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是萬能的嗎?(下)

第82集
由正文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

阿彌陀佛!

我們這一集要繼續跟各位分享上一集還沒有講完的,也就是說「佛是不是萬能的?」

我們上一集有說到,佛是萬能的或是說萬能的這個觀念,其實本身就是眾生的無明所產生的。因為眾生他不知道五陰世間還有我們這個器世間所形成的一個真相,那因為不知道這樣子的一個真相,所以產生了無明——因為不知真相就是無明;因為無明,所以自己會去虛妄想說「這個東西是有一個造物主」;乃至於我們人世間的眾生都會有這樣子的一個需求,甚至於我們所說的這個三界六道的眾生。我們上一集舉的大梵天,大梵天其實是屬於我們色界天的初禪天的天主,初禪天的天主他就是認為說,這個初禪天所有一切世界全部都是他所造的。那很有趣的,這個問題剛好跟我們現在一神教的這樣子的一個觀念它是不謀而合的;一神教也是認為說,這個世界是他所創造的,所有的一切人都是他所創造的。

我們上一集就講到這一段,所有四姓人「端正醜陋、貧窮巨富」。也就是說,所有的一切這些人,為什麼會有婆羅門、剎帝利、首陀羅、吠舍?用我們現在的語言來講的話,我們現在有美國人,有中國人,有台灣人,有日本人,乃至於世界各國的人;每一國的人長得都不一樣,每一國人貧富都不一樣,每一國的人所享用的福德也不一樣;乃至於不要說每一國的人,就光我們台灣來講的話,每一個人長得都不一樣,每一個人貧富都不一樣。

一神教經常在講說「上帝是全知全能的」,也就是說「上帝是萬能的」。所以,會問這個問題的人,基本上一定就是受到一神教的影響,所以會認為說:「上帝是萬能的,人家他上帝是萬能的,那佛到底是不是萬能的?」那我們這一部分我們後面會詳細地把這一部分作一個很詳細的一個比對。

佛在這個地方就對梵天說:「是不是你所造的?」梵天說:「這個不是我所造的。」也就是說,「這些人的貧富、端正醜陋這個不是我所造的。」所以,這個大梵天其實還算是直心;不像現在某些宗教,還一直認為說,這個是他所造的,這個是全知全能的。那很奇怪囉!既然是全知全能,而且既然全知全能,他應該就是全善的;既然是全善的話,就不應該有全惡,全善跟全惡本身是矛盾的,為什麼他不去創造一個全善的眾生呢?為什麼這個世界會有惡法呢?為什麼眾生會有原罪呢?這些都是一神教沒有辦法解決的一個矛盾。這個部分也是當時佛在問大梵天的這些問題裡面,其實就已經把這些問題就已經問出來了。

那這邊佛再繼續問說:【梵天!眾生所有種種疾病,所謂風冷熱病及諸雜病,時節代謝,四大相違,若他所作,若先業報,所謂眼耳鼻舌身病,若復眾生種種心意熱惱等苦。梵天!於意云何?是汝所作,是汝所化,是汝所加耶?】(《大悲經》卷一)

佛這邊就繼續地往前再追問:「梵天啊!」那所有一切眾生,也就是說我們這些人民,我們所有這些人的種種的這些疾病,那這些疾病有可能因為這個風冷或是說風寒,或是這些熱病所產生的這些雜病;或是因為春夏秋冬時節更替,因為四大相違,也就是地水火風我們沒有辦法,這個水土不服,沒有辦法與這個四大相應;那這個是「他所作,若先業報」,所謂眼耳鼻舌身病,這些種種因為眼耳鼻舌身所產生的這些疾病;「若復眾生種種心意熱惱等苦」,而且眾生種種這些因為生病所產生的這些心意熱惱,因為病苦所產生的辛苦,這些心意的熱惱、這些苦惱、這些病苦。「梵天啊!於意云何?是汝所作,是汝所化,是汝所加耶?」這個是不是你所作的呢?也就是說,這些病是你所作的嗎?也就是我們剛剛所問的這個問題:「如果你是萬能的,你是全知全能的,為什麼你會去創造一種病來讓眾生受苦呢?」

所以,其實這些疾病,都是因為眾生自己的正報,還有眾生自己的依報所產生的這樣子的一個病苦,那依報跟正報真正所要匯歸的就是眾生的業報。因為眾生過去世有造作了這樣子的業果,所以會有這樣子的果報。那這個問完以後,「這些病是不是你所造的呢?」梵天就說:「不也!世尊!」梵天就說:「不是啊,這個不是我所造的。」

佛又繼續問:「汝從何因作是念言:此諸眾生是我所作,是我所化,是我所加;所有世界是我所作,是我所化,是我所加耶?」(《大悲經》卷一)

世尊剛剛問完這些問題以後,大梵天都說:「不是啊,這個不是我作的啊。」佛就再追問說:「那你為什麼會這樣子說,為什麼會有這樣子的想法說,此諸眾生——這些眾生都是我作的,這些眾生都是我生的,這些眾生都是我所化有的,這些眾生都是我所加諸而出生的;乃至於說,這些世界是我所作,這些世界是我所化生,這些世界所有的一切山河大地、地水火風的這些土、這些事物,全部都是我所加諸給他才會出生的,你為什麼會作這樣子的想法呢?」

