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因緣(一)

第81集
由正翰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很高興又再次相見共續法緣,也歡迎您繼續收看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也就是至誠邀請您對西藏喇嘛教宗喀巴的兩部著作,《菩提道次第廣論》及《密宗道次第廣論》的內涵,來作真實義的探討與辨正。不論您是如何進入《廣論》班的,是透過朋友、親屬、同事的介紹而進入,是自願或被動,或半推半就進入的,亦或是自己茫無所知拿香跟拜而已,都沒有關係;因為我們相信您願意捨棄世間五欲的一部分享樂而來修學佛法,必定是善根深厚、深信因果,對佛法的勝妙義理及實證,心生希求、嚮往,當中一定有具足理性的人,而且也有真實想要真修實證佛法的人。

我們同樣是希望成就佛道,只是因緣際會跑去學《廣論》,而且只學到不到全部的一半,也就是只學了《菩提道次第廣論》中施設的三士道。以親近善知識為基礎,引導您依次往「下士道」,也就是思惟人身無常,深信佛說因果道理,才能止惡修善、遠離惡趣;中士道呢?先思惟生死過患之因,後進修戒定慧三學,修斷煩惱;「上士道」發菩提心求受菩薩戒,學習六度成熟自身,修學四攝成熟有情。以這樣的修行次第前進,接下來的奢摩他、毘缽舍那,也是為了接下去要修《密宗道次第廣論》作準備的;止與觀這兩部分都跳過去不教,為什麼呢?因為這是修雙身法的前方便,在民風純樸的台灣是不能被接受的,因此不能公開傳授。

這樣的雙身法,在密宗喇嘛教,他們取了一個很好聽的名字,叫作「無上瑜伽」、「大樂光明」、「即身成佛」的修身法;其實這兩部《廣論》及密宗喇嘛教所教導的,並不是真實的佛法,只是將其修行方法,冠以佛法的名相,而來行傳承自印度教性力派男女交合性愛的無上瑜伽。既不能使人斷我見而證聲聞初果,也不能使人證得第八識如來藏,不能成為真正的菩薩,根本沒有任何佛道的內涵可言。在舉證完整《廣論》屬於雙身法邪見的同時,我們也會仔細地解析在《廣論》當中,違背佛法聖教的錯謬之處;因此在節目中,每位老師將會針對完整的《廣論》,而不是半部《廣論》的內涵來說明。也就是說,是以《菩提道次第廣論》及《密宗道次第廣論》這兩部論來作評論說明,證明密宗喇嘛教以及《廣論》所說內容,其實不是真實佛法。透過我們這樣說明以後,就可以讓台灣甚至全世界廣大善良的佛教修行人,大家都可以知道,密宗喇嘛教所說的成佛之道,其實最終就是要修這個無上瑜伽的雙身法。

這樣大家才不會被密宗喇嘛教的說法所籠罩,冤枉地將造作惡業當作是積善修德;因此讓有智慧、有理性真正想要修學佛法的人,可以認清喇嘛教的本質,不要再被謊言所迷惑。不能以駝鳥心態的這種世俗推說:各人體會不同、各走各的路、各成各的佛,那就不是佛弟子探究真理、廣度眾生的態度了。縱然必須引經據典詳細說明,也最好能將這件大事今生搞定,有了一個明確的憑藉標準,才可以安心地奉行,以免一時的疏忽、迷信而誤入歧途,或因為對上師的愚忠情結作祟,依人不依法而強出頭諍勝,結果造下謗佛謗法之業而不自知,越走越遠離佛法,最終在後世成了三惡道眾生,那可就冤枉了。因此當我們揭露了密宗喇嘛教修行的根本底細,以後有機緣遇到向我們介紹《廣論》及喇嘛教的時候,我們就不會受到迷惑,就可以有正確的知見來作抉擇判斷;這樣一個真正要修學佛法的人,就可以回歸修行的正道,而親證三乘菩提的真實義,這就是我們電視弘法節目最重要的目的了。

