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含經中諸法無我的顯說與隱說(一)

第116集
由 正雯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收看正覺教團電視弘法節目,「三乘菩提之阿含正義——唯識學探源」。前面的老師已經談過「諸行無常」的部分,今天我們繼續來談「諸法無我」,主要還是取材《阿含經》來談諸法無我;但是《阿含經》中的諸法無我其實有顯說與隱說的層面,所以接下來這四集當中,我們要談的主題就是〈阿含經中諸法無我的顯說與隱說〉。

首先我們來談談什麼是法?簡單來說,法就是具有一定的樣貌與軌則,可以讓人認識與理解的任何人、事、物等等。也就是說,舉凡我們眼前所看到的、所接觸到的、所體驗到的一切,在佛教中都稱為「法」。法可以分成物質和精神的部分來說:物質的部分,譬如花瓶是一個法,花瓶中的一朵花也是一個法,那麼桌子、椅子又是一個法,乃至十方無量世界所有眾生的色身、物質,以及光、熱、電能、磁能、重力位能等等的各種能量都是法;心理的部分,譬如每個人內心的感受、情緒、認知,以及其他有情眾生心中的種種想法,這個也都是法,這些心法又可以分成百法乃至千法、萬法等等,這些都是法。總而言之,法函蓋了宇宙萬法和生命現象。佛陀依祂所親證宇宙生命萬法的真實道理,來為眾生解說如何解脫以及究竟成佛的三乘菩提法;這個三乘菩提也同樣具有一定的樣貌和軌則,可以讓人生起理解,並且依之修行就可以邁向解脫以及究竟成佛,這些教法就稱為佛法。所以,諸法就是宇宙生命萬法,諸法無我就是說宇宙生命萬法都是無我。

那為什麼說諸法無我在《阿含經》中有顯說與隱說兩種層面呢?什麼又是顯說與隱說?顯說的部分主要在二乘解脫道五陰虛妄的層面,隱說的部分就是主要指大乘佛菩提道—第八識常住實相心—的層面。接下來,我們就這個顯說與隱說兩個層面來說明。第一個顯說層面是指二乘現象界的五陰諸法無我:就二乘法來說,諸法無我主要是指現象界五陰我以及五陰輾轉生起的萬法都沒有常住真實的我性,都是緣生緣滅的無常法;無常即非真我,所以說無我。眾生由於誤會以為有五陰我能夠了知、分別現象界六塵萬法,所以生起無明,錯誤地以為五陰我是真實,錯誤地以為有一個真實的五陰我能夠領納六塵萬法,能夠在六塵萬法中自在地覺知、感受、決定、思惟等等,同時誤以為有真實的物質世界可以被自己所接觸、所擁有,而產生了我見、我執與我所執。

譬如,今天喝了一杯咖啡,這杯咖啡香醇又可口,頓時之間覺得人生好快樂;這個時候就出現了有一個能夠喝咖啡的我存在的見解,以及有一個所喝咖啡的法相對應存在著。類似這樣的見解,在每天重複變化的現象界諸法當中,就不斷地深化、不斷地執取著,導致眾生堅固地認為五陰我以及世間萬法都是真實存在,而產生種種錯誤的執著以及追求。雖然將五陰我以及六塵萬法當作真實法,表面上看起來似乎只是認知上的錯誤,但是這種錯誤的認知,卻是三界眾生無法脫離生死輪迴的根源,在佛法中就稱為我見,也是所有煩惱痛苦的開端。換句話說,當我們以五陰自我為主宰、為中心來看待這個世界的時候,就有能執取的五陰我與所執取的世間諸法,就有了能取與所取,就有能執與所執,就具足我見、我執與我所執。但是,事實上這些現象界五陰我跟諸法都不斷地在出生、暫留、變異以及壞滅,不可能永恆存在;但是有情眾生因為長久以來受制於我見、我執以及我所執的無明煩惱,所以一旦五陰我以及六塵萬法壞失、壞滅了,必然產生種種的痛苦而無法解脫。

第二個隱說的層面是指大乘實相法界的真如諸法無我:就大乘法來說,菩薩因為證得實相心第八識如來藏,現前觀察第八識如來藏所出生的現象界、五陰我以及輾轉出生的種種法,都是如來藏藉緣生起,暫時而有,是空無自性的虛假法,所以是無常、苦、空、無我的法。因此,大乘法菩薩雙具了兩種諸法無我,除了證得二乘現象界五陰諸法無我之外,同時又現觀了五陰諸法無我的背後,有一個真實我—第八識如來藏—是五陰諸法出生的所依;祂不生不滅真實存在,並非「沒有」的法,或是有生有滅的法,但祂的體性卻是無我的空性。由於如來藏於其所出生的五陰十八界當中,所顯示出來的法性是從本以來就離開人我以及六塵的分別,所以祂的體性真實如如、本來具足無我法性,所以就稱為大乘的真如諸法無我。那麼菩薩依所證的真如諸法無我的智慧,了知到自己的第八識如來藏本來無我、本無生死,那麼就不需要滅盡五陰而趣入二乘的無餘涅槃,反而發起大願再來人間繼續修學大乘佛菩提道,一世一世再來取得五陰身,以便證得更深細的真如諸法無我的智慧,並且利樂廣度有情眾生可以同得解脫,最後成就佛地的無住處涅槃。

