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槃本際(四)

第062集
由 正潔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繼續收看「三乘菩提之阿含正義」。這個單元我們主要是要來談到一些相關於涅槃本際,乃至於三乘菩提佛法一些常識的經常我們可看到的一個謬誤的錯說、邪說。在開始之前,我們先要引用《六祖壇經》的兩段,還有永嘉玄覺大師《證道歌》的一段,來證成不管是 平實導師或是說 玄奘大師,任何寫作正真、正論的菩薩論—如同 無著、世親菩薩的菩薩論—目的都不是在罵人而是為了救人。

我們經常會舉用一個例子:就譬如您去一個陌生的城市,您對於街道方向並不是十分熟悉;如果您的親人或是您自己剛好身體有了疾病、急症;我們把這裡譬喻成說您在三界生死當中,突然這一段的分段生死您有生死大病、有無明大病,您生病了當然要急著去—還對整個佛法大綱不瞭解的陌生城市—您要儘快的找到一個大醫院的急診室;那您既然是陌生您當然要問人,這時候如果有一個陌生人在您開著車子—我們譬喻成救護車好了,您開著救護車—您要問路邊的這一個陌生人,他告訴您:「臺大醫院要往這邊走。」旁邊第三者他聽到了,他說:「不對!他說錯了!臺大醫院要往這邊走,您往那邊走剛好方向完全相反,您會耽誤了您診治救命的時間。」假設我們說第三者所說的是正真無誤,那請問菩薩們:當他指出來正確的方向的時候,他沒有辦法,不得不就等於是顯揚了你所問的第一個陌生人他所說的方向是錯誤的,請問這第三者所說的既然是正真無誤,請問他這樣子的顯揚正說、摧邪顯正,他是為了要罵人,還是為了要救人?稍微有常識的菩薩,應該都是很聰明的,一點就透。

我們再回來剛剛說過的,我們引用《六祖壇經》的兩段,來針對一些經常會被人家引用,而來責怪說:「你們正覺同修會就是愛罵人!」我們來看看六祖是不是也是愛罵人。《六祖壇經》裡面有一段,是很多人最喜歡引用而來指責 平實導師的:【若實不相應 合掌令歡喜 此宗本無諍 諍即失道意】(《六祖大師法寶壇經》)換句話說:「哎呀!你講你的法,你修你的法;我講我的法,我修我的法。各人修各人的,何必去管人家?何必罵人呢?」這難道是菩薩的濟世救人的本懷?應該是這樣子嗎?菩薩不應該為眾生提供正確的知見而讓眾生有因緣能夠依之而修學,來斷我見、來明心,乃至來成就佛菩提嗎?這樣說法當然是一定有過失的。在《六祖壇經》,難道六祖說了這四句偈的意思,是要我們不要摧邪顯正嗎?當然不是!我們無妨來看看,若按照這一些人的定義的話,我們來看看六祖是怎麼樣地罵人。

《六祖壇經》:【說通及心通 如日處虛空 唯傳見性法 出世破邪宗】(《六祖大師法寶壇經》)記得六祖說他出世是為了要破邪宗,「破邪宗」難道不是要來摧邪顯正,要來指出正確的修行方向嗎?【法即無頓漸 迷悟有遲疾 只此見性門 愚人不可悉】(《六祖大師法寶壇經》)六祖說了:有一些人是愚癡人,對於他所說的「如日處虛空」的這一個見性禪宗頓悟法門,他沒有辦法自己了知、知悉。就好像有一些佛法當中堅持己見的愚癡人,要違背於佛所說的「藏即阿賴耶」——如來藏就是阿賴耶識,而硬要把如來藏、阿賴耶識分成兩個不同的心,而說如來藏是無漏的、是清淨的;而阿賴耶識是有漏的、 是不清淨的。這部分後面有時間我們再講。

我們這裡再來看看,六祖除了說他是「出世破邪宗」,又說「愚人不可悉」,是所謂的這些人所說的罵人之外,我們再來看看六祖之所以會在《六祖壇經》說到:「合掌令歡喜」,他真正的原因是什麼?《六祖壇經》:【若不同見同行,在別法中,不得傳付!】因為恐怕【損彼前人,究竟無益。恐愚人不解,謗此法門,百劫千生,斷佛種性!】(《六祖大師法寶壇經》)換句話說,是因為說不通,這樣的愚癡人不能瞭解這樣子的見性頓悟法門,不瞭解六祖在《六祖壇經》當中清楚地告訴我們他所悟的,因為聽聞五祖三更裹袈裟為他講說《金剛般若波羅蜜經》,記得這是二轉法輪經典,而證悟之後他所說的:「何期自性本自清淨、本自具足、本無動搖、能生萬法。」這一個心就是含藏識如來藏。

