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煩惱生成之因檢視「完整的廣論」

第66集
由正偉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大家收看正覺教團電視弘法節目,今天我們繼續要來說明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

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在這一系列節目當中,我們主要是針對密宗喇嘛教,他們號稱第二佛的宗喀巴,他所著作的兩本《廣論》為起點,也就是《菩提道次第廣論》以及《密宗道次第廣論》,我們將以這兩本《廣論》的核心內涵為主,來說明密宗喇嘛教的法義核心內涵的問題所在。

同時我們也將舉出宗喀巴其他書籍中的說法,配合密宗當代的首領,號稱修密有大成就的大修行者,例如達賴喇嘛,或者其他密宗各派的大法王、上師、喇嘛、仁波切,也就是這些法王、喇嘛、上師們的開示中,以及他們這些人所寫的書籍著作當中的內涵作為證據,透過這些證據的舉證出來,可以呈現密宗喇嘛教他們的教義是以樂空雙運的雙身法,為他們的核心內涵;當中的差別,只是古文與現代文的差別,或者是隱密暗語而說,以及露骨明白的差別。因此這些所說、所指涉的核心內涵,其實是沒有差別的,他們所說、所指的背後,就是要修這個無上瑜伽的雙身法。

我們的目的是希望良善的佛法修行人,可以認清喇嘛教的本質,不要被密宗喇嘛法王們喊出的口號所迷惑。在我們說明的這個課程當中,可以顯示出密宗喇嘛教兩本《廣論》的宗旨。因此我們希望各位觀眾給自己一個機會,給自己一個驗證的機會,讓自己可以發現以及檢查,古今喇嘛們的意圖,其實就是要透過行雙身法,來達到他們所謂修行的終極目的。

再者,我們在講述兩本《廣論》當中的錯誤見解,以及喇嘛教的教法上,以及喇嘛教修行上的錯誤的時候,同時我們會舉出佛菩薩在經論當中正確的開示,讓大家作一個比對瞭解。各位觀眾若是給自己機會去檢查、比對佛菩薩經論中的內涵,就可以由自己的判斷,來知道誰是誰非;也同時透過正見與邪見的比對,這樣來建立未來實證佛法智慧功德的基礎。聖 玄奘菩薩說:「若不破邪,難以顯正。」我們也希望這一系列的課程,能夠讓現在已經接觸到兩種《廣論》中的任何一種人,例如只有接觸到《菩提道次第廣論》這一部《廣論》的觀眾們,讓他們知道宗喀巴《廣論》的另外一部分內容;讓已經接觸密宗的人,可以看到《廣論》的全貌,而不是只有遮了半邊相貌的半個《廣論》。這樣讓讀者透過全貌的觀察以及比對、檢查,這樣觀眾們就能夠作出正確的判斷以及抉擇,這樣觀眾們才不會因為所知有限而被誤導了。

但是,為了舉證的緣故,所以不可避免的是:觀眾們會聽到宗喀巴,以及達賴喇嘛等這些上師、法王、活佛們,他們的著作當中,有的是用非常露骨鄙俗的文字來說明雙身法,這個部分還請觀眾們見諒,這是因為密宗的本質就是如此。當然也有一些他們的著作,是用古文非常隱晦的暗語來說,但是我們與當代法王達賴喇嘛,或者其他有名的大喇嘛、仁波切、法王等的著作來作一個比較,我們就知道他們雖然隱晦的暗語,也是在說明雙身法。因此舉證的過程中的這些現象,我們還是希望敬請觀眾們見諒,希望各位觀眾能夠耐心地看完我們的節目,然後用理性的態度去思考是非對錯,怎樣才是正確的,自己是否還要繼續信受《廣論》的內涵嗎?自己誠心的修行,卻因為不知道喇嘛教的底細,而讓自己慢慢被雙身法的陷阱所套住,這是大家應該要思考的問題。

