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藏傳佛教--覺囊派略說

第5集
由正元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

阿彌陀佛!

歡迎您收看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我們今天要談論的單元是〈真藏傳佛教——覺囊派略說〉。

或許有人對於我們把藏傳佛教區分為真藏傳佛教以及假藏傳佛教,有些不以為然。但是我們看 佛陀所開示的經典中,其實處處都不斷提到正法與外道法的差別,就如同 玄奘菩薩所說:「若不摧邪,難以顯正。」一定是要摧邪顯正,把正法和邪法之間的差別說明清楚,這樣大家才能夠瞭解什麼是正法,也才不會被邪法所誤導。

因為,佛陀的正教本來就是甚深微妙,很容易被錯會了。所以,世尊才需要花上四十餘年的時間,來把三乘菩提從淺到深,逐步地解說清楚。而且 佛陀在入滅之前,在涅槃部諸經中經常都會說到:釋迦如來在娑婆世界,以應身示現八相成道的度化因緣,都已經究竟圓滿了;所有應該為眾生開示的法道,都已經解說完畢了;應該教導眾生的正法,也都已經毫無吝惜的傾囊相授了;因此一切的佛事全部都已經究竟圓滿成辦了。

有許多藏密喇嘛教的祖師在提到密宗源由的時候,都經常會說:「密宗續部有些是世尊涅槃時作授記,後來才現於世間的;有些則是釋迦佛住世時親口所說。」但是,這些說法都是不如實的。世尊在即將示現入滅前的開示,是說如來的「甚深祕密藏」,指的是第三轉法輪所開示的大乘方等經典,也就是以如來藏為核心的唯識種智,而不是指雙具常見以及斷見的藏密外道法。例如 世尊在《大般涅槃經》中,有開示說:

【善男子!若人不聞如來甚深祕密藏者,云何當知有佛性耶?何等名為祕密之藏?所謂方等大乘經典。善男子!有諸外道,或說我常,或說我斷;如來不爾,亦說有我,亦說無我,是名中道。】(《大般涅槃經》卷7)

在這段經文中,很明白的說「祕密之藏」就是所謂的方等大乘經典,而且 世尊在這部經中,也明確的說明了這個如來藏,其實並沒有刻意隱藏,只是如來藏這個甚深祕密藏,祂本身無形無色,而且甚深微妙,所以外道凡夫難以了知。因為他們找不到甚深微妙的如來藏,因此總是把意根、法塵為緣,而由如來藏所生,具生滅性的意識,當作是常住不壞的真實我,因此落入常見之中。另外有一部分人,則是認為生命就只有一世,在今生結束的時候就斷滅了,而成為斷見論者。但是 如來所開示的正法,卻不是這樣子說的,如來所說的有我,是說如來藏我是真實存在而不生不滅的;至於所說的無我,則是說這個如來藏是無我性的,祂從來不作主,這個雙具有我以及無我的如來藏,才能夠稱為是中道啊!

另外在這部經中,有位迦葉菩薩請問佛陀說:「世尊!您曾經開示過有四種魔,那麼在 佛陀您入滅之後,我們應當要如何作分辨,才不會被誤導呢?」佛陀就告訴迦葉菩薩說:

【我般涅槃七百歲後,是魔波旬漸當沮壞我之正法。譬如獵師身服法衣,魔王波旬亦復如是,作比丘像、比丘尼像、優婆塞像、優婆夷像,亦復化作須陀洹身,乃至化作阿羅漢身及佛色身。魔王以此有漏之形,作無漏身,壞我正法。】(《大般涅槃經》卷7)

這段經文的大意是說,在 佛陀示現入滅七百年之後,天魔波旬就會漸漸地施設各種方法,要來破壞 佛陀所開示的正法。天魔他會化作佛門四眾的形相,也會化現為阿羅漢的形相,甚至會假冒佛陀的形相來破壞佛陀的正法。在《楞嚴經》中,甚至有說到了末法時節,邪師說法將會像恆河沙一般那麼多。因此,到了末法時期的現在,佛法在表面上看起來很興盛,但其實到處都是充斥著邪師,各各自稱為大師、法王,卻大多是在破壞 佛陀的正法。所以我們在選擇道場以及善知識的時候,當然應該要非常地小心謹慎,要長時間來觀察他們的所作所為;不然的話,很容易就誤入歧途的。而且法身慧命被傷害,可不像是被殺害,只是影響到這一世的命根而已,而是會影響我們多生、多劫那麼久遠的。

