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毘低羅得度因緣談學法者與真善知識的法緣

第83集
由正村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

阿彌陀佛!

歡迎大家收看佛教正覺同修會所為您準備之三乘菩提之系列電視弘法節目,目前所進行的單元是《三乘菩提之佛典故事》。今天為大家介紹的這則故事,主題是「由毘低羅得度因緣來談學法者跟真善知識的法緣」,這則典故原始經文出自《佛說觀佛三昧海經》卷6〈觀四威儀品〉。因為時間的關係,經文部分我們就不為大家讀誦,直接就故事內容為大家介紹。

這故事在說:在佛世的年代,舍衛城中有一位須達長者,他不但布施祇園精舍,平常也虔誠地供養整個僧團飲食、醫藥。須達長者家中有位老母女婢,名字叫毘低羅,她在長者家中非常地精勤協助長者持守家業,很得到長者的信賴;因此長者把家中存放貴重物品的庫房金鑰,也都是由她保管,庫房中有物品取出、放入,也都是她在管理。

但是這位毘低羅生性慳貪不捨,不信受佛法,對於須達長者這樣子禮敬、供養、布施佛陀與整個僧團,她不能夠認同;尤其對經常來化緣,多方求索的這些生病比丘們,她感到十分厭惡。她自己經常在講說:「我們家須達長者愚癡沒有智慧,被這些出家人法術所迷惑;他們常來這裡要東要西,哪有法道可言呢?」說完之後,這位老母女婢又發下更重的惡誓願說:「我來世絕對不要聽到佛陀跟這些比丘們的名字,也不想要見到這一些剃髮著染衣的出家人。」毘低羅到處去跟人家抱怨,還發惡誓願,這樣的事情傳遍整個舍衛城,城中所有人都知道了這個事。

消息傳遍之後,連王后末利夫人也知道了這事,就把須達的夫人阿那邠坻喚進宮廷中,詢問她為什麼不把這個惡口謗佛的老婢驅走。阿那邠坻跪著回答說:「王后啊!佛陀就像光明燦爛的太陽,能遍照每一個人,連十惡不赦央掘摩羅以及首陀羅階級的賤民尼提都有得度的因緣,何況是這個老奴婢呢?」聽完這一番話,王后很受感動就說:「這樣吧!明天我想供養佛陀,你就派毘低羅拿供品過來。」

第二天,毘低羅很歡喜地帶著主人所交付的金銀珠寶,來到難得一見的皇宮去。這時候,剛好看到了佛陀要進門,她心生煩惱,馬上準備從旁邊的狗洞鑽出去;不料狗洞自己關閉了起來,連周圍的門、巷口都關了起來。一驚之下呢,她把手中的扇子趕快遮住臉,不想要見到佛,可是扇子突然間又變成是透明;她只好把臉轉了一個方向,可是上下四邊都還是佛;她更用手摀住整個臉,可是十個手指頭,還是化成了所有的佛像。這個老婢最後乾脆把眼睛閉起來說:「這下總該見不到了吧!」可是她眼前還是遍滿無量無邊的化佛。

不得已還是見到佛陀的老婢,回去後就跟人家說:「我今天遇到那個邪惡的瞿曇道人,在王宮前面大施妖術,祂的身上像七寶閃耀的金山,眼睛比青蓮花還莊嚴,而且放出數不清的萬丈光芒。你們最好不要去看著祂,以免受到幻術的蠱惑。」說完她就回到家中,急忙地用百張的皮蓋住整個竹籠;她的頭也包著白毯子,整個人就躲到竹籠裡面去,恐怕佛陀還會再找到她。

佛陀就告訴末利夫人說:「這位老母女婢,她造作罪業甚重。」佛陀並沒有度化她的因緣,但是羅睺羅跟她往世有甚深因緣可以去度化她。所以,佛陀回到了精舍,就告訴羅睺羅前往須達長者家中,去度化毘低羅。羅睺羅就按照佛陀的咐囑前去度化,先變化身為金轉輪聖王,然後乘著七寶馬車;佛陀的一千二百五十位常隨弟子,也化現成寶藏臣、典藏臣以及千位的王子,浩浩蕩蕩從天而降,來到了長者家中。這個時候,天神在空中大聲地傳報說:「聖王出世,驅除惡人,宣揚善法。」老婢聽到之後,覺得自己終於得救,歡喜地從竹籠跑出來,也脫掉了頭上的白毯,向聖王頂禮跪拜。

