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以苦行為解脫道之正修

第090集
由 正偉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大家繼續收看我們正覺教團所錄製的三乘菩提系列節目,我們講述的主標題是「三乘菩提之阿含正義」,其中的副標題是「兼論唯識學的最早根據」。我們今天所要講解的內容是〈非以苦行為解脫道之正修〉。在開始說明我們節目之前,我們建議各位觀眾菩薩:當你在觀看我們「三乘菩提之阿含正義——兼論唯識學的最早根據」這個節目的同時,希望你們可以同時參考,由 平實導師所著作,而由正智出版社所印行的一套書,這套書的書名就是《阿含正義》,這套書總共有七輯;你們在觀看這個節目的同時,能夠配合《阿含正義》書籍的閱讀,我們認為這樣能夠讓你對於法理上,會有更為詳細的瞭解以及認識,其當中的勝妙法義的內容,可以對你有很大的幫助以及受用。

回到我們今天所要說的主題來說,修行並不是以苦行作為修解脫道的正修行,其實有很多人他是誤會了佛法,以為修行要解脫三界生死,那就一定要來修苦行。他們是以為修苦行的人,就是有實證解脫的聖人,因此就大力而盲目地去推崇身苦行的修法,以為這樣的修行方式,才是解脫道的真正修行方式,但是這卻是誤會的認知。因為只有愚癡的人,才會以為苦行之人是聖人;也只有愚癡的人,才會認定那些身苦行的人是大修行者。但是,不論是佛門之內,還是佛門之外,這種愚癡的人還是很多的,也不論是現在如此,其實在古時候,就這一類的以為修身苦行的人是聖人的這樣錯誤認知也是存在的。

例如在古時候,佛陀座下就已經有這樣的愚癡人!我們可以舉《長阿含經》的卷11當中,有一部經叫作《阿耨夷經》,在《阿耨夷經》當中,就有這樣的記載,經典上記載有一個比丘,叫作善宿比丘,有的時候其他經典翻譯成為善星比丘。這個善宿比丘就是這一類的人,而這個善宿比丘因為他看到有一名外道——尼乾子外道,叫作究羅帝;這個究羅帝的尼乾子外道,他是趴伏在糞堆之上,這樣來舔食糠糟這一類汙穢的物品來當作他的食物,而這個究羅帝的尼乾子外道,他這樣來修身苦行的樣子,這個善宿比丘看到了,因為他是有邪見的關係,他就主張說:「啊!世間上所有的阿羅漢,或者向阿羅漢道的人,沒有一個人可以於這個究羅帝尼乾子外道,可以比得上的。」因此,這個善宿比丘認為這個究羅帝尼乾子外道的修行方式是最為殊勝的,以為究羅帝尼乾子外道,他這樣修苦行,是能夠做到這樣的地步,是非常的殊勝無比。

這個善宿比丘錯誤的認知,認為這樣的修行是可以除捨憍慢的,因此才肯在這些糞堆上面來伏舔糠糟。但是 如來聽到善宿比丘這樣說,如來就告訴善宿比丘說:「你是愚癡人!怎麼會有這樣的邪見,有這樣邪見的,怎麼會是釋迦牟尼佛的弟子呢?」這個善宿比丘,他不僅不信受 如來的開示,而且還依據他自己的邪見來誹謗說:「啊!釋迦如來是嫉妒這個阿羅漢。」如來聽到他這樣講,再一次斥責這個善宿比丘說:「你如今真是一個愚癡人,居然還主張說這個究羅帝尼乾子是真阿羅漢;其實這個究羅帝尼乾子,他過了今天以後的七日以後,就會因為腹脹而命終,然後出生到起屍餓鬼當中,而且常常受到這些苦的飢餓。」結果後來的情形,就如同 世尊所授記的情形一樣的發生,這個究羅帝真的變成起屍鬼了。

因此從這一段聖教的開示,我們就知道在古時候的善宿比丘,就是屬於這一類迷信於身苦行的愚癡人,這一類邪見的人,就以為這樣來修苦行,以為這樣就是聖人。因為在古時候 佛陀座下,就已經有這樣的愚癡人,而因此只有愚癡人,才會認定那樣身苦行的人是大修行者;而這一類的人,就是 佛陀一再訶責的愚癡人!但是,佛陀雖然不以苦行作為佛法的正修,然而也是要求出家的人,對於衣食、住處、醫藥都應當知道要知足,不得貪著於衣食、住處、醫藥。雖然 如來要求出家之人不貪著衣食、住處、醫藥,而 佛陀仍然不是以苦行作為佛法的正修行。

