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來藏阿賴耶是不了義說?

第102集
由 正元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您收看「三乘菩提之阿含正義——兼論唯識學的最早根據」;本節目是平實導師所著作的《阿含正義—唯識學探源》這部書的導讀。

我們在上一次的節目中,辨正了有位法師在《印度佛教思想史》書中對於自性清淨心的錯誤解說,因為三轉法輪諸經包括《阿含經》,都已經有說明了自性清淨心的存在。我們在節目的最後還說明到,佛陀說法是一脈相承的,在初轉法輪、二轉法輪以及三轉法輪時期,都有說明自性清淨心。只是在初轉法輪阿含解脫道時期,是隱覆說、不了義說,並非未曾說過;到了第二轉法輪般若時期,為了幫助迴小向大的阿羅漢們實證這個自性清淨心,但仍然是以隱祕相而說;到了第三轉法輪的唯識種智時期才顯說、熾然說這個自性清淨心。至於這位法師所說的:【晚期的印度佛教,偏重論議,只說中觀派與瑜伽行派,而不知「如來藏我」、「清淨心」,正發展為經典,潛流、滲入於二大乘中。】(《印度佛教思想史》,正聞出版社,頁381~382)他的意思是:第三轉法輪的大乘經典,是在初期大乘般若及後期大乘天竺密宗興起時才被人偷偷地結集編輯成經典,所以是在部派佛教以後才漸漸創造出來的;但這只是他自己的推想,平實導師在書中已經多處詳加破斥了。至於他說晚期的印度佛教偏重論議,那是因為當時的佛教已經滲入了印度教性力派的外道法,被外道法同化而成為事密與狂密的密宗了。他們捨棄原有的勝妙佛法,轉而認定外道雙身法中淫欲樂觸果報即是報身佛的境界,就必須以意識心作為最終心,否則雙身法的樂觸淫行就不可能成立為佛法,他們因此當然要極力否定離六塵見聞覺知的如來藏法義。這樣一來,無可避免的就會被弘揚如來藏法義的賢聖菩薩所訶責,而以法義辨正的方式來破斥他們。在這樣的情況下,密宗不得不提出法義見解,以種種的理由來證明密宗的雙身法意識境界是報身佛的境界,因此只好以曲解後的般若中觀來回辯,主張意識是常住法,這就是佛護、清辨、月稱、寂天、安慧、阿底峽、宗喀巴等人的作為。

這位法師的繼承人也都還在堅持意識心是不生滅法。也因為晚期佛教時密宗應成派中觀者的破法作為,因此當時的如來藏妙義弘傳者,當然要不斷地提出經教來證明如來藏才是真實佛法,也才會有彌勒、無著、世親,護法、玄奘等論師出現來應對佛護、月稱等應成派中觀師的破法邪見,這就是這位法師口中的 無著等瑜伽行派,晚期印度偏重論議的情況就是這樣形成的。但是晚期印度佛教的偏重論議而只說中觀派與瑜伽行派,卻不是這位法師所講的「不知如來藏我、清淨心」,這只是這位法師的錯誤偏見;因為正確的中觀派正是以如來藏真我、自性清淨心為般若的根本。如同今日正覺同修會的中觀見,完全是以自性清淨心如來藏為根本,這和般若諸經的法義也完全相同。但這位法師繼承的應成派中觀邪見,只是一種意識想像的中觀見,在他們的法義中並沒有實相法,完全和法界實相理體無關,所以他們才不說如來藏真我、不說本來自性清淨的第八識心。由於這位法師他沒有般若實相的智慧來作出正確的簡擇,所以他依著偏見而排斥正確的中觀見,而卻承認錯誤的中觀派。

