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徒可以參與政治或軍事工作嗎?

第114集
由正元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電視機前面的菩薩:

阿彌陀佛!

歡迎您收看「三乘菩提之學佛釋疑」。今天我們要談的題目是:佛教徒可以參與政治或軍事工作嗎?今天這個題目,我們分為政治以及軍事兩個部分來談。

首先,關於佛教徒是否可以參與政治工作這個問題,從大乘菩薩道和二乘解脫道分別來看,是有很大的差別的。

二乘解脫道主要是要剋期取證無餘涅槃,出離三界生死,所以除了維持色身的基本需求之外,其餘的時間就須大多用在經行、禪坐、專精觀行、思惟法義上面,以看穿世間五蘊十八界等法的虛妄無常,努力證得初果,斷除我見等三縛結,乃至於證得四果阿羅漢,出離三界,安處於涅槃之中,不受後有。只要夠精進,當生就可以取證初果乃至四果阿羅漢,並非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在佛世時,證得初果到四果的聖人是非常多的。

而大乘菩薩的修行之路則是要相當的長久,因為所有菩薩一致的最終目標,就是要成就無上正等正覺,才能究竟圓滿佛道;而成佛的唯一標準,是要淨除第八識阿賴耶識當中煩惱障的現行以及習氣種子,並且還要斷除所知障的隨眠種子;此外,還要以六度、四攝法來攝受無量無邊的有情眾生,因為攝受有情共同修學菩薩道以成熟有情,就是在攝受自己的佛土、在莊嚴自己的佛國淨土。一般說來,需要三大無量數劫,才能夠將所應該具有的福德、智慧修學圓滿,而達到大乘無學位,圓滿佛道。而在菩薩道的修學當中,為了圓滿福德以及智慧,任何的職務與角色都是值得去學習的,並且利用這些職務與角色來修集福德與智慧。

世尊在包括《本生經》當中諸多經典當中也有提到,這當然也包括今天題目所問的政治工作。例如,在《法華經》當中,佛陀就說到自己過去在成佛之前的無量劫當中,在許多劫中經常當國王。世尊在當時為了眾生,為了求《法華經》,為了滿足六波羅蜜,所以勤行布施,無所吝惜;可以捨身、捨王位,甚至願意身為奴僕,只是為了利益眾生、成熟眾生,而不是為了當國王可以來享受五欲之樂。

那麼佛弟子當了國王之後,和一般世間人有什麼不同呢?我們來看一下彌勒菩薩是如何說的。在《瑜伽師地論》〈攝受品〉當中,彌勒菩薩曾經談到,大菩薩在修一切行的時候,有六種善於攝受眾生的方式;其中談到第二種「增上攝受」的時候,就有提到,當菩薩身為國王的時候要如何攝受所管轄的臣民。論中的意旨大略是這樣說的:如果身為國王的時候,不應該加諸苦痛在子民的身上,也不應該斷除他們的性命,應該要遠離刑罰;以正確的道理以及方法來教化他們,並且要以正法以及財物來饒益他們;應該要依於原來本有的國土來努力自給自足,不應該以暴力侵奪他國的領土;對於自己的子民,要想辦法讓他們止惡修善,並且應當看待子民有如父親對待兒子一般;對百姓而言,要言而有信,不應該欺誑他們;並且要遠離一切打殺、監禁、砍斷手腳等嚴刑峻罰;這樣子稱作菩薩對諸有情的「增上攝受」。

依照上面的經論所說,那麼既然國王都可以當了,其他的政治職務當然也並非不可以作。我們在經論當中可以看到,菩薩除了當國王之外,還常會現身為轉輪王、宰官、大臣、將軍身等等。但是重點在於,佛弟子應該要自我檢視:我擔任了這個職務,到底是為了個人的私利,還是為了佛教以及有情眾生今生及未來世的長久利益?另外,在我們掌握了世間權力之後,是否就忘記了學佛的初發心是要成就無上正等正覺,所以願意生生世世行菩薩道,來攝受無量無邊的有情眾生,來莊嚴佛土?還是我們只是為了打著佛教徒的旗號,卻只是為了滿足個人的私欲,不斷的橫徵暴斂,壓榨百姓,作威作福,因而造作無邊的罪業呢?如果只是為了滿足個人的權利欲望或者私人的利益,卻打著佛弟子的招牌,那麼反倒是更加重罪業的事了。所以,從上面所舉的經論我們可以知道,佛弟子並非不能夠參與政治,但都只是為了成就佛道隨順當時的因緣來作的。

