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薩如何自利利他?(十四)

第80集
由正圜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

阿彌陀佛!

歡迎您收看正覺教團電視弘法節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菩薩正行」單元。今天我們要繼續上一集,繼續來探討:菩薩的自利利他。

在上一集中,我們談到菩薩在攝受眾生時,應該要善觀眾生的根器和因緣,然後使用適合的方法來調伏眾生,幫助眾生出離生死乃至成就佛道。接下來,我們要從第三輯第169頁開始說起,我們先來看看經文內容:「為是四人說正法時有二方便:一者善知世事、二者為其給使。善男子!菩薩若知是二方便,則能兼利;若不知者,則不能得自利他利。」(《優婆塞戒經》卷2)這一段經文意思是說,菩薩在為眾生宣說正法時,應該要運用兩種善巧方便:第一、要善於了知世間事。如果沒有世間智慧的善巧,想要為眾生說法實在是不容易的事;因為有很多的佛法,其實都跟世間法有密切的關聯;不但在破參明心乃至眼見佛性上是如此,甚至於出世間法的佛菩提、一切種智等,也都跟世間法息息相關,所以菩薩應該要善知世間事。如果世間法的工巧明不好,想要證得一切種智就很困難;因為工巧明就是世俗智,世俗智好的人,佛道的進展會比較快。如果工巧明好的話,縱使因為心性直爽而常常被人騙去錢財,那也無所謂,頂多騙上三回、五回,大不了十回,也會學乖;但是這種人的工巧明大多很好,工巧明好的人,善於了知世間事,這種人在道種智的修證上面會比較迅速,道業也比較容易成就。當然,這不是一世、兩世就能修得來的,必須要靠菩薩一世又一世在平常事中去為三寶做事、為眾生奔忙,能夠這樣努力的付出,就能學到很多世間事的善巧,這樣的菩薩在明心乃至眼見佛性以後,於道種智的修證上面,進步就會非常迅速。所以,菩薩不僅在悟前應該努力為眾生做事,以培植見道之福徳資糧;乃至在明心以後,仍然應該繼續多為眾生做事、多為三寶做事,如此一來就可以迅速增益自己的工巧明,而成就善知世事之廣大功德。

有些人有個很奇怪的想法說:「我已經明心了,也斷了三縛結,是初果、也是七住位的菩薩,我難道還要為你們這些凡夫做事嗎?」心中生起了這樣不好的念頭。這就是被增上慢所遮障的人,他想要學習一切種智,往往會處處碰壁,自討苦吃;如是自作聰明的結果,卻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還自以為多麼了不起呢!這就是被增上慢所遮障了。有增上慢遮障時,就不肯為眾生做事,那麼他的世間智慧就無法迅速提升,種智的修學就會被遮障,因而變得很緩慢。所以菩薩想要善於演說正法,首先必須要能夠善於了知世間事;這裡所說的世間事,不是指人際關係、勾心鬥角,或者是故意去討好別人來成就自己的私心,而是要為眾生做很多事,在做事當中,就可以學會事情應該如何規劃、如何處理、如何修正、如何完成,這就是善知世間事。各位菩薩!為什麼說善知世事在演說正法上面很重要呢?那是因為菩薩如果善知世事的話,在演說正法時就會有許多的方便善巧,來幫助眾生如實理解正法,聞法的眾生想要建立正確的知見就會比較容易;同樣地道理,能夠建立正確的佛法知見,要證悟菩提相對也就容易多了。那是因為你說法的時候可以深入淺出:本來你說的是很深的法,眾生應該是聽不懂的,但是因為你用很多的方便善巧來建立宗旨,又作了很好的譬喻,再加上以邪法作為比對,最後再作結語;眾生在聽完之後,即使是很深的法義也漸漸地可以聽懂。善知識之所以能夠如此說法,都要靠善於理解世間事,才能有很多的方便善巧來為眾生說明,所以菩薩演說正法的第一個條件就是要善知世事。