【(大梵天說:)「世尊!我以無智邪見未斷顛倒心故,常於如來所說正法不聽受故,我本曾作如是惡見、如是惡說:『此諸眾生是我所作,是我所化;所有世界是我所作,是我所化。』世尊!我今還復問佛此義,所有世界是誰所作,是誰所化?一切眾生是誰所作,是誰所化,是誰所加,是誰力生?」】(《大悲經》卷一)

大梵天被問到這個時候,他就知道他的落處,他已經墮於已經沒有辦法回答的這樣子的境界。所以大梵天就跟世尊說:「世尊啊!這個是因為我過去因為沒有智慧的邪見,因為沒有斷顛倒心的緣故,所以對於佛所說的這樣子正法,沒有辦法聽受。『我本曾作如是惡見』,我就是因為沒有聽受佛的正法,所以作這樣子的一個惡說、惡見,說眾生是我所作,眾生是我所化,世界是我所作,世界是我所化。」其實大梵天本身也是佛弟子,所以在這個時候他就對佛請法說:「世尊!我今還復問佛此義。」「世尊!我今天再一次的問佛這樣子的義理,那所有的世界是誰所作,是誰所化呢?所有的一切眾生是誰所作,是誰所化呢?是誰所加諸,是什麼力量所出生的呢?」大梵天這一次的問題總算問對了問題。

佛說:「所有世界是業所作,是業所化;一切眾生是業所作,是業所化,業力所生。」(《大悲經》卷一)這個就是我們前面所說的,所有的世界都是眾生的共業所化成的,是因為眾生這個共業互相輾轉、牽扯形成了以後,因為同分妄見,所以產生的這樣子的一個共業,所以形成我們所居住的這個世界;所以佛說,「所有世界是業所作,是業所化」。那一切眾生也是因為眾生過去的業力,是業所作來化生的,那是因為業的力量,這個過去所作造作的身口意行諸業,那身口意行諸業所造作的這些種子,落謝到你的如來藏裡面去,由如來藏來儲存,那在這個地方再一次地受生;因為這樣子受生的業力未斷,所以再一次地出生;所以佛說,「是業所作,是業所化,業力所生」。

佛繼續說:「為什麼會這樣子呢?」何以故,梵天啊?佛這邊就把生命流轉的最主要的一個這個過程,跟大梵天說明清楚。眾生之所以會流轉,就是因為有:「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六入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死憂悲苦惱,故有如是大苦聚集。」(《大悲經》卷一)

所以,佛這裡就講得非常清楚了。為什麼我們眾生會化生呢?就是因為有諸大苦聚集,也就是因為有五蘊熾盛苦,不明五蘊出生的真正的道理,所以有這些大苦的聚集。那這些大苦的聚集是因為什麼東西所產生的呢?就是因為有過去世的無明。過去世的無明,緣於過去世的身口意行;過去世的身口意行,造作了身口意行,落謝於如來藏裡面,讓造作身口意行的六識種落謝於如來藏裡面,所以再一次地「行緣識」。「行緣識」有兩層意義,一個就是因為身口意行緣於六識,所以由六識配合身口意行來造作諸業;那造作這諸業的話,這些諸業再一次地落謝於如來藏,也就是說阿賴耶識這個「齊識而還」的入胎識裡面。所以,行緣識的這個識有兩層的意義,一個最主要是在指如來藏,一個最主要是在指我們的六識。如果從十因緣法來講的話,這個是在指我們的如來藏入胎識;如果從十二因緣來講,這個是在指六識。

因為有六識種未斷,所以促使如來藏再一次地緣名色,名色再一次緣眼、耳、鼻、舌、身、意等六入;六入再緣因為根塵相和合所觸的這樣子的一個觸,因為在這個觸上面產生了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有受以後,就會因為有受,緣於這個欲界愛、色界愛還有無色界愛;因為有這個三界愛,所以會再取三界有;這個就是因為由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所以再有一次的五陰的這個色身的出生、這五陰身的出生,所以再一次的生命的受生,這個是我們生命出生的最主要的根源。這個根源是因為由業力所化生的,而不是由某一個主宰者,而不是你大梵天能夠主宰,更不是所謂的一神教的上帝所能夠主宰的。

所以,佛這邊又說:【梵天!無明滅乃至憂悲苦惱滅,更無作者、使作者、安置者,唯有業、有法,和合因緣故有眾生。若能離此業、法和合,當知是人則能遠離生死流轉。梵天!如是世間業盡,煩惱盡、苦盡、苦息,如是出離,是名得於寂定涅槃。】(《大悲經》卷一)