這裡順便也要點出來一點,經常有很多人都會說,六祖開悟的時候是在他題壁的那一偈,所謂的:「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這一些人可能是從來都沒有讀過曹洞宗。曹洞祖師已經說過了,祖師們怎麼說呢?當時如果他這樣子就承擔下來,認為這個「本來無一物、空無一物的」,雖然他不是那一種空亂意眾生,可是如果六祖以此為悟,這個曹洞宗祖師,應該是曹山祖師曹山本寂吧!他說連這一個缽袋子,連 佛陀傳下來的這個金缽—這樣子的印記—他都沒有資格傳受。

換句話說,真正證悟的菩薩都很清楚地知道,六祖的真正的開悟,是在於聽聞《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經》,而絕對不是在題壁那一偈,任何人如果說他在那時候就開悟,那只是在把他自己的狐狸尾巴,所謂的「露己敗闕」而已!既然我們已經說過了《六祖壇經》六祖為我們印證了摧邪顯正絕對是為了要救人,不是要罵人,乃至於在《六祖壇經》當中,被六祖印記明心證悟而又寫作《證道歌》的永嘉玄覺大師,他寫了底下的這幾句話:【圓頓教、勿人情,有疑不決直須爭;不是山僧逞人我,修行恐落斷常坑。】(《永嘉證道歌》)清清楚楚的,菩薩們摧邪顯正都只是為了要救人而不是在罵人。

那我們底下就要把一些經常會在佛教界當中,特別是一些佛法概論的普通常識入門書籍當中,看到、聽到的一些錯誤的見解,我們要簡單地提出來,避免一些真實正發心、正信來修學佛法,卻被這樣子的入門知見所誤導而導致後面的修行沒有辦法如實有所修證。

最常見的說法就是說:「佛法、佛教裡面的輪迴因果,這些果報乃至地獄這些觀念是來自於抄襲於古代的婆羅門教。」然而依我們前面單元就已經引用過了,有天人自天界下來跟 佛請示佛法,而 佛在為他開導之後,他歡喜踴躍頂禮而去之前,他還說了因為天人壽命久遠,他已經看過 佛示現入涅槃好幾次,早就解脫了,只是為了度眾生,又再一次地示現成有生有死的相貌而來演說三乘菩提,來圓滿眾生成佛的因緣。

除此之外,在《阿含經》裡面,特別是《長阿含》、《中阿含》也都有講到,佛為我們講說過去諸佛的一些名號、以什麼種姓出生、如何出家、成道之後祂住世多久、當時的人壽命多少;稍微具足一些佛法常識的人都知道,這些佛所處的時間一定是時劫久遠,絕對遠遠超過於所謂的古印度的婆羅門教的數千年還要久,所以我們既然是真正的正歸依的三寶弟子,當然不可以隨順這一些錯誤的,真的是外道混入佛法或是佛法概論這樣錯誤的見解,而來隨順這樣子的說法,而認為佛法其實沒有什麼甚深之處,因為尚且還要抄襲外道的一些說法。

除此之外,我們再來檢點一下,經常會看到的、最近也慢慢地逐漸興起的另外一種想法,這一種想法已經有一股新興的勢力,他們在質疑 玄奘大師因於門戶之見,所以他在世的時候,他禁止舊的一些翻譯──譬如《攝大乘論》,所謂的舊唯識──真諦法師所傳譯下來的這一派這樣子的經或論,不允許他們再流通。他們不瞭解這是 玄奘大師的慈悲心,是怕眾生墮入了邪知見。為什麼這麼說呢?以真諦來講,他所翻譯的不管是《攝大乘經》,或是說他所翻譯的《解深密經》,這樣子的經跟論,實際上裡面錯誤頗多,先不就實證菩薩所見而言,單單學術從這一些版本的研究互相參考,都覺得他的翻譯實在是經常是混入了自己的意思,比諸鳩摩羅什大師,更不用說比諸玄奘大師,那真的是相差很遠!

