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乘及大乘所修的止觀

第10集
由 正偉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大家繼續收看我們正覺教團電視弘法節目。今天我們的課程將會繼續來說明「常見外道法--廣論」,「常見外道法--廣論」。在這個「常見外道法--廣論」這一系列的節目當中我們所說的《廣論》,其實是針對密宗喇嘛教他們號稱第二佛的宗喀巴,他所著作的《廣論》;而他所著作的《廣論》是有兩本《廣論》,以這兩本《廣論》為起點。因此我們說明的內容乃是完整的《廣論》,而不是局部而只有半邊的《廣論》,也就是說我們會針對《菩提道次第廣論》以及《密宗道次第廣論》來說明;我們將以這兩本《廣論》的核心內涵為主,來說明密宗喇嘛教的法義核心內涵的問題所在。

同時我們也會舉出宗喀巴,他在其他的書籍當中的說法,再配合密宗各大派當代的首領或者號稱密法大修行者,例如達賴喇嘛或者陳健民這一類的上師,或者其他密宗各派的上師、喇嘛、大法王、仁波切、活佛等等;也就是說,我們舉證這些法王、活佛、喇嘛們,他們公開的開示以及他們所寫的書籍當中的內容,作為我們舉證的證據,然後透過這些證據的舉證就可以呈現出密宗喇嘛教它真正的本質。

其實他們就是以樂空雙運的雙身法,作為他們修行的核心內涵,這是很多人所不知道的部分;那我們就必須要告訴大家,這個大家不知道的部分,為什麼大家不容易發覺它的底細呢?其中的問題差別是在於:喇嘛教有許多的論述,它是用古文記載的。因此我們在舉證的時候,會以現代文所著作的法王、活佛的書籍來舉證。譬如我們以達賴喇嘛作為最經典的舉證說法,這樣就可以知道這當中的差別,其實只是文字的差別;他們所說的內涵都是指向同樣的法義--就是要修雙身法。或者有的時候這些喇嘛教的祖師們,譬如宗喀巴,他常常用很隱密的暗語來說明他的雙身法;因此大家也不容易瞭解他們法義核心的內涵底細,他這樣遮遮掩掩的來說,但是有的時候他們的法王、活佛,為了要能夠傳法給他們的徒眾,結果他們就會不知不覺地用很露骨、很明白的文字,來說明他們的內容,譬如現代的達賴喇嘛、陳健民上師。

因此我們也可以舉出這些來證明,當作證據,大家就很明白清楚,他們的法義內涵以及定位,其實他們所說的這些涉及的內涵,古今是沒有差別;他們所說的修行方法的背後,其實就是樂空雙運,無上瑜伽的雙身法。因此古今的喇嘛上師們,他們的意圖其實都是一樣,都是想貪圖跟異性來行這個雙身法,來達到他們所謂修行的終極目的;那這些喇嘛他們修行的方法以及法義內容,還有他們實證的果德,對一個理性有智慧的人聽起來,其實瞭解他們,真的是荒唐至極,所說的都不是佛法,都是外道法。而他們都是從很多的外道法蒐羅過來這些索隱行怪、荒唐古怪的這些行門,然後套以佛法的名相,所以喇嘛教它只是邪教,它並不是佛法。但是他們卻是有計畫:把這些外道法套用佛法的名相來解釋,然後掛著「藏傳佛教」的名號來籠罩眾生。

其實這些喇嘛教,它們真正名字叫作「喇嘛教」,不應該用「藏傳佛教」這個名字來叫這些喇嘛教;但是現在人已經不知道這個事實了,所以還叫他們藏傳佛教。因為他們的名義內涵,與真正的佛教所說是不相符合的,但是大家不瞭解這個緣由,所以我們在這裡必須要舉證出來讓大家瞭解,我們的目的是希望很多良善而且至誠的修行人,讓他們可以瞭解真正在修行佛法該怎麼做;讓他們瞭解、認清楚喇嘛教──密宗喇嘛教真正的本質,其實就是外道性力派的法而已。我們希望這些良善的人不要被密宗喇嘛教這些法王、上師們,他們所喊出的口號來迷惑,我們希望良善的修行人最後可以回歸到佛陀正途而來學正法,而不會被喇嘛教的邪見所誤導、而陷害他們下墮三途。

