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是佛說(三)

第110集
由 正潔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繼續收看《三乘菩提之阿含正義─唯識學探源》。

連續的三個單元我們說過了,只要能夠證明阿羅漢不是佛,間接的就證明了四阿含所說的:只是成就阿羅漢、成就辟支佛──所謂的緣覺或是麟覺的解脫之道。那既然 佛是慈悲,佛是具足一切智慧的,佛是無所妄語,佛對一切眾生都只有一個心,就是想要一切眾生皆得成就佛道,絕對不會說:我只對某些眾生,只要他根器足夠,我不對他講這個成佛之法,因為他也會成佛,跟我一樣殊勝。佛是不可能有這些世俗凡夫的這種諍勝的比較之心。那這樣子的殊勝無比威德、智慧、神通都是無上正等的佛,祂怎麼可能只演說了小乘阿含的這些成為阿羅漢、成為辟支佛之法,而不演說大乘呢?

這是一個很簡單的道理,從阿羅漢不是佛,就可以證成大乘必定真實是 佛所演說,而不是一些佛門內或是佛門外的外道所毀謗的,是後世論師「對於佛陀逝世之後永恆的懷念,還有一些邏輯的推敲,而來建立所謂一些大乘的二轉法輪、三轉法輪這樣子的法!」然後再附和而說:「哎呀!只要跟佛講的沒有違背啦,雖然不是佛親口所說,那也算是佛法。」這是對於後世弟子的汙衊,因為真實修學佛法的佛弟子,特別是這些菩薩對於佛的真實存在、對於佛的恭敬,他絕對不會愚癡到自認為自己的智慧,可以跟佛相比於恆河沙之一;因為清楚地知道,修學越上,一定知道跟佛差距越遠。

好!這部分我們暫時先跳過,我們再回來從另外一個層次來證實大乘是佛說。最簡單來講,大乘跟小乘的差別,就在一個不生不滅心的一個涅槃心的真實建立。當然我們也知道,這個不生不滅法在二轉、三轉法輪,有時候叫無心心、無住心,乃至直接就告訴我們,祂叫阿陀那識、阿賴耶識,這是一個所知依,這是一個第八識、這是一個根本心。這些名稱的建立,其實在這個《雜阿含經》裡面,我們從 佛告訴我們的,跟五陰同在一起的這個取陰俱識,乃至在某一部經《中阿含經》文裡面跟阿含講的,這個嬰兒如果住在母親的胎內的話,如果這個識不隨著這個名色同住的話,這個名色能夠增長嗎?如果識離開了,這個胎兒五陰能夠繼續不斷的茁壯,乃至最後能夠懷孕的期間期滿而能夠出生嗎?請記得!包括從受精卵開始,這個大腦根本還不存在,意識心根本都不存在。這個「識」指的當然是這一個五陰俱識--能夠出生這一個名色的這樣的一個真實心、涅槃心。

當然不只是平實導師在《阿含正義-唯識學探源》告訴我們,在阿含裡面,佛已經就隱喻而說了這一個根本心如來藏第八識這個涅槃本際本來就存在,只是因為二乘聲聞人他在所謂的三自性-圓成實性、依他起性、遍計執性-分別對應的不生不滅法、生滅法、生滅相當中,聲聞人只要他能夠在六根觸六塵的時候,不在六識上所起的這些生滅相(簡單講,凡夫所謂的顛倒著相),不在人、我、眾生、壽者相起三毒、造後業,他就能夠解脫。所以他不需要證得這個涅槃本際圓成實性心,他只要在生滅法、生滅相的部分,依於這樣子的三十七菩提分、這樣四聖諦、八正道,乃至十二因緣、十因緣,如實現觀而親自證得如何滅生滅法,真的是生滅,而生滅相的顛倒,確實是取後有而不斷輪迴的根源,他就能夠證得二乘的解脫。

大乘法不是只要證得三界輪迴生死解脫,大乘法還要證得這個如來藏、這個一切種子識、一切種子、一切功德的運作,對於這樣子的運作無所不知,沒有所謂的所知障;所以成佛所需要的智慧,是遠遠勝於二乘人的解脫生死的智慧。

