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罗汉依止佛才能离怖畏入涅槃

第050集
由 正昌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电视机前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的电视弘法节目。在此先问候大家:少病少恼否?色身康泰否?道业精进否?目前正在演述的单元是“三乘菩提之胜鬘经讲记”。

接下来将继续为大家解说,二乘声闻阿罗汉不证涅槃本际如来藏的缘故,所以并没有离开涅槃本际不是断灭空的怖畏,但是因为依止于佛、信受佛语的缘故,接受了佛说“涅槃本际不是断灭空”的正知见,所以阿罗汉才能够真正断除我见、我执、我所执的一念无明烦恼,舍寿之后也才能够灭尽自己的十八界,永离一切三界的热恼及不断生死轮回的痛苦,入于只有如来藏单独存在的究竟清凉、寂静的涅槃;真正解脱于我见等一念无明烦恼不断的缘故,不得不于三界中不断生死轮回的烦恼痛苦啊。所以说二乘声闻阿罗汉是依止于佛,才能够离开对于涅槃不是断灭空的无明怖畏而入涅槃,也因为阿罗汉是灭掉自己的五阴才能入涅槃,所以阿罗汉对于所入的涅槃也没有究竟乐。

专修二乘解脱道的声闻阿罗汉,所观行的内容仅止于蕴处界的无常、无我,目的只是为了断除对于五阴自我的贪爱执著,入于究竟清凉、寂静的无余涅槃中,而解脱于三界轮回生死的烦恼痛苦。所以专修二乘解脱道的人,本来就不该执著五阴,不该喜乐、贪爱五阴;反而要把自己的五阴杀掉,然后就取无余涅槃,才不会被五阴所害。如同上集为大家说过的焰摩迦比丘,当他成为初果人后,舍利弗尊者又为他说法,让焰摩迦比丘成为了阿罗汉。舍利弗尊者所说的可以让焰摩迦比丘成为阿罗汉的二乘解脱道观行内容,就是告诉焰摩迦比丘:不应该喜乐、贪爱五阴而生起执著,反而要把自己的五阴杀掉,然后就取无余涅槃,才不会被五阴所害。

《杂阿含经》卷5:

尊者舍利弗语焰摩迦比丘:“今当说譬,夫智者以譬得解。如长者子,长者子大富多财,广求仆从,善守护财物。时有怨家恶人,诈来亲附,为作仆从;常伺其便,晚眠早起;侍息左右,谨敬其事;逊其言辞,令主意悦,作亲友想、子想,极信不疑,不自防护,然后手执利刀以断其命。焰摩迦比丘!于意云何?彼恶怨家为长者亲友,非为初始方便害心、常伺其便至其终耶?而彼长者不能觉知,至今受害。”答言:“实尔。尊者!”舍利弗语焰摩迦比丘:“于意云何?彼长者本知彼人诈亲欲害,善自防护,不受害耶?”答言:“如是!尊者舍利弗!”“如是,焰摩迦比丘!愚痴无闻凡夫,于五受阴作常想、安隐想、不病想、我想、我所想,于此五受阴保持护惜,终为此五受阴怨家所害;如彼长者为诈亲怨家所害而不觉知。焰摩迦!多闻圣弟子,于此五受阴观察,如病、如痈、如刺、如杀,无常、苦、空、非我、非我所;于此五受阴不着、不受、不受故不着,不着故自觉涅槃: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尊者舍利弗说是法时,焰摩迦比丘不起诸漏,心得解脱。

