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法無我(二)

第105集
由 正惠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我們這一堂繼續來講「常見外道法──廣論」。

《廣論》裡面又有這一段,我來唸一下:【《入中論釋》云:「論師許有如是差別行相性耶,世尊依何增上廣說,隨諸如來出不出世,諸法法性恆如是住,有彼法性。所言法性,此復云何?即此眼等自性。眼等自性復為何等?謂彼非新作性無待於他。離無明翳智所證性為有此耶?誰云其無。彼若無者,為何義故,諸菩薩眾修習波羅蜜多諸道?為證法性,故諸菩薩發起如是多百難行。」并引經證而善成立。】(《菩提道次第廣論》卷19)

這個來解說:我們的前七識(其實就是五陰十八界)這個是妄,那我們的第八識是真心,這個真妄先區分。第八識能夠生起了六根、六塵、六識,所以都是阿賴耶識所生。這個就知道,一個是生,一個是所生,那這個就把它區分開了,就知道什麼新作?是不是新作?這個後面就容易瞭解。第八識當然祂不是新作,祂不是依他起,但是前七識那當然就是第八識所生,當然就是新作,這個前提先確定,後面這一段就比較容易瞭解。

好,繼續來解說,所謂新作就是本來沒有,後來藉著因緣出生才有的,這叫新作;不待他者,就是本來就在,不需要等待其他因緣,就能自己存在的,所以這個叫作不待他。那蘊處界諸法都是所生法,所生法都是本來沒有,後來出生了才有,很顯然就是新作嘛!蘊處界諸法都是必須具備因與緣才能夠生住異滅,所以很顯然是待他生。蘊處界諸法既然是新作,也是待他,因此才說其為無自性,這也就世間性的一個無自性,並不是勝義的無自性。

這邊稍微跟大家說明一下,依於第八識來說,才能夠說第八識是有自性,前七識五陰十八界是無自性。那你把第八識拿掉,你去說前七識這五陰十八界是無自性,這有一點問題哦!所以要能夠很完整、很圓融地說要具足八識的觀念,這樣正說反說都可以啊!這個因為你能夠現觀,那當然是說法會無礙。

接著我們再來說,又蘊處界諸法的自性相,是由含藏在阿賴耶識中的蘊處界這些諸法的種子現行來顯現,所以這些種子都各自具有它自己的功能差別,因而出生了各自不同體性的諸法;這個諸法就是蘊處界諸法的種子,都是阿賴耶識的心體所具備有的功能體性之一。因為是阿賴耶識心體所具有的,所以第八識祂是勝義自性,祂非新作、不待他,這個是很顯然的。如果我們這個蘊處界諸法,因為依於阿賴耶識來說,我們也可以說這些蘊處界也是非新作,也是不待他作,這個當然是依第八識來說,也就是說「一真一切真」,所以說它是有前提的。所以這時候就依阿賴耶識來說,這些蘊處界諸法說祂有自性,所以有無自性是這樣說的。相對的也可以從第八識來說,這個蘊處界諸法它是無自性,它單獨無自性,它是要依第八識才能夠現起這些功能,所以這個你正說反說都可以。

事實上,這個五陰十八界,這個諸法它有沒有自性啊?如果單就它來說呢,它有功能,有功能當然是有自性,但是它這些功能是歸於阿賴耶識,所以如果依阿賴耶識來區分的話,如果第八識祂是有自性,只能說這個前七識是又變成沒有自性。所以有自性、沒自性這都是兩說,你要依前提第八識來說。世間法都是沒有第八識的觀念,就直接說:「有啊!你看這個蘊處界它本身也有功能,要不然我們眼怎麼見色?」現在我們整套佛法來跟大家講,依八個識來跟大家區分,所以大家知道這個前提,要來看這論文就容易。

