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面佛」是指誰? -- 宇宙是誰創造的?(四)

第107集
由正偉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電視機前的菩薩們:阿彌陀佛!

先問候大家,色身康泰否?少病少惱否?遊步輕利否?眾生易度否?各位現在所收看的節目,是由佛教正覺同修會為各位準備的《三乘菩提之學佛釋疑》。我們接著前一季的節目,將一般初機的學佛大眾常會感覺到困惑的問題,將它們分門別類,用簡單易懂的說法,把它們一項一項地演述出來。

在上一集的節目中我們說到:佛陀在滅度前,為了後世的佛弟子不落入邪知邪見,也為了臨終前,為了天、人等等的眾生開示重要的知見,主要是世尊預見了佛滅度後的眾生將會出現的邪執著。只要是非正知正見的佛弟子,不是落入斷見,就會落入常見;不是落入一切皆無的無因論、外道見,就是落入一切萬物都有造物主的大梵論。果不其然,各位現在可以看一看,目前世界上的哲學思想、宗教理論是不是就如同 世尊所預記者,皆落入此斷、常兩邊?大梵創造了宇宙,大梵是萬物的本源,大梵是眾生本性、第一義諦的這種觀念,不但廣泛地流行在印度,而且在世界上影響最深的一神教,也是這一種思想的延伸。例如在《長阿含經》中說到:大梵天王自己說:「我是大梵天王,大千世界中,沒有能勝過我的眾生;乃至我造作了萬物,我就是眾生的父母。」為此緣故,佛陀特別在入涅前把大梵天王找來,當面開示大梵天王。以此因緣教化天、人及後世的佛弟子們,要把這一種積非成是、眾口鑠金的說法,讓當事人大梵天王自己的口中由自己來澄清,後世的佛弟子就不會再落入了這一類常見或斷見的理論之中。在《大悲經》中詳細地記載了這件事情。

上一次的課程中,我們說到 世尊先以山河大地、身外之物,一項一項地、詳細地詢問大梵天王:「這一些宇宙中種種大小的物體,是你所創造的嗎?是原本沒有,而由你大梵天王所變化出來,再加上去的嗎?」大梵天王一一都回答:「世尊!那一些不是我創造的,也不是我加上去的。」接下來,世尊就更進一步地以眾生自己的身體、感受等自我世界來詢問大梵天王。經上 佛接著說:「就是如此啊!梵天!這一些眾生在睡夢中見到種種的景象,聽到的種種聲音,聞到的種種氣味,品嚐到的種種味道,體驗到的種種感覺,心中所知道的種種的法,造作了各種各樣的嬉戲、種種的啼哭、呻吟和恐怖、害懼,痛苦和快樂等等,諸多的苦樂捨受;這一些也是你創造的嗎?是你化現的嗎?是你加上去的嗎?」「否也,世尊!」

佛問:「梵天啊!例如有四種種姓的人,有的端正、有的醜陋、有的貧窮、有的巨富,他們的福德多少,其中的善戒、惡戒,善慧、惡慧。梵天!你認為這是你所造作?你所變化?是你加上去的嗎?」「否也!世尊!」佛說:「梵天!一切眾生的恐怖、畏懼、害怕、關切、惱怒、殺害,所謂眾生害怕的洪水、大火、利刀、大風、山崖、河岸、毒藥、惡獸、仇人、鬼神等種種加害;這也是你創作的嗎?是你變現的嗎?是你加上去的嗎?」「不是的!世尊!」

佛又問:「眾生所有的種種疾病,所謂風、冷、熱病及其他種種病狀,因時節而生的新陳代謝,身體各個部位的不協調,以及他以前所造作的種種業報引起的身體各個部位的種種病痛,還有種種因病生起的苦惱。梵天!這也是你創作的嗎?是你化現的嗎?是你加上去的嗎?」「不是的!世尊!」「梵天啊!眾生所遭遇的種種曠野之中的盜賊、水災種種的災難,或者刀兵劫中出現的刀兵之苦,疫病之劫、饑饉之劫。梵天!這些也是你所創作的嗎?是你化現的嗎?是你所加上去的嗎?」「不是的!世尊!」「那麼眾生所遇到的父、母、兄、弟、姐、妹、宗親、妻子、好朋友離別之苦;這也是你創作的嗎?是你化現的嗎?是你加上去的嗎?」「不是的!世尊!」

佛問:「梵天!眾生所作的種種惡業,像那些販賣牲口、釀酒、紫礦、壓油害生之具;或是到大海或者山川曠野旅遊;或者是那些神仙方術,及其他占卜算命的方法。梵天!這些也是你創造的嗎?是你化現的嗎?是你加上的嗎?」「不是的!世尊!」「眾生所作的種種業道,因為這一些業的原因,遭受了往生於人天或者墮於地獄、餓鬼、畜生的報應。眾生因為身體、意念、口舌所造作的善行、惡行,以及世間的十惡業道,對待其他的眾生毫無慈愛之心,經常地去傷害、迫害他們,因而墮入惡道的十種條件,也就是殺生、偷盜、邪淫、妄語、兩舌、惡口、綺語、貪、瞋、邪見;這些都是你創作的嗎?是你所化現的嗎?是你增加的嗎?」「否也!世尊!」

佛問:「梵天!眾生造作的種種業行,因為有此業因,所以承受著地獄、畜生、餓鬼、人、天的果報。那麼眾生所遭遇的種種痛苦——那一些被斬首、砍斷手腳、割掉鼻子、耳朵、被節節支解、被下油鍋、被火燒、被種種兵器傷害、被關押在牢獄、打架鬥毆等等;都是你所創作的嗎?是你化現的嗎?是你所加上去的嗎?」「否也!世尊!」