那麼,到底藏傳佛教的真假,是該怎麼來作區分呢?依據三乘經典,簡單來說,判定真假佛教的第一標準是:凡是實證並且弘揚如來藏法的就是真佛教;反過來說,不能夠實證,甚至是否定如來藏法的,則全部都是假佛教。所謂的藏傳佛教,是在西元八世紀中的唐朝時期,由蓮花生把以印度教性力派雙身修法為核心的坦特羅佛教,帶到西藏去的。他融合了在西藏原有的民間信仰,也就是苯教裡面的鬼神信仰,另外他也蒐羅了很多召喚鬼神的咒語真言,於是假藏傳佛教的核心,基本上就是相信欲界男女的性交合,具有能生萬法的神祕力量;也相信以意識心來作觀想,具有使幻想成真的神奇力量;同時也相信那些驅使鬼神的咒語真言,可以滿足自己的種種欲望。所以假藏傳佛教,可以說是完全在追求世間無常生滅法的外道,而佛教則是以本不生滅、清淨涅槃性的如來藏,作為核心的世出世間法。所以說假藏傳佛教是和佛教本質完全不同的外道,他們只是盜用佛法的名相和表相,可是所宣揚的卻是索隱行怪的外道法。

因此藏傳佛教從一千三百多年前的西元八世紀開始,就已經完全脫離了以如來藏為核心的佛教正法,包括黃教、紅教、白教,還有花教。這四大教派,實際上全都是以無常生滅的意識作為根本心,他們實修的內容,包括蓮花生、宗喀巴以及歷代的達賴喇嘛,全部都是以無上瑜伽男女雙修法的樂空雙運境界,作為最究竟的法道,也就是以男女雙修的邪淫法,作為即身成佛的密要。因此密宗喇嘛所說的持戒清淨,就是遵照密教祖師所施設的「三昧耶戒」,每天都要和女信徒合修雙身法。所以大家不要被騙了,誤以為這個「三昧耶戒」是佛教中所說的持戒清淨,他們美其名自稱是欲貪為道的金剛乘,並且誇耀說密教佛所傳的無上瑜伽,超越 釋迦牟尼佛所傳的大乘般若。可是,如果我們詳細地去考查他們的理論的話,就會發現有的是以意識細心來替代第八識如來藏,有的則是以中脈裡的明點來說是第八識如來藏,甚至堅決地主張第六意識就是常恆不變的真心。這些說法全部都是墮在外道常見法以及斷見法之中,以外道法來取代佛法,還大量的盜取佛教的資源,使得真實的佛法開始逐漸衰敗,因此而成就了毀佛謗法的大惡業。所以說藏密這四大派都應該判定是假藏傳佛教,因為他們所傳的都不是佛教正法,全部都是外道法。

佛陀在《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多經》中,有開示說,七住位菩薩在實證了「一相無相,無生無滅,同真際、等法性」的如來藏之後,才會發起般若智慧。而且一定要經歷習種性、性種性、道種性以及十地等菩薩道的五十二個階位,才能夠圓滿成就佛道。佛陀並且還特別叮嚀說:

【善男子!十方法界一切如來,皆依此門而得成佛;若言越此得成佛者,是魔所說,非是佛說。是故汝等應如是知,如是見,如是信解。】(《仁王護國般若般羅蜜多經》卷2)

這段經文已經很清楚地預記,並且交代後世的佛弟子們說:成佛之道只有實證如來藏,發起般若智慧這個不二法門,十方法界一切如來,都是依著這個不二法門而逐步成佛的。如果有人說能夠超越這個佛法的核心,而能成佛的話,那麼就是魔所說的邪法,而不是佛陀所說的正法。所以,藏密喇嘛教說無上瑜伽雙身修法,可以跳過菩薩道的五十二個階位不用修學,就能即身成佛的說法,這是魔所說的邪法,而不是佛所說的正法,是假的佛教,而不是真的佛教。

