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如熏義(三)

第104集
由正惠老師開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今天我們講的《大乘起信論》的論文:【真如熏義亦二種別:一、體熏,二、用熏。體熏者,所謂真如從無始來,具足一切無量無漏;亦具難思勝境界用,常無間斷熏眾生心;以此力故令諸眾生厭生死苦,求涅槃樂,自信己身有真實法,發心修行。】(《大乘起信論》卷1)

這邊我們稍微作一下法義的辨正,說明一下;有些人對法義辨正不太喜歡,但是這個對大家有很大的利益,能夠幫助修行,所以還是要講一下。因為六種根本煩惱裡面就有貪、瞋、癡、慢、疑,後面一個不正見,表示錯誤的知見讓我們修行沒辦法成就,所以這個法義辨正還是跟大家說明一下。

外道他對修行為什麼會有錯誤的見解呢?我們一一來作說明:一、常見外道。不知第八識阿賴耶識心體常住為前提,以覺知意識心為常,將意識妄心錯認為常住不壞涅槃,以定為禪,以妄為真。一般修行界認真修行的人,往往都會以定為禪,就是一念不生。這種想法就是不正確的參禪,到後來只能以第六意識心—禪定的這個心—把祂修成一念不生,然後認為這樣就是參到真心,這個就是想要把妄心修成真心。其實第八識真心就是真心,第六識妄心就是妄心,怎麼修妄心也不可能變成真心,如果妄心可以修成真心,那這樣就沒有八個識!這個跟大家報告。

下一個,斷見。斷見就是不知道第八識阿賴耶識心體常住,以這個為前提來說蘊處界緣起性空;然後因為相對於第八識而說蘊處界。蘊處界就是五陰十八界,這些五陰十八界,都是無常、苦、空、無我,如果沒有第八識作為前提的話,只說五陰十八界的無常、苦、空、無我,那就落入一切法空的斷見,這樣怎麼能夠修證真如呢?這跟斷見沒什麼兩樣!那正確的知見應該是怎麼樣呢?

我們說第三種:正見。正確的知見,以第八識阿賴耶識心體常住為前提,而說諸法緣起性空,將五陰十八界滅盡後而證涅槃;其實就是說,因為有一個常住的第八識,所以我們滅掉前七識之後,還剩下第八識,第八識獨住的這種境界就叫作涅槃。所以證涅槃其實不是有一個新的東西讓我們證,而是本來就有一個本來自性清淨涅槃,祂本來就存在的;我們只要去掉這些雜染——就是這些五陰十八界,這些貪、瞋、癡、慢、疑這些煩惱。煩惱又叫作「有漏」,有漏,所以就在三界裡面,在那邊生死輪迴,因為貪愛三界法;這個就是讓大家知道說,如果沒有第八識的話,我們滅掉五陰十八界,那跟斷見是一樣的,這個就是斷見外道。

常見外道就是說,我把第六意識心透過禪定讓祂一念不生,這樣就是變成第八識,那這個就是常見;以第六意識心,想要把祂修成第八識,這個就搞錯了標的。正確的知見就是說,因為有第八識祂常住,所以你滅掉五陰十八界這些妄心,剩下的這個就是真心;真心獨處,這第八識獨處,這個狀況就是叫作涅槃。

根據上面這三個常見、斷見還有正見,這三者的一個區分,我們就能夠釐清修學佛法的一個正確觀念。我們現在來說緣起性空的一個正確說法,第一個、依第八識阿賴耶識心體的常住而說諸法緣起性空;第二個、依有本識而說諸法緣起性空;這個就是說,因為有第八識如來藏,所以祂能夠現起五陰十八界,五陰十八界都是因第八識而現起,所以滅掉祂所現起的這些五陰十八界,祂還是有一個不會滅掉的第八識單獨存在,這是在說這個道理。第三個、依無餘涅槃之本際、實際、如,而說諸法緣起性空,這個就是一般《阿含經》裡面常常有在講無餘涅槃。無餘涅槃,祂有沒有一個實際的義理呢?譬如無餘涅槃是名,那祂的義是什麼?自性是什麼?差別是什麼?我們就依「無餘涅槃」這四個字來說祂的義。祂的義是什麼?祂的實義就是:祂有一個本際,有一個實際,有一個什麼,「如」啊;「如」就是大乘佛法裡面說的恆順眾生,恆順眾生——祂的如如性;祂的真實性跟如如性。

