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乘菩提的智慧、解脱并非平等

第088集
由 正才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各位菩萨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胜鬘经讲记”。我们这一次的内容,主要是依据 平实导师所写的《胜鬘经讲记》来作说明,并辨正某位号称佛教界导师的法师的错误说法。

前一集,我们讲到了《胜鬘经》的这一句经文:“法无优劣,故得涅槃。”(《胜鬘师子吼大乘大方便方广经》)意思是说,只有法界的实相才是平等平等的,三乘菩提的法义内涵与证境、智慧,是有浅深、广狭、胜劣差别的,三乘法与证境都绝对不平等。

从无余涅槃中的本际如来藏的境界来看时,才能说是法法平等;如来藏祂从来没有自己的主观,祂对五阴是如此,对十八界也如此,对待一切心所法、对待一切种子、对待一切有情、对待山河大地都如此,祂对一切法平等,从来都是平等的。

实相心如来藏,对待自己所执持的业种,从来也都是平等心去看待,祂不会说:“这个业种是恶业种,现在要受报了,把它延后,一直无限期延下去好了;善业种子先来报,恶业种子可以丢弃,才不会受苦。”祂不会这样,该报就报,祂很平等,只有祂才是真正的法法平等。但是由于这个实相法界的亲证很困难,所以 佛陀施设了三乘菩提的差别,先帮众生实证涅槃;有许多人实证涅槃以后,众生对 佛就有信心了,知道出三界是可能的,佛陀没有欺骗我们。由于阿罗汉们的亲证而生信,所以众生对 佛陀生起了信心,就相信 佛说的法,相信自己将来也有希望可以成佛,并且可以用人身来成佛。

所以二乘菩提的法道以及果证,都只是 世尊弘法上的方便施设而已;是因为五浊恶世的众生根性差,使得 世尊必须如此施设。其实本意都是要把众生引入成佛之道中,想要方便引导众生走上佛菩提道,后来才会告诉大家:证得二乘涅槃,就像是一个化城。这是经中明说的道理,但是我们前几集所讲的那位号称佛教界导师的出家法师,竟然也能把它移花接木。

他这么说:“所以三车,等到孩子们他们出来的时候,给他们的都是大白牛车,所以二乘就是大乘。”然后,对于后面的化城譬喻,他就不谈了,让你觉得他讲的确实有道理,因为经中的文字确实如此,只是意思与他所讲的不同。但这是断句取义,只断取其中一句来说,其他后面几句都不谈,避免显示有所不同;所以他的手法确实高明,比古印度的应成派中观祖师们绝不逊色,而且犹有过之,所以他确实很厉害。

接下来,我们再来看这位法师又是怎么注解后面的经文。《胜鬘经》接着说:

智慧等,故得涅槃;解脱等,故得涅槃;清净等,故得涅槃。(《胜鬘师子吼大乘大方便方广经》)

而这位法师注解说:

由于一切法的本来平等,所以能证的“智慧”也就平“等”,称为平等大慧。平等有普徧的意思,智慧达一切法平等,徧一切法而转,所以有平等智。(《胜鬘经讲记》,正闻出版社,2003年4月新版二刷,页172~173。)

各位看看,他这样说的目的是不是很清楚,他的目的是要让大家感觉:其实三乘菩提的智慧是平等的、一样的、没有差别,所以诸佛所证的智慧,跟阿罗汉所证的智慧是一样的。他想要让大家误以为 佛与阿罗汉的智慧、证境完全相同,这就是他的目的。

我们来看 平实导师对他这一段说法是怎么评断的,平实导师说:

二乘无学愚人所证的智慧,不能遍于一切法中,反而灭尽一切法而说一切圣人若入无余涅槃时悉皆平等,是灭尽万法后的平等空无、平等断灭,并不是遍于一切法中平等的,所以二乘无学圣人无平等智可说。(《胜鬘经讲记》第二辑,正智出版社,页328。)

当菩萨们证得如来藏以后,再来看二乘人的智慧与菩萨们所证的智慧,到底平等不平等?这样来比对就很清楚了。二乘人所证的菩提,是要把自己灭尽的,灭尽自己以后成为无余涅槃;无余涅槃中没有六根、六尘与六识,一切法都灭尽了。请问:一切法都灭尽了以后,二乘圣人已经都不在了,能说是平等吗?平等,是一定要有两个法同时存在,而它们是不分上下的,才可以说是平等。譬如你手上有一千万元,我手上也有一千万元,我们可以说是平等的;譬如,两个人各自所有的一千万元钞票,有一天突然都同样烧光了,这样来说平等,或许还有一点道理。然而那位法师说的却是:当两个人都被烧死了,还说这两个不存在的“人”是平等的。有这样的道理吗?

