的三《吠陀經》並未要求弟子用身體的苦行去修行,而是因為後來的修行人不知道該怎麼樣如何去修行,所以才衍生出用各種身體上的苦行,目的想要達到梵我一如。所以真正的苦行,乃是佛所說的「知斷、滅盡」,不是在五蘊法上面去追求身體的苦行(也就是不是外苦行),而是心的苦行(內苦行),這才是佛法中苦行的正義。

今天我們的教材進行到《阿含正義》第七輯的第2097頁,講到第九節:「四阿含中已曾說摩訶衍與三乘等。」釋迦世尊的一生,以三個階段的三轉法輪方式說法共49年,初轉法輪時期的說法,結集成為四部《阿含經》,主要著重在說解脫道。解脫道修行的終極目的是在於能夠斷除五下分結與五上分結,能夠解脫於三界之苦,成就四果阿羅漢而入無餘涅槃,所以才叫作解脫道。初轉法輪時期大約是9年,說法的內容可以細分為聲聞乘與緣覺乘的教法,所以我們把它統稱為二乘教法。接下來二轉與三轉法輪則是以初轉法輪的內容為基礎,接著說更深細的大乘教法,繼續說完整的佛菩提道。從凡夫一直修行到成佛的整個過程就叫作佛菩提道,而佛菩提道的內容,則在於成就圓滿的佛果,相同於 釋迦世尊以及過去無量諸佛祂所成就的佛果。

所以佛菩提道的內容完全包含了解脫道,解脫道的內容只是佛菩提道的一部分,所以 釋迦世尊以三轉法輪前後一貫所說的全部法要,就是佛菩提道的完整內容,統稱為三乘佛法,也就是聲聞乘、緣覺乘與菩薩乘。前面兩乘合稱為二乘佛法,因為它只是完整佛菩提道的基礎部分,只完成了四果阿羅漢,而能入無餘涅槃的修證,所以古時候的大德,把二乘佛法叫作小乘,hinayana或者是sutrayana;而將必須要用上三大阿僧祇劫,以完整修學整個佛菩提道而成佛的菩薩乘,叫作大乘mahayana,中文的音譯翻譯為摩訶衍那。

當然這主要是以大乘菩薩的角度來區分,以圓滿佛果的目標為出發的觀點來分類的,說有大乘與小乘的區別。而二乘佛法由於在佛滅後,主要是由聲聞相的上座長老所相傳下來,所以就二乘的修學人而言,他們稱自己所修學的解脫道為上座部佛法,也就是sthaviravāda或者叫作theravāda,其中也有人以發願成佛為目標,那就被叫作菩薩budhisattava,也就是在解脫道裡面一樣有一部分人他們是以菩薩自居。簡單地說,修學二乘佛法hinayana的修行人,他依止於五蘊空相,以成就阿羅漢入涅槃為究竟的目標;而修學大乘佛法mahayana的修行人呢,他依止於本來清淨涅槃如來藏,不但要完成全部二乘佛法的實證,還要完成無量無邊的波羅蜜(pramitta)的修證,也就是一切種智的實證,以成就福慧雙足的佛果為目標,這就是傳統大乘與小乘的分別。也就是小乘果以阿羅漢果為終極目的,而大乘果除了要完成阿羅漢果之外,還要完成圓滿的佛果,因此在佛世的時候,佛世尊本人是佛,也是一位大阿羅漢,但反過來,任何一位大阿羅漢都不敢自稱自己是佛。

例如被歐美人稱為東方佛國的泰國,主要他們是根源自錫蘭傳入,以修學解脫道的上座部僧團佛法為主,由於大量的中國移民在明清時代就已經移入到泰國,所以中國佛教的大乘佛法也在泰國生根,並且兩者彼此巧妙地融合了。例如在現代泰國最有名的僧人之一龍普多,是中國潮州人移民的後代,他本姓卓,依止於上座部佛法出家,精勤修行,甚至成為泰國皇帝拉瑪九世的佛法的師父。由於他在小的時候,多所熏習中國文化與大乘佛法的背景,所以有一次龍普多晚年在禪定之中,看到了有中國的八仙出現在定中來找他,並且告訴他,是 觀世音菩薩要八仙來找龍普多,要龍普多不要吃肉了,改吃素,當然這一些就是中國大乘佛法的規定。