在《大般若經》裡面570卷當中說到:【若人能觀諸法無我,能執、所執皆永寂滅。】(《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570)這裡 佛陀開示:如果有人能觀行諸法無我,那麼能執與所執就能永遠滅盡,就能證入寂滅的涅槃境界。也就是說,必須證得二乘的五陰諸法無我,現觀五陰我生滅無常、無有真實的體性,所以無我,這樣才能滅盡能執與所執,證入二乘的無餘涅槃境界;乃至證得大乘的真如諸法無我,可以現觀第八識雖然是真實我,但是祂是從來無我的空性,而且祂不生不滅,這樣子才能證得大乘的本來自性清淨涅槃以及佛地究竟的無住處涅槃。

那麼接著在這四集當中,我們將以 平實導師著作的《阿含正義》第四輯第1114頁到1141頁的內容為主,來和大家分享《阿含經》中諸法無我的顯說與隱說。在現代往往有部分的佛學研究者以及法師或者是居士,主張大乘非佛說,認為大乘法是佛弟子對 佛陀的永恆懷念而長期創造演化出來的;甚至某些學者公開張揚大乘非佛說在學術界已經是定論了,那其實這個是完全錯誤的觀念,因為在四阿含諸經早已有大乘法的蹤影,佛陀早已隱說在其中,但是如果沒有親證第八識心,往往無法明瞭其中真實的義理,甚至毀謗沒有第八識心的存在。

平實導師在《阿含正義》的序文第1頁說得非常的清楚,平實導師說:【本書的義理,僅從四阿含諸經中取材而說,不從大乘諸經中取材而說,如是證明大乘方廣唯識諸經的法義,從來不違四阿含諸經的解脫道法義,證明大乘經典中的法義並非歷經演變而成者,也證明一件事實:原始佛法中解說涅槃時,為了不墮入斷見外道中,不得不處處隱語密意說有第八識本住法的存在,而第八識法義本是應該留到第二、第三轉法輪時才正式宣說的。所以二乘法其實是以大乘法為根本而方便宣說的,若離開大乘法宗本的如來藏根本心,二乘涅槃將難逃於斷滅見之譏評,本質也將成為斷滅空。】(《阿含正義》,正智出版社,自序頁1。)

因此,我們就接著來說明阿含諸經諸法無我當中的顯說的部分。在《佛開解梵志阿拔經》中說:【何謂五陰?一、色,二、痛(也就是受),三、想,四、行,五、識。此五覆人,令不見道。沙門自思,覺知無常;身非其身,愚癡意解;心無所著,色陰已除,是第一喜。沙門思念,自見身中五藏不淨,貪欲意解,善惡無二,痛陰已除,是第二喜。沙門精思,見恩愛苦,不為漏習,無更樂意,想陰已除,是第三喜。沙門思惟,身口意淨,無復喜怒,寂然意定,不起不為,行陰已除,是第四喜。沙門自念,得佛清化,斷諸緣起,癡愛盡滅,識陰已除,是第五歡喜也。】這段經文的意思是說:五陰之所以稱為陰,正因為色、痛(也就是受)、想、行、識這五個法會遮蓋眾生的解脫與實相智慧,眾生墮入這五個法當中,就會被這五法遮障而不能生起智慧,所以「陰」就是遮蓋與暗冥的意思;正是因為這樣的緣故,佛陀開示說:「此五覆人,令不見道。」所以,五陰中的任何一法,都會障礙學佛人的智慧。

因此,如果不能現前觀察五陰的無我性,也就是不能現前觀察身無我、痛無我、想無我、行無我、識無我,錯誤地計著五陰自我為真實,堅持五陰自我為真實這樣的認知見解,就稱為我見未斷,都屬於我見未斷的人。好,那麼不斷我見的人,有誤計色身為不壞我,有誤計三受、五受為不壞我,有誤計能思想、能知、能覺的想陰為不壞我,也有誤計行陰為不壞我,有誤計識陰為不壞我,也有誤計識陰的自性為不壞我。這些人都有過失,不離無明;這就是說,這些人都誤認了五陰全部或是局部的法性,是常住而永遠不會變異、不會壞滅的,而成就我見墮於凡夫眾生中。因此,凡是誤計色、受、想、行、識等五蘊法為真實常住不壞我的人,都是因為不如實了知五陰的內涵,以及不如實了知五陰都是虛妄的緣故。