所以我們有一個簡單的譬喻:我們說聲聞人他好像洗小孩子,這個小孩子是髒的--生滅相遍計執性的煩惱,還有這個小孩子-我們譬喻成生滅法五陰十八界,污垢洗除掉之後,聲聞人是連小孩跟髒的水都要一起丟掉,他不於三界現身影;他不再來,他是定性聲聞人,他沒有足夠的悲心、沒有足夠的不怯畏心。可是菩薩呢,卻只洗除掉這個小孩子身上的污垢,還要慢慢以六度、四攝法,把這個洗乾淨的小孩。當然,一開始指的就是依三歸五戒四種修(修學知見、修習定力、修集福德、修除性障),先小乘的斷我見,乃至有具足大乘的明心;慢慢地以這樣的福德、智慧、定力資糧,同時伏除性障,把這個小孩子在洗除初步的身見、我見的污垢之後,慢慢讓這個小孩子長大成人,能夠來承擔佛業。簡單講,讓這個菩提樹種子清洗乾淨以後,慢慢地用這個六度、用四攝、用這個法水來滋養他,而讓他在條件具足之後,慢慢茁壯成為菩提樹,成就無上正等正覺。這是大乘小乘的差別,特別是在智慧上的差別是非常廣大的,如同上一集我們所說的申恕林經,掌上的一片葉跟整個大樹林的樹葉。聲聞人、緣覺人的智慧,跟大乘菩薩要成就佛道所要成就的智慧,那真的是天壤之別,甚至這樣的說法還是太輕鬆了一點。

好!回到我們要來證成「大乘是佛說的」,除了剛剛我們簡單帶過去的描述之外,我們從道理上來實成。修學佛法,您最基本的一定要信受有輪迴,對於輪迴的信受,您當然就知道眾生是在三界六道輪迴,而三界六道輪迴,每一個業報身都有他各自相應的(雖然未必都是完全具足的)五蘊、十二處、十八界。我們在過去的節目裡面也有簡單地以十八界來介紹,這一次我們還是簡單地用十八界來推斷,必定有一個不生不滅法是輪迴的主體。五蘊的輪迴,雖然五蘊是生生滅滅,可是從天的五蘊、畜生的五蘊、人的五蘊,或說男人的五蘊、女人的五蘊,這不斷地變化,就如同這個電腦螢幕上這影像的變化背後,必定有一個不在影像當中,不是生滅法的,一個能夠記錄,乃至能夠呈現這些影像的不在生滅法當中的一法。當然這是一個譬喻,可是我們把這個類似有這樣硬碟記錄的功能,乃至顯現這些影像聲音的功能,把它說為是一個根本心,這是一個不動的涅槃心。影像可以變換,所以如果我們能夠證成不生不滅法真實存在、涅槃本際真實存在,那二乘聲聞人所證得的不受後有的五陰十八界全部都滅盡的所謂「生滅滅已,寂滅為樂」的無餘涅槃,它才有所依、才有所本。

換句話說,二乘人所證得的無餘涅槃,滅盡五蘊、十二處、十八界一切生滅法、有為法的無餘涅槃,祂才不至於成為斷滅。

而之前我們也簡單演說過,有這樣子的一個焰摩迦比丘,他就是毀謗了阿羅漢死後蘊處界都空了,所以一切皆空。舍利弗一番開導訓斥之後,焰摩迦終於也瞭解了 佛所說的真實義,不是他所誤解的,而不再毀謗說:阿羅漢死後一切皆空。那這其實是大乘的不生不滅法涅槃本際以及隱喻在《阿含經》裡面也說了。因為我們知道,舍利弗尊者他最後還是迴小向大,乃至在死前的話,以大乘的《法華經》的記載的描述來講,他應該已經是地上菩薩的身分了。

這部分我們先跳開,我們先回來剛剛所說的,在一個道理上的證成,我們用十八界來講。您可能信受輪迴,您可能不信受輪迴,對於不信受輪迴的人來講,那您與人爭執大乘是不是成佛之道,乃至說,大乘是不是以這個如來藏阿賴耶識來分野,那是完全沒有意義,因為您不信受輪迴,反正一切皆空!如果您既不信受有前世、有後世,您不信受輪迴,那與人爭執有任何意義?您無妨乾脆把這輩子剩下的時間,您拿去享樂,也比跟別人這些口舌之爭來得有益處。

可是反過來講,到底有沒有輪迴?尤其現在網路發達時代,您很容易找到很多比較有學術性的、可靠性的資料。最簡單地來講,我們舉一個大概在上個世紀,嚴格講應該是上個世紀大概1920、1930左右這些年代,在印度有一個四歲的女童叫作薩娜提,她從四歲開始,她就跟這一世的家人一直在講說:「我上輩子叫作什麼什麼,我的丈夫叫什麼,我的小孩叫作什麼,我住哪裡。」最後這個父母不勝其擾,終於派人去調查她所說的是不是屬實。整件事情這樣子一直街語巷談,甚至最後還驚動到當時在印度被尊稱為聖雄的甘地,而來召開了一個所謂的全國性的十五人的調查會,而來證明這個薩娜提所說的確實是真實,輪迴確實是不虛。乃至我們依於美國維吉尼亞州的Psychiatry Department,這樣子前後兩個西方研究學者所謂的科學的調查,分別是Ian Stevenson,跟他的類似同事或弟子叫作Bruce Greyson,他們相關於這樣子瀕臨死亡的經驗,還有對於這些印度、斯里蘭卡,甚至有一些西方例子的輪迴的這樣子的事證,三番兩次中間還相隔了可能時間五年、十年不等,重覆地驗證調查,都可以證實說輪迴是真實存在。即使您不信受輪迴真實存在,我們後面還是可以用「記憶」這一法,來證實必定有一法—不生不滅法—是真正記憶的主體,也是佛法當中能夠去講求宿命神通是真實存在的一個根本所依。