後來又有一次在定中八仙先出現,然後告訴龍普多:「今天觀世音菩薩會親自駕到。」後來 觀世音菩薩果然來了,並且拿了一套中國佛教的袈裟僧衣給龍普多。龍普多接到以後,立即就要把它打開來穿在身上,穿到一半的時候忽然想起自己是要修學解脫道的行者啊!所以就向 觀世音菩薩道歉,說明自己要修學解脫道入涅槃,所以不修學菩薩道。觀世音菩薩也不勉強他,只是告訴他記得在每年的九皇齋節期間要吃素,並且穿上中國的袈裟。

這裡說明一下,起源自中國的福州、廣州等地,每年農曆九月初一到初九是九皇節慶的日子,這個民間習俗後來被華僑帶到南洋,所以現在在每年的這一段期間,全泰國到處都可以看到慶祝的旗海,包括泰國人在內在這一段期間都改吃素食,這已經成為不分國籍的習慣了。又上座部的佛法,依循著 世尊最初時期的教導,堅持托缽維生,所以僧人不能去選擇信徒供養的食物,信徒供養什麼就吃什麼,進食的重點是在於對這一些食物完全不生起貪著或厭惡,所以並不會特別去茹素。

後來龍普多他並沒有在意這一件事,沒有遵照 觀世音菩薩的交代,結果生了一場大病,到了下一次的九皇節日又生了一場大病,於是龍普多知道了,他就依照 觀世音菩薩的教導,以後每次在這樣的節日當中茹素,並且穿上了漢傳的袈裟,結果就不再生病了。並且在有一年去印度朝禮聖地,回泰國之後就改為全部茹素了。

同樣地,在泰國也有一個龍普托的信仰,傳說龍普托已經成就了阿羅漢果,但是因為他發願是要成佛,所以不入涅槃,以聲聞阿羅漢的形相,一直在這個世間幫助佛弟子度過難關,泰國人就說這是因為龍普托要修習無量的波羅蜜,所以龍普托是菩薩。因此在泰國也有許多二乘法中的出家人,卻發願要效法龍普托直至成就佛果,所以他們發願不入涅槃,要永存世間救度眾生。當然以上所說的故事,只是泰國的傳說,但是從此可以看得出,二乘解脫道hinayana與大乘佛菩提道mahayana,彼此相屬相合的一個關係。

可悲的是,許多後世的佛弟子由於不知道,或者是故意曲解了二乘與大乘的佛法彼此同源相屬,而將它們切割開來,讓彼此互相輕視、敵對,攻擊互相的教法。修學大乘佛法的人看不起二乘佛法,說自己超勝於對方,但是這一種自稱修學大乘道的「菩薩」,卻連聲聞初果須陀洹的斷身見、我見也無法證得;而修學解脫道的人呢,就說大乘非佛說,卻連最起碼的我見、身見的內容是什麼都不知道,永遠處於五取蘊的苦當中,無法斷除身見、我見,連初果的內容尚且不清楚,卻膽敢大妄語說自己證得阿羅漢,這就是現在佛教界的實況與悲哀。這就好像是同一個人的頭顱跟雙手,結果卻互相攻擊對方,頭顱用牙齒去咬手,而手握拳毆打自己的頭。自稱是大乘菩薩卻無法開悟,自稱是阿羅漢卻斷不了身見,其實彼此都是無聞無慧的凡夫罷了,可惜的是佛法的命脈就這樣子被敗壞了,這大概就是末法時期普遍的常態現象吧!

