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惟暇滿人身

第32集
由正珍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學友:阿彌陀佛!

歡迎大家收看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今天要和大家談的題目是「思惟暇滿人身」。

宗喀巴依親友書簡單的以八無暇的相反就是圓滿,直接就說了「五自圓滿、五他圓滿」。我們在此略微為您說明,彌勒菩薩於《瑜伽師地論》當中開示無暇與圓滿的前後關係。

在《瑜伽師地論》卷21的教示中,是由不般涅槃以及涅槃法緣當中,而提到了無暇和圓滿。在談到不般涅槃的因緣,論中這樣寫著:【問:若住種姓補特伽羅有涅槃法,此住種姓有涅槃法補特伽羅,何因緣故有涅槃法,而前際來,長時流轉不般涅槃?答:四因緣故,不般涅槃。何等為四?一、生無暇故;二、放逸過故;三、邪解行故;四、有障過故。】生無暇,就是指生於八無暇處。放逸過是指雖然有值四眾、賢良、真善知識,但是因為生在富貴人家,財寶具足,對於種種的五欲妙樂耽著受用,所以不見過患、不知出離。邪解行的是指雖然生在中國,但是依止外道種種邪見,沒有善友為他來說正法。有障過分成三種:一、異熟障,就是生性愚鈍、頑騃瘖啞。二、業障,造十重業、無間業。三、煩惱障,長時起的受種種煩惱的繫縛。依這樣又可以分列成十二種,就是:業障、習氣障、放逸障、蓋障、懈怠障、障礙障、生障、不生障、信解障、煩惱障、定障、所知障。因此如果要知道不障礙涅槃法的修證,不是只處理無暇的問題。

另外也提到如何具足涅槃法緣,彌勒菩薩在這個部分,分成兩方面來說明,就是這個法緣要具足「法與次法」。法是要修集勝緣,依於安立的四聖諦、非安立諦的真如第一義諦實修,但也要修集劣緣,也就是次法,劣於勝法的緣;這個內涵,自圓滿、他圓滿只是其中一項,總共有十二項。彌勒菩薩開示:【問:何等名為涅槃法緣,而言闕故、無故、不會遇故不般涅槃?答:有二種緣。何等為二?一、勝;二、劣。云何「勝緣」?謂正法增上他音,及內如理作意。云何「劣緣」?謂此劣緣乃有多種。謂若自圓滿、若他圓滿、若善法欲、若正出家、若戒律儀、若根律儀、若於食知量、若初夜、後夜常勤修習覺寤瑜伽、若正知而住、若樂遠離、若清淨諸蓋、若依三摩地。】(《瑜伽師地論》卷21)在這個開示當中,您可以看到,前提、內涵都很清楚,這才是完整的開示。

講到這裡,想到有位博士法師對喇嘛教相當的崇拜,在講課時對大眾說:「《菩提道次第廣論》太深妙,實在看不懂,我連《菩提道次第略論》都讀得很吃力!」現在才瞭解,深妙是因為宗喀巴寫得太雜,次第不明、太亂,抄 彌勒菩薩的論都抄不完整;會讀得吃力,是因為現在的佛學院素質太差,都是未斷我見的凡夫在經營,當然無法開啟學人三乘菩提的智慧眼,在此也只能感嘆。

另外還有三種圓滿的知見,對於修證佛菩提道的學人也很重要,這個圓滿也是必須要具足了知的。《瑜伽師地論》卷85:【復次,於善說法毘奈耶中,有三圓滿。何等為三?一、行圓滿;二、果圓滿;三、師圓滿。行圓滿者,謂為觸證、斷、無欲、滅界故,聽聞正法、為他演說、自正修行、法隨法行,是名行圓滿。果圓滿者,謂即由此法隨法行增上力故,心善解脫。又能證得現法涅槃,是名果圓滿。師圓滿者,謂能引發一切梵行之法,皆用世尊為根本故,皆由世尊轉法眼故,皆以世尊為所依故。由如來出世,有彼教可知故,說世尊為彼根本。佛出世已,觀待彼彼所化有情,說正法眼,師及弟子展轉傳來故,說世尊轉正法眼。轉法眼已,若有於中生諸疑惑,唯依世尊乃能決了故,說世尊為所依止。】這裡講到「依世尊為根本」,主要是說要以 世尊為典範,去實修實證;不是如宗喀巴以觀想所得的本尊身影像,加以觀想擴大,一直到觀想到佛的金身身量非常非常的廣大,以此來作為將來成佛的時候的廣大圓滿報身。這都是妄想,不是圓滿報身的因,是計以為因的妄說,活在幻想中,完全沒有發起真實的功德。

什麼才是佛地廣大圓滿報身的正因?佛地廣大圓滿報身不是依觀想而成,是依於菩薩地的修證四襌八定,以及無量百千三昧而得廣大身,高廣於一切色界天人;又因為無量的褔德及一切種智的功德,方能成就菩薩地的更廣大解脫色與種種的相好。這是諸地菩薩可愛的異熟果報,異熟果報的身是正報,不是依報,絕非經由觀想的法而能成就,而是因為修襌定,還有一切種智圓滿具足,才能夠成就。接著由菩薩地可愛的異熟果報莊嚴色身,再進修無量的福德與種智,達到圓滿究竟的佛果,這時候才能說為佛地廣大圓滿的莊嚴報身,絕對不是密宗觀想的法所能夠成就的。