阿難化現的寶藏臣對老婢說:「你的相貌巍巍莊重,聖王希望你作他的玉女寶。」她就說:「奴婢出身很低賤,有聖王的眷顧,我已經很歡喜,哪裡配當王后。如果王願意幫我脫離奴隸身,放我自由,我就感激不盡了!」於是須達長者在旁邊就點頭答應。老婢很高興得眼淚直流,同時也看到聖王如意寶珠上的自己,宛若天仙,很感動說:「聖王出世真的是有大利益!連我這老朽都變成貌美的玉女。」說完又是五體投地的頂禮。

這個時候,難陀所化現的典藏臣,奉聖王命令,為老婢講述十善業這些殊勝內容,隨後就跟所有的眾僧們回復了原來出家僧的形相。那麼聽聞了佛法,又見到了眾僧的老婢,恍然覺悟到:「佛陀真是大慈悲不捨眾生啊!像我這樣卑惡的人,還用心良苦來度化。」因此非常懺悔自己先前的惡行惡狀。於是,羅睺羅為她授三歸五戒,受戒完還沒抬頭的剎那,老婢就已經證到初果;就跟著羅睺羅回到了僧團,向佛陀懺悔求能夠出家。佛陀慈悲地說:「羅睺羅!你帶著毘低羅到大愛道比丘尼那裡去剃度吧!」在前往比丘尼僧團的途中,羅睺羅又為她說苦集滅道四聖諦的法道。毘低羅聽完,頭髮頓時落地成為比丘尼,進一步又證到了阿羅漢的果位,同時能夠躍入空中現出十八種神通變化。看到這一幕的波斯匿王、末利夫人都非常的歡喜,心生讚歎說:「佛陀具有大威德,真是如同天上的太陽,能照破世間所有無明黑暗;讓原先邪見不捨的老婢,都能夠證到阿羅漢道啊!」

這則典故中,我們見到了典故中度化的主要對象,這位老母女婢毘低羅,她是何等的慳貪無福德、愚癡沒智慧,似乎完全沒有佛法得度的因緣。甚而她見到了無量相好光明莊嚴的佛陀,還不願意見到佛,故意遮住臉;佛陀用種種神通化現這些化身來放光加持,還是被這位女婢說成是用妖術在迷惑眾生,還把自己躲在竹籠當中,不願意讓佛陀找到她。但是佛陀具有十力等等無量智慧功德,當然由佛十力之一的「宿住隨念智力」的緣故,佛一念當中就能夠知道這位女婢往世跟佛法的因緣所在,所以佛能夠知道她的得度因緣在羅睺羅身上。因此,就教示羅睺羅化身成金轉輪聖王去度化她;更有阿難化現成轉輪王座下的寶藏臣,來幫她脫離女婢身轉為貌美的玉女;更有難陀化現成典藏臣,為她說十善法等人天善法道;後有化身的金轉輪聖王羅睺羅,直接為她說三歸五戒,更要她去向佛懺悔,祈求能出家成為比丘尼;後來,很快她就能夠證到初果須陀洹,而且在羅睺羅為她宣說四聖諦法道之後,也馬上證到阿羅漢果位。

所以,我們常聽到一句話說:「佛度有緣人。」這意思當然不是在講:貴為人天三界至尊的佛陀,沒有具足的威德、智慧,不能夠度盡所有的眾生。這是在說:眾生皆有往世學法的因緣,也各有與善知識之間的法緣。所以,每一位眾生什麼時候開始能夠契入佛法,又在哪一位善知識座下,有得法、證法的因緣,這都在多世前,在他的如來藏中就執藏有這樣的得法因緣的法種。所以即使生在佛世,已經值遇佛陀,還是有典故中的毘低羅,沒有佛陀能夠親自接引她進入佛法中的因緣,她的化緣卻是在羅睺羅身上;但是,雖然化緣在羅睺羅,還是要依佛陀的「宿住隨念智力」之所觀察,而給予其得法的助緣,指示跟她有法緣的羅睺羅去度化她。所以由這個典故,我們可以知道佛陀所具有的勝妙智力——這樣的宿住隨念智力是難可思議。

藉這個因緣,簡略為菩薩們說明「宿住隨念智力」的意涵。這是佛如來十力之一力,所謂的十力,彌勒菩薩在《瑜伽師地論》卷49〈建立品〉有開示說:【云何如來十力:一者處非處智力,二者自業智力,三者靜慮解脫等持等至智力,四者根勝劣智力,五者種種勝解智力,六者種種界智力,七者遍趣行智力,八者宿住隨念智力,九者死生智力,十者漏盡智力。】所以如來第八智力就是「宿住隨念智力」,這個智力並不是在修禪定再加修神通所證的宿命通,因為宿命通的所見還有它的極限,即使是三明六通俱解脫大阿羅漢,最遠也只是見到八萬大劫以前的因緣所在;但佛的「宿住隨念智力」就沒有時間、空間的障礙,能在一念當中,能夠知道每位眾生無量劫前的因緣,所以典故當中佛才能夠依這樣的智力,知道毘低羅化緣之所在。

