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會不會駡人(四)

第086集
由 正元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這一個單元我們繼續跟大家探討「佛會不會罵人,佛會不會為自己作辯解,佛會不會破斥說法錯誤誤導眾生的人。」

上一集我們談到假使法義辨正、 破邪顯正救護眾生的正事不應該作,那麼 佛陀以人天至尊的高貴身分,又何必特地跑去外道那裡,對外道加以辨正及破斥呢?這一點,可能是一般人都沒有想到的,所以在這裡提出來讓大家都能瞭解,以後就不會再被有心的人,用世俗表相言語、似是而非的鄉愿說法,而掩蓋了他們背後的私心,這樣才不會阻礙破邪顯正、救護眾生的佛教正事,才能繼續跟隨 世尊的腳步,就不會有廣大的佛弟子繼續被錯悟的大師或未證言證的假名善知識所誤導。

當你效法 世尊破邪顯正,救護眾生的善行時,你就已經是心地正直的佛弟子,那麼你一定會遵守一個原則:正法就是正法 不論是誰說的;邪法就是邪法 不論是誰說的。能夠這樣子做,你一定是正直的人,那麼你也一定會依照法義的真假的事實,實際地去研讀和判斷,對雙方所說的法義,都能深入加以詳細理解,然後作出你認為最正確的決定,而不是人云亦云表相崇拜的隨便說話和做事。

人云亦云而不能實際地加以理解,這是古今學佛人的大毛病;這會讓眾生繼續深入我見當中,會讓人繼續遠離正知正見,這些都是由人云亦云而來的,當你成為正直的佛弟子以後,你一定會從法義的辨正中獲得詳細的理解,也能獲得佛法的正知正見,那麼你這一世,想要不斷我見、不斷三縛結,那也是很困難的。

又有一些大法師常常放縱弟子,叫徒眾在背後以言語罵斥 平實導師,妄說平實導師是喜歡諍辯的人。但是現今的佛教已經因為末法的眾生,普遍無法實證三乘菩提,正法的命脈如同懸絲一般、岌岌可危,這個時候真實證悟三乘菩提的 平實導師跟正覺教團,若不出來用各種勝妙的言語來辯解、來作法義辨正,怎麼能夠令廣大的佛弟子知道法義的對錯、知道如何才能實證佛法?又怎麼能夠讓正法長久住世?當這個世間唯一勝妙的正法,也就是 平實導師所弘揚的如來藏妙法被廣泛誣衊的時候,如果不加以辯解、辨正,難道要使佛教正法的命脈斷掉?難道要使佛弟子的法身慧命滅絕?這些人為什麼不好好想一想:世尊不是只有罵斥不受法的弟子,有時顧慮正法的弘傳,也會對事相上的誣衊來作辯解,也是為了使學人生起信心,佛陀都是以這樣的方式來度眾生。

譬如《長阿含經》卷11〈阿耨夷經〉所記載,有一次佛陀正要進入阿耨夷城去乞食。發現時間還早,於是先到房伽婆梵志的園林去拜訪。這時候,房伽婆梵志遠遠看到佛陀走過來,就起來迎接,相互問訊說:「瞿曇!好久不見了,今天是什麼原因,來到這裡?瞿曇請這裡就座!」世尊坐下後,梵志也在另外一邊坐下,接著房伽婆梵志跟世尊說:「前夜善宿比丘,來到我這裡,曾對我說:『大師!我不想在佛陀那裡修梵行了。為什麼呢?因為佛陀疏遠我的緣故。』善宿比丘也還說了瞿曇的過失,但是我也不相信他所說的話。」

佛陀告訴房伽婆梵志:「那位善宿所說的,我知道你也不會相信。以前有一次,我在毘舍離獼猴池旁邊的集法堂,那時候,善宿來到我這裡,跟我說:『如來你已疏遠我了,我不想在如來這裡修梵行。』我對他說:『你是什麼緣故說:「如來疏遠我,我不想在佛這裡修梵行。」』善宿回答我說:『因為如來不為我顯現神通變化。』那個時候我就對他說:『我是否曾經說過請你在我法中修梵行,我就會為你顯現神通變化?你是否又曾經向我說過:「如來你應該為我顯現神通變化,然後我就會在如來這裡修梵行?」』那時候善宿對我說:『不曾說過!世尊!』

我告訴善宿說:『我不曾對你說過:「你在我法中修梵行的話,我就會為你顯現神通變化;你也不曾說過:「如來如果能為我顯現神通的話,我就會修梵行。」善宿!你的意思到底是什麼?是說如來能顯現神通,或者不能顯現神通呢?我所說的法是否能出離生死,能盡諸苦邊際呢?』善宿說:『如來能顯現神通,並不是不能顯現。世尊所說的法能出離生死,能盡諸苦邊際,並不是不能盡的。』」