所以,佛這邊又再講十二因緣的一個還滅。十二因緣如何還滅呢?必須要滅掉無明,所以說「無明滅乃至憂悲惱苦滅」,也就是說必須無明滅掉。那無明如何滅呢?必須要按照我們的修行方法,去知道如何是苦集。為什麼我們會有生老病死等等憂悲惱苦這些苦集?這些苦集就是因為我們有生,我們有生就是我們因為有三界有,三界有就是因為我們有取……所以必須要一支一支的往前觀回去,一支一支的把它斷滅掉。那這個最主要的關鍵,最主要其實就是在斷六入,也就是說,斷掉六入去緣名色的這樣子的一個力量,讓名色也就是說讓五陰能夠滅除;那這樣子無明滅,乃至憂悲惱苦滅。那這樣子這些十二因緣全部一支一支滅除以後,「更無作者」,就沒有一個造作者,也沒有一個能夠讓誰能夠造作的,也沒有一個誰能夠安置眾生來出生。那這個東西,只有什麼東西呢?只有業,只有受生的業,還有五陰諸法,所以唯有業還有法和合因緣的緣故,所以才會有眾生。

所以,佛這邊就講得非常清楚,是因為有業力還有五陰受生的諸法和合的因緣,所以眾生才會出生;如果離開這樣子的業法的和合,那這樣子的人就能夠遠離生死的流轉。所以,「梵天啊!這樣子的世間業盡、煩惱盡、苦盡、苦息,也就是說,讓這樣子的我們的這個五陰世間這樣子的受生的業力,這個業力能夠滅盡以後,煩惱盡、苦盡、苦息,這樣子出離,這樣子就是得到了寂定涅槃。」其實這個就是斷除分斷生死,也就是說斷除分斷生死的煩惱,滅除了這些因為出生生死的這些無明,所以這樣子就叫作涅槃。

所以,如果我們從佛這一段的開示來講的話,從這邊來看,我們說「一切造物主萬能」的思惟,其實就是無智邪見未斷顛倒心所產生這樣子一個想法。所以說,「佛是不是萬能?一切造物主萬能」的這樣子的一個思惟,這個大梵天在這個地方就已經老實地承認,他是因為無智邪見——沒有智慧的這樣子的邪見,而且還沒有斷掉這樣子的一個顛倒心。什麼叫作沒有斷掉顛倒心?也就是說,他是以識陰、以識陰輾轉所生的一切法為常住法,所以就是沒有斷掉這個顛倒心。所以,只要是以識陰,乃至於識陰所輾轉而執著的這一切法,這個都是顛倒心。那這個識陰所執著的,我們最主要就是以我們的識陰為主,也就是說以這個覺知心,以這個覺知心能夠去了知一切法,所以你就說「那這個東西祂是能夠出生一切萬法的」,那這個其實就是因為我見未斷。所以,一切造物主萬能的思想,其實本身就是我見的化生;會有造物主萬能的思想,這個就是我見的化生,就是因為我見的顛倒見未斷。

那我們問說:佛這樣子到底是萬能的,還是不是萬能的呢?其實如果從究竟的理地來講的話,佛非萬能,非非萬能。

什麼叫作佛非萬能呢?因為佛一樣有「三不能」。佛自己說:「我也是在眾生數裡面。」因為佛出生在這個世間,一樣是必須要取祂的五蘊身來受用,所以佛一樣必須要以這個五蘊身,跟世間的眾生在一起生活。而且佛有三不能,佛有哪三不能呢?

第一個,祂不能度盡眾生。佛沒有辦法度盡一切眾生,譬如說有一闡提人,一闡提人根本他跟佛法完全是無緣的;甚至於是一些惡見的眾生,毀謗了這個了義的正法,否定了如來藏,這個就叫作一闡提人。毀謗如來藏,這個就是在毀謗佛法的根本,毀謗佛法三乘菩提的最主要的一個根本。這個一闡提人佛也沒有辦法度盡他,佛也沒有辦法度他;他因為惡見、因為邪見根深柢固,沒有辦法自拔,所以佛也沒有辦法度他。

第二個,佛有第二個不能就是,佛不能化導無緣。佛不能化導無緣,我們說「天雨雖寬,難潤無根之草;這個佛門雖廣,難度不信之人。」所以,佛沒有辦法化導無緣之人。因為這些無根之草,這些無緣之人,就算佛要伸手救援他,他一樣沒有辦法信受;所以,是因為他沒有辦法信受,而非佛不度他,所以佛一樣沒有辦法去改變他這樣子的一個因緣。

再來第三個,佛不能滅除定業。那這個在佛世的時候,佛對於釋迦族被這個琉璃王給滅掉的這個因緣,這個都是耳熟能詳的。琉璃王三度的去滅釋迦族,當然這個業當然有過去的這樣子的一個定業,那佛還是沒有辦法去幫釋迦族滅掉這個定業。所以,佛非萬能。

那何謂佛非非萬能呢?佛非非萬能最主要是說,我們都有一個自性佛,我們都有一個如來藏,那這個如來藏是出生一切萬法的根本。也就是說,這些山河大地乃至於我們的五陰身,全部都是如來藏所出生的,所以我們說「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一切法界、一切法界的法性,還有三世一切佛,全部都是由如來藏所出生的。

所以,佛非萬能,非非萬能。

好,今天我們就把「佛是不是萬能的?」這個主題已經講到這邊,跟各位說明清楚。今天時間已經到了,跟各位分享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