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是佛說(四)

第11集
由 正益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今天要講的子題是「阿含正義—大乘是佛說」(四)。

今天我們在一開始要提到一位法師,有一位法師他有一些見解實際上是觸撓了佛法,然而他自己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他許多的見解是來自於國外人士的一些學術研究,這學術研究本身不具備修行,所以頂多是一些聞、熏以及思惟,沒有經過修證。那當然透過一些考古的資訊,也沒辦法知道這樣是不是究竟的、了知的、究竟了義的?然後就把它說出來。這位法師他幾乎——我們看到了,就是選擇對佛法不利的,或是選擇對大乘佛法具備攻擊性以及否定性的,把它記錄下來,而成為他以為的真正佛法的原貌。

那我們來看到他是怎麼作的呢?在他的著作裡面的《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他先說:「日本學者的研究,大概來說,是重視巴利語聖典,而又不忘固有的漢譯聖典。」(《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正聞出版社,頁4。)他那樣說來的話呢,聽起來好像這樣的學術研究是很嚴謹的、很詳實的,然而這樣的話卻禁不起我們等一下的考驗。我們再看到他另外一段話,在同樣的一本書裡面,他開始舉到一個日本人,他說:「宇井伯壽以為:阿育王時,還沒有『五部』,『四含』。」(《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正聞出版社,頁5。)好!這意思是什麼呢?他認為在阿育王的時候,實際上《阿含經》—四部阿含—還沒有出現。可是這樣的說法,跟漢傳的典籍裡面所記載的是完全不同的。可是他就相信這日本人所說的,這位法師就覺得日本人說的就應該是對的,然後他就直接捨棄了漢傳這麼多的書籍的說明。

我們來看到漢傳有哪些經典說到這件事,尤其是屬於阿含部的典籍;也就是說,他只相信《阿含經》,只相信二乘經典的這個部分。在《佛般泥洹經》上面寫道:【大迦葉賢聖眾,選羅漢得四十人,從阿難得四阿含,一阿含者六十疋素,寫經未竟……】(《佛般泥洹經》卷2)好!我們先說到這裡。也就是說,那時候大迦葉尊者他找了四十位阿羅漢,然後這四十位阿羅漢就幫忙從阿難尊者這地方來記錄這樣的聖典,幫忙把它抄寫,然後用了六十疋這樣的數量的文字——因為以前就是用貝葉來記載,然後把這文字記載下來,記載非常多;而且那時候就把四阿含集結下來了。

那我們再看另外一部《般泥洹經》:【大迦葉即選眾中四十應真,從阿難受得四阿含:一、中阿含,二、長阿含,三、增一阿含,四、雜阿含。此四文者,一為貪婬作,二為喜怒作,三為愚癡作,四為不孝不師作。四阿含文,各六十疋素。】(《佛般泥洹經》卷2)所以這個經典實際上已經明文記載了四阿含是 佛示現滅度之後(如來在那一年示現般涅槃,並不是真正像阿羅漢這樣入涅槃,只是示現),示現的時候,那年的夏天,然後這些阿羅漢就聽阿難尊者把那個佛道講出來,把二乘的這個法記錄下來;記錄下來以後,就成為我們今日所知道的四阿含。

當然中間有經過一些輾轉,但我們可以透過這樣的過程,就知道法是很早就有了,而且是不能夠被現代的這個學術考古來否定的,因為這個資料是早於非常非常的時間就已經出現了。所以,現在即使日本人說「你們說的都不對」,可是我們要說「如果《阿含經》在那時候的阿羅漢不去記載」,那請問:那時候的阿羅漢到底要做些什麼?如果說不聽阿難的話來說出來,既然阿難是侍者,後來侍奉 佛陀二十幾年的時間,他了知 如來所說的這些法,而且 如來又允諾他,把以前他沒有聽過的法為他而宣說,所以他一定是知道這些法的。

這樣對二乘法還會有人有疑惑?還會懷疑二乘的經典是有問題的,認為是後人湊出來的!這樣我們來請問:那到底誰可以湊出來啊?他們都不在 如來當時候存在的現場,難道他們的耳朵、記憶力會越來與時俱進,活得越老記憶越清楚,然後越來越沒有差訛?最後只剩下他的時候,趕緊把一個經典寫出來,就說這是四阿含!顯然這是沒有道理的。

而且阿育王的時候有兩位,一個是在考古的時候有說大概是有人認為他是在佛世以後百年,然後有說有一位就更久;那不管這日本人所說的是哪一位好了,經過這麼久才要去集結這樣的經典,實際上是一點道理都沒有啊!大眾應該有對於經典的需求,哪裡要拖到一百年,或是兩、三百年或等等,或是更久的時間才會出現阿含呢?所以這樣的說法,只是代表說日本人不相信 如來,他不相信 如來是成就無上正等正覺,所以所說的話,當然是以沒有修證的凡夫而輕易地隨說出口!