那大家想:真正修行本來的目的,是要修行清淨;卻因為不知道喇嘛教的底細,而誤入了喇嘛教的邪見當中去修行,最後捨壽往生惡趣 ,那是多麼冤枉的事。所以我們在課程當中所舉出這些證據,就是要顯現出密宗喇嘛教它這兩本《廣論》的宗旨,以及它背後所說法義的內容其實就是外道法。

因此我們希望各位觀眾菩薩,給自己一個聆聽這些證據的機會,給自己一個驗證的機會,讓自己可以發現和檢查自己所學的法到底是不是符合 佛陀所說的;這樣的修行才不會被表相所誤導。所以我們這個前提必須要說明,在這個前提說明完成以後,我們今天繼續來說明我們今天三乘菩提的內容,就是止觀的內容;我們要先說二乘菩提所修行的止觀,它是不同於外道的,在於禪定的過程當中,同時它更觀察,以解脫慧來觀察,來降伏、斷除我見以及我執,最後終於能夠斷盡我執而成為四果的阿羅漢。所以經典上說二乘的解脫實證者,他是「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受後有、解脫、解脫知見,知如真。」因為這些解脫聖者,他們的心已經得到清淨了,所以才說他叫作梵行已立;而證得了初禪以上,為了解脫生死而斷除我見我執所應作的、所修的善事等等所修的修行,這些聖者全部都已經完成了,所以說他叫作所作已辦;對於十八界的執著也全部滅盡了,捨壽以後就可以不再出生後有而輪轉生死,故說他不受後有;因為這些聖者的我見我執已經斷盡而成就了解脫果 ,所以說他是解脫;而這些聖者他已經實證,並且具有了知一切後有永盡的解脫智慧,所以說他解脫知見。這裡所說的解脫知見,乃是指聲聞──二乘聲聞他解脫道所有的盡智以及無生智,這是世俗諦解脫道的一切智所含攝,這是以三界中的四禪八定等等有漏法,來助成他出三界的「世俗諦」的無漏法的蘊處界觀行而實證斷我執。這些聲聞聖者,他們以堅信 佛陀所開示:清涼真實的涅槃本際的「如」,是恆常不滅的,作為他知見的根本來了知涅槃的實證並非是斷滅空,這樣才能夠於內無恐怖、於外也無恐怖,這樣才得以用世俗諦的智慧來實證解脫果,所以說他是知如真。

但是二乘聖人並沒有真正的親證這個真如心,這個空性心如來藏的真如,他並沒有實證。因此他不能發起他的般若智慧,他們所修的解脫道的止觀,也只是用意識心來伏除煩惱而求證解脫--證得無餘涅槃。但是他們捨壽以後,十八界全部滅盡,證入無餘涅槃以後,這個是二乘人所證的法,也就是二乘的解脫道,然而取證無餘涅槃的二乘聖人不會再受生於三界當中,所以不能成就佛道;因此從佛法究竟的角度來看,他們仍舊不是究竟的解脫。因此從解脫,究竟解脫的角度來說:定性二乘聖者他們取證的無餘涅槃也是修習佛菩提道當中的岔路。我們要瞭解這個事實。

我們再來說說大乘菩薩所修的止觀,我們知道:真實且最究竟的止觀之學就是大乘法門的止觀;止就是寂定,觀就是照慧。因此於外道法當中所修的止觀,乃是意識心的境界;在二乘解脫道當中所修的止觀,也是意識心所證的解脫境界,但是二乘人卻兼含不共外道的解脫智慧。然而於大乘佛菩提道的法義當中止與觀的修證,乃是更進一步的可以函蓋對於法界實相心──第八識如來藏的實證,第八識如來藏乃是寂而常定並且照了諸法;因為這樣的實證法界實相心第八識,所以大乘菩薩可以展現出智慧洋溢而利樂無量有情。這就是說菩薩實證第八識如來藏常寂常照的心性,這個第八識寂照之心乃是一切眾生本來有之,並非由修行才有,祂是本來不生也不滅──即是本來自性清淨涅槃的如來藏,這是眾生本有的自性清淨涅槃心。

