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判教

第1集
由正禮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

阿彌陀佛!

今天是正覺同修會為各位菩薩準備新的系列節目,我們這次的題目是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我們在這個系列裡面,將對宗喀巴所著作的《菩提道次第廣論》進行評論。

可能有人會認為說,為什麼佛教要評論別人的著作?其實這個涉及到佛教是什麼。就像說:佛陀初到人間來示現成佛,要告訴眾生什麼是佛教,所以 佛陀也會進行所謂的判教。所以判教在佛教裡面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而且是非常嚴肅的一件事情。當時 釋迦牟尼佛在經典裡面進行了判教;後來佛教傳到中國地區的時候,在南北朝還有隋、唐之際,其實也有非常多的法師進行所謂的判教或叫科判。為什麼要作這些科判呢?其實也是為了要能夠對佛教有所認識。所以說在隋、唐之際,因為判教的風氣非常的盛行,所以也導致了後來的唐、宋佛教的這種興盛。現在佛法來到這個末法時代,佛教已經經過了兩千五百年,所以現在又很多人不瞭解什麼是佛教了!所以在這個末法時期,我們就應該對於佛教重新的提出所謂的新判教;也就是用現代的眼光來理解、來認識什麼是佛教;所以說在正法期、像法期還有末法期,其實都需要進行判教的工作。而這個判教的工作,就是要讓世間一切人、一切眾生都能夠認識什麼是佛教。

好!那我們瞭解既然判教是這麼重要,可以讓我們認識真正的佛教,我們來舉例、來看看,在《阿含經》裡面,佛陀就有親自對於祂所宣說的佛法進行判教。我們看在《長阿含經》卷1裡面,佛陀有這樣說:

【毘婆尸如來三會說法,初會弟子有十六萬八千人,二會弟子有十萬人,三會弟子有八萬人;尸棄如來亦三會說法,初會弟子有十萬人,二會弟子有八萬人,三會弟子有七萬人;毘舍婆如來二會說法,初會弟子有七萬人,次會弟子有六萬人;拘樓孫如來一會說法,弟子四萬人;拘那含如來一會說法,弟子三萬人;迦葉如來一會說法,弟子二萬人;我今一會說法,弟子千二百五十人。】

佛陀在《阿含經》裡面,自己宣說祂現在是一會說法,有一千兩百五十人,後面還有兩會的說法;所以說在《阿含經》裡面,佛陀在正法期就自己作判教,讓世間能夠瞭解說,佛陀的說法其實是有祂的次第。而且 釋迦牟尼佛,祂也舉了前面的六尊佛,也表示說前面的諸佛也有不同的方式的說法,所以有三會說法、二會說法或一會說法。那 釋迦牟尼佛現在是才剛開始第一會的說法,表示後面還有第二會的所謂的般若,還有第三會的唯識種智。所以從這個經文來看,其實判教對諸佛或者說佛法的傳承,它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因為判教是涉及到眾生如何認識佛教,所以在每一時期,或是每一個想要修學佛法的佛弟子,都應該對於佛法的次第、它的內容、前後說法的一些前提的不同要有所瞭解。因為這個緣故,所以說,我們現在就以在末法時期的這種角度來進行判教。

在佛教從印度滅亡之後,整個遷移到中國地區,從南北朝還有隋、唐之際,有大量的經典,還有大量的天竺人、天竺的法師來到中土。因為佛教從印度整個搬遷到了中國地區,所以形成了大乘佛教,也就是真正的佛教在中國地區的大大地復興,然後這個也是歸功於在當時算是屬於像法時期;所以像法時期的判教也是非常地興盛的,特別當時有所謂的南三北七,有十種判教。譬如說:有所謂的半滿教、一音教,或是漸教、頓教、不定、祕密,或者是說有所謂的大乘教、小乘教等等的這種判教。那會進行這麼多的判教,其實就是要讓世間一切的眾生能夠瞭解,到底佛教是什麼?佛教真正的內涵是什麼?所以說,在當時也有很多很著名的所謂的判教名師,譬如說:鳩摩羅什,他會翻譯經典,他也進行了判教;還有所謂的道安法師,或者是說有天台宗的智顗法師,或是三論宗的吉藏嘉祥大師,乃至後來到了唐朝的玄奘大師、窺基大師,或者是華嚴宗的法藏大師,也就是賢首大師等等。因為有這麼多的名師輩出,所以就形成了唐宋時期佛教的大大地興盛;可是到了宋朝之後,因為社會的動盪,所以佛教就逐漸在元、明、清之後就没落了。

