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法都是無自性的嗎?(下)

第89集
由 正鈞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問候大家身體健康、精神愉快!

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今天繼續和大家談一談〈一切法都是無自性的嗎?〉下集。上一次說到從宗喀巴的《菩提道次第廣論》以及《入中論善顯密意疏》中,瞭解到說:他所說的「一切法無自性」,是在否定有一個萬法所依的「本際」存在,是在只有蘊處界諸法現前運作的情況下而說;而這樣子說「一切法都無自性」,一定會同時落於無因論以及斷滅論之中,因為一定會落於 世尊所開示的「於內有恐怖、於外有恐怖」,是連解脫道都無法實證的,更何況還要說可以進一步親證佛菩提道呢?根本都是不可能的。

然而,宗喀巴主張的「一切法都無自性」,而說知道這樣子的道理,就是親證佛法;且不說「知道這樣的道理」是不是就等於「親證這個道理」,單單來看宗喀巴是不是真的是認定「一切法都是無自性」呢?還是說只是拿這一番道理,加上世間法的能說善道,而用之來欺瞞眾生,乃至只是用之而從眾生身上獲得利益的工具罷了!

宗喀巴在《菩提道次第廣論》卷4之中,說到了:【法功德者,謂由敬佛而為因緣,應作是念,佛具無邊功德者,是由證修滅道二諦,除過引德,以為自性,教證二法,而得生起。……故諸苦樂非無因生,亦非自性,自在天等不順因生,是為從總善不善業生總苦樂。諸苦安樂種種差別,亦從二業種種差別,無少紊亂,各別而起。】否定有一個萬法所依的「本際」存在的情況之下,既然是證了「一切法都無自性」,正應當是無事一身輕,連「學佛」也不再需要了,因為學了以後也是「無自性」啊!可是為什麼一邊要說「一切法都無自性」,另外一邊又要說「佛具無邊功德者,是由修證滅道二諦,除過引德」,說這樣是有其自性的;然後又說,因為這樣的自性,「教證二法,而得生起」?那麼,到底一切法是有自性還是無自性呢?依照他的說法,正應當是「佛法僧三寶也是無自性」的啊!正應該是「諸佛的功德也是無自性」啊!然而,這個時候他為什麼要眾生尊崇諸佛的功德、諸法的功德?其心眼裡的目的,我們當然是要去推敲一番的。

再者,又為什麼說:「諸苦樂非無因生,亦非自性,自在天等不順因生」?說「一切法都無自性」,正應該是「諸苦樂也無自性」,也沒有真實的苦與樂,然而他說的卻是:苦樂之法所出生的因,是與大自在天不相隨順;那麼,有沒有苦樂之法的自性?有沒有大自在天的自性?既然是「不相隨順」,正是兩者皆有自性,而且是自性不相同。您看看,自己明明已經在敘述諸法有著不同的自性,卻同時又指稱「一切法都無自性」,哎!豈不怪哉耶?他又說:「從總善不善業生總苦樂」,也說「從二業種種差別,無少紊亂,各別而起」,那不就是在說「是有諸苦樂的,而因為善不善各有其自性,並且不會稍微地互相紊亂,所以才相對地產生樂與苦的果報的」。可是他所謂的佛法的主張,卻一向都是「一切法都無自性」,這也正是前一次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之中,跟大家所說其「著作中的內容,有著前後、彼此矛盾」的情況。

這一種情形,背後的道理其實是很簡單的,就是要竊取 世尊三十二大人相的福德。說什麼事情的時候,總是要顯示「佛的功德如何、又如何尊貴」,也說「佛開示的應當是如何、又如何」,可是其所說的真正意旨,卻又是違背於佛所說的,正是故意要破壞佛法的。他所說的「一切法都無自性」,是在否定有一個萬法所依的「本際」存在,是在只有蘊處界諸法現前的運作的情況之下而說;這樣子而說「一切法都無自性」,一定會同時落於無因論以及斷滅論之中,根本就不是佛法。因此,宗喀巴的這一種情況,正是 世尊在《佛說法滅盡經》中的授記:【佛告阿難:「吾涅槃後,法欲滅時,五逆濁世,魔道興盛,魔作沙門,壞亂吾道;著俗衣裳,樂好袈裟五色之服;飲酒噉肉,殺生貪味,無有慈心,更相憎嫉。」】(《佛說法滅盡經》卷1)