然而這一位法師,對於這樣的道理卻是非常喜歡,所以他著作裡面,一點也不覺得這樣是對佛法不恭敬,對 如來不恭敬,對中國證得大乘法的賢聖不恭敬,他就把它寫下來。實際上這樣說法,也是對二乘的賢聖都不恭敬啊!那我們再看到下一段這樣的說明,同樣在《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這一位法師讚歎這一位日本人,因為他覺得他表現出佛教的真實,所以他說了:「在這裡,表達了他的卓見,稱為『根本佛教』。」(《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正聞出版社,頁5。)

然而我們今天來看啊,根本佛教到底是什麼?根本佛教要符合因果吧!根本佛教要符合真正有法可以說得出來,到底是哪一個法可以出生三界種種法?佛既然證得無上正等正覺,哪會不知道是哪一個法來出生三界一切諸法呢?不能說這就是因緣生,這樣說法是很糊里籠統的。因為因緣生是要親證的,不是說因緣生,然後這樣生就是透過三個字,語文、透過名言就可以生得出來。譬如我們說:「唉!這樣就是因緣生。」請問:那到底有沒有出生?沒有啊!還是要有一個法,有祂的作用、有祂的功德才會生啊!不可能你透過一個學說理論,然後透過一個學術思想,那個法就能夠去驅動這世間能夠生。沒有這樣的道理!

而且因緣生,我們來看到十二緣起支,十二緣起支每一支的法,如果不回到第八識如來藏心來說的話,全部都是三界法,全部都是被出生的法,沒有一支是有出生其他法的能力。既然是這樣,每一個法都是屬於有作有為、有生有滅的,所以都不是常住之法;在這種情況下,如何說這些法是根本呢?虛妄的法不能作為一切的根本,所以一切有情在修學佛法的時候,會去學二乘解脫法的涅槃—二乘涅槃—然後來成就二乘涅槃,因為有涅槃這個果可得,所以他就修四聖諦、十二緣起支的法;然後,想要成佛的菩薩,就修佛菩提道的菩薩法來成就佛果。所以兩種涅槃不同,所以我們從這地方可以知道根本到底是什麼,顯然不是這位日本人所知道的!這樣一味地接受日本人這樣的觀點,而沒有進入修行位,然後這樣而觸撓三寶,這樣的行為是很令人遺憾的。

而且我們再看到,這日本人的根據到底是什麼呢?在同樣一部《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有說到,「宇井伯壽……他從巴利學者的傳說中,接受了『九分教』為原始聖典,阿育王時的聖典。參照覺音Buddhaghoṣa的解說,……」;(《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正聞出版社,頁5。)

那我們要知道覺音到底是誰?覺音的修行是怎麼樣?在他解說完以後,使得宇井伯壽接受了他的觀點,而說這時候阿含是還沒有建立的。那我們來看到覺音他寫的《清淨道論》,我們來看他在末後的時候是怎麼說?覺音論師他有說到,他在最後一卷的時候,他寫:我寫這本書希望能夠如何呢?「成就[此書寫]我生其他之福依此福業於次(來世)之身體,喜悅三十三天,樂戒行之德,不懸著五欲,得證初果……」(《漢譯南傳大藏經》第69冊《清淨道論》(第14~23卷)卷23)意思是什麼呢?也就是說,他自己知道他還沒有得證初果,也就是說他連初果都還不清楚,或是說他對於初果——他寫完這本書以後,還沒有親證初果,所以他不知道到底怎麼樣可以成就初果,因此就寫了這本書—《清淨道論》—來迴向他可以成就初果。你想,這個日本人去相信這樣還沒有成為初果的人,卻不相信阿難尊者以及眾多位阿羅漢這樣結集而成的這個聖典,這樣的行為是可取的嗎!