錯誤的應成派中觀絕對不談如來藏真我,也從來不承認《阿含經》中關於意識虛妄的教理,當然也不會弘揚真正的阿含解脫道,他們這種在意識心中建立想像的中觀見,都只是一種思想而不是法界的實相。但古時候正確的中觀派、瑜伽行派是雙照阿含聖教解脫道以及佛菩提道的;只要是正確的中觀派,一定都同樣會是以如來藏真我作為中觀的根本。至於他認為的「瑜伽行派不知如來藏真我、自性清淨心」,那也是他的錯誤認知,與事實正好顚倒。我們現在可以考據到的瑜伽行派重要論典,譬如《瑜伽師地論》、《寶性論》、《攝大乘論》、《顯揚聖教論》、《成唯識論》等等,都是以宣說如來藏真我作為中心主旨的,並不是像這位法師所說的不知如來藏真我、自性清淨心;這是目前仍然保存於大藏經中的瑜伽行派論典,都可以考據而檢證出來的歷史事實,絕不容許這位法師這樣公然違背史實而妄說。他故意推斷說:第三轉法輪的唯識系列經典,都是在 佛陀入滅後千年前後的時期由論師們集體長期創造而編集完成的,都不是在第二次結集之前就結集完成的。他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在公然違背阿含部經典及聲聞律典記載的情況下,推斷唯識系經典是 佛滅後數百年乃至千年後,後期大乘的密宗佛教才出現的,然而事實上是否如此呢?他並沒有舉出史實證據,只是根據自己扭曲而建立的阿含部經典——是歷經二至三次的結集才完成的錯誤說法,來推斷大乘經典是部派佛教以後才漸漸創造編集出來。以這種推斷——毫無證據而指責第二、三轉法輪的般若以及方廣諸經都是後人創造編集的,不承認是 佛陀親口所說,而排除在原始佛法之外。所以他所說的如來藏我、清淨心正在發展為經典,潛流、滲入於二大乘(初期大乘及後期大乘天竺密宗)中,這些當然是根據他自己錯誤推論的前提下,所作更進一步的錯誤推論;因為宇宙及生命運轉的究竟真理——第一義諦只會有一種,不可能同時有兩種真理存在而卻互相矛盾,所以說真正的中觀派與瑜伽行派,一定會是同樣都以如來藏真我、自性清淨心來作為修證與現觀的標的;從來不是他所說的離開真我如來藏而可以有正確的中觀和瑜伽行,這是在現存的中觀經論與瑜伽行派的經論中都仍然可以明文考證出來的事實,所以這位法師的推論式考證都是與史實完全相悖離的。有實證如來藏的行者,無論是中觀派還是瑜伽行派,都像是眼睛正常的明眼人,每個人都很容易就看清楚大象的全貌,因此他們彼此間絕對不會產生爭論。而那些各門派中沒有實證的凡夫,卻是有如瞎子摸象一般,每個人都只摸到了大象的局部,卻以為自己知道的就是大象的全貌,因此就各執一詞,爭論不休,永遠不可能得到共識。

接下來這位法師在《印度佛教思想史》367頁中又說:【如來藏與阿賴耶識,來自不同的思想系,但在稍遲的「後期大乘」經中,聯合起來,發展到如『密嚴經』所說:「佛說如來藏,以為阿賴耶,惡慧不能知,(如來)藏即賴耶識。」】這位法師一向都是援引佛護、清辨、月稱、安慧、宗喀巴的錯誤說法作為憑據,來破斥如來藏正法;但他們都不曾證得如來藏,也都是我見未斷的凡夫,根本連基礎佛法二乘解脫道都還沒入門,哪裡有能力弄清楚大乘佛法的甚深義理呢?所以那些凡夫論師們的說法都是似是而非的,在這種影響下,這位法師的思想當然不得不跟著偏斜下去了。然而如來藏第八識是早已在四阿含聲聞佛法中就存在的說法,如同前面的章節中已經舉證的四阿含諸經中的史實記載,今天仍然可以明文稽考,只是因為史實和他的應成派中觀邪見相違,所以這位法師他故意視而不見。佛陀於四阿含中既然早已說過了,隨後接引諸菩薩而在第二、三轉法輪的經典中再加以更詳細地開示,期使菩薩們容易證得;怎麼可以就說它們是來自不同的思想系呢?其實第二、三轉法輪的經典,都是和初轉法輪四阿含時期的解脫道法義一貫相承的。