「你憑什麼可以指責宗喀巴?你們同修會就喜歡把別人戴上一頂邪魔外道的帽子!」有人就不服氣了,對不對?「他可是至尊欸!」息怒!息怒!這一段話可不是我說的,是 世尊的開示;世尊的經典之中曾多次說到「外道」一詞,說的是不依如來藏中道而修、而行,這並不是在罵人的話,而是在警覺眾生的慈悲之語;再者,當時的天魔,正是不依於正道而邪行,乃至於今時派遣其徒子徒孫,進入佛門之中,冒充作沙門,卻不持戒律,而貪受種種的五欲境界;所以,其所說的也是與佛所說的義理大相違逆的。那麼,各位就來評論一下,宗喀巴當世的所作所為,符不符合 世尊這一段經文的開示?

其次,可以看看宗喀巴在《菩提道次第廣論》卷9之中所說的,就可以明白他到底有沒有資格可以被稱為「至尊」了。他說:【第二者次說於師須住佛想。故應作佛勝解,禮敬供養,右膝著地,恭敬合掌,為菩提心而正請白:「如昔如來應正等覺及入大地諸大菩薩,初於無上正等菩提而發其心。如是我名某甲亦請阿闍黎耶,今於無上正等菩提而發其心。」乃至三說。次應為授殊勝歸依,謂佛為世尊,法是大乘滅道二諦,僧為不退聖位菩薩,以為其境。】各位看倌可看明白了,宗喀巴所說的,是在歸依三寶之前,要先「於師須住佛想。故應作佛勝解,禮敬供養」,一般的三歸依他反而是說:「『次應』為授殊勝歸依」;換句話說,上師是比三寶還要尊貴的,自稱說的是佛法,自稱是僧寶,卻同時又說自己是比三寶還要尊貴的,然而,其實根本就是外道法,因為自己是一向不受三壇大戒的「僧寶」,本質上就是一個外道。

這樣子看來,宗喀巴有沒有資格可以被稱為「至尊」,自然就很明白了。因為被稱為「至尊」,是說三界之中、普天之下,沒有一個有情比他還要尊貴,所以才說這個人到達尊貴的最高點;然而,於佛法之中眾所皆知,一個再平常不過的知見,那就是諸佛、如來十號具足,十號之中有一個名號叫作「無上正等正覺」,是這樣子才可以說是「至尊」。哪有人口口聲聲說自己是「至尊」,自己通達於佛法,然後反過來說自己是比「無上正等正覺」的「至尊」還要尊貴,要眾生先恭敬他,然後再來恭敬佛法僧三寶的;即便是已經成佛,諸佛也知道說「佛佛道同」,換言之,每一尊佛都是一樣的尊貴。更何況說,宗喀巴是一個連我見都沒有斷,還竟敢教導眾生,要把自己看得比三寶還要尊貴;宗喀巴之沒有斷我見的事實,會在後面的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之中,再來跟大家舉證說明。

所以,宗喀巴其實就只是像三國之時,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一般,表面上是要大家恭敬天子,其實更是要大家恭敬於他;這正是咬著佛教中的大動脈,恣意地吸取血食,骨子裡其實是要佛教滅亡。而宗喀巴之被奉為至尊,說穿了根本是為後人之所累;因為,只是繼承他法脈的人,想靠著他的名聲,繼續從眾生身上大撈一票而已啊!其次,在宗喀巴《入中論善顯密意疏》卷2之中又說到了:【又聲聞藏中亦說諸法無自性義。如《寶鬘論》云:「大乘說無生,餘說盡空性,盡無生義同,是故應忍許。」此謂大乘經中說無自性生為空性,餘小乘經中則說有為盡為空性。以二種空性義同,故於大乘空性,應信可勿疑。】

你看看,他現在可是冠冕堂皇地說囉:「聲聞藏中也說諸法無自性義」,又說:「以二種空性義同,故於大乘空性,應信可勿疑。」既然可以觀察、比較「兩種空性義」,那麼請問:兩種空性義有無自性而可以被觀察、比較呢?那當然是有嘛!那到底是諸法無自性,還是諸法有自性啊?您可不要回答我說:「因為二種空性義同嘛!所以其實是一個法,沒有大乘與二乘的區別。」乃至是輾轉發酵以後,就變成:「其實佛沒有說大乘法啦!大乘法是後人為了懷念世尊而創造出來的。」這正是「身不證法,而為眾生說法」,其結果是相將入火坑,有智之士見已,豈不為之哀哉!