我們再來舉一部《長阿含經》的卷12當中有一部經叫作《清淨經》,這個《清淨經》當中的經文,如來又在當中有勝妙的開示。如來是這樣開示的,如來說:【猶如有人放蕩自恣,此是如來之所呵責;猶如有人行外苦行,非是如來所說正行,自以為樂,此是如來之所呵責。】如來又說:【猶如有人犯於梵行,自以為樂,沙門釋子無如是樂。】然後,後面繼續開示說:【猶如有人放蕩自恣,自以為樂,沙門釋子無如是樂。】後面又開示說:【猶如有人行外苦行,自以為樂,沙門釋子無如是樂。】接著又說:【猶如有人故為妄語,自以為樂;有如此樂,應速除滅。猶如有人放蕩自恣,自以為樂;有如此樂,應速除滅。猶如有人行外苦行,自以為樂;有如是樂,應速除滅。】好,說到這裡,有人可能會問:什麼是 佛陀所說真實的苦行呢?這個真實的苦行真正正確的義理內涵到底是什麼呢?這個乃是一般學佛人很容易所誤會的,所以我們也應當為大家來舉示這個真正苦行的正義。

我們舉經文來看,在《長阿含經》的卷16第25經當中的《倮形梵志經》有這樣的聖教開示,經文是這樣記載的,經文說:【佛告迦葉:「若如來、至真,出現於世,乃至四禪於現法中而得快樂。所以者何?斯由精勤、專念一心,樂於閑靜不放逸故,迦葉!是為戒具足、見具足,勝諸苦行,微妙第一。」迦葉言:「瞿曇!雖曰戒具足、見具足,過諸苦行,微妙第一;但沙門法難,婆羅門法難。」佛言:「迦葉!此是世間不共法,所謂沙門法、婆羅門法難。迦葉!乃至優婆夷亦能知此法,離服倮形乃至無數方便苦役此身,但不知其心為有恚心、為無恚心?有恨心、無恨心?有害心、無害心?若知此心者,不名『沙門、婆羅門為已不知』,故沙門、婆羅門為難。」】

因此從這一段聖教開示,我們就知道一個修行人,如果是戒具足以及見具足,那是勝過種種的身苦行的外道,這樣是微妙第一的。但是這樣的戒具足,而且見具足的實踐者,與那些具足沙門法、婆羅門法的人來比較,那沙門法、婆羅門法又更是更難了,因為這是世間所不共之法。因為只有出世間的三乘菩提當中,才有真正的沙門法以及婆羅門法。因此身苦行,其實是 佛陀所訶責的;很多人由於自己實踐身苦行的緣故,因此而自以為是地認為,這樣行身苦行乃是顯示超勝於他人的行為,他們以此為樂,其實也是 佛陀所訶責的。

所以,身苦行並不是解脫道的正修行。例如 佛陀又在《中阿含經》的卷4第19經的一部《師子經》當中就有開示,佛陀開示說,只有知斷、滅盡,才是真正的苦行。我們看經文怎麼說:【師子!云何復有事,因此事故,於如實法不能謗毀:「沙門瞿曇宗本苦行,亦為人說苦行之法。」師子!或有沙門、梵志裸形無衣,或以手為衣,或以葉為衣,或以珠為衣;或不以瓶取水,或不以魁取水;不食……。】經文中提到有種種的苦行方式;而在這一部的經文後面,佛陀繼續舉例說:【或有拔髮,或有拔鬚,或拔鬚髮;或住立、斷坐,或修蹲行;或有臥刺,以刺為床;或有臥果,以果為床;或有事水,晝夜手抒;或有事火,竟昔然之;或事日、月、尊祐、大德,叉手向彼。如此之比,受無量苦,學煩熱行。師子!有此苦行,我不說無;師子!然此苦行為下賤業,至苦至困,凡人所行,非是聖道。師子!若有沙門、梵志,彼苦行法知斷滅盡,拔絕其根、至竟不生者,我說彼苦行。師子!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彼苦行法知斷滅盡,拔絕其根、至竟不生,是故我苦行。師子!是謂有事,因此事故,於如實法不能謗毀:「沙門瞿曇宗本苦行,亦為人說苦行之法。」】

因此,我們知道這些種種世間人所修的苦行,其實都是 佛陀所訶責的修行方式,因為這樣無智的苦行都是愚癡人的行為,因為這樣的無智苦行都是與解脫道以及佛菩提道的修證是無有關係的。但是我們卻每每看到有許多的人,當他出家以後,卻是專門來修這一類的苦行,然而他們的我見卻是不能夠斷除,他們對於六識見聞覺知性的內我所執著,也是不能斷除的,對於貪欲、瞋恚,以及愚癡這些三毒,也是無法一一去斷除的;因為他們正在苦行的時候,總是心中不斷地去攀緣於種種的外法,去攀緣於五陰,以及去攀緣於種種的內我所、外我所種種法;這樣的苦行,既不能獲得未來世的世間法的可愛異熟果報,也不能獲得解脫,更不能生起般若實相的智慧。因此這些苦行,對於苦行者自己本身,以及對於追隨他們的學法者而言,其實都沒有真實的意涵;所以 佛陀一向是訶責這樣的身苦行,因此名之為外苦行。