上述经文,尊者舍利弗在焰摩迦比丘成为初果人之后,又再向他说明如何成为阿罗汉的二乘解脱道理:【尊者舍利弗向焰摩迦比丘说:“我如今应当为你再说譬喻,有智慧的人可以用譬喻而了解正法。譬如说,有一个长者的儿子,这个长者的儿子大富多财,所以他就需要很多的仆从来奉侍他、来帮他守护财物。当时就有一个怨家,就假装来亲附他、来作他的仆从,这个恶人常常在观察长者的儿子有什么需要时,而他自己有什么机会;所以这个仆人每天都很晚才睡,每天早上都很早起床。当长者的儿子刚起床,他就已经在身旁侍候着,讲话也很小心,做事、言语也都很恭敬,使得主人对他非常喜爱,就把他当作是好朋友,也当作儿子来看待,对他是完全信受而没有怀疑的,所以就没有在作自我保护的事情。到了这个时节,那恶人就时时都有机会了,因此他就用刀子把长者的儿子给杀了。焰摩迦比丘啊!你的想法怎么样呢?那个怨家恶人来作长者的亲友,他难道不是一开始就存着方便残害之心,常常在寻求着方便的时机,一直到把长者的儿子害死命终为止吗?是不是这样呢?而那个长者的儿子始终都不能够觉察,所以后来就被害死了。”焰摩迦比丘答覆说:“确实是这样啊!尊者。”】

【然后舍利弗尊者就向焰摩迦比丘说:“那么你的意下如何呢?那个长者之子,假使本来就知道那个人是假装来亲附而想要害他,如果他能够知道而善于防护的话,是不是就不会受害了呢?”焰摩迦比丘答覆说:“就像是这样子啊!舍利弗尊者!”舍利弗又说:“道理是一样的,焰摩迦比丘啊!愚痴无闻的凡夫,对于五受阴都把它当作是常住不坏来认知;把五阴当作是安隐不坏的法,认为五阴是不会生病、坏灭的,把它当作是真实我,把它当作是我所有的永远不坏的真实法,所以就对五阴保持护惜而不防护,最后终究还是被五阴怨家所害死了,就好像那个长者的儿子,被那个假装来亲附的怨家所害而不能觉知。”】

【舍利弗尊者又说:“焰摩迦!多闻的圣弟子们对于这个五阴详细观察,知道五阴如同身上长出来的痈疮一样,就好像是要杀害我们的怨家一样;五阴是无常、苦、空,非我、非我所的,所以对这个五阴不应该执著。如果不执著五阴自己,也不接受五阴自己了;由于不接受五阴所以不执著,不执著的缘故,所以自己就可以觉察到已经证得了有余依涅槃了,舍报之后一定是可以取证无余涅槃的。这时自己就可以确定地说:我无始劫来所有的出生,到了这一世已经断尽了,不会再有后世的出生了;所应该修行的梵行,我都已经建立了;对于出离三界生死应该作的事情,我也已经作完了;自己很清楚地知道,不再接受后有了。”焰摩迦比丘当场接受了之后,依于他本有的初禅证量,就把对于五阴的贪爱都断了;这时焰摩迦的欲漏、有漏、无明漏都断除了,所以不起诸漏,心得解脱,成为阿罗汉。】

上述经文中,舍利弗尊者只是举了五阴如同诈来亲附的怨家作为譬喻来说明,这样的讲述以后,来要求已经断了我见的焰摩迦比丘,应该进一步把对于五阴自我的贪爱断除,而焰摩迦也当场接受了;由于焰摩迦比丘本来就有了初禅的证量,所以把对五阴的贪爱都断了以后,这时焰摩迦不起诸漏——欲漏、有漏、无明漏也就跟着断除了,心得解脱成为了阿罗汉。

从经中尊者舍利弗说“对五阴不可以爱乐,不可以执著,就可以帮助焰摩迦比丘从原本是初果人,成为了证得四果的阿罗汉”这个记载来看:专修二乘解脱道的人,本来就不应该执著五阴,不应该喜乐、贪爱五阴自己;反而要观察五阴就如同想杀害我们的怨家一样,应该要把五阴杀掉,然后就取无余涅槃,才不会被五阴所害。所以二乘解脱道的实证,都是在灭除对于五阴的喜乐、贪爱而生起执著上面来作观行,只要能够真的灭除对于五阴自我的贪爱执著,就能够取证无余涅槃而得解脱。

此外,从上述尊者舍利弗说法的简短过程中,以及焰摩迦比丘成为阿罗汉的法义中,我们可以看到其中都没有牵涉到:有没有证如来藏这件事?舍利弗尊者所说的都是世俗法蕴处界的虚妄,都只是把对于五阴的贪爱、执著灭除了,来就取无余涅槃而得解脱。而闻法的焰摩迦比丘,当他确定无余涅槃不是断灭空,也把对五阴的贪爱与执著都断尽了,他就知道自己舍寿后就不会再去投胎了,因为他很确定:自己坚决地愿意把五阴灭掉。所以说,灭掉五阴是容易的,诸地菩萨也都是这样实证的。觉得不容易灭尽五阴的人,都是因为恶见:把五阴当作是常住法,不愿舍弃。