好!前提先說明到這裡,今天我們進入到課程中。我們今天要探討「煩惱生成之因」是什麼?我們先看《瑜伽師地論》卷8 彌勒菩薩所說:【煩惱因者,謂六種因:一、由所依故,二、由所緣故,三、由親近故,四、由邪教故,五、由數習故,六、由作意故,由此六因起諸煩惱。】(《瑜伽師地論》卷8)由聖 彌勒菩薩所說的這一段聖教當中,我們知道煩惱之因有六種:第一、【所依故者,謂由隨眠起諸煩惱。】(《瑜伽師地論》卷8)第一種就是「所依故者」,也就是說煩惱的所依,由於隨眠因此生起種種的煩惱。煩惱生成的緣因,卻是依於根本因阿賴耶識心體而存在,這樣阿賴耶識能夠收藏各人煩惱的種子,讓這些種子隨眠在如來藏中遇緣現行。

但是宗喀巴卻是否定第八識阿賴耶識的存在,例如宗喀巴在他所著作的《勝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顯炬論》當中這樣說:【如是攝行論說,佛為廣大勝解者,說八識等令通達者,亦僅顯示經有是說。非自宗許,離六識外,別有異體阿賴耶識。】(《勝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顯炬論》卷15)因此,宗喀巴乃是不許離六識之外有阿賴耶識,他是否定根本因阿賴耶識真實存在的。不僅宗喀巴是這樣說,十四世的達賴喇嘛,也就是目前密宗喇嘛教號稱最高證量的法王,在他的書中一樣是否定根本識阿賴耶識的存在。例如達賴喇嘛在2004年12月,由楊書婷、姚怡平所翻譯的,四方書城有限公司出版的一本達賴喇嘛的著作,這本書的書名叫作《達賴:心與夢的解析》,在這本書的第83頁,他是這樣說的:【至於我的立場,則是駁斥根本識的存在。】因此,宗喀巴、達賴喇嘛等人一樣,他們一概否認有阿賴耶識。

同樣的道理,他們就不可能知道阿賴耶識內含藏染汙隨眠種子,當然不可能斷除這些煩惱;因為他們否定根本因阿賴耶識的存在,當然他們也不知道是由於染汙的隨眠種子不斷地流注現行,才有染汙的七轉識運作,於是三界煩惱就這樣生起。若不知不證阿賴耶識,那就無法了知煩惱種子隨眠存在的事實;所以,學佛人一定要觸證阿賴耶識,並且觀行祂無量無邊的功德性,轉依祂的清淨性,才有可能斷除佛菩提道中應斷的煩惱。

我們再看煩惱生成之因,第二、【所緣故者,謂順煩惱境界現前。】(《瑜伽師地論》卷8)煩惱的生成是以阿賴耶識中隨眠的種子為因,然後以七轉識的運作等作為所緣,才有煩惱境的產生;然後七轉識又再緣此煩惱境界,所以種種煩惱就這樣不斷出生出來。因此,對於五蘊、十二處、十八界的種種運作的觀行是很重要的,但是《廣論》中卻又未曾有相關五蘊、十二處、十八界諸法運作與觀行的隻字片語開示;因此宗喀巴他們根本不知道這個道理,因為宗喀巴連他自己都不懂,那要如何教人家斷煩惱呢?

我們再來看煩惱生成之因,第三、【親近故者,謂由隨學不善丈夫。】(《瑜伽師地論》卷8)由這裡就知道以正見簡擇善知識的重要性,「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這是一定的道理。宗喀巴在《勝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顯炬論》中又說:【釋菩提心論,雖說阿賴耶識之名。然義說意識,為一切染淨法之根本。】(《勝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顯炬論》卷15)因此,宗喀巴說生死流轉的主體識不是阿賴耶識,他認為第六意識才是生死流轉的主體,才是一切染淨法的根本。宗喀巴及《廣論》隨學的人,他們同樣以意識作為一切染淨法之根本,但是意識本身就是生滅無常,如何可以成為一切染淨法之根本呢?要成為一切染淨法之根本,祂本身一定要不能壞滅,這樣眾生造作的善淨染惡的業種才能夠保存,未來才能現起該有的因緣果報。這一世的意識其實是日日滅的,乃至捨壽以後永遠滅掉,因此宗喀巴所說的是違背事實正理,也違背諸佛菩薩的聖教。