不過這裡我們先跳回來,如果第一個剛剛說過的,您不承認輪迴,那您跟人口舌之爭沒有意義。這是剛剛也有講到的,這些的印度的女童是真有例子,講到維吉尼亞州這前後兩位學者,西方真實的用科學實驗精神記載的研究學者Ian Stevenson、Bruce Greyson,這樣子Bruce Greyson的,他們對於這些相關的輪迴的驗證。那以這樣為基礎,我們再來講,既然輪迴如果是真實,那為什麼輪迴?因為我們造作了相應輪迴於三界六道該有的,像與欲界、色界、無色界而相應的這樣的十善業或是十惡業。可是問題來了,我們造作了業-殺人、放火惡業,布施、持戒或是說有一些相應的人間的善行孝順啦-這樣子的種種的善惡業,它未必是馬上做馬上報。佛法裡面很出名的:【假使經百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大寶積經》卷57)這樣的果報可能(當然有一小部分)是現世就受報,有一部分是出生下一世受報,有一些是可能要後生才受報。那問題來了,既然這樣子的身口意行造作之後,一定有一些業行的勢力,佛法中專有名詞叫作業種,業種的存在,那我們就先說蘊處界。

我們除了瞭解五蘊、十二處、十八界,以佛的施設,絕對沒有第六蘊,沒有第十三處,沒有第七入,沒有第十九界;先對這一個所謂的盡所有性的一個初分的有這樣一個理解之後,我們再以蘊處界裡面的十八界(因為它比較細微)比較容易理解。我們拿這一個十八界,記得前提是沒有第十九界,當然如果任何人不信受佛這一種對生滅有為法的區分,您無妨另創一個新局,您自己想辦法去創造出來一個新的生滅法的分類。當然不用想就知道,沒有人能夠創造出來。那您即使勉強接受了,您無妨也去找找看,有沒有第六蘊?有沒有第十三處?有沒有第七入?有沒有第十九界?想當然爾,您也絕對找不到。在這個兩方都能夠接受的前提下,我們又說輪迴是真實有,又說輪迴所依於身口意業造作的善惡業行,未必馬上受報。那問題就來了,我五百年前殺人,我五百年後才受報,或是講近一點,我前生殺人,我可能隔兩三世才受報,中間我每一世的五蘊身,我的姓名、我的身形、我的長相,我的父母兄弟姐妹、我的種種關係都不同了,那請問這樣的業果,如何如實地經過這麼多輩子而來兌現呢?

我們以這個前提來簡單解說,進而邏輯上推演出,必定也有個不生不滅法能夠記持業種;那其實也就是 玄奘大師在《八識規矩頌》裡面所說的:【受熏持種根身器】(《八識規矩纂釋》)這個第八識,祂是真實存在,而為大乘成佛之所依,既是所謂的二轉法輪《般若經》般若所出生的根源,也是三轉法輪如來藏唯識-如來藏中藏如來-讓眾生成就四智圓明,成就佛地果位之所依。

回來我們剛剛所設定的這個條件,「有輪迴、有業報」,業報要能夠兌現的這一些業行所產生的這樣的業種;又說「有十八界,沒有第十九界」。好!那十八界-六根、六塵、六識-很簡單的這個業種要儲存在六塵中嗎?色、聲、香、味、觸、法六塵,現前當下每一個人即使原先不知道六塵定義,稍微一說,您也現前可以觀察,絕對不可能儲存在六塵當中有業種的存在。六識可能嗎?也不可能!眼、耳、鼻、舌、身、意六識,乃至意識也都是可以斷滅之法,本身天天都可能斷滅之法,祂哪能夠儲存這些所謂無量劫來的業種?更何況我們這一世的前六識,都是依於這一世的大腦;以人來講,都是依大腦完成、具足以後才有。簡單來講,當你我這一世是人類,還是受精卵的階段,甚至是前兩三個月這個所謂的中樞神經都還沒有完成的時候,大腦根本不存在,哪來的這一世意識能夠存在。六塵、六識都不可能儲存業種,它是生生滅滅,隨便一個稍微具足醫學簡單常識的人都可以證知。

