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集
由 正村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大家收看佛教正覺同修會所為您準備的三乘菩提系列電視弘法節目,目前所進行的單元是: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

今天要探討的題目主題是:宗喀巴《廣論》文中對真我與五蘊假我是一或異的錯謬論述。在上一集節目中,我們談到要來舉證宗喀巴等人「六識論」這些邪見者,他們各自外道文出處的引證。在為大家舉證之前,還是先為大家說明,宗喀巴等應成派假名中觀六識邪見者他們的本質:也就是他的根本中心思想,只是認為說 世尊只有在講,告訴大眾世間一切法是緣生緣滅、諸法緣起性空,外於諸法緣起性空,並沒有一個常住世世不壞的心體,能夠成為世世諸法再次出生的根本所依,所以這樣的本質是屬於「斷滅見的外道邪見法」。

因為,這些應成派假名中觀師,並沒有辦法自圓其說,沒有辦法回應正信佛弟子的質問,問到:如果一切諸法緣起性空,那麼這一世一切諸法壞滅之後,有情眾生如何相續到下一世而能夠繼續受生?而且,上一世所有造的善惡業因種子又是存在何處?有情又是如何能在未來,也會因為業熟而受報呢?為了不墮於這樣的一切歸於斷滅的無因無果斷滅見當中,宗喀巴等人只好回頭過來計執識蘊某一法作為常住不壞的我,因此創見所謂的「細意識」我,來作為結生相續流轉到下一世的識心,這樣的主張又墮回到 佛說的「常見外道」邪見法當中了;也就是把意識心,或是意識的某種微細相,作為不生滅、能結生相續到下一世的識心。所以,宗喀巴這一部《廣論》之所說,是兼具「斷見外道跟常見外道法」的本質,跟諸佛世尊「八識正教」是完全相違背。

宗喀巴否定有一個真我第八識真心如來藏,經中又名阿賴耶識;但是因為他的本質是主張一切有為法自性是空,一切有為諸法是緣起性空,所以在他另一部論當中,當他面對八識正見者質疑他的時候,只好主張說:世尊經中談到第八識阿賴耶識,就是在講一切有為法自性空之空(也就是諸法緣起性空的別名),這阿賴耶識只是一切有為法自性空之空所安立的假名,並不是真的有存在這樣一個心體。這也就是說,宗喀巴在外道文當中,依然否定 佛說的第八識真我阿賴耶識,他說阿賴耶識只是假名安立之法。否定第八識真我阿賴耶識這樣的論述,出自宗喀巴所著《入中論善顯密意疏》卷7,這裡面的文有說到:【問:若無阿賴耶識,亦能安立業果關係者。則《楞伽經》,及《解深密經》、《阿毗達磨大乘經》等,說有阿賴耶識為一切有為法功能差別之所依,名一切種,如海起波浪,作內外一切諸法生起之因。豈彼建立一切非有耶?答曰:不爾。對須說有阿賴耶識而調伏者,即應說有阿賴耶故。此說為調伏眾生故,說有阿賴耶識。故自宗說彼是密意教。其密意之所依,當知唯說自性空之空性,名阿賴耶識。說彼名阿賴耶識之理由,謂由彼空性隨一切法轉故。】

所以上面的文,是有八識的正見的佛弟子作質問,聽到這樣的外道法教質問說:如果否定第八識真我阿賴耶識,否定法界當中沒有一個真實我,沒有這個常住不壞的心體來成就業因、業果,那麼有情眾生世世能再度受生,乃至世世能依所造善惡業因而成就應有業果,這業因、業果之間的關係是如何能成立呢?而且在大乘經典當中,譬如《楞伽經》、《解深密經》等等大乘經,都共說這第八識真我阿賴耶識,說這第八識阿賴耶識是一切有為法能有諸種功能差別德用所依的根本心,又名一切種子識,是諸法種子之所依識心。第八識阿賴耶識這個心,譬喻如同大海,而諸法譬喻如同依於大海所生的波浪,兩者之間是非一也非異的關係,也就是真我阿賴耶識與祂所出生的蘊我諸法是非一非異的關係;因為否定真我阿賴耶識,就沒有蘊我等等諸法可言,如同說離開了大海,當然就沒有波浪可言。