從這裡我們來探討,為什麼宗喀巴要主張說意識乃是一切染淨法之根本呢?其實他是要為後面主張修雙身法來鋪陳,他的目的就是要修雙身法。那有人會想:「你是瞎編的吧!」其實這個答案,十四世達賴喇嘛在他書中就已經告訴我們了。我們看達賴喇嘛在他書中是怎麼說的,達賴喇嘛這樣說:【具有堅定慈悲及智慧的修行者,可以在修行之道上運用性交,以性交做為強大意識專注的方法,然後顯現出本有的澄明心。目的是要實證及延長心的更深刻層面,然後用此力量加強對空性的了悟。】(《達賴生死書》,天下雜誌股份有限公司印行,頁157)這是十四世達賴喇嘛所著作的一本書,書名叫作《達賴生死書》,第157頁中所說,這是由天下雜誌股份有限公司所印行的,我們參考的是第一版第五次印行的這個版本。

由此可以知道達賴喇嘛及宗喀巴,他們都是惡知識,他們處處曲解佛菩薩的聖教,將各種佛法的名相,代之以外道法來教導眾生,甚至乃是用淫欲的下劣法來推廣;在台灣新竹鳳山寺有一位日常法師,也是接踵廣為推廣《廣論》的內容。因此,修行人如果是跟隨這種惡知識來學習的話,那只會加重自己的薩迦耶見,也就是加重自己的我見、我執,以及欲界愛的無量無邊的煩惱,這樣永遠就不可能實證解脫,乃至還會下墮三惡道之中。有智慧的人應該要遠離此類不善的假名善知識,不僅僅自己要遠離,也不要去護持、推廣弘揚《廣論》的道場,這樣可以免去成就誤導眾生的共業。

我們再來看煩惱生成之因,第四、【邪教故者,謂由聞非正法。】(《瑜伽師地論》卷8)藏傳密宗喇嘛教的法義理論以及行門,其實都是從外道法當中去蒐羅過來的,這些都是索隱行怪的荒唐古怪的行門,因此密宗喇嘛教其實是邪教而並非是佛教。但是,他們卻掛著「藏傳佛教」的名號來籠罩眾生,「喇嘛教」其實才是他們真正的正名,他們不應該使用「藏傳佛教」的名字,因為名義不符合的緣故。而所有《廣論》的隨學者,不管你是只修《菩提道次第廣論》這半邊《廣論》,還是與《密宗道次第廣論》一起修的完整《廣論》,修行這個《廣論》最後的下場,就是如同達賴所講的,達賴怎麼說呢?【可以在修行之道上運用性交,以性交做為強大意識專注的方法。】因此良善的眾生們,良善的修行人,如果一一去聽聞,而實際照達賴喇嘛或宗喀巴這樣實修的話,那必然會徒增自己三界輪迴下墮的煩惱,這樣哪能夠實證解脫呢?因為不管是宗喀巴,乃至歷代的達賴喇嘛、活佛、上師、法王、仁波切等,他們都是由於這樣邪教導的緣故,而良善的修行人經過聞熏這樣的邪教導法以後,就難逃行雙身法的下場,因為那只是遲早的問題,遲早會去修雙身法。