各位觀眾!您如果真的想要取證解脫果,千萬別墮入五陰的全體或是其中的某一陰當中,否則將無法在阿含解脫道中見道。但是這種錯誤的計著,在古代就已經存在的了,是非常普遍的事情;譬如,在古時候 釋迦牟尼佛應化來人間以前,天人偶爾也會來人間開示真心(那這個真心也就是如來、如來藏、真我),這個真心的意義,在 佛所傳的佛法在人間已經滅失了,當時候眾生證悟的因緣也還沒有成熟,所以外道們雖然聽受了天人教導以後,也想要有所修證,但是因為天界的菩薩或者是往世證得聲聞初果、二果的天人,只是偶爾在定中或是夢中對往世有緣人來作一些說法;因為所說的有限,也沒有系統性的教導,所以外道們總是無法斷除我見,總是錯將五陰中的某一些法認為是真我、是如來。這個是古代就普遍存在的現象,直到 佛陀出現在人間以後,這個狀況才有了改變。

可惜 佛陀入滅幾百年以後,單單是二乘解脫道正法的流傳,就已經開始產生嚴重錯誤的情況了,因為種種的誤解導致五百年間聲聞部派佛教的眾說紛紜。在聲聞部派佛教流傳的同時,其實大乘法還是繼續弘揚著,但是也同樣存在著誤會大乘佛法的凡夫大師們妄說佛菩提的現象。更可悲的是,古代聲聞法中的大師們不懂大乘佛法與二乘佛法的差別,錯誤地妄將大乘佛法解釋為二乘菩提法,就如同今天的某些佛學研究者、法師以及居士一般,以聲聞法的解脫道來取代大乘佛法,妄說:大乘佛法無異於二乘菩提,同樣都只是解脫道而已,沒有法界實相可以親證,沒有萬法根源的本識存在。一切眾生的五陰都是無因唯緣就能出生的,不需要有本識入胎攝取父精母血來製造胎身;不需要有入胎識為因,單單只要有父精母血就能製造以及出生胎兒,只要有胎兒的色身就能無因而出生識陰等六識。也就是說,他們認為物質色法可以出生心法,這個其實就是唯物論,唯物論就是認為只要有父精母血的物質之法就能夠製造出胎兒了,而且只要有胎兒的色身這個色法就可以無因生起識陰六識;但是,佛法從來都不是唯物論,佛法從來談的就是唯心,所謂的「三界唯心,萬法唯識」,三界所有一切法都是以第八識為根本而有萬法的出生。但是,這些人基於這樣的誤會,對於大乘佛法就錯誤地加以批判,妄說大乘佛法是從阿含的聲聞解脫道演變出來的,又妄說大乘佛法一代一代弘傳的時候有所演變,妄說如來藏妙義是大乘佛法被外道同化以後而漸漸與外道神我合流,是在佛滅數百年以後才開始弘揚的。

好,又譬如在現代有一位法師說:【有些人,因此執眾生中有真我如來藏,或者指超越能所的靈知,或者指智慧德相——三十二相等的具體而微;以為我們本來是佛,悟得轉得,即是圓滿菩提。這是變相的神我論,與外道心心相印,一鼻孔出氣!】(《般若經講記》,正聞出版社,頁124。)這位法師正是把「第八識如來藏」當作「變相的神我論,與外道心心相印,一鼻孔出氣!」外道變相的神我論其實是意識心。因為意識心有種種的變相,而且會不斷地生住異滅,一世一世滅了以後會再出生,因此外道變相的神我論都是在談意識心;但是在大乘佛法當中所傳的第八識如來藏,祂是不生不滅的心。可是這位法師由於沒有證得這個本識法,所以反對有本識如來藏存在的事實,但是這樣的說法與主張都和正確法義流傳的史實互相違背。因為在聲聞法當中,四阿含也處處指稱有本識以及菩薩弘法的記載,所以不能妄說大乘經典中菩薩們所弘揚的本識如來藏法是後來新創的。而且,在今天正覺同修會所弘揚的法義,也都符合三乘經典中的本識法義,也都契合 彌勒、無著、玄奘……等菩薩所弘揚的如來藏本識法義,證明古今真悟者所弘揚的大乘法義,是從來一味而沒有改變的!所謂佛法有所演變的原因,都是來自二乘法中的凡夫妄自以自己誤會的解脫道來解釋大乘佛法,或者是錯悟三乘佛法的凡夫大師們,妄自錯誤地以識陰所攝的虛妄法來理解以及解釋大乘佛法。這些誤會佛法的凡夫大師們,包括古代的佛護、清辨、月稱、安惠、寂天、阿底峽、蓮花生、宗喀巴等等,以及今時的某些法師所說的言論,都只是誤會佛法後的戲論,不是真正的佛教的教義。

時間的關係,我們先為大家說明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