第四個、就是依初入胎位「名色緣識」的這個識而說緣起性空。這個就在講十二因緣「識緣名色」,就是識能夠緣生出了名跟色。名跟色就是五蘊,也就是十八界,那表示五蘊十八界之外還有另外一個識。五蘊十八界當然具足了前六識乃至意根的前七識,這個七轉識都是從哪裡來?都是從如來藏第八識所出生的,因為有個第八識,所以才能說諸法緣起性空。為什麼?因為只有第八識的法才是真實的法,那相對於第八識,當然說它是緣起、是性空。整個觀念有了,這樣修學大乘佛法就簡單。

譬如說,我們的四加行,第一個、要先建立第八識的觀念,就是現前立少物;第八識的觀念這個知見建立了,才有第二個部分的加行,就是能夠觀「我所」的空,第三個才能夠觀「我」的空;第四個才能夠因為知道五陰十八界裡面有真有妄,這時候我所空、我也空,那剩下什麼,當然就是第八識了。這樣就是名、義、自性、差別,這個參禪的次第,就有這樣的一個次第,透過什麼方法呢?透過四尋思,就是名、義、自性、差別。譬如說第八識這個名知道,那你就要去找第八識的實義;實義要怎麼找呢?就是在五陰十八界真妄和合中,把妄的都先找出來,那剩下這個當然就是真的,真的又去發現祂的自性。所謂「自性」就是功能性,「差別」就是第八識的功能跟前七識的功能有什麼不一樣,一一能夠釐清,這個就是最好的一個修行方法。我們大乘佛法就是用這樣來參禪,甚至來學這些種智,悟後起修都要靠這些方法不斷地再進步。

我們現在來談談真如心—實際的我─也就是真我。一、色蘊非我,不異我,不相在;受想行識亦復如是。這也就是說五蘊它不是我,但是我這個「真我」也沒有離開五蘊,祂雖然不是像五蘊那樣,但是祂實際上是存在的。一般人就是以妄為真的關係參不到禪,往往都是知見的錯誤,後面我們會講到非心心。現在先講這個部分,「五蘊中都是非我,不異我,不相在。」所以依涅槃之實際真我而說。什麼叫涅槃的實際呢?當然就是五蘊十八界都斷除,剩下涅槃單獨存在;什麼叫涅槃呢?就是第八識單獨存在的狀況,那個時候就是真我,其他蘊處界都是怎麼樣?都是無常、苦、空、無我,都是緣起性空。所以小乘佛法的修持要建立一個正確觀念:所觀的五蘊十八界或者叫作蘊、處、界,都是無常、苦、空、無我。這個觀念建立然後願意把它厭離,厭離五蘊十八界,這樣修持小乘佛法緣起性空就很容易,包括要親證第八識大乘佛法也就容易,不會以妄為真。

第二個、既然五蘊的無我與真我不一不異,五蘊當然是假我,所以這個五蘊它不是真我,就是無我;但是事實上,五蘊的現起是靠第八識這個真我才能夠現起五蘊十八界的這些運作,所以你看五蘊的無我跟第八識的真我,都在一起和合運作,所以這個真我一定是常樂我淨,相對於五蘊十八界的無常、苦、空、無我,它剛好是相反。所以第八識是常樂我淨,衪是常住不壞法,這個真我是一定存在,所以才說五蘊非我,不異我,不相在。

第三個、就是在說第二轉法輪般若經典裡面所說的菩薩心、不念心、非心心、無心相心。名為非心心這個部分,是在說真我衪沒有五蘊之見聞覺知和思量等心的體性;也就是說,第八識心衪的體性跟前七識是不一樣的,一般人都搞錯了,以妄為真,那自然而然你就找不到第八識,因為祂的體性是不一樣的。想要破參就要建立正確的第八識般若的觀念,正確的知見,那你這樣要找第八識就容易。

第四、第三轉法輪諸經之第八識阿賴耶識、異熟識、無垢識、如來藏心,都是指與第六識並存的第八識心。這個真我並不是外道所說的神我、梵我之第六識心,外道他的修證再怎麼高也只有到第六識,然後以第六識為常,就是想要透過修行把祂變成常,這個跟我們大乘佛法一開始就是確定第八識是真我,不是第六識,這是截然不同的。