所以我們看到這樣,就覺得非常地遺憾!所以對於大乘法是非常非常難信的。這一位法師又作了一些事情,他把大乘分為三系,其中對於第二轉法輪,他說這叫「性空唯名」;可是,如果是只有性空的話,顯然是有一些過失,因為如果性空就是代表體性是空無,不是真正的實際,那已經在二乘法就已經說明了,何必留到大乘法來說呢?所以這樣說顯然是不如理的,所以應當看到《大般若波羅蜜多經》怎麼說呢:「真如雖生諸法而真如不生」,(《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569)也就是說直接破題,一切諸法都是真如生的,因為真如祂一切法中都不動搖,所以祂能夠出生這一切諸法,所以一切諸法都是真如,因為都是這個真如所出生的。所以,我們就說:「貪也有真如,瞋也有真如,癡也有真如。」

所以你看整個《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六百卷中不斷地說到真如,所以真如才是整個《般若經》的主旨。「真」者就是真實,「如」就是如如不動,顯然祂有非常清楚的自性,不是世間那些喜歡無自性的人,這樣來說大乘佛法應無自性,或是大乘佛法中二轉法輪就是說無自性。如果說無自性,那為何還有涅槃可得?難道涅槃果也是無自性嗎?涅槃果如果是無自性,就如同藏密的應成派所說,現在達賴喇嘛就說「涅槃也是沒有自性的」;那如果涅槃也沒有自性,就來一個大問題,涅槃沒有自性就沒有辦法依自性而安住,這樣涅槃勢必會變異。沒有自己的體性,如何稱為涅槃?沒有自己維持自己自住的體性,如何可以維繫自己不滅呢?所以涅槃心絕對不是像不解佛法的人所能夠理解的。

所以從這樣來看,佛法非常非常的深奧,所以絕對不是叫作「性空唯名」。因為涅槃雖然施設這樣的名字,真如施設這樣的名字,可是涅槃還是有,因為這個真如心可以出生諸法的心而顯示的;所以涅槃是依於真如而有,不是依於一個學術理論或是佛道,就必須要如何來滿足這樣的理論而施設的。不是!祂是一個真實而可以親證的。所以透過這樣來講,第二轉法輪就應該說成是真如;因為以真如來貫串諸法,所以應當說諸法真如。諸法真如就是有情的一切的真如,一切有情的真如就是如來的真如,也是菩薩的真如,也是凡夫的真如,也是地獄眾生有情的真如,乃至於六道輪迴一切眾生的真如都是祂。因為這個真如必然是亙千古、亙萬劫而不更易,所以稱為是如。

因為祂真實,所以可以親證,每一位有情都可以找到自己的真如。只要修學大乘佛法,在大乘佛法裡面不要去毀謗三寶,一步一步腳踏實地,必然還沒有滿足三大阿僧祇劫的時候,就已經親證真如;最後在滿足三大阿僧祇劫以後,就可以成就無上佛果。所以真如才應該是這樣來說第二轉法輪之法,不能將第二轉法輪所說的法,以後世來解釋經典,來說這論,來提到了這些經典之上,如果這樣說就不合理了。因為經典是佛說的啊!如果不相信是佛說,那請問:後世有這麼樣傑出的人,我們假設他是人好了,他寫的法勝過於如來所宣說,這樣的話,他又何必只有偽造這樣的佛經,來令自己得罪,將來還要下地獄,還要自己來擔負這業果;既然他可以寫出這樣子的經典,他就自成一派就可以了,既然古時候的佛沒有宣說這樣的法、這樣的話,他又瞭解這樣的法,那他是不是應該也成佛了?

所以,這樣說錯綜複雜,說來說去,總而言之,就是因為不信佛有說大乘佛法,所以就會有無窮無盡的過失,所以有無窮無盡的猜測,乃至於在這位法師的書中,他沒有辦法接受第三轉法輪的阿賴耶識。可是,阿賴耶識實際上祂並不是虛妄唯識,祂是真實唯識,因為這個識就是將來如來成就佛陀果位的無垢識,祂是一樣的;也是每一位菩薩因地的如來藏,也是一樣與每一位有情沒有學佛前也稱為如來藏的這個心體,祂並沒有變啊!所以凡夫、菩薩、佛都一樣。這位法師不接受他在經典上所看到的,可是他又故意別立一支,把祂分為叫「真常唯心」,說如來藏心是另外一派;可是阿賴耶識明明就是依這個心體最後成就佛道,在中間滅除掉阿賴耶性,所以祂名字就叫作阿賴耶識,所以經典上說:「世間阿賴耶,如來清淨藏。」這兩者是一樣的。只是經過修學以後,他汰換掉自己的一些種子,所以親證了這一切種子的功德體性,最後成就佛果。所以應當相信大乘是佛說。

好!我們今天就講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14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