第二、菩薩要真心誠意為眾生做事,才容易度化眾生真正的進入佛法之中。但這卻是不容易的事!譬如:有些人自從開始出世弘法度眾以後,就習慣於被人家吹捧和奉承:剛開始也許只有十個人吹捧,後來是一百、一千個人吹捧,心中就開始有點兒飄飄然了;後來有一萬人、十萬人吹捧他,他就會覺得自己真的了不起,明明只是個凡夫僧,也覺得自己好像是八地、九地、十地的菩薩了!這就是眾生普遍的習性。這種人是不肯真正地為眾生做事,他心裡面想的是:「我今天講完經以後,大概會有多少人來供養我;那麼明年我應該可以開始籌建大道場了吧!」他想的都是如何從眾生那裡獲得大量的錢財,來滿足自己的私心。這種人最具體的代表人物是誰呢?對了!就是假藏傳佛教中的活佛們,他們想的不是為眾生作給使,而是想要從眾生那裡獲得利益。又譬如:有些活佛們,當他們看見女眾時,眼神總是怪怪的,心裡想的是:「能不能和她共修雙身法呢?徒眾們會不會來作財寶供養、色身供養呢?」他們心中想的都不是要為眾生做事,只是嘴裡講:「對眾生要慈悲,應該努力為眾生做事。」但是事實上都只是嘴巴上在講,心裡面想的是:「錢財趕快來,美色趕快來,多多益善。」

各位菩薩!有關假藏傳佛教中活佛們的度眾伎倆,平實導師在他所寫的《狂密與真密》四輯當中,詳細說明了假藏傳佛教修證的實質內涵是以男女雙身淫合之法作為佛教的正修;也闡明了假藏傳佛教是以大量的外道法來取代佛教法義,處處說為是更勝於顯教之究竟成佛法門。如是以外道法冒充佛法,以喇嘛外道身來冒充佛教僧寶,再以崇密抑顯的手段來蠶食鯨吞佛教的資源,以和平漸進的方式使佛教滅亡於佛子不知不覺之中。平實導師為了救護一切為假藏傳佛教所迷惑的眾生,希望假藏傳佛教能夠回歸佛教顯教法義,將密教所崇奉的外道邪法驅逐於佛門之外,特地以五十五萬字的大篇幅書寫了《狂密與真密》,目的只是希望佛教法義能夠回歸佛世時的純淨,不再夾雜密教諸外道法,使佛教能夠日趨純淨,以求賡續佛法慧命,直到月光菩薩再來。

各位菩薩!從以上我們所舉的事例,我們就知道:這些行為都不是真正的菩薩所當為。真正的菩薩不會這樣作,也不許這樣作,特別是在家菩薩。因為菩薩《優婆塞戒經》主要是講在家菩薩,所以在家菩薩弘法時應該特別注意這兩件事:首先是要善知世間事才能有方便善巧為眾生說法;其次是要為眾生做事,在為眾生做事的時候,不能想從眾生身上去獲取世間法上的利益。佛說:在家菩薩如果知道這兩種方便法門,就能利益自己也能利益他人;如果只有其中的一種,就沒有辦法自利,也沒有辦法利他了。所以說,在家菩薩不太容易當喔!各位如果想要容易當個菩薩,就應該趕快去剃頭當個出家菩薩吧!不僅可以受人恭敬供養,也可以免去許多以在家身弘揚正法時所遭遇到的困厄。但是,如果您還是想要當個在家菩薩,就得要有心理準備:譬如像 平實導師弘法二十多年來,努力地講經說法、著書立說、弘法護教、續佛慧命,為了救護眾生遠離邪說、邪見,不惜得罪諸方大師,以無比的智慧和勇氣矗立正法幢,顯示唯一佛乘如來藏正理,不眠不休、無怨無悔;乃至有少數弟子忘恩負義,前後發動三次法難,非毀 平實導師所弘揚的宗門正法,一再地打擊,都無法動搖 平實導師弘法護教的廣大悲願。在這樣艱困的弘法環境下,平實導師有時仍不免感慨地說:「像這樣的弘法大業,真的不是人幹的事,而是在家菩薩幹的事。」導師也常勉勵即將出世弘法的弟子們:「不但要忍辱,還得要負重。」一般來說,負重容易、忍辱難,很多人願意負重,即使做到累癱了都沒有關係;但是只要有人說他一句:「唉呀!你這樣做不好啦!是不是可以怎麼做比較好呢?」他一聽臉就垮下來了,不高興!所以說忍辱是最困難的,因此忍辱要排在負重的前面,叫作「忍辱負重」。不但出來弘法時必須要忍辱負重,在各個道場中當幹部、做義工時,也都一樣,這都是很不容易的事:不但要負重,還得要忍辱。因為你如果不能忍辱,事情就無法完成、也不能持久,所以忍辱負重真的是不容易!

