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严与应成中观(一)

第037集
由 正伟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电视机前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先问候大家:色身康泰否?少病少恼否?游步轻利否?众生易度否?各位现在所收看的节目,是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三乘菩提之胜鬘经讲记》,也就是本会 平实导师的著作《胜鬘经讲记》的导读课程。

在上一集的节目中,为各位介绍到〈摄受章〉第4,也就是教材的第274页,经文中说到:“善男子、善女人舍身者,生死后际等,离老病死;得不坏、常住、无有变易、不可思议功德如来法身。”这是说:善男子、善女人的佛弟子,因为见道而断了我见、证悟了本来常住无生的如来藏,所以断除了三缚结、转依了如来藏,不再以色身、觉知心为我,舍离了身见、我见,所以能舍离生死变异的五蕴身,现证生与死的前际、后际其实都是平等平等,从此不再有五阴的老病死忧悲苦恼,因此得到了永不坏灭、恒常永住、无有变易的、不可思议功德的如来法身。

那么福严法师如何解释这一段经文呢?在他的书中第112页说到:“不为老病死所坏,即是常住。常住,所以是无变易的。常身的功德无边,不可以心思口议,故名不思议功德。有此不坏常住无变易不可思议功德的,即是如来法身。依法成身,名为法身。”(《胜鬘经讲记》,正闻出版社,中华民国2003年4月新版二刷,页112。)这一段的解释在字面上是正确的,然而福严法师一生否定如来藏常住之法,认为没有实体法可以常住,对于传统中国佛教所主张的真如不灭、如来藏常住、万法有本体,他不断地否定与破斥。以上这一段他的解释,只是依文解义,依着经文而白话直译,这并非是他本人真正的想法,因为福严法师在一生当中,坚持应成中观学派的“缘起性空”为唯一究竟了义之说,其余佛门的教理统统都判为不究竟说。为什么这样子讲呢?我们先来看看慧日讲堂为他出版的《导师略传》,各位在网络上就可以搜寻得到,文中说到他在出家之前的情况:

“民国十四年(二十岁),读冯梦祯的〈庄子序〉:‘然则庄文郭注,其佛法之先驱耶’,引起了探究佛法的动机。此后,于商务印书馆之目录中发现佛书目录,因此购得《中论》等书。由于阅读《中论》,使导师领略到佛法之高深而向往不已!导师经四、五年的阅读思惟,发现了佛法与现实佛教界间的距离,所理解到的佛法与现实佛教界差距太大,引起了内心之严重关切,因此发愿云:‘为了佛法的信仰,真理的探求,我愿意出家,到外地去修学。将来修学好了,宣扬纯正的佛法。’”(《印顺导师略传》,印顺教育基金会。)

这段文字明白地告诉读者们,福严法师在出家之前,影响他最大、最深的书籍就是 龙树菩萨的《中论》;竟然花了四、五年的时间将《中论》的法义内容与现实的佛教界去相比印类,但是两者相差甚大,大到他内心生起严重的疑惑与关切。所以这件事成为他为了追求佛法真理而剃度出家的最重要的原因。这件事情造就了他这一生之中,向来以他所理解的 龙树菩萨《中论》的内容来作为最究竟的依归。

然而,这里面有两处危险的地方:第一、他穷尽一生所能理解的《中论》,是否真的就是 龙树菩萨的本意呢?自古以来大乘学人大都认为自己了解 龙树菩萨的中观,就好像大家都读《金刚经》,都认为自己了解了《金刚经》中“般若波罗蜜多”的道理,动辄说自己已经证得了般若波罗蜜。然而大部分此类之人却是连声闻道的初果须陀洹尚且不能证得,不能知晓初果的内容,也就是连 世尊初转法轮解脱道的道理尚且误会了;那么实质上根本没有可能,也没有能力去实证后续的二转法轮中诸法般若实相。因为般若波罗蜜的实证,必须依于初转法轮解脱道的成就,也就是证得声闻初果乃至四果之后,方能真正地会得二转法轮中“般若”的意旨。