因此,依於阿賴耶識,眼識才有能見之性,耳識、鼻識、舌識、身識等等,都是這樣,所以說蘊處界諸法必須是依阿賴耶識而說無自性、非無自性。你看,從阿賴耶識來說,你說祂有自性、無自性,這樣說來說去這才是中道體性,這樣說才是對的。也由此可知,蘊處界諸法有自性或無自性,都不能破除——想要破除它是非真實、非勝義。也就是說,我們要破除的是什麼?是五陰十八界,不是要破除其世間性。這句話怎麼說呢?也就是說,我們對五陰十八界不要起這個貪瞋癡慢疑,整個重點是在破除它的貪瞋癡慢疑;如果要破除蘊處界諸法的世間性,那世間法就無一法可得了,世間法就是三界中也就沒有辦法相應起五蘊十八界的運作了,那就糟糕了。這句話的意思也就是說,依於第八識而現起五陰十八界,人才能夠有正常的運作,五陰十八界具足,那叫正常人。所以我們要修行,是要保留五陰十八界的正常運作,我們只是要把它去除掉對五陰十八界的貪瞋癡慢疑而已,這樣修行大家就很瞭解。

接著我們來說《中論》。《中論》所說的「自性非新作及不待他」,是依阿賴耶識而說,依阿賴耶識來講才有什麼自性、無自性,不是單指蘊處界諸法而說,所以我們對阿賴耶識的瞭解是,祂是本來自性清淨涅槃,有其自性,也是無始以來就是本自具足,不是以後才有的,也不是待他因緣而生的。由於阿賴耶識有無量無邊的眾多自性,因此才能夠生出種種不同的諸法,諸法所呈現的自性,都來自於阿賴耶識所含藏的諸法的種子。所以說,諸法的自性即是阿賴耶識的自性,兩者是一體的兩面,不能分割。

外道論呢?這些六識論者,因為無法親證阿賴耶識,當然就否定了阿賴耶識,這個時候也只能否定諸法的自性,以邪見所生之這種見解來說無自性,把它當作是最高的宗旨,這樣說法就不圓融了。又,諸法它是新作、待他,這個都是由阿賴耶識所生諸法,當然要依於所生法的虛妄本質來說它無自性,這個就依阿賴耶識有自性,來說諸法的無自性,當外道否定阿賴耶識的時候呢,那當然也就徹底誤解了這個諸法的無自性,依第八識來說前七識,這樣才會是圓滿的。你不能只說無自性,那到底它是怎麼來的呢?它本身有什麼功能呢?所以要有自性、無自性一起說,這樣才不會落入斷滅。因此外道主張,諸法無自性與無自性生,這些都是戲論,因為他沒辦法知道它本有的自性到底是什麼啊!你不能把五陰十八界只說它是無自性,你又舉不出來第八識的有自性,那就麻煩了,那不是斷掉五陰十八界後,那就落入斷滅空嗎?所以這個外道是一種戲論。外道完全否定諸法的自性,似乎又自認為自己不妥,他也發現,這些經論說的跟他又不太一樣,所以他又另創「自性有畢竟無」的歪理。他這個法都講得自相矛盾,又怕人家批評,所以只能這樣子說,強詞奪理。

接著我們看《廣論》455頁說:【言新作者,謂先無新生之所作性。不待他者,謂不待因緣。色等諸法,於二自性,悉不成立。故於法性所立自性,為見彼性而修諸道,所修梵行非空無義。又說畢竟不許諸法有自性體,與今忽爾許有自性二不相違。《入中論釋》云:「奇哉錯誤,若已不許少許實事,忽許自性非由新作不觀待他,汝乃專說互違義者,茲當宣說。汝未了知此論意趣,此論意趣謂說眼等緣起本性,愚稚異生所能執取。若彼即是彼法自性,其性顛倒,為證彼故而修梵行,則空無義。由非即彼便是自性,故為見自性,修淨梵行則有義利。此復我由待世俗諦,說非新作及不待他。若性非是愚夫所見,此為自性亦應正理。僅以此故勝義非事,亦非無事。此即自性寂靜性故。」此中有事無事,如前宣說二邊時說,謂自性有及畢竟無。】(《菩提道次第廣論》卷19)