最主要的一點,真諦法師在他所翻譯的這些經論裡面,他先錯誤地堅持認為說阿陀那識就是意根;換句話說就是所謂的第七識,這是非常不如理的一個講法,也絕對不是一個真正有實證的菩薩會來堅持、會來譯入經典當中流傳下來的一個說法。因為很簡單,即使是正覺同修會裡面,一個進階班的菩薩,有無相念佛幾乎淨念相繼的功夫,他也都可以知道意根跟意識的差別何在。

最簡單來說,當我們在無相拜佛憶佛當中,功夫尚未成就或是情況還不好的時候,你很清楚地會發現,你的意識心經常是妄念生起之後你才去了知你產生的這個妄念。就因為這個樣子,意識對於意根自如來藏中引生出來的一個妄念,最後才由意識去了知。而意識的層面來講,凡夫人根本不瞭解何謂意根,他只會莫名其妙地認為我這個心猿意馬,我怎麼沒有辦法控制?我想要修定啊!我想要我的意識心止於一處啊!為什麼這樣老是妄念紛飛呢?

同樣的道理,把它舉用日常生活的例子:一個人明明知道抽煙會得肺癌,抽煙不好;明明知道賭博不好,賭博可能會傾家蕩產;明明知道吸毒不好,會導致你身體的敗壞衰亡。可是抽煙不好、賭博不好、吸毒不好,意識都知道不好,為什麼卻戒不掉呢?這從實質面來講,當然是因為您當初絕對不是因為抽煙不好,而是因為抽煙這樣的行為裡面有您貪愛的部分;您絕對不是因為賭博不好,乃至不是因為吸毒不好,而去養成抽煙還有吸毒的習慣。

最簡單的道理,當初一開始,如果這一個壞習慣不是您過去世熏習而這一世自然地很相應就現前的;您是這一世比較新的,那一開始意識這一個相應於貪瞋癡,也是主要修行的道器之所依,這個意識心戒定慧,這一個能夠了別前五塵,能夠了知眼耳鼻舌身所觸的這一些五塵境,而有祂自己又相應語言文字聲音影像的這些妄想、編輯、思惟功能的意識心,當祂第一次接觸壞習慣的時候,依於前五識而在這一個惡法、惡習慣上面產生了一個貪愛或是執著。

當然不只是吸毒、抽煙,無量劫來,男人迷於女人,女人執著於男人,這個欲界男女的貪愛,無非也是在根塵觸的當下,意識起了人、我、眾生的分別,而不了知這些法是生滅法,當然就取相為真、執夢為實,就不斷地依於這樣的貪愛,主要是欲界愛,而不斷地流轉生死。

那回到抽煙這個問題意識的了知,可是當您慢慢地養成習慣之後卻是由意根來接手,因為意根跟意識是同時同處,同樣在了別同一個境界;不可能說意根在這裡去了知分別、在這裡攀緣,意識卻在另外一個地方;也更不可能說,意根不出生的時候意識能夠現前,或說意識想要緣去了知這一法,而可以脫離意根的指揮。所以在整個壞習慣的熏習、建立的過程當中,意識對於這個新習慣當中的境界產生了貪愛,意根因為沒有先前的舊習慣來作為一個比照,隨順於祂。當意識慢慢建立熏習成就之後,就好像一開始不會開車,要瞭解各個零件機構操作,等到會開車的時候,一手可樂一手方向盤,怎麼彎的山路,都是很輕輕鬆鬆、如意又自在就過了。甚至也有些人一邊打大哥大一邊開車,開過幾條街以後才發現我怎麼過了,開了這麼久竟然還沒有撞到。