我們現在到了末法時期,我們如果要重新來復興佛教的時候,我們就要有新的時代的眼光來進行判教,因為不同的時代,就有不同的判教議題。譬如說在正法期,因為有 佛陀住世,所以那個時候對於什麼是佛教,判教的內容沒有任何爭議;可是到了像法期,就開始有一些爭議了,譬如說有所謂的空、有之爭,其實那個就屬於判教的爭議;然後這個問題也會一直延續到我們所謂的末法時代,所以到了末法時代,我們就要有新的判教。因為不同的時代,它離佛已經距離時間不一樣,所以在像法期,佛法的誤解比較少,而且不正確的判教,通常不大會傳揚開來;可是到了末法時期,因為距離 佛陀已經非常地遙遠了,所以說這個時候邪見非常地猖獗,而且眾生也不太能夠瞭解佛法到底是什麼?佛教到底是什麼?所以我們就必須要進行新的判教。

所謂的新判教,有人會認為說:「如果它是新的,那就不是原來的。」其實並不是這樣子的,我們所謂的新判教,是以一個永恆的法來作為標準、來進行判教;因為祂是永恆的,所以祂一定是最古老的;因為祂是永恆的,所以祂一定也是最新的。所以說,所謂的永恆,就是即使在最古老的時候,其實人類的生命結構是一樣的,我們來到現代的時候,其實我們人類的生命結構,或是生命的結構,其實跟以前還是一樣啊!可是世間人對於佛教的內容不是很瞭解,所以說,我們來到新的時代,在末法時期,我們就要進行判教。所以新判教的議題,跟正法期或像法期也是有不一樣,因為它涉及更廣闊的內涵。譬如說涉及到什麼是佛教,也就是說什麼是佛教的外表、它的外觀?什麼是佛教的內涵?也就涉及到佛教是什麼?

很多人不大瞭解佛教到底要討論什麼呢?有人說它是哲學,有人說它是鬼神,可是它到底是什麼呢?這就涉及到「佛教是什麼」的這種內涵性的問題。所以我們所謂的新判教,它在最古的時候,我們可以瞭解到一切的眾生,在 釋迦牟尼佛之前,在 如來出世或不出世的時候,法界一切生命的現象應該是什麼?所以說這個就是最古老的。乃至無始劫的時候,生命形態是什麼,從生命的結構都可以直接來瞭解,哦!原來其實生命的結構是永遠不變的,因為一定都要有第八識如來藏,然後由於第八識如來藏來出生五陰、出生十八界。所以說一切的生命的形態,一定是這樣的結構,來到現代的末法時代,生命的結構還是一模一樣,所以這樣子就叫作新判教。

即使到了未來,再九千年佛教快滅的時候,我們從現在我們要跟各位說的第八識如來藏的道理來看,到了將來佛法將滅的時候,所有生命的結構還是一模一樣。所以從那個時候,還是可以用新判教,也就是用如來藏的角度來判定一切的邪說,來讓一切眾生可以因為瞭解如來藏的永恆性,而能夠獲得解脫;也因為有如來藏的永恆存在,才使得實相的智慧可以讓眾生來認識啊!所以,所謂的新判教,它並不是一個一般人或是學術界所認為的新興宗教的活動,並不是這樣子的,而是因為祂是永恆的法,所以祂一定是歷久彌新、亙古不變的;所以祂一定是最古老的,也一定是最創新的。一定要同時具有這兩個特性,表面上是極端而不能容納的這兩個概念,其實融合為一,這樣子才是真正的判教,也是真正新判教的意思。而且這也顯示說,這樣的判教才是真正正確的判教,因為它是屬於永恆不變的智慧,依於永恆不變的智慧來進行判教,來讓一切世間人可以認識佛法的常恆不變異。