我們再看煩惱生成之因,第五、【數習故者,謂由先殖數習力勢。】(《瑜伽師地論》卷8)良善的眾生們,他們因為被宗喀巴以及歷代達賴喇嘛等、喇嘛法王等邪見的教導,因此就傻傻地不斷地去串習這些邪見,充斥於兩種《廣論》——也就是充斥於《密宗道次第廣論》以及《菩提道次第廣論》,當中的這些邪見、這些惡見的內容,以這許許多多的藏傳密宗喇嘛教的法王、活佛的邪說、邪論,這些其實都是煩惱生成與增長堅固的原因。若是有人迷信於喇嘛教者,迷信這些喇嘛,他們後來如果聽聞到正法的時候,他們就反而不能接受,而繼續去受持藏傳密宗喇嘛教外道的法義以及行門;如果你是理性的人,你就會冷靜的去審視這個道理,因此而棄捨《廣論》這些密宗喇嘛教的邪見,轉而修學正確的佛法。而那些迷信的人,他們當然繼續堅持修喇嘛教的邪見、邪教導,若是探究其原因,都是由於他們先前數數熏習邪見,配合自己不理性的習慣,因此而產生這樣的勢力所致。若是想要遠離這些邪見,而想要真正親證佛教的三乘菩提,首先的要務,那就是應該趕快停止熏習這些邪見,趕快遠離廣論團體。

我們再來看煩惱生成之因,第六、【作意故者,謂由發起不如理作意故。】(《瑜伽師地論》卷8)宗喀巴主張:「非自宗許離六識外,別有異體阿賴耶識。」因此他是標準的六識論,而後來的一切喇嘛、法王等應成派中觀師,例如達賴喇嘛以及那位日常法師、印順法師等等,他們誤以為意識常住不滅,這樣是於無常妄執為常,於蘊處界空相妄執為空性心,這種種不如理作意,全部皆是三界煩惱生起之因。乃至以雙身法的作意來修行,這樣更是成為三界煩惱生成之因。

例如達賴喇嘛又在其所著的書當中,於1997年3月修版的三刷的,羅桑嘉措——西藏兒童之家,書名叫作《慈悲與智見》,他在這本書的246頁中說:【根據新譯派,修秘密真言到某種程度時,修者修特殊法,如利用性伴侶、打獵等等。雖然利用性伴侶之目的,不難被說成是為了用欲於道及引出較細的證空之識。】(達賴喇嘛著,《慈悲與智見》,羅桑嘉措——西藏兒童之家,頁246)這是達賴喇嘛說的。乃至宗喀巴在他的《密宗道次第廣論》中也說:【剎那妙智於彼顯,八時一日或一月,年劫千劫受此智】(《密宗道次第廣論》卷14)這樣二六時中,一日八個時辰十六個小時,他的作意就是要藉由性伴侶來修這個雙身法,這樣乃至一個月、年、劫、千劫都要受此智的作意。這樣邪淫的作意,就是宗喀巴及達賴喇嘛等喇嘛教活佛、法王、上師的作意,這種種不如理作意,全部皆是三界煩惱生起之因。乃至以雙身法的作意來修行,這樣更是成為三界煩惱生成之因。

所以,宗喀巴與達賴喇嘛把此煩惱六因等文字,錄之於《廣論》之中,卻不知聖 彌勒菩薩所說這六因的內涵,正好是針對宗喀巴、達賴喇嘛這些號稱「藏傳佛教」,其實是喇嘛教的活佛、上師、仁波切他們自己的落處:他們否定阿賴耶識含藏染汙隨眠種子為煩惱之根本因,以意識為染淨依;乃至主張用性交的方法修行,借用性伴侶為修行工具,以這樣染汙的作意以及行為來誤導眾生。他們這一類人的所說,完全是違背正理與聖教,然而宗喀巴卻全然不知而抄錄於自己的《廣論》中,無異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

現在如果您還在修學《菩提道次第廣論》這半邊《廣論》的理性修學人,您們還要繼續信受這樣的邪說嗎?還要完成另外半邊的《密宗道次第廣論》而繼續去修雙身法呢?這個問題留給大家去思惟了。

今天我們的時間關係,我們只能講到這裡,歡迎各位菩薩繼續收看我們的節目,來建立正確的知見,遠離邪見。謝謝大家!

阿彌陀佛!


點擊數: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