還是要作一個前提提示。好,第八識阿賴耶識祂能夠生萬法,直接生六根、間接生六塵、輾轉生六識,那第八識祂是本來自性清淨涅槃,祂是有自性、非新作,不待他、非依仗他;那我們現在來看前七識,祂是蘊處界諸法,祂無自性、新作、待他、依仗他。這個我們還是要提醒一下,佛法要有親證阿賴耶識這種證量,才能夠因現觀現量而言之有物,非是想像比量之戲論;一般沒有親證第八識的人,他其實是真妄不分,把它混為一談。至於這些外道說,色等諸法「非新作、不待他」,二自性悉不成立,他的意思是說,色等諸法是新作的、是待他,所以是無自性。無自性本來是外道的主張,但是現在又說:「故於法性所立自性,為見彼性而修諸道,所修梵行非空無義。」可見這個外道自己也承認,必須見到諸法有自性;有自性的當然是如來藏,這個修梵行才不會空無,沒有意義。所以外道又怕人家責難他落入斷滅空,說他是:「前面的主張諸法無自性,現在又說諸法有自性,如此說法語無倫次,自相顛倒。」所以怕被人家說是自語相違,所以他只好再編造理由說,諸法有自性與無自性,兩種狀況是不相違的。「又說畢竟不許諸法有自性體,與今忽爾許有自性二不相違」,說來說去都是他的自說自話,前後顛倒,邏輯上都錯亂,自己卻又不承認。所以學習佛法還是要老實修行,這樣就不會在那裡變來變去,文章抄來抄去,於自己沒有好處,對他人更是糟糕。

所謂自性非新作、不待他,是指阿賴耶識的自性,不是在說蘊處界諸法,如果要說蘊處界諸法是非新作、不待他,這個必須是依於阿賴耶識所具有的諸法種子功能差別來說,這樣才是正確的,才不會違背世、出世間法的正理。因為蘊處界諸法是阿賴耶識所生,因為以這個阿賴耶識的種子來作依止,這樣才有蘊處界諸法的功能自性。蘊處界諸法它這個功能、它這個自性,本來就來自於阿賴耶識的種子功能,所以說蘊處界諸法與阿賴耶識不一不異,不要把八個識胡亂切割,這樣說法就沒辦法圓滿。

接著我們來說這個《廣論》的455頁:【如是決擇諸法無微塵許自性實體,此由自性所空空性,於色等法差別事上,此為能別法。故於一心之境,有彼二事,非為相違。由其未能遣二相故,此空是為假勝義諦。若修能達無性正見,現證彼義實無自性,現似有性一切亂相於彼悉遣。故此現證法性之智,不見色等。如是之法及法性,於彼慧前二皆非有。故立彼二為法及法性者,是就其餘名言識立。由是因緣,勝義諦者,是於寂滅一切自性戲論之上,更離無性現似有性一切戲論,而為安立。故許彼有,豈須許有自性自體。】(《菩提道次第廣論》卷19)這個唸了就知道,這個沒有實證,沒有第八識的觀念,說有說無,真的是顛倒啊!顛倒啊!很累哦!來,這前提又重唸,把這些前提都套上去,來看這個才看得懂。第八識阿賴耶識能生萬法,直接生六根、間接生六塵、輾轉生六識,這個反覆唸,把它熏習一下,熏入正知見對大家學法有益處。第八識是什麼?本來自性清淨涅槃,祂是有自性、祂是空性、祂是勝義諦、祂是勝義空;至於前七識,祂是蘊處界,祂是無自性、祂是世俗諦、祂是無常空。

我們現在來繼續來分析,依於這些前提,外道以前的這些主張,諸法無微塵許的自性的這個實體,隨後又在這個地方又說,色等法是有差別事,是可以辨別之法,所以他認為一心有空境與有境兩種事。外道還說,空、有這兩者是不相違的。其實按照外道所說的,正是互相違背,因為空跟有,當然是互違的。譬如外道認定的「一心」,是在說能處處作分別色法的這個意識心,其實意識心在睡眠無夢的時候就斷滅了,也就沒有意識來了別境界相,所以這個時候說為無事;但是當意識清醒的時候,有分別心、有作用,那就有意識來了別境界相,所以說為有事。所以有事、無事是兩者,不能同時存在的,這二者是相互違背。

外道說:「故於一心之境,有彼二事,非為相違。」講這樣的話是不能成立的。所以縱然在意識心清醒的時候,分別色法有差異的這個體性,又能夠抉擇這個色法無有真實體性,是因為因緣所生的這些法都是無自性的。這樣的一個意識心,有這個兩事的境界,雖然沒有互相違背,但是仍然是屬於六識無常空的智境,而不是八識勝義空的空性智境。這些也是外道他無明之所在,他根本沒有第八識觀念,就搞不清楚前七識的這個虛妄無實,所以大家還是要勤修這個第八識,能夠早日破參,對這個法義才能夠融會貫通,才不會為這個《廣論》所惑。

好,今天講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