好!那我們來看看正覺同修會 蕭平實導師,他在2000年,就是2000年12月的時候,他出版了一本書叫作《宗通與說通》,這本書就是進行一種判教,也是他提出來一種新判教。在這本書裡面,他以禪宗的實證說為宗通,從宗出教,所以說就有所謂的說通。然後用這樣來貫通整個的佛法,並且對於佛教現有的宗派進行一種判教,所以有對於律宗、天台宗等等的宗派進行判教,也對於禪宗乃至密宗進行判教。其中密宗,蕭平實導師說:所謂的密宗其實不應該立宗的,因為現存的所謂的西藏密宗,它並不是真正的佛教,因為它很多的內容乃至經典都是錯誤的。平實導師推崇是禪宗,可是禪宗的本質,在像法時期,在南北朝乃至隋、唐之際,當時達摩祖師初來中土,所以當時沒有人能夠正確地認識什麼是禪宗;所以禪宗的地位,在像法時期的判教來說,它留下了一個沒有解釋的一種判教。也就是說,什麼是禪宗的定位呢?在像法時期並沒有成為一個議題,可是來到現代,這就成為新判教所應該要探討的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好!那我們說什麼是新判教呢?它有兩個內涵:一個是外顯性的內涵,也就是說:什麼是佛教呢?我們可以說,在《菩提道次第廣論》來說,它的作者是宗喀巴,他是繼承於所謂的達賴喇嘛的這種傳承;在這種傳承裡面,我們可以來想想:佛教的宗派可以組織軍隊去殺人嗎?釋迦牟尼佛抛棄王位出家修道,如果說有一個宗派,它組織軍隊去跟人家作戰,殺死很多人,那我們說這個會是佛教嗎?這樣的行為會是佛教嗎?

我們來看一個美國學者,他的一個評論:【五世達賴喇嘛招募了固始汗的軍隊及其蒙古族和碩特部施主,以捍衛格魯派,並把西藏納入他的治下。經過短時間的戰爭,藏王敗北,1642年,五世達賴喇嘛成為西藏的統治者。於是,他便著手創造一種利於藏傳佛教發展的大環境,對格魯派更是優崇備至。他還建立了許多寺院,並且通過授予許多格魯派大寺大量莊園和為莊園服役的農奴的方式,改革了支持寺院生存和發展的經濟制度。……格魯派政府以chos srid gnyis vbrel一詞來表述其宗教思想,意思為「宗教和政治事務合二為一。】(《西藏現代史(1913-1951)—喇嘛王國的覆滅》杜永彬譯,中國藏學出版社。)這個美國學者戈爾斯坦,他在《西藏現代史》裡面作了這樣的敘述。也就是說:五世達賴喇嘛他當時組織了軍隊,跟當時的藏王進行作戰,而且他聯合了蒙古的部族,然後一起去跟藏王作戰,然後最後把藏王打敗了,從此以後,所謂的黃教,就是所謂的格魯派,他就統治了西藏。不只是這樣子,他還設計了一種政治制度,這種政治制度,就是所謂的政教合一,政治與宗教的合一;所以他建立了一種經濟體制來支持宗教的活動,而且以宗教的角度來統治整個西藏,而且建立了所謂的農奴制度。這個戈爾斯坦他就把這個事實把它描述出來。而且所謂的格魯派,他們是以宗教與政治兩者合二為一,作為他們的宗教的理念。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政教合一會是佛教的一個外顯性的行為嗎?如果說政教要合一的話,那 釋迦牟尼佛當時就不會抛棄祂王子的身分去出家修行了,乃至祂成佛之後,回到祂的王國、回到祂父親淨飯王所統治的王國裡面,祂也沒有繼承王位啊!祂還是一樣以出家的身分來弘揚佛法。所以,顯然佛法它不跟政治結合在一起,因為佛法它是屬於生命的奧祕的探討,對於生命結構的探討,對於生命如何解脫於生死的這種探討,它是屬於科學,所以它不是政治。所以如果有一個宗派,它組織了軍隊作戰去殺人,這種宗派其實都不是真正的佛教。其實不只是在西藏,其實在日本也曾經發生這樣子的宗派,他們也組織軍隊殺人。乃至來到現代,也有一些出家僧侶投入政治,乃至有激進的行為,其實從這個角度來看,統統都不是真正的佛教,因為佛教的行為不是這樣子。所以說來到末法時代,新判教有它重要的意義,因為只有在新判教去檢視所有號稱是佛教的各個宗派,他們的外顯性的行為是不是有符合佛法的道理呢?是不是有符合 釋迦牟尼佛祂的行為準則?我們來用這個標準來檢視這些佛弟子,來檢視這些宗派,如果不符合 釋迦牟尼佛所顯示的行為,那我們可以說它根本不是佛教,他們只是利用佛教的公開的義理欺騙世人。所以說,如果我們要認識真正的佛教,我們都應該要用正確的眼光進行新的判教,把佛教真正的面貌呈現給世人,這樣子佛教才能夠復興起來,才能夠真正利益世間一切的有情。所以我們要用新判教來評論《廣論》,就是這樣的目標。

好!因為時間到了,所以我們這一集就先跟各位介紹到這邊,謝謝各位菩薩的收看。

阿彌陀佛!


點擊數: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