第八識真我阿賴耶識是諸法能出生所依的根本識心,如果否定諸法出生之根本所依心,就變成一切諸法也不存在了嗎?正信佛弟子這樣在質問,由這個質問很清楚可以瞭解:一切諸法之出生必定有一個根本因——就是第八識真我阿賴耶識,而這真我跟蘊我諸法之間是同如海水與所生之波浪,二者之間是非一非異的關係;所以,宗喀巴論述 龍樹所說我跟蘊我是非一非異的關係,卻是建立在否定第八識真我阿賴耶識這樣的前提來說,當然這樣在論說,早就背離 龍樹與 佛世尊經論之正說。因為諸佛菩薩談到我跟蘊我是非一非異關係,都是依於不否定第八識真我阿賴耶識來論說,所以宗喀巴《廣論》的文這些論述,當然流於一場文字戲論,全無實義可言。

而宗喀巴這段文字引述他人的質問,其實剛好也破斥了宗喀巴在否定第八識真我阿賴耶識之後,瞭解到宗喀巴這樣的論述,確實老早背離 龍樹《中論》的要旨。宗喀巴面對八識正見者這樣子的質問,在他的後文當中,他仍然強加辯解回答說:不是的,如果有人執著有阿賴耶識方能調伏其心,就可以說有第八識阿賴耶識;但那也只是為了調伏眾生所作方便施設,才安立說有阿賴耶識。就他自宗應成派來說,是主張:如果有阿賴耶識,僅只是為說一切法自性空所安立的別名,第八識真我阿賴耶識並不是真實有。如果要說經文有說到阿賴耶識這個名稱,也只是一切法自性空,諸法緣起性空所另外安立的名稱,法界當中並沒有真實存在一個常住不壞的識心,稱為第八識真我阿賴耶識。

所以,由上面論述可以很清楚知道:宗喀巴是否定 龍樹《中論》上面偈頌的原文在卷3說的這一段:【諸佛或說我,或說於無我,諸法實相中,無我無非我。諸法實相者,心行言語斷,無生亦無滅,寂滅如涅槃。】否定 龍樹菩薩說有諸法實相心,有一個無生無滅、從不壞滅的法界實相心,是第八識真我阿賴耶識。所以《廣論》在511頁次這些相關論述,當然完全違背 龍樹原來這一段偈頌的要旨,因為他的本質是在否定有真我第八識阿賴耶識前提下,來論述 龍樹《中論》這一段頌文所說的真我跟五蘊假我之間非一非異的關係。所以,他的論說完全流於戲論,表相上好像在讚揚傳承 龍樹的《中論》,實際理地上,卻在否定 龍樹所論述的中心要旨,是否定 龍樹所說真實法真我第八識阿賴耶識,當然就是否定諸佛所共說的八識正見。

所以說,宗喀巴應成派這些假中觀見,認為眾生只有六個識心,這本質就是「六識論」的外道邪見者,他們是不承認有第八識真我阿賴耶識,這樣的論說都是背離 佛說的「八識正見」。這地方還是要勸請所有廣論班的隨學者,不應當再隨學這樣的外道邪見,以免耽誤自己的道業,更壞了自己的法身慧命,甚而隨學之後,未來造下破法惡業而不自知啊!

從上面所引宗喀巴《入中論善顯密意疏》卷7這一段外道文很清楚可以知道:密宗喇嘛教應成派所謂的中觀見,其實是一切法空的斷滅見,不是 龍樹所弘揚的依第八識真我阿賴耶識所作的中道觀行的「八識中觀正見」。所以宗喀巴《入中論善顯密意疏》文裡面才會說:【故自宗說彼是密意教。其密意之所依,當知唯說自性空之空性……。】這個外道文的意思在說:所以我們應成派自宗,我們只說一切法自性空,也就是只說諸法緣起性空,這才是我們自宗的密意,才是我們應成派的中心思想。所以宗喀巴等人,是在否定 龍樹所說諸法實相—第八識真我阿賴耶識—前提下,來說一切法自性空,來說諸法緣起性空;這樣的說法,就是 佛說的斷滅見外道法,並不是佛法。另外,宗喀巴外道文當中,他更沒有辦法回應八識正見者的質問,問到:有關否定了第八識真我阿賴耶識之後,到底要怎麼樣安立業果中間的關係?也就是說,善惡業因與未來善惡業果之間如何作連結?到底誰來實現應有的善惡業報?而善惡業種子又將存在何處?以及大乘諸經都共說有一個識心能執藏一切諸法跟善惡業種子,名為一切種子識等等這一些質問?