第五個、初轉法輪的《阿含經》,不生不滅的真我,當然就是指心真如的第八識如來藏。所以你滅了五蘊十八界——就是前七識—之後並不是斷滅空,也不是空無,因為還有第八識存在;也就是說,祂叫作涅槃實際、本際之真我,這個就是第八識;否則如果沒有第八識存在,那滅掉七轉識之後,一切法空,這個時候,無餘涅槃就跟外道的斷見境界完全是一樣的,就什麼都沒有了。

第六點、意識心不論是粗心或是細心,永遠都是意識心。最細的也只不過是非想非非想定中的意識細心,祂永遠都是意識心,祂是有間斷的,所以祂不管是粗、是細,意識心就是意識心。

第七個、意識心是能熏,不可能成為所熏之心。意識心不可能單獨成就能熏與所熏之熏習道理,因為祂不是無間斷,能夠反熏眾生妄心的真如心;也就是只有真如心第八識衪才有具備所熏的能力,就是受熏持種根身器。

又有一個外道不正確的論,就是說「滅相不滅」論。這個我們說明一下:一、「滅相」這個名詞其實就是無,也就是斷滅空。它依蘊處界——五蘊十八界而施設這個名詞——把它滅掉了,這樣叫作滅相—滅掉五蘊十八界—這個叫滅相。第二個、蘊處界的滅相,它是斷滅空,不是真如心。也就是說,你滅掉的是五蘊十八界,滅掉了變成空;他並不知道有一個第八識心,所以那個與第八識心的知見是不一樣的。第三個、這個滅相論者是因為斷滅空見者——他本身就是一個斷滅見,所以無法自己信自己身中有一個真實法,所以就沒辦法發心修行。因為反正滅掉就沒有了,那修行能夠有什麼實際的利益呢?所以就變成撥無因果了,這是很危險的修法!第四個、若依滅相論者將五蘊十八界都滅盡後入無餘涅槃了,那這個時候是什麼?是斷滅空無!所以他也不知道無餘涅槃就是第八識,所以他會想像滅掉五蘊十八界統統沒有了!這個就是他們錯誤的知見。

第五個、實際上如來滅後,衪非有非無。為什麼這樣說呢?非有,因為涅槃中沒有蘊處界,就是五蘊十八界都沒有了;非無,就是說祂還有本際真我第八識心不壞,所以祂不是無。所以這句話就是說,五蘊十八界沒有了還有第八識,所以叫作非有非無;非有的是十八界沒有了,非無是還有第八識,這個正確見解是這樣。第六、如果上面這個中道的觀念沒有建立,那修斷意識我見、意根我執後,就會落入斷滅無因論、一切法緣起性空這些邪見中;也就是說,如果沒有第八識的觀念,那你修斷第六識、第七識之後,變成都沒有了,這個是錯誤的知見。第七、滅相論者修習佛法永遠都只能是想像的玄學或者是哲學,不可能實證;因為自己不相信自己身中有真實法,有一個真實的第八識,他沒有建立這個知見,所以自信己身中有真實法,這個就變成很重要的。

第一個、因己身有真實法,所以佛法一定是現成的、可以知的、可以證的,否則就是玄學,不是佛法。也就是說我們在四加行中,應先建立第八識的正確觀念,就是說我們身中有八個識,前七個識因為是虛妄的,所以我們在一一觀行前七識之後,發現祂的無常、苦、空、無我,才能夠進一步去找到第八識的常樂我淨。第二點、就是說,因為己身中——自己身中有真實法,所以我們所作的善業、淨業的熏習,才會進入真實法中,體熏當中,我們第八識所含藏的這些種子能夠改變,能夠變成清淨,這樣我們修習才會功不唐捐。第三個、因為己身有真實法,所修的一切功德全部收藏在自心真如本體的真我中,所以所有的修行功不唐捐;所以變成「菩薩畏因」,能夠發心修行,因為知道有一個能夠受熏持種的如來藏第八識,所以我們所修行的一切,修行精進的智慧、功德、受用,都能夠儲存在第八識的藏識中。我們就能夠地地增上,利益眾生;能夠修集廣大的福德、成就佛道,就是福慧兩足尊。兩足尊不是放在虛空中,是放在眾生每個人的如來藏中,也就是第八識心田中,這個才能夠成就我們修行的地地增上。

今天就講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1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