佛陀說:「因此緣故,善宿!你照我所說的法,去修梵行的話,就能顯現神通,並不是不能的;能夠離苦,並不是不能離苦的。那你對於如來的法,到底有什麼所求呢?」

善宿又說:我父親的祕術,世尊都知道,然而卻吝嗇不教我。」佛陀說「善宿!我是否曾經說過:『你如果在我法中修梵行的話,就會把你父親的祕術教你?』你是否又曾經說過:『如來如果把我父親的祕術教我的話,我就會在佛這裡修梵行?』善宿回答說:「不曾說過!世尊!」

佛陀說:「因此緣故,善宿!我從前並不曾說過這些話,你也不曾說過,現在到底是什麼緣故你會這樣說?善宿!你認為如來能不能說你父親的祕術呢?如來所說的法,能不能出離生死,能盡諸苦邊際嗎?」善宿回答說:「如來能說我父親的祕術,所說的法,能出離生死,也能盡諸苦邊際。」佛陀告訴善宿說:「如果我能說你父親的祕術,也能說法,使人出離生死,能盡諸苦邊際的話,那麼你在我法中,又有什麼希求呢?」

佛陀又告訴善宿說:「你從前在毘舍離,用無數的方便,稱讚如來,稱讚正法,稱讚眾僧。就好像有人,用八種利益去稱讚清涼池,能夠使人歡樂那樣。所謂:涼冷、輕盈、柔軟、清澈、甘美、無垢、飲無厭、便身。你當時也是這樣,在毘舍離曾經稱讚如來,稱讚正法,稱讚眾僧,使人信樂。善宿!你要知道現在你如果退轉,遠離正法的話,世間人就會說:『善宿比丘是那麼有知識,又是世尊親自教導的弟子,然而卻不能盡形壽修梵行,中途就捨戒,回到世俗法去了。』房伽婆梵志!我當時曾經責備他,可是他並不接受我的教導,捨戒還俗去了。」

「梵志!有一次,我在獼猴池旁邊的說法堂,有一位尼乾子,叫伽羅樓,他也住在那個地方,他是一位有知識、有大名聲、常被世間人崇拜供養的苦行者。那個時候,善宿比丘,著衣持缽,入毘舍離城去乞食,曾經去到尼乾子伽羅樓那裡。當時,善宿用深細的法義去問尼乾子,尼乾子不能回答,並且生起瞋心。善宿自己想說:『我惹這位尼乾子生氣,會不會有長夜苦惱的果報?』

梵志!那時善宿比丘在乞食後,執持衣缽,來到我這裡,也沒將此事經過告訴我。我對他說:『愚癡人!你怎麼可以自稱為沙門釋子?』善宿就回答我說:『世尊!為什麼緣故說我是愚癡人?為什麼不應該自稱為沙門釋子?』我就告訴他說:『愚癡人!你曾經到尼乾子那裡,問他深細的法義,他不能回答你,而且生起瞋心。你那時候自己想說:「我現在惹怒了這位尼乾子,會不會有長夜的苦惱果報?」你是不是有這樣的心念?』善宿說:『尼乾子伽羅樓他是一位阿羅漢,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嫉妒瞋恚心呢?』我當時回答他說:『愚癡人!阿羅漢怎麼會有嫉妒瞋恚心呢?你現在自認為他是一位阿羅漢,認為他能長夜執持七種苦行。哪七種呢?第一、盡形壽不著衣服。第二、盡形壽不飲酒、不食肉,也不吃飯以及麨麵。第三、盡形壽不犯梵行。第四、盡形壽,在毘舍離的四個石塔,所謂東方名叫憂園塔,南方名叫象塔,西方名叫多子塔,北方名叫七聚塔,都盡形壽不離開此四塔……。可是他日後,會在違犯這七種苦行後,死在毘舍離的城外。就好像一匹野干,全身生疥癩病,衰敗病死在山丘的墳場那樣,這位尼乾子也會是這樣的情形。他自己所立的戒禁,後來卻都違犯它。自己本來發誓說:盡形壽不穿衣服;後來卻還是穿了衣服。本來自己發誓說:盡形壽不飲酒、吃肉,不吃飯及麨麵;後來卻統統吃了。本來自己發誓說:不違犯清淨行;後來也違犯清淨行。本來發誓說不離開四塔,所謂東方的憂園塔,南方的象塔,西方的多子塔,北方的七聚塔;現在卻都統統遠離而不再去親近。那個尼乾子伽羅樓自己違犯這七種誓願後,就到毘舍離城外,在城外的墳墓間死掉了。』」佛陀曾跟善宿說:「愚癡人!你如果不信我所說的話,你可以自己去看看,就會知道尼乾子伽羅樓是不是這樣死掉的!」