宗喀巴秉承應成派中觀論師月稱之邪知邪見,餘毒之所及乃至今時,多有眾生信受其否定有「本際」存在的情況,而說「一切法都無自性,所以就緣起性空」。殊不知,他們沒有慧眼,所以不知道宗喀巴錯誤之處,為了名聞利養的緣故,夤緣於應成派中觀論師之邪見,更造作了殘害眾生法身慧命的極惡重罪。譬如說,有一位日常法師,大力地為眾生宣說不是佛法的《菩提道次第廣論》,其中有一段是這麼說的:【所以古來人哪,古德們總是告訴我們:銷歸自性、銷歸自性。什麼叫銷歸自性啊?哪,就是回過頭來,你在你自己的心性上面找這個問題去,這個才真的法相,這個才真的法相。】(《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日常法師)

明明《菩提道次第廣論》的主要法義,是「一切法都無自性」,他既然是宣講《廣論》,卻又違背《廣論》的意旨,而要眾生「銷歸自性」。對啊!那一頭說的是「一切法都無自性」,這一頭卻是說「銷歸自性」,說的是有「自己的心性」,那麼就要請問:到底諸法有沒有自性?再者,從另外一個方面又要問:你所謂的「自性」是什麼?是不是就是「以『一切法都無自性』為自性」,這個「無自性」,若是「無」—「銷歸於無」—豈不是從此斷滅了?那麼,銷歸於這樣的自性是要幹什麼呢?然後反過來又要問:既然是要眾生「銷歸自性」,那到底是誰在銷歸自性?正是自己啊!「自己銷歸『無』的自性」,銷歸之後還「有」自己這個法存在,那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只恐怕這一位日常法師「自己」也搞不清楚啊!

這一位日常法師,此時違背《廣論》的意旨而宣講《廣論》;隔一段時間,他繼續宣講《廣論》,卻又迎合《廣論》而說「一切法都無自性」:【有人說佛法不是講空嗎?一點都沒有錯,一點都沒有錯,空故緣起,緣起故空。緣起的相就是什麼?業,如是因感如是果,這樣嘛!它本不是天生有自性的,一切看你造什麼因,感什麼果。所以這個道理是佛法真正的根本,正見從這個地方建立起來。】(《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日常法師)這一位日常法師此時說:「它本不是天生有自性的」,且不管這裡所說的「它」是指哪一個法,我們要請問:既然是「如是因感如是果」,那麼「因、果」兩個法相不相同?「不相同啊!」對,正是因為各有各的自性,所以才不相同嘛!那諸位看看,他真的是繼承了宗喀巴的法脈,宗喀巴如是,他亦如是,自己明明已經在敘述諸法有著不同的自性,卻同時又指稱「一切法都無自性」,豈不顛倒乎?因此,他所說的不是佛法真正的根本。

因為,從以上的說明,可以很清楚地知道,他們雖然口口聲聲說著「一切法都無自性」,可是偏偏自己又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其實只是拿這一番話來籠罩眾生,其骨子裡反而是破壞佛法的根本。所以,在否定有萬法所依的阿賴耶識的前提之下,而只說「一切法皆無自性」,那麼所說的法,就變成既是無因,生已復滅又變成斷滅的境界,那就不是佛法。而且,可以請問這一些人,到底立不立這一個「一切法都無自性」之法之自性?立,則不是一切法都無自性;不立,則又何必說這一個法?因此,真正的佛法得要依於阿賴耶識來說,依於阿賴耶識來說的話,是兩頭都說得通,所以才說是「中道」。

今天就說到這裡。祝願大家幸福、健康、道業猛進!

阿彌陀佛!


點擊數: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