他接著說:「瑜伽行者對於這一經說似乎沒有去解說」,但這是因為瑜伽行者認為阿賴耶識心體本來就是如來藏,他們造的論中也常常提到聲聞佛法的經典中曾經說過有這個識。譬如有舉證阿含中所說的偈:「無始時來界,一切法等依。」也曾在論中說:南傳佛法的阿含經典中有說過「愛阿賴耶、樂阿賴耶、欣阿賴耶、喜阿賴耶」。只是這位法師不肯相信,而只片面相信佛護、清辨、月稱、宗喀巴的錯誤說法,就直接責備瑜伽行派沒有解釋這個部分。這位法師他一向都只相信古時那些未曾證得如來藏,否定如來藏的佛護、清辨、月稱、宗喀巴等凡夫論師的說法,所以就舉示宗喀巴對月稱的《入中論》所作的解釋:【『入中論釋』依此而說:「隨一切法自性轉故,當知唯說空性名阿賴耶識」。說如來藏是不了義,如來藏就是阿賴耶識,阿賴耶識當然也是不了義了。月稱以為,成立阿賴耶識,是為了眾生的業果相續。其實業入過去,並不等於消滅,過去業是能感報的,所以立阿賴耶識是沒有必要的(為鈍根,可以這樣方便說)。業入過去而是有的,是「三世有」說,但這是三世如幻有,與薩婆多部(Sarvāstivādin)的三世實有說不同。】(《印度佛教思想史》,正聞出版社,頁367。)這位法師在這一段話中,舉出未悟如來藏的凡夫論師月稱的論,又是依未悟如來藏,也未斷我見的宗喀巴凡夫的註解而說:「成立阿賴耶識只是為了眾生的業果相續。」但是,假使阿賴耶識心體的提出只是為了眾生的業果相續,實質上沒有阿賴耶識心體的存在;那麼這位法師所說的「業入過去並不等於消滅,過去業是能感報的」,那麼業種又該如何存在呢?是存在虛空中,或是業種自己獨自存在?所以才說「業入過去……過去業是能感報的」呢?實際上,所有業種確實是由阿賴耶識心體所執持的,這樣才不會報應錯亂;阿賴耶識心體也確實存在、可以實證,前七識心都從阿賴耶識心體中出生,七識心的所有種子也都收存在阿賴耶識心中,當然七識心所造的一切善惡業種也都只能跟阿賴耶識心體直接聯結,不能跟虛空聯結、也不可能獨自存在,當然是收存在阿賴耶識心中才不會因果錯亂而導致妄報,這是有實證的菩薩們在證悟後都可以現觀的。所以說,佛陀為我們開示法界運作的真理是:一定要有一個收藏業種的無簡擇心,由於不貪不厭的緣故,對所有的善、惡業種都一體收存,而且也一定是與造業的七識心有所聯繫而不可分離的清淨心,才能一體收存業種而不分別。而如來藏真我、自性清淨心、愛阿賴耶、無始時來界、所知依、心、識、如、法、無垢識、異熟識……等無量名所說的本識如來藏才是真正的業果報系統,在無量劫後仍將永遠如此;而這個系統是可知、也可以實證的,不是像某法師新創的系統,是不可知、不可證而純粹只是想像法。

萬法都是從本識如來藏而來的,世間萬法如是、出世間萬法也如是,祂總攝了一切法、含攝了一切法種,所以三乘佛法都是從祂而來;所以三乘菩提是完整而互相關聯的佛法體系,阿含解脫、般若中觀、唯識種智都是從祂而來的、都依祂而有,所以一定互有關聯,而不是像這位法師割裂後成為彼此間沒有關聯的體系;這樣才是完整的佛法。三乘佛法與世間萬法也不是毫無相關的,因此不能像這位法師把三乘佛法分割成支離破碎,而互不相關的假佛法。

所以如來藏才是了義法,因為一定有如來藏持種入胎;所以這位法師以及他的弟子等人才可以存在人間,也因此他們在經歷無量數劫的生死之後,將來有一天也必定會證得真如的。由此道理,這位法師根據月稱、宗喀巴的看法而說:「說如來藏是不了義,如來藏就是阿賴耶識,阿賴耶識當然也是不了義了。」這當然也是虛妄說法了,而且正是破壞正法的謗法之說。

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的節目就說明到這裡為止,謝謝各位菩薩的收看。敬祝各位菩薩:色身康泰,福慧增長,早證菩提。阿彌陀佛!


點擊數:7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