如今他的意思是说:“你死了,我也死了,我们都死光了,所以平等。”等于是这个意思。但是断灭空可以叫作平等吗?无法就是无法,断灭就是断灭,没有一法存在时,还有什么可以互相比较而说是平等?所以他的逻辑有很大的问题存在。可是一般人看到他这些文字表面的意思,往往会相信;因为他所讲的与佛法好像一样,跟《般若经》中讲的似乎没有差别,浅学者就信了;这一信,就跟着他开始偏差了。所以真正的平等,必须是还在人间,也有两个法同时存在,才可以互相比较平等,所以他是滥用平等这两个字。

诸法平等是菩萨的现观,不是阿罗汉与辟支佛的现观,因为阿罗汉与辟支佛的涅槃现观是五蕴断灭空,不能说是平等。但是菩萨证得如来藏,可以现见如来藏是遍一切法,也是遍于四种涅槃中;所以菩萨于一切法功能差别中,也就是于一切法界当中,看到如来藏是普遍存在的,不曾离开任何一个法界。从十方有情法界来看是如此,从个人五阴中的一切法界来看,也是如此,所以菩萨可以说法法平等。但二乘法是断我见之后进断我执,然后舍报而全部不存在了,怎能有平等可说?所以那位法师所说的平等是错误的。

然后,他又把这个平等,把转依如来藏以后现观的法法平等,遍一切法界的平等,套用在互不平等的三乘菩提上面而说是平等的;而他这个说法是很不平等的,因为明明是不平等的法,他硬要说成平等,那就真不平等。明明大乘是黄金,二乘法中一个是小乘黄铜,一个是中乘白银,他却要说这三个是平等的。那白银面对黄铜的时候,可要大呼冤枉了!如果是黄金面对黄铜呢?是否要自己生闷气呢?

但是如果从真实义来说:这黄金、白银、黄铜都有金属性,所以从金属性才能说是平等的。这样它们三个就都没有话讲了,应当如此。但这却是菩萨所证的法法平等,是从金属的属性来说的,是从藉如来藏都能出三界来说的,却不是落在三种金属不同的类别里面来说的,也就是不从佛法三乘智慧互不相同的实质来说的。

可是那位法师惯会移花接木,所以大家被他蒙骗了都不知道。而我们知道了,就有义务把它揭发出来,让大家看清楚:三乘的法义差别究竟在哪里?这是非常重要的。因此他所说的三乘涅槃的平等、三乘法义的平等,绝对是错误的。以他未断我见的智慧,想要通达一切法平等,其实达不到;因为他所谓的解脱道,也就是他的成佛之道,都只在现象界的蕴处界法中,从来没有触及法界的实相。他的四十几册书中,从来不曾碰触到法界的实相,也从来不曾探究蕴处界是从哪里来的,只把蕴处界等现象法的缘起性空,当作就是实相。

可是,蕴处界究竟是从哪里来的?既然要说缘起,总不能无因无缘而生起。名色是从哪里来的?佛在阿含的十因缘中讲得很清楚:名色是从识来,这个识是入胎识。出生名色的识,总不能是名色中的意识吧!不可能由意识来出生色阴吧!也不可能由意识来出生“名”所摄的被生的意识自己吧!那岂不是颠倒见?既然是如此,当然是以出生名色的入胎识,是以不含摄在“名”等六识中的另一个识,来作为名色的本源、万法的本源,这才是法界的实相。而那位法师所说的法,都是本识如来藏所生的名色的范围之内,从这个名色的缘起而性空来说实相,从来不曾涉及实相法界,那与实相根本就不曾相干、不曾相触,根本就达不到实相的境界。