這個第八識心,祂是靜──就是祂寂靜涅槃,祂是動──就是觀照萬法無所遺漏,這樣動靜一如,成就世間出世間一切萬法;這個第八識心於一切法,乃是平等而沒有分別的。但是這個第八識如來藏心,卻能夠於無分別當中去廣作六塵外的分別;這個第八識心不是別的,就是法界實相心如來藏,所以說菩薩修行實證空性心如來藏才是最真實、最究竟的止觀,而且這也是最究竟的實證成就佛道的止觀。所以如來藏本身祂不需要修止觀,但卻無時無處不在止觀當中,因為如來藏不與六塵相應,祂是如如不動而大龍常在定;但是如來藏又能夠如實了知一切眾生的心行,而昭昭不爽地去履踐因果律則,祂未曾絲毫昏昧錯亂過,但是眾生凡夫不知道有空性心如來藏的緣故,因而被六塵所繫縛,常常墮於意識境界。

而聲聞人在聽聞 佛陀開示之後,雖然知道有如來藏本識,但是卻無法實證,因而被二乘法所執著、所縛而不能離開二乘法的法執。那緣覺辟支佛,自己觀察外於蘊處界運作的範圍,確定有如來藏存在而與蘊處界同時同處運作;可是緣覺如同聲聞人一樣,他並沒有親證如來藏的緣故,只是知道有一個這個齊識而還的本識存在,因而緣覺人沒有實證如來藏,而他被十二因緣法所縛,也是不能離開法執的。而菩薩雖然能夠知道如來藏,已經知道如來藏,能夠實證如來藏;已經實證如來藏,但是仍然被六波羅蜜法所縛,所以仍然還有法執未斷,這個得要到了究竟佛地的時候才能夠究竟斷盡這些法執。這些種種的凡聖,念念攀緣不得止息,所以他在成佛之前還要繼續修習不同層次的止觀,這是大家所必須要瞭解的。

那我們再來說說:禪定的止觀雖然不能除斷煩惱,它卻能夠降伏壓伏煩惱的現行,這是一個很好的修行工具。因為這個緣故,菩薩也應該要在禪定上來修習止觀,但是菩薩所修的止觀,是不同於二乘人所修的止觀;也就是說他證得法界實相心以後,能夠心得決定而不動搖這就是「止」;而「觀」就是他能夠觀照法界實相心的境界,而能夠現量觀察,並不是意識臆測猜測的。而二乘人是依於世俗諦的解脫慧來修止觀,菩薩則是依於般若的實相智慧來修止觀。二乘人所修的止觀,是要在閑靜的地方來經行來修止觀;菩薩則是在與大眾眾生,利樂有情、同事利行的日常生活當中來修止觀。二乘人所修的止觀,能夠捨禪定中的喜、樂、捨之覺受而修止觀;可是菩薩不僅不需要捨喜、樂、捨之覺受,而也不執著喜、樂、捨而修止觀;所以二乘人所修的止觀,是在寂靜中修止觀,可是菩薩卻可以在吵雜當中修止觀。

二乘人為了斷煩惱入涅槃而修止觀,但是菩薩雖然有能力斷煩惱入涅槃,但是卻留惑潤生,不入無餘涅槃而修止觀;所以二乘人,依於意識、意根的虛妄性來修止觀,但是菩薩實證第八識以後,轉依第八識如來藏自性清淨心來修止觀。因此菩薩所修的止觀,所得的四禪八定,他的功德受用絕對不是二乘人─不管是有學或無學─可以思議的,更不是外道修行者以及一切凡夫眾生所能夠思議的境界。所以經典說:菩薩的修行是不可思議。