那六根呢,六根裡面的前五根,不管浮塵根、勝義根,可能嗎?不可能!那如果硬要講說意根可能,先不講大乘裡面說過了,意根是恆審思量,遍計執、恆審思量之心,對於這意根有如實了知,也能夠現前觀察祂一分體性的人,也可以清楚知道,這一個有別境慧,而且不斷地在攀緣如來藏、外六入、內六入而產生的法塵境界的意根,祂一樣是可滅之法!那如果這個意根即使說祂能夠儲存業種,那您還是不承認有不生不滅法需要來儲存這一個業種,那很簡單您還是要墮入同樣一個過失,那就是當聲聞二乘人-聲聞緣覺人-當他滅掉五陰、十二處、十八界,證無餘涅槃的時候,他一樣就變成斷滅空,您就犯了同樣焰摩迦比丘的過失。

好!從這樣的證成之後,我們相信大概沒有人能夠否認在這十八界外必定有一法──這不生不滅法如來藏阿賴耶識。如同《攝大乘論》卷1所說的,論曰:【復次云何能顯由此所說十處,於聲聞乘曾不見說,唯大乘中處處見說?謂阿賴耶識說名所知依體。三種自性——一依他起自性、二遍計所執自性、三圓成實自性,說名所知相體。唯識性說名入所知相體。六波羅蜜多說名彼入因果體。】(《攝大乘論本》卷1)這裡論文比較長,我們直接就到最後我們要說的重點:【……由此所說十處,顯於大乘異聲聞乘,又顯最勝世尊但為菩薩宣說!是故應知但依大乘,諸佛世尊有十行相殊勝殊勝語。】(《攝大乘論本》卷1)

最簡單來講,在這個《攝大乘論》,都清楚告訴了我們,大乘小乘最大的差別,就在於阿賴耶識的宣說與不宣說。當然,所以說大乘的修行,真正的入門見道,有一分內明,一分這個無始無明的觸及乃至能夠破,都一定是要依於禪宗的所謂的七住位明心為根本,而要能夠來作演說。那這後面的話,除了依於這個《攝大乘論》,世親還有無著菩薩這樣子的菩薩兄弟論本的演說以及論疏的證明,而來告訴我們這個阿賴耶識是如同我們剛剛以輪迴業種而來證成,祂是絕對真實存在的,要不然二乘涅槃就是一個斷滅空。而如果有人用邏輯要來破斥我們這個佛法,那佛法一定也不能夠如實成立;不是只有大乘成佛之道不能成立,而是連二乘都不能成立!

好!那依於這樣的前提,我們再舉證這個 玄奘大師的《成唯識論》,在《成唯識論》卷3裡面,論文是這樣說:【又聖慈氏以「七種因」證大乘經真是佛說。一、先不記故,若大乘經佛滅度後有餘為壞正法故說,何故世尊非如當起諸可怖事先預記別?】換句話說,成立大乘一定是佛說的,玄奘大師、窺基菩薩依於聖慈氏(就是彌勒菩薩)所提出的證明,第一項就是說「先不記」,以 佛祂的天眼神通,以 佛這樣的宿世明,如果祂明明能夠預見未來世,這個大乘法是外道為了破壞佛法,會有這樣子一個造作或捏造,那 佛應該要預先會在經典裡面,如同祂預記 彌勒菩薩成佛一樣,祂應該要預先就告訴我們後世的佛弟子們,未來世會有所謂的大乘這其實是魔說!然而 佛並沒有像其他的祂預先所已經預告的事情,而來說大乘不是佛說。

好!這個七種因的第二個「本俱行」,本來大乘跟小乘佛法就同時存在,我們先把論文說一下:【二、本俱行故,大小乘教本來俱行,寧知大乘獨非佛說。】(《成唯識論》卷3)這簡單的解說來說大小乘,即使我們簡單的只以四部阿含來作證明,依我們前面在這半年已經說過了,這一個「菩薩乘」或是說「佛乘」這樣的佛菩提的名相,事實上在《增壹阿含》裡面早就清楚的有記載,乃至於所謂的「取陰俱識、名色陰、名色本、齊識而還」這一些根本就已經是隱喻了有一個不生不滅法存在,而為大乘根本立基的涅槃本心的說明,佛其實早在《阿含經》已經說過了。那既然大乘經典跟小乘經典,雖然在阿含中沒有很清楚地講說大乘這樣的名相,可是依這一點,我們也應該要能夠相信,大小乘經本來俱行!不可以說同時都已經存在的大乘經是假的,而小乘是真的。

時間的關係,這一點我們先演說到這裡,下一個單元我們再補充。

阿彌陀佛!


點擊數: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