宗喀巴這些喇嘛修行人,在他們完整的《廣論》教學中,明白表示就是要以男女雙身法、樂空雙運,來成就「無上瑜伽」、「大樂光明」、「即身成佛」的修行。宗喀巴在《菩提道次第廣論》中說要與煩惱鬥,但是參照宗喀巴《密宗道次第廣論》中的說法,就知道宗喀巴是以推廣雙身法作為其目的,其實是與煩惱相應的。我們舉證出現今喇嘛教的最高法王,也就是十四世達賴喇嘛,在他多本書中也是一樣與煩惱相應而不知道。例如達賴喇嘛在《達賴生死書》這本書中,主張:「可以在修行之道上運用性交,以性交做為強大意識專注的方法。」(《達賴生死書》,天下雜誌股份有限公司,頁157)達賴喇嘛在《慈悲與智見》這本書中,表示要利用性伴侶來修行,而且達賴喇嘛在《喜樂與空無》一書中,也表示:【若與實體明妃行樂空雙運,才會成就真正的身曼荼羅修行,如果僅與觀想中的明妃行樂空雙運,則其成就不大。】(《喜樂與空無》,唵阿吽出版社,頁137-138)因此各位電視機前的觀眾們,當你看到這些證據後,就瞭解古今一切喇嘛、上師、活佛們的意圖,其實就是要透過雙身法,來達到他們所謂修行的終極目的。

因此《菩提道次第廣論》,在表面說要斷除煩惱,但是我們配合《密宗道次第廣論》,而從完整、整體《廣論》的實質面來看,他們則是加速增長極度嚴重的雜染煩惱,因此他們無法降伏,乃至無法斷除煩惱。再者我們也可以瞭解,為什麼密宗喇嘛法王們,公然大膽地否定因果的所依第八識如來藏。不論是宗喀巴或者達賴喇嘛等一切法王活佛們,他們否定根本識如來藏的存在,他們主張意識才是一切染淨法的根本。他們依據這樣的見解而認為,只要在行雙身法的時候可以讓意識一念不生,這樣就是清淨的;因此他們是不信因果,而去誹謗根本識如來藏的存在。他們認為意識一念不生,就是無過失;這樣的邪見是充斥在整個密宗喇嘛教的法義之中,也充斥在完整的兩部《廣論》之中。因為密宗喇嘛教是以這樣的邪見為前提,所以他們才敢大膽地,不信因果所依的這個第八識如來藏,而且敢大膽去性侵女信徒來行雙身法。甚至在密續中說:透過幻想的觀想也可以成佛;這其實只是密宗喇嘛教祖師所寫出來的密續中才有這樣說,一切佛經中都沒有這樣的說法。而且密宗喇嘛教這樣的成佛法,與顯教佛法中說的成佛境界完全不同,反而是與印度教性力派修行者所說輪迴境界完全相符。

已經過世的福智團體的日常法師,他一生不斷地讚揚撰寫《廣論》的宗喀巴,以他對於密宗喇嘛教的深入修學,與達賴喇嘛深切的交情,他當然瞭解宗喀巴的《廣論》,當中最後的無上瑜伽是什麼;但日常法師不敢明說,只是東一句、西一句地透露,讓大家心田中埋下這些雙身法的種子;譬如日常法師在演講中告訴大家,宗喀巴修的明禁行有多麼好,大家不明就裡,也覺得密宗喇嘛教的明禁行真是令人讚歎。因為連師父都這麼說了,然而什麼是明禁行的前行次第呢?他沒說明白,也不能說明白,因為前行的次第是要先經過男女雙修、性愛瑜伽灌頂第四灌之後,才能授予明禁行的。至於禁行是何意義呢?宗喀巴說:【禁行之義,謂為得一切如來悉地,故決定應作。】(《密宗道次第廣論》卷14)而明禁行就是:【不應離此明妃。由具相明妃修行大樂三摩地,是一切佛無上明妃禁行。】(《密宗道次第廣論》卷14)宗喀巴也說得夠明白了,換句話說,修學完整《廣論》的人,最後都得要修密宗喇嘛教的雙身法,最後都得要盡量與所有的異性密宗師兄師姊,一一合修雙身法的樂空雙運。