但是我們來看宗喀巴,密宗喇嘛教所主張的止觀,則是與佛法當中三乘菩提的止觀完全無關;同時也違背了世間禪定的止觀,與世間禪定的止觀也是完全無關;只是密宗喇嘛教,他們自設的假名佛法的止觀,並且宗喀巴他還否定第八識--根本心如來藏。例如宗喀巴在他的著作《勝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顯炬論》當中說:【如是《攝行論》說,佛為廣大勝解者說八識等令通達者,亦僅顯示經有是說。非自宗許離六識外,別有異體阿賴耶識。】(《勝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顯炬論》卷15)因此宗喀巴的主張乃是:不允許有離開六識以外,有一個第八識阿賴耶識心;那他是否定根本識阿賴耶識的真實存在。不僅宗喀巴是這樣主張,密宗喇嘛教的達賴喇嘛,在他的書中也一樣否定,第八識根本識的存在。例如達賴喇嘛在《達賴:心與夢的解析》這本書的83頁他有這樣說,他說:「至於我的立場 ,則是駁斥根本識的存在。」這是達賴喇嘛於四方書城有限公司出版的書,由達賴喇嘛所著作,楊書婷、姚怡平所翻譯。所以我們知道達賴喇嘛的立場,是否定有第八識根本識的存在,他這跟宗喀巴是一樣否定第八識存在的,而說要來這樣修止觀。我們再舉一個宗喀巴在《勝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顯炬論》中說:「《釋菩提心論》雖說阿賴耶識之名,然義說意識為一切染淨法之根本。」(《勝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顯炬論》卷15)因此我們就可以知道宗喀巴他是主張:生死流轉的主體識並不是第八識阿賴耶識如來藏;而是以意識當作他生死流轉的主體,他認為意識才是一切染淨法的根本。因此宗喀巴、達賴喇嘛這一些人,都一概地否認第八識阿賴耶識存在。

他們想:既然沒有第八識根本識的存在,只有意識是一切染淨法的根本,現見意識是只有一世就滅的;他們主張可以這樣的話,那就是間接地在否定因果的主體的存在,那更不用說有因果業報的事實可以存在;所以喇嘛們就可以大剌剌地去修他們的雙身法,然後說自己的意識可以住在一念不生,因為這樣意識沒有染淨,就說沒有染淨問題存在。然而這樣的邪見,卻是誤導了很多良善的眾生去跟隨他們來否定第八識,如來藏阿賴耶識,然後以為這樣就沒有因果業報,就可以無慚無愧地去與他人的妻女來行雙身法。

因為喇嘛教這樣的教導錯誤的止觀知見,促使良善的眾生、良善的修行人誤會佛法。如果這些無辜而且良善的修行人,他們真的遵循這些喇嘛們的開示,這樣去實修雙身法的話必定在捨壽的時候會下墮三塗,而造成下墮三塗輪迴的煩惱與雜染業行,因此他們將永遠不得解脫,更不用講說未來可以成就佛道了。

因此不管是宗喀巴,乃至歷代的達賴喇嘛、上師、活佛、仁波切、法王們,他們都是以六識論的邪教導來傳授,都是以雙身法作為核心來修行;這樣的邪教導促使良善的修行人,在不知不覺當中去聽聞他們的邪教法,因此這樣良善的修行者就漸漸地被錯誤的知見所染污,而最後他們也難逃去實行雙身法的下場。因此理智的人就應該要分清楚這個道理而能夠讓身邊的人,不讓自己以及自己的家人、朋友去誤入這些藏密喇嘛教的邪見當中;不能因為自己的無知而沈迷於喇嘛教的邪見當中,那就很冤枉了。所以我們可以預見:如果繼續再熏習這些《廣論》,這些喇嘛教雙身法知見的人,他遲早就會去修雙身法,那只是遲早的問題。所以正確的知見是非常重要。

從另外一個層面來說,我們要舉出喇嘛教錯誤的說法,讓大家知道邪見在哪裡,這也是非常重要的工作;因此我們會在這課程當中來舉證,讓一些理智而且有智慧的人能夠瞭解密宗喇嘛教他們真正的底細,這樣大家就可以不被誤導,就可以在理智的抉擇下,而不會很冤枉地被欺騙、被矇蔽。

今天由於時間的關係,我們只能分析說明到這裡,我們將在後面的課程會繼續由很多老師來繼續舉證。阿彌陀佛!


點擊數: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