現在回頭來看宗喀巴的五自圓滿、五他圓滿的解釋,也是有問題的。我們直接依《瑜伽師地論》所說,「自圓滿」有五項:一、善得人身。人身是指生在人同分中,若丈夫身,男根成就不受繫縛;如果得女身也能夠不受繫縛,能夠在修學佛法當中可以自在,這就是善得人身。第二個、生於聖處。聖處就是指中國,佛法所說的中國,是指有善士四眾遊行、有了義正法弘揚的處所稱為中國。此處的眾生善根淳厚,如《大乘寶雲經》卷4說:【中國眾生利根聰哲、諸根明了智者稱嘆,堪受所說善不善法,深解意趣,堪為諸佛甘露法器。】這就是生在中國。第三、諸根無缺。是指信、進、念、定、慧五根具足無缺,名為諸根無缺,而且心性也不是愚鈍,不會固執僵化,也不是愚癡深重;或者說沒有身心殘障,障礙聽聞佛法的狀況,也沒有盲聾瘖啞的障礙,所以沒有這些缺損遮障,對於善法就能夠精勤的修行,快速的成就。第四個、勝處淨信。就是對於諸佛所說的正法、正戒律能夠深信,而且能夠如佛所說的如實地去履踐,也因此可以得到白淨法,能夠去除一切煩惱垢穢。第五、離諸業障。也就是不會造作五逆惡業,遠離五無間業。因為五無間業的造作增長,在現法中絕不可能證得涅槃及菩薩道。

在「他圓滿」當中也有五項:一是諸佛出世。菩薩經過三大阿僧祇劫,圓滿褔智二資糧,獲得最後上妙身,安坐無上勝菩提座,所以現證無上正等菩提,是為佛出世而得親遇。二、說正法教。佛出世為弟子宣說正法,依四聖諦宣說真實的苦集滅道,以及十二部經,使得正法學士聽聞了以後,可以如實地修行,得證解脫果、得證佛菩提果。三、法教久住。在佛世或者佛涅槃後,也就是正法期過後,在像法、末法時期,正法或者顯影,或者幽影,但是正法不會滅,會滅的只是眾生的福報不能相應。第四個、法住隨轉。有力證正法者證得正法後,如所證隨轉,可以讓追隨的人隨順教授也能夠有法可證。第五個、他所哀愍。也就是說,不論是四眾發起了度眾的廣大心、菩薩行,對眾生能夠起哀愍心,或者是財施,或者是法施,或者是無畏施,讓不論是身所依或法所聞,都能夠圓滿無缺。

宗喀巴也說到要思惟暇滿人身,也說要思惟人身難得,但是他所說的和 彌勒菩薩所說的都是不一樣的,是相背的。佛陀有開示:【汝善男子應作是念:「我所從聞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是我最勝真實善友,我從彼聞是妙法故,速於無上正等菩提得不退轉,我由彼故得近如來、應、正等覺,常生諸佛嚴淨國土,恭敬供養諸佛世尊,聽聞正法植眾德本,遠離無暇具足有暇,念念增長殊勝善根。」】(《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398)所以有善根的人應該要去思惟,暇滿人身如此難得,得到了如此的妙身,如果還空無利益白過一生的話,那就太可惜了。如果又遇到了假善知識或惡知識,種種的付出結果反而得到了三惡道的法,譬如你所值遇的教授師,教你如何營利事業的法、教你鬼神相應的金剛舞、教你以不淨物供養鬼神、教你以無上瑜伽男女貪愛的這個邪淫法為究竟法、教你食眾生肉是慈悲的法;跟你說一切法都是無因唯緣、是緣起性空;教你持咒修習明點、氣脈等無關佛法的外道法等等;教你一再盲目的背誦消文,在《菩提道次第廣論》當中浪費了諸多的時間,但是對於成佛的道理,完全沒有正知正見,這樣的人如同被邪咒所矇蔽,那不是很冤枉?

說到這個「暇滿人身」,在《大莊嚴論經》卷6有一個故事:有一個小孩子聽到經中說「盲龜值浮木孔,其事甚難」。這個小孩子就做了一個板子,在這個板子當中挖了一個孔,而那個孔可以讓自己的頭可以穿過去,他就把這個木板丟到池水中,然後自己潛入池中,抬起頭想要鑽入這個木板的孔;但是這個水不斷的漂流,他不斷的試著要鑽進這個孔,而沒有辦法鑽成。所以這個小孩子心裡就想著:「人身難得,佛陀以大海為喻,浮木孔小、盲龜無眼、百年一出,那都很難。我今天這個水池沒有像海那麼大,而這個板子的孔又那麼大,我的兩個眼睛也看得見,但都還沒有辦法順利的把頭鑽出這個孔,更何況盲龜呢?」所以這個小孩因為這樣而起了極大的警心,開始發願要好好的在佛法當中修學,不要虛度人生。所以聽聞正法的機率,更是比盲龜浮木那樣的可能性更難,人身的難得已得,但是得聞正法卻要有一定的福報才能夠相遇。在此我略微為您們說明 平實導師依於 佛陀正教所說的一句話:凡是實證涅槃的人,一定要先在次法上面用心,同時要長時的熏習正知見,知道三界的虛妄,發起廣大的菩提心、荷擔如來家業的心,才有可能實證佛法,才能可能圓滿佛菩提道。望諸位行者都能夠依止真善知識的教示如實修學。

阿彌陀佛!


點擊數: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