菩薩道的修學,並不是像世間人一般,只著重於眼前這一世的利益,為了取得名利而無所不用其極,或者只想著這一世的榮華富貴,極盡奢華而耗盡所有的福報。菩薩在生生世世行菩薩道當中,心心念念都是在想著要如何的來荷擔如來家業,要如何攝受眾生,要如何成就佛道;所以會持續不斷地累積自己的福德以及智慧,因此才能夠在三大無量數劫之後,福德與智慧都圓滿具足,而成就佛道。因為菩薩是這樣子的多生累劫的依止正法修行下來,所累積的福德智慧越來越高廣,自然很容易就依於本具的廣大福德資糧而能夠出生在富貴豪門之家。雖然有的時候依於生生世世所發的菩薩四宏誓願,為了度化無邊的眾生,為了斷盡無盡的煩惱,為了學習無量的法門,所以有時候會依於願力而出生在某個窮困人家;但是因為福德、智慧以及能力都很廣大的緣故,也是很容易就出人頭地而位居高位,來成就利益更多的有情眾生,更有能力來護持佛教正法。

所以,真正的佛弟子,即使參與政治,他心心念念也都是為了佛教能夠更為興盛,為了眾生都能夠離苦得樂。而不會像一般世俗人一樣,表面上為了大眾的利益,實質上卻常是為了貪求個人或者少數人的龐大私利,而在官場上鑽營謀利。因為這是世間普遍的現象,所以佛菩薩也告誡過佛弟子,不應該隨意親近這些政治人物。

例如,在我們上面所舉的經王——《妙法蓮華經》〈安樂行品〉當中,世尊在教導菩薩哪些是菩薩應該親近之處的時候,特別告誡菩薩們,不得任意親近國王、大臣等政治人物。世尊所說的大意是這樣子的:當未來末法時代的五濁惡世之時,菩薩摩訶薩不應該親近國王、王子、大臣、官長以及外道六師等人,而且應該要經常的遠離他們。當這些人來請問佛法的時候,應該同樣的和顏悅色為他們解說微妙的佛法大義;如果他們有不了解的地方來請教,就應該要以因緣譬喻、隨順義理而分別,為他們開演回答;要像這樣子以種種的方便,使他們都能夠發起菩提心,並且使得菩提心能夠漸漸增長廣大,直到真正的進入到佛菩提道之中。但是,對於他們所具有的權力或可能會有的廣大供養,則都是應該要保持距離,而不應該抱著任何的期望去接近他們。

所以,在末法時代的今天,我們佛弟子應該要聽從佛陀的指示,不應該為了個人的私利,而去和國家領導人、文武百官等人刻意的親近;只是在他們來求取佛法的時候,要以各種的方便譬喻來為他們解說佛法,儘力使他們能夠歡喜信受,而樂於發起菩提心來。以上就是關於是否可以參與政治工作所作的說明。

接著,我們再來談談佛教徒是否可以參與軍事工作這個問題。

在佛法當中,最根本的教義就是,一切有情眾生都有真如心,也就是第八識如來藏。而凡夫眾生與佛陀的真心本體是沒有差別的,譬如《華嚴經》當中所說的:「心、佛及眾生,是三無差別。」(《大方廣佛華嚴經》卷十)所不同的,只是凡夫眾生的真心當中所含藏的無量種子還有染污,還沒有完成三大無量數劫的修行而把這些種子完全轉化清淨。既然說法界的真理是一切有情眾生都有不生不滅的真如佛性,都能夠究竟成佛,所以,即使是凡夫眾生,乃至三惡道的有情,他的本心都是平等平等的,沒有高下貴賤的差別,因此凡夫眾生才會被稱為未來佛。