許多人因為情執,或是過去熏染了密宗喇嘛教汙穢的教義,或是過去世造的惡業影響,因此對於 佛陀所教導的清淨梵行心中不喜樂;這些種子在今世發芽,就會不由自主地向著密宗喇嘛教宗喀巴所寫的兩部論來修學。卻又愚昧稱說,只修學《廣論》的三士道,並向人辯解說自己絕對不會修學雙身法;但這是自欺欺人的說法,因為既然依止於密宗喇嘛教來修學佛法,其最終就是要圓滿成就密宗喇嘛教的佛果;而密宗喇嘛教成就佛果的最高指導原則,就是以雙身法達到雌雄等至樂空雙運的「無上瑜伽」、「大樂光明」、「即身成佛」的虛妄成佛境界。所以《廣論》學人,不是不修或是未曾被教授,而是時機未到,或是在上師的眼目中還不是上上根之人。當然這樣的判定,不是依學人的資質優劣而作觀察的,而是在學人是否能夠全然接受最後的四種密灌頂,及對上師的供養是否圓滿。所以有的人開始擔任義工,無條件地付出,努力參加藏傳佛教密宗的法會,還出國向西藏流亡政府朝聖、聽達賴喇嘛的演講和訓勉;然而達賴喇嘛在書中還是啟發大眾,必須尋找異性來作雙修;然而這些猶如飛蛾撲火的藏傳佛教學人,如同嚐了安非他命染上了毒癮,再也沒有辦法回頭。因為他們已經不知不覺之中,喝下了「性愛就是修行」的麻藥毒酒。

我們從很多媒體報導中知道,例如索甲仁波切、貝瑪千貝仁波切,這些喇嘛傳出與女信眾不倫的性醜聞,馬上就有密宗喇嘛教的消毒人士出來辯稱:出家喇嘛絕對不會雙修,或說這個人行為是特例;但大家心中都知道,這只是個對外弭平喇嘛性侵女性事件的說詞。還有來台傳教的尼泊爾籍耐邁仁波切,開房間嫖妓醜聞。為什麼密宗喇嘛教的修行人,會有這麼多光怪陸離的奇怪行為呢?因為密宗喇嘛教自始至終、從裡到外都不是佛教,他最高的根本教義,就是冠以佛教的名義,而進行印度教性力派男女性交的雙身修法,來達到「即身成佛大金剛持果」;在達賴喇嘛率領下,達賴喇嘛及喇嘛們都說那就是佛法中的成佛境界。因此在正覺教育基金會廣泛教育社會民眾之後,仁波切們不敢再誘姦女信徒合修樂空雙運的無上瑜伽雙身法,卻又不能不修雙身法,否則就違背藏傳佛教的根本教義,就會違犯密宗自設的「三昧耶戒」;只好用信徒供養的錢財,私底下尋找賣淫的女人實修無上瑜伽樂空雙運,這樣才符合藏傳佛教根本教義的真正喇嘛、仁波切。所以這不是耐邁仁波切的過失,若須要真正追究過失,其實都錯在密宗喇嘛教的教義本來就是這樣的。

經過這麼多宗教性侵事件,和喇嘛的嫖妓醜聞,我們應該從中得到教訓,好好地省思覺醒了;社會大眾也該藉此建立共識:還給揹了千年莫名黑鍋的正統佛教,一個真正的清白和公道,確立密宗喇嘛教不是佛教。而台灣佛教界也應該藉此機會自清,和喇嘛劃清界限,不要再為了名聞利養或面子而與密宗喇嘛教攀緣附會,傷害廣大善良佛子的法身慧命;社會大眾也要醒悟,慎選宗教信仰,要有智慧,不要再作僧衣崇拜,或是人云亦云的迷信盲從。遠離仿冒佛教的密宗喇嘛教,而能確保我們自己的家人、婦女眷屬,免於被宗教性侵的恐懼;也讓正統佛教能正本清源,回歸清淨的修行正途,去除密宗喇嘛教這個附佛外道獅子身中蟲。

因為時間的關係,今天的課程只能到這裡,期待下次再度共續法緣。

阿彌陀佛!


點擊數: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