如果如同宗喀巴之所說,第八識真我阿賴耶識只是假名安立之法,不是真實法,並不是真實存在有這個心體,更不是種子識,而虛妄去說諸法種子、善惡業種子並不是由這第八識阿賴耶識來執藏;那麼,眾生每一世所熏習的法種,乃至所有善惡業種都變成無所依存,眾生所有熏習的諸法以及造作的善惡業都會全部散失。這個道理如果會成立,那法界當中就沒有所謂世間法及出世間佛法熏習可言,而且所有善惡業都變成無因無果。宗喀巴說真我阿賴耶識只是假名安立,不是真實法,這樣的論說當然是外道法教,當然是外道所說諸法壞滅之後,皆歸於空無的無因果斷滅外道見,這樣的說法不是諸佛正法教、不是佛法。

宗喀巴這些密宗喇嘛教假名中觀六識論邪見的思想,從古時候一直延續到當代,其實都還是沒有轉易,都繼續落在 佛說損減計執當中;繼續把 佛所共說的八識正見,損減成為說眾生只有六個識心的「六識論」邪見。一直到當代這個宗派還是這樣主張,譬如說當代有一位佛學院應成派的大喇嘛,在前幾年出版的《破魔金剛箭雨論》這本書當中他有說到:【如果蕭平實從《阿含經》中發現「八識」之說,那就是對唯識學做出了劃時代的貢獻。但是空口無憑,要舉出哪一部《阿含經》的哪一品、哪一頁,……可惜,撒謊者拿不出任何證據,……大乘中觀宗根據《般若部》諸經只承認六識說。唯有大乘唯識宗承認八識。那麼什麼是十八界呢?十八界是:外六塵——色、聲、香、味、觸、法,內六根——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意根,中六識——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6x3=18界。如果在“十八界”中還有“七識、八識”,18+2=20,那就是“二十界”,而不是“十八界。”】

所以,時序到了現代,六識論邪見者,他身為「佛學院」的住持以及教導者,還是繼續跟諸佛菩薩作諍論。在上面的外道文當中他說:初轉阿含期 世尊只有講六個識,二轉般若期也是講六個識,到了究竟了義的三轉法輪時期才開始宣講八識;這樣的論說,完全否定諸佛世尊所共說的八識正見,當然是外道邪見。釋迦如來兩千五百年前宣演諸佛共說的三乘菩提佛法八識正見,當然是從初轉阿含期就依八識正見,為急於求出離解脫生死的二乘人,宣演聲聞、緣覺法的二乘菩提法道,之後轉入二轉、三轉大乘佛菩提法道時期,依然是依八識正見,為大乘菩薩開演更勝妙的大乘佛菩提成佛法道。

前後三轉法輪來宣演三乘菩提佛法,都依諸佛菩薩共說的八識正見,一以貫之很有次第地為當時弟子眾們宣講。只有六識論外道邪見者,才會這樣子毀謗諸佛世尊法教,毀謗 世尊的說法是前後次第不一,說法前後矛盾,說 世尊有時候講眾生有六個識心,有時候又說成有八個識心。那麼更有外道邪見者,更是進一步否定第三轉法輪的經典,倡說這些為諸地菩薩宣講的最勝妙究竟了義的成佛法教,並不是 世尊所親說。這樣的離經叛道論述,就是某位台灣佛教的導師一生所倡導的「大乘非佛說」的邪見;而密宗喇嘛教應成派當代最具代表的人物—達賴喇嘛—更說:世尊三轉法輪前後說法不一、互相矛盾。這些六識邪見者這樣子在毀謗諸佛世尊,毀謗佛法僧三寶,當然不是 世尊的正信佛弟子,當然是外道邪見者;他們的所說當然不是佛法,不是佛說之法教,也就是不是佛教,是屬於外道的喇嘛教法。

有關 世尊在阿含經典以「八識正見」宣講這些相關經文舉證,平實導師在《阿含正義》共七輯的論著中,已經有非常詳盡的論述;另外,我們在電視弘法另外一個單元:「三乘菩提之阿含正義——兼論唯識學最早根據」這個節目當中,由諸位親教師為大眾也作了更進一步的演繹跟論述。歡迎大家能有因緣收看該單元的節目,就可以知道上述這位喇嘛書中,這樣在否定 世尊跟大菩薩的八識正見,是造作不可思議的惡業果報啊!

有關上述書中還有很多其他的錯謬處,因為時間的關係,沒有辦法為大家論述,歡迎大家繼續收看下一集節目。

最後祝願所有菩薩:色身康泰、學法無礙、道業增上、早證菩提!

阿彌陀佛!


點擊數: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