因為這個緣故,佛菩薩教導我們,應該要平等的看待一切眾生,而且不應該輕視目前看起來比自己還要貧窮低賤的有情眾生,當然更不應該隨意去打罵他們;如果殺害同類有情這些未來佛,則將會招到落入三惡道的重罪。所以,在佛教的戒律當中,無論是五戒、十善業道還是菩薩戒,都將殺害同類有情列為重罪,是不應該隨意違犯的,否則將會自招三惡道的長劫受苦的業報。

世尊甚至在《梵網經》當中說,即使別人殺害我們的父母、兄弟、六親或者國家元首,也不可以因此去尋仇報復。除此之外,菩薩也不得擁有一切刀杖、弓箭、長矛、斧頭等鬪戰殺生的工具,當然也包括現代的槍炮彈藥等等各式武器,這都是不可以擁有的。另外,更不可以帶領軍隊彼此互相攻擊,因為這會殺害無量的眾生。此外,也不可以出入軍營,和軍人互相往來,讓人誤以為這位菩薩是對眾生沒有慈悲心的。由以上世尊這些開示,我們可以了解:菩薩基本上是不適合參與軍事工作的,也不適合出入軍營,公開的與軍人往來。

我們現在就來舉一個在禪門當中非常有名的例子,讓大家了解,菩薩即使是喪身捨命,也要想方設法阻止殺業的進行。這個是在《傳燈錄》當中所記載的故事。在唐朝元和年間,有一位很有名的禪師叫作隱峰禪師。有一天,隱峰禪師說要去朝禮五台山,就在他路過淮西的時候,恰巧遇到有一位叫作吳元濟的賊人。吳元濟他違抗而阻擋朝廷的軍隊,所以和政府的軍隊在對峙。那麼正當朝廷的官軍來攻打而與賊寇正在交鋒的時候,隱峰禪師心裡想:「我應當去解除這場戰事殺戮。」於是,隱峰禪師就將手中所拿的錫杖飛擲到空中,然後就隨著錫杖飛身經過交戰兩軍的上空。兩方的將士看到隱峰禪師在空中飛騰而過,全都驚訝得張大了口,當然他們心中也都明白,這是神異之人在警示交戰的雙方要停戰,所以也就因此各自鳴金收兵,各自散去了,也就化解了這場殺戮戰事。但是,在禪門的戒律當中,是不可以隨意顯現神通的,以免惑亂眾生。所以,隱峰禪師在示現過神通之後,他仍然先依著原定的計劃,把五台山所有的佛門古剎都遊歷參拜完;然後就在五台山的金剛窟前面,頭下腳上倒地而亡。他在死了之後,卻仍然沒有倒下,就好像一棵大樹一樣屹立著不動,顯示他是能夠來去自在以及嚴守戒律的,是一位慈悲菩薩的作為。

由以上佛陀的開示,以及這個在唐朝所發生的真實故事,我們更可以很明確的知道,佛弟子不應該從國界、地區、民族以及歷史恩怨等等世間法的分別,來彼此的仇視,甚至相互打殺,冤冤相報無了期;因為從真如佛性來看,一切有情眾生確實是平等平等。你今生出生在這個地區、國家,上一世卻有可能是生活在互相敵對的敵國,而再下一世說不定你又轉生到那裡去了。如果哪一天當你發起了宿命通,看到自己在這三世當中互相敵對的作為,甚至可能殺害了過去最親近疼愛的子孫、家人卻不自知,到時候會不會感覺到荒謬、錯亂而痛苦萬分呢?

從以上的說明,我想大家應該都已經明瞭,佛弟子在生生世世當中,最重要的是要行菩薩道,為了成熟有情,來成就莊嚴自己的佛國淨土,所以我們應該要學著平等的看待一切眾生。因此,像是為了愛國保國而從軍殺敵的工作,在世間法上看來,或許是個應該得到尊崇愛戴的英雄;但是,從世間萬法的根本真如佛性來看,卻是有著極不一樣的善惡因果在其中。另外,無論是從事政治或者其他的工作,也都是一樣要努力用心的攝受有情眾生;而不能像世間人一樣,只為了眼前的小利,而損害自己以及其他有情的長遠益利的。

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只能夠把這個問題作簡單的說明。非常感謝各位菩薩今天的收看!下一次我們要談論的題目是:佛教徒相信上帝的存在嗎?歡迎各位菩薩繼續收看!

阿彌陀佛!


點擊數:1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