佛問:「梵天!眾生所作的淫欲邪行——或者淫自己的母女、姐妹,淫害清淨持戒的人以及其他惡業;這一些是你創造的嗎?是你化現的嗎?是你加上去的嗎?」「不是的!世尊!」

佛問:「梵天!眾生所作的種種殺害,比如以邪術的魘蟲、起屍、咒術、方藥,被鬼魅迷惑著身以及其他種種的惡業方便,造成對方斷送生命因緣;這也是你創造的嗎?是你化現的嗎?是你加上去的嗎?」「否也!世尊!」

佛問:「梵天啊!世間所有的生、老、病、死、憂愁、悲傷、苦惱、無常、有盡之法、變易之法,使得所有種姓的人無所顧忌地去追求,能使一切喜歡的種種無所厭足,但種種之物終究要敗壞離別;這一切也是你創造的嗎?是你化現的嗎?是你所加上去的嗎?」「不是的!世尊!」「眾生被貪念、瞋恚、愚癡等種種的苦惱所纏縛,因為這些原因讓那些眾生堅著瞋怒、心被迷惑,造下了無量種種業行。梵天!這也是你創造的?是你化現的?是你所加上去的嗎?」「不是的!世尊!」

佛問:「梵天啊!地獄、畜生、餓鬼三惡趣中,因為種種事而飽受折磨苦惱的一切眾生;梵天!這些是你創造的?是你化現的?是你所加上去的嗎?」「否也!世尊!」

佛又問:「梵天!一切萬有諸法,不論是有種子而出生的,沒有種子而出生的樹木、藥草;若水生、陸生,華果、香樹種種勝味,其中的甘苦、鹹辛、酸澀之味,隨著諸眾生所喜歡、不喜歡而作損益。梵天!這也是你創造的?是你化現的?是你加上去的嗎?」「否也!世尊!」

佛問:「梵天!所有眾生因為無明繫縛與愛結相應,所以輾轉輪迴於五道之中,生生死死、死死生生,何時始?何時終?都難知。未來生死流轉於五道中不斷,常常忽而作人、忽而作天、忽而作魔,忽而作梵王、沙門、婆羅門,這樣子世間如亂絲纏縛,眾生在五道中彼此往來,卻不知道要求取出離之法。梵天!這也是你所創造?是你化現?是你加上去的嗎?」「不是的!世尊!」

佛此時就問:「那麼梵天!你為什麼要說:『這些眾生和世界是你所創造的,是你化現的,是你加上去的呢?』」大梵天王就回答說:「世尊!我執著沒有智慧的邪見,而且尚且無法斷除這顛倒的虛妄意識心,於世尊常常所演說的法,我不聽從也不接受,所以才會有這些說法。我從本以來執著著這樣的惡劣的見解:『認為這個大千世界的眾生是我所創造的,是我所化現的;所有的世界也是我所造作、我所化現。』世尊!如今我要請教世尊:『所有的世界是誰造作、是誰所化現?一切眾生是誰所造作、誰所加行?是由誰的力量而產生的呢?』」

世尊回答說:「所有的世界是業種所造作,是業力所化現;一切眾生也都是業種所造作,由業力所化現的。為什麼這樣子說呢?梵天!因為有無明則會緣行,因為有行才會有識,有識則緣生名色,有名色則緣有六入——也就是眼耳鼻舌身意入,有六入才會緣有觸,有觸則緣有受,有受則緣有愛,有愛則緣有取,有取則緣三界有,有三界有則緣出生,有出生則有老病死憂悲苦惱,所以才有世界上的大苦因而聚集了。梵天啊!若無明滅則行滅,次第滅則所有的苦惱也就息滅了;這之間根本就沒有一個能造作眾生,也沒有一個有能力趨使去作者,也沒有一個安置諸作者;此中唯有業種、有十八界法,有法的和合因緣,如此則會有眾生。如果能遠離這些業種、法與和合,這個人就能遠離業的生死流轉。梵天啊!就像這樣子,則世間的業可盡、煩惱盡、苦盡、苦止息。這樣子的出離,就可名為涅槃寂靜。」

「梵天!那麼到底是誰得到了涅槃呢?在此世間若業則業力盡,若煩惱則煩惱盡,若苦則苦息,如是能讓諸苦永盡之法,是名得於寂定涅槃。然而這種種妙法,都是依著諸佛威神力的緣故,依諸佛所加持才有的。為什麼呢?若非諸佛出世宣說,則我們不能聽聞到這些妙法。梵天!正是因為諸佛出興於世、宣說正法,我們才會瞭解知道這些寂定甚深難覺光明的法門。眾生聽到佛說有關出生之法,而能從出生而得解脫;聽到老病死憂悲苦惱等法,就會各自由彼法相應之中而得到了解脫。梵天!所以諸佛現時恆作如此的加持,並不是由你大梵天子能作這樣的加持的。」

「梵天啊!諸佛能作如此的開示顯說——一切諸行猶如光影,諸作恆時處在無常之中、動轉之中、不定之中、不究竟之中,一切諸法有盡,一切諸法皆是變易。即使諸佛滅度之後,正法隱沒不現,一切諸法依然都是像這樣的。若唯佛在世,依著諸佛的示現、加持,一切諸行猶如光影;而佛滅後,一切諸法不是完全地猶如光影的話,那麼就不應說一切諸法猶如光影、如夢境、如谷響。佛現與不現於世,諸法本如是;這些諸法是本來如是,不是你大梵天王所創造出來的。」

那麼在這個地方的經文,佛詳細的從淺入深、從外而內、從入世而出世,為我們宣說了修行的次第以及它的根源。

今天時間的關係,我們就先介紹到這一邊。

謝謝大家!阿彌陀佛!


點擊數: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