菩薩們知道這兩件事,就表示要有心理準備,在成佛行道的過程中,不但要負重還得要忍辱,而且還要為眾生作給使,努力為眾生做事。當眾生需要你為他們做什麼,你就得要去做;人家不願意做的事,你也得去做!請問菩薩們:「在佛教界有什麼事情是大家都不願意做的呢?」對了!就是摧邪顯正。因為大家都想要當好人,好人容易當,而且大家都歡迎;可是,摧邪顯正——特別是像我們正覺同修會,幾乎得罪了天下人,誰願意當呢?沒有人願意當!可是總得有人出來當,難道我們要眼看著佛教繼續腐敗下去嗎?眾生的法身慧命既然要有人來救,那就由我們來當吧!如果我們是娑婆世界唯一證得如來藏的人,想要維持 世尊正法的命脈,就得要出來弘法;可是諸方大師們又偏偏都是落在意識境界中,那我們就得要有心理準備:能夠「行人所不能行,忍人所不能忍。」當我們把難忍的事都忍到變成習慣時,習慣成自然,那我們這些在家菩薩的大功德就可以成功了。譬如:常常有同修把網路上謾罵 平實導師的文章下載給 導師看,導師都不動其心;認為假使他們講的有道理,我們就欣然接受;如果沒有道理,我們就把他們所提出來的質疑轉變成佛事來利益眾生。就像公元2000年的8月,連續兩天,有人在台灣各大報的第一版以半版的篇幅刊登廣告,標題是:「無道人只有一招,只會講空假話。」來詆毀 平實導師所弘揚的如來藏正法,一時教界譁然!姑且不論其論點是否正確、佛道理路是否通達,但是對於正覺同修會而言,倒是因禍得福,不僅大大提升了 平實導師的知名度,也使正覺同修會的各種出版品得以更快速的流通;這種轉誹謗、諍論為法施的事例,也只不過是菩薩在世世弘法度眾過程中的平常事。這些年來,正覺同修會所出版的許多書籍都源自於人家的質疑和攻擊,譬如《平實書箋》、《燈影》、《護法與毀法》、《辨唯識性相》、《假如來藏》、《真假邪說》、《真假禪和》、《真假外道》等等,都是藉著別人更深、更猛烈的質疑而作的法義辨正,不僅回應了提問者的質疑,也利益了廣大的學佛大眾,使大家的知見得以不斷提升,實在說也是美事一樁啊!由於這樣的因緣,幫我們把勝妙的證量藉著質疑而作的法義辨正給顯示出來,顯然是在幫助我們成就度眾的豐功偉業;那我們為什麼還要生氣呢?根本就沒有必要嘛!這也是身為菩薩行者所應該為眾生做的事。

所以,現在不管人家怎麼罵都無所謂,我們應該習慣於眾生的惡形惡狀,習慣了就表示忍辱功夫成就了。在家菩薩如果想要進步神速,就得要有這種心理準備,在五濁惡世被眾生辱罵本來就是正常的事;五濁惡世眾生如果對我們忘恩負義,那也是正常的。因為我們心中早已有所準備,心裡就不會難過!譬如常常有人向 平實導師訴苦說:「導師啊!某某人真是惡劣啊!」導師都會勸我們說:「眾生本來如是!」大家聽了就可以接受,也就不再惱怒了。這就好像打了預防針一樣,當有境界現前而心裡覺得難過時,就會想起 導師的叮嚀。如果有這樣的免疫力,就不會因為在弘法過程中難忍於眾生的惡劣,而退轉道心了。在家菩薩行道、修道是很艱難的,就像 平實導師今生示現在家相,出世弘揚 世尊究竟了義正法,二十多年來,雖然度了無數人進入正法門中,但卻也受盡了無智眾生的誣衊和謾罵。導師常說:「如果他今生再度穿起僧服來,大概就沒有人會罵他了。」但是這種機會不大,因為 導師早就發願「將來要世世單身弘法」,原則上不會再披僧服了!雖然他也很喜歡僧服,但是為了法上的進修,在這個階段得要讓愚癡人來辱罵,這樣子才容易修除貪瞋的習氣種子,也不會再次度到聲聞種性的弟子;雖然是很辛苦,但是道業的進展也會比較迅速。

各位菩薩!從以上所說,我們就知道:在家菩薩弘法不但要善知世事,還得要為眾生作給使,雖然很不容易,但卻也是我們生生世世都必須努力以赴的。

各位菩薩!因為時間的關係,菩薩〈自利利他品〉就為您說到這裡。

非常謝謝您這一段時間來的收看。

阿彌陀佛!


點擊數: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