這樣的苦行,都是沒有意義的而去勞役色身來受苦而已。而世間最困難的外苦行,無過於 世尊示現六年的苦行,這樣六年是日食一麻一麥而靜坐於禪定之中;但是後來發覺這樣苦行的結果,其實都只能與定境相應而已,都與解脫的實證智慧,以及法界實相的智慧,與一切種智的智慧是完全不相應的,因此 佛陀最後還是放棄了世間人都無法做到的苦行,進入河中沐浴以後,接受牧羊女的乳糜供養而恢復了身力;這樣以不苦不樂而來參究苦因、參究因緣、參究法界的實相以後,終於一夜之間而成就佛道。所以苦行與成佛是無關的,苦行與證悟三乘菩提都是無關的。

如果有的人,他因為這樣受持事相上的這種身苦行而不肯捨棄,這樣堅持到老、堅持到死,他們終究是無法獲得佛法上的實證,他們只是迷信於外苦行的愚癡人罷了!然而佛法之中,也有真正的苦行,但是這樣真正的苦行,卻不是這種外苦行的身苦行;而佛法中的真苦行,卻是於心中對於外法全部都無所執著,對於名利,對於金銀財寶錢財等等,對於飲食,全部都是沒有執著的,同樣對於眷屬也是沒有執著的,而不是專門在色身上面來受苦,或者專門在覺知心的苦受上面來用心的。這樣佛法之中的真實苦行,其實是世間人絕對做不到的,這樣的真苦行乃是對於五陰的內我所無所執著,特別是對於識陰見聞覺知心的內我所都無所執著,也就是對於識陰覺知心的見聞覺知性無執著。

這樣真修行者,能夠斷除遠離對於內我所的錯誤認知以及執著以後,只是一心作意於度化眾生而成就解脫果,一心作意於無我、無貪、無瞋、無癡,他們對於世間法的五陰身,終究無所貪愛,以及他們對於外我所也是無貪愛,對於內我所也是終究無所貪愛,這樣的在心上用功的這種心苦行,才是真正的佛法中的真正苦行。因此真正的苦行,其實很簡單的就是一句話:真正的苦行就是心不放逸。所以心不放逸才是佛法當中真正的苦行,能夠這樣真正的心不放逸地來行這樣真正的苦行,乃是一切的世間人所無法做到的。

由於是這樣的緣故,聲聞的行者,他就不會再貪愛世間的任何一個法,所以他們就能夠成就聲聞道的這種心不放逸的苦行。而一切在家的菩薩、一切的出家菩薩,則繼續地是在這些作意之下,不斷地去受生於人間,來利樂眾生,這樣的出家、在家菩薩,他們在於轉依於本識第八識如來藏而生起了三輪體空的智慧心境之下,去修種種財物的布施殊勝行,修習種種無畏布施的殊勝行,修習種種正法布施的殊勝行;而且這些在家、出家菩薩們,他們又一心作意於有慚、有愧的聖財之行,一心作意於般若實相智慧以及一切種智的圓滿,這樣來行菩薩道——來心不放逸地行菩薩道,來行這樣的心苦行。

但是這些菩薩卻是因為這樣,無有妨礙他擁有廣大的財富,他日日是處在勝妙的於世間人的人間五塵境界之中,而又沒有任何絲毫的執著,這樣心心念念都是在佛法的作意之下,而去造作種種清淨殊勝的菩薩行,他們的心中終究沒有一絲一毫的放逸。這樣的菩薩修行,才是大乘法中出家菩薩以及在家菩薩的真正苦行,也就是真正的心不放逸於種種菩薩的殊勝行,種種菩薩利樂有情的身口意行。這是心苦行而非身上的苦行,這是內苦行而非外苦行,是生生世世都是如此而不會改變的盡未來際的真實苦行,這樣才是 佛陀所認同的菩薩行,也是有智慧的各位觀眾菩薩們所應該認同的終極苦行。

今天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的課程就只能說明到這裡,剩下還有許多殊勝法義正理的內涵部分,將會由其他的老師在後面的課程,來為大家說明其中的道理。歡迎各位菩薩能夠繼續收看我們的節目,來吸收更多的正確知見。

謝謝大家,阿彌陀佛!


點擊數: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