所以在正覺講堂中,法上的實證依循著菩薩的五十二階位修證次第而實證,例如要證得菩薩的七住位-明心現證如來藏-之前,必須先完成菩薩六住位的證得,也就是初果般若度的完成,必須要完成須陀洹斷三縛結的實證;也就是必須已證得須陀洹果的六住菩薩,才有能力實證七住位現觀真如如來藏,如此才有能力完成轉依於二空所顯的真如妙心,繼續悟後起修的實證。

由於後世佛弟子知見的錯誤,導致無法斷結而證果,又因為無法實證聖果,所以不能以自己的證量去簡擇是與非,所以只能聽從世間名氣大、勢力大的說法。到了末法時代,這個世間說佛法的人,大部分都成為錯誤知見的時候,便成為一盲引眾盲。這一些凡夫們彼此互相攻詰,互為獅子身中蟲,再加上盲從於現代佛教的學術研究偏頗的觀點,卻不知道科學的本質就是隨時有一個新的證據出現,則過去的研究成果都可以滿盤推翻。例如一百年前許多科學上的法則與定律,現在早已經被改為歷史紀錄了。許多佛教徒因為自己沒有證量,不能以自己所證的果位去判斷教法的對錯,又錯誤地跟隨世間的風潮,以為學術研究之中,一時的推論就是永恆不變的定律,所以跟著歐、美、日本的學術界大喊大乘佛法非佛說,說只有四部阿含是原始佛教,說只有南傳的《阿含經》才是正論;而對於漢傳的《阿含經》中有許多的經典是在南傳記錄中所沒有者,便不屑一顧說是偽經,對於更多《阿含經》之外的大乘經典則是全盤推翻,說不是佛所親說而是後人所創造的,這樣的情況成為現在一時之間的新潮思想。

好!那我們就來說《阿含經》吧,很多人不知道南傳的《阿含經》是在公元十一世紀以後才完成收錄與定型的,例如緬甸的阿奴律陀國王有一次出征直通,目的就是要看一看直通那個地方的三藏經律跟他手上的三藏經典有什麼不同?所以代表直到十世紀的時候,南傳的《阿含經》尚未得到統一的節錄,而漢傳的《阿含經》呢,至少在公元五世紀之前,就已經紀錄成型了,在這個世間所留傳下來的阿含諸經,目前也只有漢傳的《阿含經》是最早的完整紀錄。有些人用十一世紀去編纂成的紀錄反過來說五世紀的紀錄不正確,是後人所創造的,這個推理根本就已經犯了邏輯上的錯誤了。而且現在的《南傳大藏經》主要也只能代表部派時期的錫蘭所傳,也就是說分別部錫蘭支部的經典;而漢傳的《阿含經》則包含了說一切有部、說分別部兩支最大部派佛教的經論,而且還有其他眾部派所傳的合集。更重要的是,《南傳大藏經》它在編纂的時候,在歷史上曾經歷經了好幾次政治力的干預,將不符合當時觀點的那一些經典就把它排除在外,有興趣的同修可以參考《南傳佛教史》就知道了。也就是說,很多人他沒有經過深究,只看到了片面的教典,就以偏概全地下了全面性的結論,殊不知他所依據的教典本身就已經有問題了;而且若只以教證而不顧及理證,那就好像只看一個人的外表卻不看他的內在,就對這個人的人品隨便下了判斷,這是一件很荒謬的事。

在阿含系列的諸經當中,記錄著許多有關於mahayana大乘的紀錄,在我們下面的節目中將一一為各位引出。但是如果堅持著錯誤的想法,隨著錯誤的論師,已經否定了說:「哎呀!只要是跟我的意見不符合的經論就全部是錯誤,只要是漢傳的經典就全部是錯誤;只有我們南傳的經典是正確的。」那這是一個真正追求真理佛法修行人所應該有的心態嗎?在歷史的紀錄中,從錫蘭的經典傳到整個中南半島的過程中,動輒會有一位國王依據他自己的力量,或者某一位佛教界的大師依照自己的想法,就去對這一些經典作刪除與更改。所以應該廣泛地追求真實的資料,更重要的是除了教證之外,必須要有自己的理證,雙證合聚才能夠在《阿含經》,才能夠在正確的原始佛法上有真正的研究。

今天時間關係,先為各位說到這一邊。謝謝大家!

阿彌陀佛!


點擊數: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