而能夠知道自己過往的因緣,也能夠知道跟學法弟子眾之間法上的因緣所在,這樣的智力,也是具有道種智的地上菩薩們之所共證;只是大地菩薩這樣的智力,當然仍然不是佛的宿住隨念智力,還是有它的侷限,都是要依他無生法忍之所證,而能有不同的智力去觀察跟弟子眾之間的因緣。這樣的地上菩薩所證的智力,在登入初地之前就已經漸次發起,那是在實證十迴向位菩薩道如夢觀的現觀完成的時候,就能開始在定中或者夢中,見到自己往世之學法經歷與所證,也能於當中見到自己跟多世多劫來弟子眾們法道上的因緣所在。

時值末法年代,佛陀的一代法教漸次在衰微,佛陀正法也已經命若懸絲,即將要斷滅;所以歷世都有祖師菩薩再依佛陀的咐囑受生人間,來傳承復興弘揚佛正法,來免於被附佛法外道的密宗喇嘛教入篡佛陀正法當中,造成佛法命脈的斷絕。正覺大乘勝義菩薩僧團的法主平實導師,就是因為佛陀的咐囑,也依他的道種智的智慧跟菩薩道如夢觀之所現觀,而能知往世之種種來歷與往世所發的大願力,所以能夠領導大乘菩薩僧團,來傳承復興弘揚佛陀正法,來繼續往世還沒有能夠圓滿完成的復興佛陀正法的道業。

可嘆今時學法之人,大多被惡知識所錯誤教導,只重視所現外表身相,依所現是在家相或出家相,來判別是否是真善知識,是否具有實證佛法的實質;這樣的僧衣崇拜現象,還是普遍存在於目前的佛教界當中。這個地方,我們要引用禪宗六祖慧能大師的話來告訴學法大眾,依止善知識學法修道,不應該去把它分成是在家或是出家。六祖慧能大師在他的《六祖大師法寶壇經》卷1中有開示說:【善知識!若欲修行,在家亦得,不由在寺。在寺不修,如西方心惡之人;在家若修行,如東方人修善。】這意思是說:要修行,要談見道,要親見佛陀所傳一代法教,不應該去分成在家、出家。因為如果出了家,外表雖然現剃髮著染衣的僧相,可是住在寺院當中而不去真參實修,這就如同已經住在西方極樂世界當中,可是心還是存惡念的人;而沒有剃髮的這些在家修行人,如果他們能夠真參實究來修行,仍然是可以實證,這就如同生在人間娑婆堪忍受苦的世界中,卻仍然能修行善法的人。所以不應該用身相之所現,來作為簡擇是否有正法見道的依憑;因為即使出了家,卻沒有見道,那仍然只是個凡夫僧、粥飯僧,仍然只是個白衣,還不是真正的出家人。

所謂出家、在家有下列四種差別,學法大眾也應當有所瞭解。第一種是所謂有身出家、心也出家的人:那就是身現的是出家剃髮著染衣相;而且也有證道的實質,心地已部分轉清淨,至少是斷除了我見,具有分證解脫功德的出家人。第二種是有身出家、心還沒有出家的人:那就是身雖然披僧衣,外現聲聞相;可是我見還在沒有斷除掉的凡夫僧,這仍然不是真正的出家人。第三有身不出家、心出家的人:那就是雖然身現在家相;但是心已轉清淨,已斷除了我見,甚至已經明心證真的大乘勝義菩薩僧,這也是黑衣,也是大乘的出家人。第四種有身不出家、心也不出家的人:這就是在講一般的凡夫眾生;雖然有開始學法,但是還沒有任何見道跟法的證量,當然不是出家人。以上對在家、出家這四種差別,在告訴我們:應該由是否具有實證佛法的實質,才是在家、出家的差別所在,不是依身相來作簡擇。平實導師這一世雖然身現在家相,但是是一位具有道種智智慧的地上菩薩,是一位如同童女迦葉的大乘出家菩薩。

最後,由這則典故中,我們可以知道眾生各有得度的因緣,即使如典故當中這麼樣慳貪、不信受佛法的毘低羅,還是有羅睺羅成為她得法證法的善知識因緣。在此要勸請所有跟佛正法、善知識有往世甚深法緣的菩薩們,能早日依止平實導師座下修學,才能夠有得法證法的因緣。

今天因為時間的關係,這一則佛典故事就為大家探討到這裡。

最後祝願所有的菩薩:色身康泰,學法無礙,道業增上,早證菩提!

阿彌陀佛!


點擊數:1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