在佛世的时候,诸位圣弟子便是由 佛教授,依着三转法轮的顺序而一分一分实证其中的内容,这是诸经中实际记录的实况。若不依这样的分证顺序,不了解身见、我见的内容,不能断除三缚结、五下分结的结使,则必不能真正地理解般若诸经中般若波罗蜜,也就是没有解脱道的实证,则无法求证佛菩提道“智慧到彼岸”的般若波罗蜜。这就好像未曾修习初等数学的人,连四则运算尚且不知不会,那就无法学习工程数学精密的运算,后者必须要以前者为基础。此处的危险自古以来多有大乘的学人陷入其中而不自知,福严法师无疑也是其中之一,因为福严法师他不能理解解脱道五蕴法之中“身见、我见”的真实内容,造成的后果就是他以为大乘所说的真如法性就是灭相不灭,造成了他认同宗喀巴所说二乘所证的“五蕴空”与大乘所证的“真如空性”是完全相同的。此其一也,这个部分我们在后面还会详细地解说。

第二点危险之处:由于 龙树菩萨的《中论》内容,主要在解释 佛陀二转法轮的意旨,也就是论及真如总相智与别相智的范围,目的是要对抗当时佛门外的外道,以及佛门中的外道邪谬思想。也因为 龙树菩萨在年轻气盛,还没有学佛之前所犯下的罪业的余殃,所以在像是 玄奘法师所著的《大唐西域记》、《十二门论宗致义记》及西藏多罗那他祖师所写的《印度佛教史》中都说到,当时 龙树菩萨的修证位位在初地,甚至有人说是邻近初地而不能入,而 无著菩萨的修证则是在三地,甚至在《明句论》中也提到类似的观点。也就是说,龙树菩萨《中论》的内容,乃是大乘初见道一直到见道位圆满的部分,另外尚有初地以上菩萨所修证的一切种智,这是《中论》里没有提到的,也就是佛法中三转法轮的内容;所以《中论》乃是有容有上的法。这一点在福严法师晚年后,诸多学者将 龙树菩萨其余的著作都翻译出来之后,则更加的清楚。

因为不能明了声闻道中五蕴空、断结证果的内容,因此就连带地误解了大乘所说的般若波罗蜜;将误解后的内容视为佛法中了义的无上义理,更进一步地将三转法轮唯识种智的义理却当作了是不了义说,这就是福严法师一生当中于佛法偏差的落处。然而这并不完全是他的过错,而是因为他继承了印度的月称,与西藏的宗喀巴、贾曹杰、克主杰等等,前后相承,一贯以来坚持应成中观的结果。

这种情况自古以来就所在多有,所以多罗那他祖师的《印度佛教史》里面说到,在月称的时代这一些邪说就已经比比皆是,而且支持邪说的力量常常大于正法的力量。例如当月称当上了那烂陀寺住持的时代,那烂陀寺附近的孩童都会唱一首歌谣:“噫嘻龙树论,有药亦有毒;慈氏无著论,众生之甘露。”这首偈显示了大众们错解了 龙树菩萨《中论》的情况,自古以来这就是佛门中常见的事情,而且这一些人常常是占有多数的力量,自古皆然,无足为奇。所以了解了以上的内容之后,我们就可以了解福严法师此生邪谬的落处,也只是承袭了古来佛门中的常态。

福严法师就是因为喜欢 龙树菩萨的《中论》,进而选择出家专修,可惜的是他错解了 龙树菩萨的意旨,选择了有毒药的那一边,其中是什么原因呢?书上提到1936年福严法师三十一岁的时候,武昌佛学院开始开办研究班,福严受到太虚大师的邀请,到武昌佛学院指导学生们“三论”的内容。三论就是《中论》、《十二门论》以及《百论》,前两者是 龙树菩萨的著作,而《百论》则是 龙树最重要的继承弟子提婆菩萨的著作。中国佛教在鸠摩罗什大师翻译出这三论之后,学习者蔚为风气,而成就了一时之间的兴盛;后来唐代 玄奘法师依护法菩萨的注释本子,译出了提婆菩萨《四百论》的后半部成为《广百论》,乃至当代法尊法师将《四百论》完全汉译。从其中的内容我们就可以看出提婆菩萨继承着师父 龙树而造了《四百论》,目的就是为了要讲述般若波罗蜜的实证,其中的意旨绝不是福严法师所理解的无因应成中观。