最常看到的错悟大师,是将六尘中的离念灵知心当作是常住不坏的真如法,落在意识常见中。由于不愿舍弃五阴全部或局部的缘故,每一世死后就赶快去投胎,就这样一世又一世地去投胎而生死不断,无法脱离轮回。如果已经如实了解五阴的全部内容,也愿意舍掉五阴,真的下定决心了;这时假使还有一丝丝对五阴的贪爱,特别是对离念灵知心自己,也就是识阴中的意识只要还有一丝丝的贪爱,舍寿时就会出现中阴身。由于中阴身境界中,还是会记得生前所证的解脱道智慧,所以到那个时候自己再观行,再劝令意根来接受,等到中阴身七天的寿命终了后,就可以不再出生中阴身,就可以得到解脱而入无余涅槃了,这就是经中所说的中般涅槃,这是三果人中最利根的人。

由此可知,二乘解脱道的实证,根本与是否实证如来藏无关,取证解脱果并不需要证得如来藏,所以阿罗汉并不知道无余涅槃中是什么;这是因为无余涅槃正是阿罗汉把五阴自我全部都灭尽之后他才能入的,所以无余涅槃中,并没有阿罗汉的色受想行识的五蕴自我存在,那他又怎么可能知道无余涅槃中是什么呢?所以,阿罗汉们完全是因为信受 佛的开示说:无余涅槃中不是断灭,有个第八识如来藏—这个本识—常住;而这个本识无知、无见、无觉、无观的独自存在,所以涅槃中是真实、寂静、离热恼的,而且是常住不变的,并不是断灭空。

由此可知,不是只有在大乘法中才说“法离见闻觉知”,事实上在《阿含经》中的二乘菩提的实证中,就已经有这样的内容了:这个本识本来无知无见,比丘应如是见。如《杂阿含经》卷2:

我说彼识不至东西南北四维上下,无所至趣;唯见法,欲入涅槃;寂灭、清凉、清净、真实。

上述经中,佛说这个本识——第八识如来藏,是不会如同五阴自我一样,能够觉知而到达东西南北上下等处所的,所以这个本识是无所至趣的;这个本识也就是五阴自我灭尽后,可以独自存在的涅槃本际,祂是寂灭的、清凉的、清净的、真实常住的法;修学解脱道的人,唯有先信受无余涅槃中有这个本识真实常住,并不是断灭空,才能够真正地趣入这个寂灭、清凉、清净、真实的涅槃中,而解脱于三界不断生死轮回的烦恼痛苦,得到真正的解脱。

所以说,阿罗汉们完全是因为相信 佛的开示,相信无余涅槃中不是断灭空,才能证得解脱。因此,胜鬘夫人在《胜鬘经》中说:

阿罗汉归依于佛,阿罗汉有恐怖,何以故?阿罗汉于一切无,行怖畏想住,如人执剑欲来害己,是故阿罗汉无究竟乐。

为什么胜鬘夫人说:“阿罗汉于一切无,行怖畏想住。”这是因为所有的二乘行者,对于涅槃是无所有的,心中都还会有恐惧。他们对于无余涅槃中是一切都无的,实际上心中还是会有一点担心,虽然 佛已经开示说“入无余涅槃不是断灭”;可是阿罗汉们又没有实证无余涅槃中是否真的不是断灭,更何况其他三果人以下的二乘人呢?所以二乘人对于蕴处界等一切都无,心中仍然是有怖畏的。可是虽然有怖畏,却必须要进入一切无的状态中,要把蕴处界都全部灭尽了,才能成为无余涅槃。所以二乘人对于五阴的看法是:五阴就是怨家仇人,五阴如痈、如刺、如杀,所以要灭尽五阴。就好像有怨家拿着剑要来害自己一样,五阴就是那个拿剑来害自己的怨家,也是导致自己在无量劫中不断生死的仇人。因此,胜鬘夫人说二乘人对于五阴的看法是“如人执剑欲来害己”,所以应该要灭尽五阴。