當然在瞭解 平實導師依他的種智而來告訴我們一切種子識如何來直接、間接出生萬法;換句話說真妄如何和合運作,祂必定能夠在這一些抽煙、吸毒、賭博、開車習慣的建立養成當中;乃至在無相拜佛憶佛的過程當中,你都清楚可以了知你的意根在運作什麼,特別是如果不證真實的第一義諦心—涅槃本際心—的菩薩,上面所說的,都還是只能在語言文字上,作一個猜想思惟、一個想像,畢竟還是語言文字,是紙上談兵。真的要您能夠實證如來藏,而在先斷了我見、定慧等持、離言實證之後,您很容易地在您明心之後,您再作一次剛剛所說的這樣子的一個觀行,依您對於意識我見的不執著,依您對涅槃真如心—真正的本際、實際心—的證知,已經遠離一分的我執,斷了身見、我見;又證了一分這樣子的對於如來藏真實心—不生不滅心、本來自在心—有了一分的瞭解,依這樣的功能瞭解還有生滅相的遠離,你能夠在剛剛所說的這些事情上面,乃至很簡單地,你去作一個無相拜佛憶佛,乃至您就上座盤腿,去觀察自己的心念如何生起,而同時如來藏又如何跟七轉識同時同處而來出生萬法,您一定會認同我們現在所說的:阿陀那識絕對不是意根。更不用提《解深密經》裡面 佛也說過了:【阿陀那識甚深細,一切種子如瀑流;我於凡、愚不開演,恐彼分別執為我。】(《解深密經》卷1)這一個「阿陀那識甚深細」,絕對不是被攝含在蘊處界當中的意根或是第七識,可以用這樣子的語句來譬喻祂。

《楞嚴經》裡面說的如來藏就是阿陀那識,這個經文清楚分明;乃至 玄奘大師所新翻譯的《解深密經》,也都很清楚地告訴我們阿陀那識就是阿賴耶識,就是能夠讓眾生受熏持種根身器。我們前面所說過的能夠出生眾生的業報身,還有建立眾生的業報身所應該受用的、相對應的依報,所謂相應的山河大地。只有這個真實心才可能是所謂的如來藏、所謂的阿陀那識。

而真諦,乃至在 玄奘大師的弟子當中圓測法師在他所註解的《解深密經疏》,還有所造的論裡面,也都錯誤地把真諦法師「阿陀那識建立為意根」的這樣錯誤的說法沿用下來,雖然表面看起來只是羅列,好像沒有分出邪正,問題是如果一個真正實證的菩薩,又有實證為根本,還有其他的斷身見、我見的參照,在真妄的和合運作當中,必定不可能錯誤地把阿陀那識建立為蘊處界當中所謂的一切生滅法、有為法,因緣和合所生之法當中的一法——意根。

從這一點我們就可以知道,近代有一些人他建立了所謂的有相唯識、建立了所謂的無相唯識,硬要把 玄奘大師繼承 無著、世親菩薩,一脈相承下來的正真無二的而絕對不是因為門戶之見而要來摧殘其他的宗派的威風。把 玄奘大師的心性貶低成這個樣子;可是實際上他們所依的卻只是一個錯誤的譯本,這樣子的學術研究不僅是無益於眾生,實際上單獨就學術論學術,因為佛法是義學,佛法不是名相之學,佛法當中蘊處界的每一個名相,都有它相對應的一個離開語言文字的真實法。就好像我們說台大醫院,就真的有一個台大醫院對應於它,台大醫院可以改名字,不一定要叫台大醫院,可是這一個蘊處界法,這一個繩子(生滅法)是確實存在的。

講到這一點 ,順便也提一下,除了有些人以有相唯識、無相唯識,這樣子的劃分,依於錯誤的、錯譯的經典,還有論典,而來毀謗、而來指責 玄奘大師有門戶之見外。另外有一些人,還引用了《成唯識論》裡面所說的:【若執唯識真實有者,如執外境,亦是法執。】(《成唯識論》卷2)他錯誤地解讀這樣子的論句,而說建立「三界唯心,萬法唯識」,建立阿賴耶識,它只是一個方便、一個權說,實際上它只是語言文字的施設,不應該執著於它;因為你要執著於它,那也是一種法執。這樣的說法是完全跟真實義南轅北轍。「若執唯識真實有者,如執外境,亦是法執。」它真實的道理很簡單,因為會有我執、法執的只有六、七二識,而會執著外境,把唯識真實有跟外境混為一談的,卻是只有這個相應分別我執、法執的意識,然而「三界唯心,萬法唯識」本來就是離言而實際存在的,法爾如是的運作道理,何須要這個相應人我執、法我執的意識心,來執著祂為有、為真實有而才真實存在呢?一切佛法的運作,乃至一切法的修證,最後終究必定需要「定慧等持,離言實證」這才能夠契合阿賴耶識離言,而涅槃為本際獨存、如如自在的一個道理。

好!今天就演說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