他那一种智慧,假定是没有差错而是正确的,终究不过是二乘解脱道的智慧而已,终究不能够触及到法界的实相;何况他的二乘解脱道智慧又是错误的,因为缘起性空的道理是依名色而来的,但这是入胎识出生了名色以后才存在的现象,并不是法界的实相。而缘起性空二乘法所依的名色是从入胎识来的,入胎识才是缘起的真实相。断尽思惑以后,名色灭除而入无余涅槃时,入胎识仍然存在,祂才是涅槃的本际;有了这种涅槃的智慧以后,才能称为法法平等。可是问题来了,阿罗汉与辟支佛从来不曾触及万法实相的入胎识,从来不懂无余涅槃中的实相境界,他们的智慧怎么会跟菩萨的智慧平等一味呢?由此可见,这位法师对三乘菩提的理解,是错得很离谱的。

接下来再看他又是怎么说的,他说:【以此平等大慧,断一切烦恼过失,得大解脱自在,所以“解脱”也是平“等”的。】(《胜鬘经讲记》,正闻出版社,2003年4月新版二刷,页173。)他在前面说的三乘法平等的施设,当你信了以后,他就可以一直延伸下去,读者就绝对会完全相信他了,这就是他的高招。我们来看 平实导师是怎么评断他这个说法的,平实导师说:

关于平等解脱,亦非二乘圣人所知,谓彼等的解脱不是大自在,所以仍须依佛而住;佛若入涅槃,彼等即不再来受生而入无余涅槃,不能如菩萨在佛灭度后继续受生十方三界中利乐有情。而且菩萨现观一切人若入无余涅槃时,其涅槃境界平等平等,已现观无余涅槃中同皆无一切法故,此非二乘圣人所能现观,故说二乘无学所证的解脱并不是真平等。(《胜鬘经讲记》第二辑,正智出版社,页333。)

那位法师说“二乘圣人所证的是大解脱的自在”,真的是大解脱吗?如果是大解脱的自在,他们就不用害怕发愿再来受生度众了;他们正因为对生死苦有恐惧,所以才要入无余涅槃,显然不是大解脱,而且不自在。阿罗汉是对生死有恐惧,所以成为阿罗汉以后,还希望能依 佛而住;如果 佛陀不在人间,他们往往是一天也待不了,所以有很多阿罗汉,在 佛面前恳求先取涅槃,除非是无法提前入涅槃的慧解脱阿罗汉。

譬如《增壹阿含经》卷36就有记载:

是时,比丘尼思惟义已,即于座上得三达智。是时,比丘尼白佛言:“我不堪见世尊取灭度,唯愿听许先取灭度。”是时,世尊默然可之。(《增壹阿含经》卷36)

此外,也有许多俱解脱阿罗汉们,在别的地方听人家传话过来说“佛陀前几天已经取灭度了”,他们才刚听完,就随即示现十八变,然后就取涅槃了。就这样一个个随即入涅槃,剩下的可能不到一半,这剩下的一半阿罗汉中,大多是慧解脱者,无法提前入涅槃。像这样的阿罗汉,你能说他们没有恐怖,能说他们已得到大解脱、大自在吗?所以他们是有恐怖的,可是那位法师却故意拉抬二乘圣人。而在前面经文中,胜鬘夫人就曾说二乘圣人他们有恐怖,一点都没有冤枉他们。

然后再来检查菩萨们所证的解脱,你能从经典中看到有任何一位菩萨说:“佛入涅槃了,所以我也要入涅槃。”有没有呢?连一位都没有,他们都依照 佛的吩咐,继续精勤努力住持正法于人间;不管色身多么痛苦,也不管 佛陀入灭后心中有多么难过,都要留下来继续把佛法挑起来,这才是菩萨呀!但菩萨为什么能这样?为什么菩萨不会想要逃避生死?这是因为菩萨证得如来藏以后,现前观察到:入涅槃只是把自己灭了以后成为无余涅槃,可是无余涅槃中,仍然是如来藏的独住境界,只是如来藏不再出生蕴处界而建立为无余涅槃而已。然而自己存在的生死痛苦之中,自己的如来藏仍然是涅槃的;菩萨既然可以观察现前就是涅槃了,那又何必再去取无余涅槃?所以就何妨自己辛苦一点,承担起如来的家业。这样才能说是大解脱的自在,这是定性二乘圣人永远无法实证的。

我们今天这个单元,就为各位说明到这里。谢谢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学法无碍、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点击数: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