雖然說在西藏地區的眾生,福德因緣不是很具足,而且邪說橫行,可是仍然有大菩薩因為悲心深重,而依悲願降生到西藏的覺囊派之中。覺囊派最早是在十一、十二世紀時,有一位域摩·彌覺多吉,他自己在苦心鑽研佛法經論的教理之後,排除了密教的邪法,而回歸 龍樹菩薩以及 彌勒菩薩的真實法教來教導徒眾。到了十三世紀時,法脈傳到了土杰尊追,他在日喀則拉孜縣附近的覺摩囊地區修建了寺院,因此簡稱為覺囊巴。從此之後覺囊派的名聲,就逐漸地傳揚開來,又三傳到篤補巴·喜饒堅贊,他著作了《山法了義海論》以及《第四結集論》等書,來闡揚他空見的義理。他長期在拉薩地區弘法,使得覺囊派的如來藏法教很快速地發展起來,那時候每天跟著他修學的人,達到有兩千人之多。因為篤補巴他非常完整地建立了中觀他空見的理論體系,可說是傳播他空見法教的先驅,所以也有人認為篤補巴才是覺囊派的開派祖師。

到了十七世紀初的時候,覺囊派傳到了多羅那他。多羅那他很深入的鑽研了《現觀莊嚴論》、《篤補巴全集》等等的法教,並且著作了《印度佛教史》、《普賢經釋》等等書。多羅那他27歲在拉薩說法度眾的時候,跟隨他聽法的徒眾,就已經超過了上萬人。當時覺囊派的寺廟也遍布了西藏、西康、四川等等地方,他空見的如來藏法教,在這個時期達到了最高峰。覺囊派所主張的他空見大中觀法教,和中觀自續派以及中觀應成派完全不同;他空見的核心要義是依據 佛陀的真實法教,也就是八識論的如來藏正理,而不是外道六識論的中觀思想和譚崔密法。所謂他空見是說:一切事物或現象都是由真實的本體如來藏所生,這個本體是本然存在,而且常恆不變的,並且能夠出生萬法,因此一切的事物或現象,都函蓋在這個本體之內。所以說,有情眾生所感知到的外境,其實都是如來藏這個本體所現起的影像而已,如果離開了本識如來藏,其實就沒有外境可說了,這就是萬法唯識的真理。依照他空見的教義,這個自心如來藏,從本以來就是自有的,但是顯現於外在的蘊處界等等虛妄境界,卻是屬於他空之法,依於這個本不生滅的本體,而說一切的事物或者現象是空相、是性空。因此說性空只能說是他空,而不能說是自空;也就是說,雖然世俗諦沒有真實的體性,但是勝義諦本體卻是真實不空的。因為他空見確實遠離了斷見以及常見這兩邊,因此是正真了義的中觀。這個他空見的教義也完全符合佛法的真實義。所以說,曾經在西藏大力弘傳第八識如來藏法教的覺囊派,才是唯一的真藏傳佛教。

在覺囊派祖師篤補巴以及多羅那他的時期,雖然說在表相上,也有隨俗兼傳時輪金剛法來作為掩護,但是實際上卻是依於親證如來藏的見地,來弘揚他空見;並且在暗地裡破斥自續派、應成派六識論的錯誤中觀見,同時也破斥密教無上瑜伽的雙身修法。因為覺囊派所弘傳的佛教正法,和四大派所弘傳的無上瑜伽雙身修法格格不入,因此當時主政的格魯派非常的仇視覺囊派,但是格魯派好多次和覺囊派作公開辯經、法義論戰,卻都是以落敗收場,最後格魯派的達賴五世惱羞成怒,於是就授意達布派以及薩迦派的群眾,一次次以刀杖來打殺覺囊派的僧眾,覺囊派的勢力因此就逐漸消散。最後,達賴五世甚至把多羅那他給逐出西藏,並且把所有覺囊派的寺院也都給接收了。於是唯一在西藏傳授佛教正法的覺囊派,就這樣被徹底的消滅掉了,因此佛教正法就徹底的在西藏地區滅絕了。從此之後,西藏地區就剩下只有佛法名相,卻毫無佛法實質的假藏傳佛教外道法在西藏盛行了。

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的節目就說明到這裡為止,謝謝各位菩薩的收看。

阿彌陀佛!


點擊數: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