佛陀又告訴房伽婆梵志說:「後來有一次,善宿比丘著衣持缽,進入城內去乞食,乞食後,出城外,在墳墓間,看到尼乾子伽羅樓死在那個地方。看見後,來到我這裡,也沒有將這件事情告訴我。梵志!那時候,我對善宿說:『怎麼樣?善宿!我以前所預記的尼乾子的事情,是不是像我所說的那樣?』他回答說:『是的!都如同世尊所說的。』梵志!我已經給善宿比丘顯現神通證明,然而他卻還說:『世尊都不為我顯現神通。』」

「又有一次,我在白土城,那時候有一位持狗戒的尼乾子外道很有名,叫究羅帝,他普遍受到世間人的恭敬供養,他常常學狗直接用嘴巴去吃散在地面上的食物。那時候,我穿衣持缽,進入城內去乞食,當時善宿比丘跟在我後面。他看見尼乾子究羅帝趴在糞堆上,用舌頭舔一些粗劣的食物。善宿比丘心中想說:『世間的阿羅漢,或向阿羅漢道的人,都沒有人能比得上,這位尼乾子,他所修的道法是最優勝的!為什麼呢?因為他的苦行,能除掉憍慢心,所以他能趴在糞堆上,用舌頭去舔粗劣的食物!』」

「梵志!」這時候,世尊轉頭跟善宿說:「你這愚癡人!怎麼可以自稱是一位佛弟子呢?」善宿說:「世尊!為什麼緣故稱我為愚癡人?為什麼不可自稱是一位佛弟子?」佛陀告訴善宿:「你這愚癡人!你看見這位究羅帝趴在糞堆上,用舌頭舔食物,你看見以後,就起這樣的心念說:世間的阿羅漢,以及向阿羅漢的人,以這位究羅帝為最上最尊。為什麼?因為這位究羅帝能行苦行,能除掉憍慢心,所以能在糞堆上舔食物。你是否有這個念頭?他回答我說:『是有的。』」

善宿心念被佛講出來以後,又說:「為什麼緣故,世尊你對阿羅漢生起嫉妒心呢?」佛陀告訴善宿說:「我不是對阿羅漢生起嫉妒心,是你現在愚癡!認為究羅帝是一位阿羅漢,但是你要知道!這個人在七天以後,會因為腹脹而死掉,會轉生於起屍餓鬼道中,常受飢餓的痛苦,他在死掉以後,會被人用蘆葦的束繩捆綁拖到墳場。你如果不信的話,可以先去對他說。」

這時候,善宿就到究羅帝住處拜訪,對他說:「那位沙門瞿曇預記,說你七天以後會因為腹脹而死掉,會轉生在起屍餓鬼道中,死後會被用蘆葦的束繩捆綁拖到墳場。」善宿又說:「究羅帝你應該要節食,不可讓瞿曇說中。」房伽婆梵志!那時的究羅帝到了七天後,真的因為腹脹而死掉,轉生在起屍餓鬼道中,死後被用蘆葦的束繩捆綁拖到墳場。那時候,善宿聽到佛的預記以後,就屈指計算日子,計算到七天後,善宿比丘就去裸形外道的村中,問村人說:『究羅帝現在在什麼地方?』村人回答說:『已經死掉了。』又問:『患什麼病而死掉的?』村人回答說:『患腹脹的病。』又問:『他是如何送葬的?』村人回答說:『用蘆葦的束繩捆綁拖到墳場的。』

梵志!那時候,善宿聽完這些話,就走去墳場。在快到墳場的時候,那個死屍,腳開始動了(起屍鬼在死後幾天內,是仍然能夠動轉的),忽然死屍就蹲在那裡。這時候,善宿就對死屍說:『究羅帝!你是死掉了嗎?』死屍回答:『我已經死掉了。』又問:『你是患什麼病而死掉的?』死屍回答:『瞿曇曾經預記說我七天後會腹脹而死,我真的到滿七天就腹脹而死掉。』善宿又問:『你轉生在什麼道?』死屍回答:『如那位瞿曇所預記的,我今天轉生在起屍餓鬼道中。』善宿問他說:『你命終的時候是如何送葬的?』死屍回答:『真的像瞿曇所說的,我是被用蘆葦的束繩捆綁拖到墳場的。』這時死屍對善宿說:『你雖然出家,卻得不到利益,瞿曇沙門曾經說過這些事,而你卻常不信受。』說完這些話以後,死屍就倒臥在地上了。」

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簡單作一個結論,由這一部經中我們看到世尊為了不使眾生對自己產生懷疑和誤解,所以為外道梵志一一詳細說明愚癡比丘善宿的許多事情,為自己來作辯解;這目的當然不是為了名聞利養。這都是為了避免眾生誤會而退轉聖道,也是為了建立眾生對佛的信心。

這個單元我們就介紹到這裡。祝福各位菩薩:身心康泰、學法無礙!

阿彌陀佛!


點擊數: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