可是当二乘人把五阴都灭尽了以后,那个无余涅槃中到底是什么?这是连阿罗汉都不知道的!虽然 佛说无余涅槃中是真实、是不变异、是常住,可是无余涅槃中到底是什么?阿罗汉们还是不知道啊!因为不知道,所以就不会有究竟乐。所以阿罗汉对于无余涅槃,对于他自己的所证,是没有究竟乐的!因为无余涅槃中到底是什么,阿罗汉们都不知道;只是因为他们信受 佛的开示,知道我阿罗汉灭了自己以后并不是断灭空,在无余涅槃中还有本识常住,而这个本识无知亦无见,不再有法乐了;因此阿罗汉证涅槃出三界时并不是究竟乐,因此胜鬘夫人才会说“阿罗汉无究竟乐”,说阿罗汉对于自己所证的涅槃是没有究竟乐。这是如实语,并不是刻意贬低阿罗汉的话!虽然阿罗汉对于自己所证的无余涅槃,如同胜鬘夫人所说,是没有究竟乐的,但毕竟阿罗汉是可以灭尽五阴入涅槃的,解脱于三界中不断轮回生死的。

从这里来看,那些自认为已经证悟的大法师、大居士们,把五阴这个害自己在三界中不断生死的怨家,当作是最亲近的人而抱得紧紧不肯舍离,特别是落在意识中,把意识怨家当作法身慧命最亲近可靠的这些人,把害死他们法身慧命的离念灵知心,认作是常住不坏的真我。这些名闻当代的大师们,总是成日里想要把握自己、当自己、宝爱自己,也这样来教导徒众们要把握自己不放;却不知道意识自己正是法身慧命的最大怨家,所以他们全部都是被意识怨家所害而无法断除我见;这都是错把意识怨家当为最可靠的人,所以都是被意识所害而落入常见外道中啊!法身慧命也就这样子被意识怨家所害死了。就算有人能够证得二禅而离开了五尘,但是由于不明白五阴虚妄的道理,都还会落在离开五尘的离念灵知境界中,还是离不开常见外道见,所以仍然是那个被意识怨家所害的人啊!等而下之,则是完全不自知落在识阴六识上的人,这类人常常教导徒众们说:“能见、能闻、能嗅、能尝、能觉、能知的心就是真如,就是佛性。”这正是落入识阴六识的功能中,与自性见外道所见完全相同,不曾丝毫远离识阴,都是早已经被识阴恶人害死自己法身慧命的愚痴人啊!

菩萨也像舍利弗尊者这样来看待五阴,知道五阴是残害自己法身慧命的怨家;但是菩萨却不会想要把五阴杀死,而是把五阴留着当作自己所用的道器,却不被它影响;而阿罗汉却是要把五阴杀死的,这个就是大乘与二乘最大的不同所在。《阿含经》中说的二乘解脱道的法,都是志在断除我见、我执而取无余涅槃的,所以说要把五阴害死,不要被五阴的假善知识所欺骗,而让自己的法身慧命被五阴所害死。因此千万不要被亲密的五阴所骗,而贪爱五阴、执著五阴,特别是识阴中的意识:离念灵知。不论是能够离开五尘的二禅等至的离念灵知,乃至欲界五欲六尘相应的凡夫这样的识阴六识,这个意识及识阴六识,都是害我们不能离开三界生死的五阴怨家,所以不应该去贪爱五阴自我、执著五阴自我,应该知道五阴都是残害我们法身慧命的怨家;也应该要学菩萨一样不把五阴杀死,而是把五阴留下来当作自己所用的道器,来证取这涅槃的本际—第八识如来藏—的所在。因此菩萨能够现观这涅槃中本识的存在,就不会像阿罗汉一样自己能够证得无余涅槃却没有究竟乐。因为菩萨能够现观这无余涅槃中的本际第八识如来藏的存在,所以就能够离开这种阿罗汉对于自己所证涅槃没有究竟乐这样的一个状况中。

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就先说明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