1938年8月到1939年年底,福严法师应太虚大师之命,到四川重庆北碚缙云山,也就是汉藏教理院,当时与法尊法师成为教理院的同事。因为法尊法师少年失学,依靠着自学成才,所以在文字的表达上常有艰涩之处,所以这个时候福严法师依太虚大师的要求,帮忙法尊法师新译出来的《密宗道次第广论》去润色文字,遇到了文字不能了解之处,便请问法尊法师。对于 龙树菩萨的空义思想,福严与法尊经常作法义上的探讨,甚至法尊法师应福严的要求,为他翻译了 龙树的《七十空性论》。两个人在问答之中,福严假设了问题来引出法尊法师的见解,有的时候双方争论不下,最后就以“夜深了,睡吧!”而结束。书上说到“如此的论辨,使得福严有了更多、更深的理解,从此不再重视深受老庄影响的中国空宗——三论宗。”所以福严法师在《平凡的一生》当中,自忆与法尊法师共同修学的因缘,他说:“我出家以来,对佛法而能给予影响的,虚大师而外,就是法尊法师,法尊法师是我修学中的殊胜因缘!”

这是说,藉由法尊法师翻译及对谈之中,使得福严法师学习到了他认为最好、最了义的佛法,也就是佛护、月称、宗喀巴一脉相承的应成中观学说。福严法师在他的著作《中观今论》里面详细地解说并节录了宗喀巴的教法,也表示了自己在中观的思想上,虽然与宗喀巴师徒见解有少许不同,但是福严法师确立了此生自身依止应成中观为究竟之说;所以最后福严法师他依据了宗喀巴的理论,把佛法立为三个系列:虚妄唯识系、性空唯名系、以及真常唯心三系。认为其中真常唯心叫作“太过”,虚妄唯识叫作“不及”,而立性空唯名“一切法皆空但唯有名”,也就是中观应成派成为不会太过也不会不及的中道究竟说。

福严法师在书中说到:“‘唯识者’,可说是不空假名论师。《瑜伽论》等反对一切法性空,……主张依实立假,以一切法空为不了义。”(《中观今论》,正闻出版社,中华民国1987年10月七版,页190。)这是说福严误解了《瑜伽师地论》的宗旨之后,然后认为《瑜伽师地论》的内容叫作不及——不及于空。

他又说:“‘真常者’,自以为是‘空过来的’。……不空妙有者,本质是破坏缘起法的,他们在形而上的本体上建立一切法。迷真起妄,不变随缘,破相显性,都是此宗的妙论。所以要走此路者,以既承认缘起法空,即不能如唯识者立不空的缘起。以为空是破一切的,也不能如中观者于即空的缘起成立如幻有。但事实上不能不建立,故不能不在自以为‘空过来’后,于妙有的真如法性中成立一切法。此派对于空,也还是了解得不够。因为空而不得其中,太过了,以致无法成立一切;这才转过身来,从妙有上安身立命,依旧是真实自性不空。”(《中观今论》,正闻出版社,中华民国1987年10月七版,页190~191。)还是一样的情况,他不能理解真如自性为何既真且常?然后就认为、就主张真如真常就是太过,太过于空。

那么他认为如何才是异于太过与不及的真正的中道呢?他说:“《广论》中于破太过与不及后,提出自宗的正见,即是月称论师的思想,称为应成派。应成派以为:缘起法即是空的,空是不破坏缘起的。承认一切法空,即假有法也不承认有自相,与自续派的不及不同;虽承认一切法空而不许破缘起,故又与太过派不同。”(《中观今论》,正闻出版社,中华民国1987年10月七版,页189。)这就是他所承许的正论。

今天时间的关系,先为各位介绍到这一边。谢谢大家!

阿弥陀佛!


点击数: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