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性、有性、如來藏(四)

第16集
由正潔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繼續收看《三乘菩提之入門起信》「空性、有性、如來藏」。上個單元最後我們說到,不必引用任何經論,單單依於最基本入門的佛法常識知見,也已經足夠如理證明,如實建立,這個同時具足空性、有性的「不生不滅心、真如心、如來藏、阿賴耶識」真實不虛,真實存在。

這裡所謂最基本入門的佛法常識知見,就是三界六道「輪迴」與一切生滅法「五蘊十二處十八界」,簡單來說:⑴輪迴(2)十八界。

首先,凡夫初始發心,真正學佛,必定是因為信受輪迴實有,生死長夜漫漫,怨憎會、愛別離、有生必滅、有聚必散、有得必失,乃至所謂色身危脆、國土不安,煩惱無盡,苦憾無邊,願求離苦得樂,究竟清涼解脫,願得止息一切憂悲苦惱,不再無謂輪迴!若沒有這種解脫生死、遠離煩惱的渴盼與希求,相信這世界上絕對沒有人會願意捨棄無始劫來一向追逐「財色名食睡」五欲,貪愛奔赴「色聲香味觸」五塵的放逸習性,甘願將自己的心猿意馬戴上枷鎖,自作繫縛,攝心為戒,淡薄情愛,遠離欲塵,精進修行,所謂「勤修戒定慧,息滅貪瞋癡」;乃甚其中或有少數中的少數,善根圓滿成熟,較諸常人更有智慧,也更真心深信輪迴實有、生死是苦,因而能夠推己及人、由親而疏、以今喻昔,自問自答而深刻了知到:「我此生既然有父母、師長、兄弟、姊妹、夫妻、子女、親友,無量無邊過去世必定亦有,無量無邊未來世亦必當有!既然我都願意孝順供養此世父母親長,友愛慈濟此世兄姊同倫,親愛體貼此世夫妻情人,慈怙照顧此世後嗣子女,同理等推,難道就忍心對過去世的這一切親友,因於彼此胎昧無知而視同陌路、棄捨不顧嗎?要知道,既然輪迴真實存在,那麼,這一世的親友自然而然也必將成為過去世的親友,這一世的父母子女當然也決定必將成為過去世的父母子女!如果我短淺無智,只願意為此世今生的親友著想付出,沒有絲毫意願去關心照料過去無量世的父母親友,那麼,現在我口口聲聲所標榜所重視的孝順父母、疼愛子女乃至慈善親友,到頭來,難道竟只是依於彼此一生一世、必爛必壞、必斷必滅的色身、意識而有的誑幻自欺短暫情愛嗎?只要一口氣不來,命根壽算到了終點,各自依止各自所造之業,隨業、隨重、隨念而六道輪轉去了,換了箇新殼,改了箇全新意識,彼此既然相見不相知,自然也就不須孝順、疼愛、慈悲了嗎?這種孝順、這種疼愛、這種慈悲,到底是真是假?到底有多少成分可以說是出於真心呢?乃至彼此之間,如果真的因為一切親友本是同林鳥,大限來時各自飛,三界六道五趣四生,各自輪迴流轉以後,不幸又因為彼此煩惱惡習積重難改,貪欲不斷,葷腥不忌,於是,為了享受那口鼻唇齒喉舌腸胃,數十秒乃至數十分鐘口腹之慾的滿足,所謂三寸的快活,於是就圈飼豢養、捕獵圍殺,乃至剝皮刮鱗,切肉剁塊,煎煮炒炸,費心烹調,刀叉舞動,匙箸揮揚,談笑品嘗,吮汁吸髓,刮骨搜殘,互讚口福,敞心腆腹,大啖無量無邊今生不幸輪墮於畜生道的過去世父母兄弟姊妹夫妻子女親友!這難道竟也可以心如止水,視若無睹,盡把它當成稀鬆平常、司空見慣的小事,無須乍思心驚膽跳,再想拔髮痛悲,三思捶胸頓足了嗎?果真如此,那麼,我之乃至一切凡夫之所謂孝順、慈悲、情愛,委真確實可笑盡皆逢場作戲,虛情假愛,自欺欺人罷了!不是嗎?然而,我是真心實地願意孝順、慈悲、友愛此生一切父母兄弟姊妹親友的!我當然也必定應當不止孝順、慈悲、友愛他們就這短短的一生一世!因為輪迴實有,因果不虛!因為人身難得,恩情難報!今生來世我修學佛法,我步步精進、分分解脫,我必當不畏生死流轉,不懼三界火宅可怖、四生糞坑可厭,必當不效定性聲聞二乘自了漢,不孝無慈,棄捨親倫,自求解脫出離,實非究竟寂滅本來涅槃!必當為了自己,更為了我此世一切父母兄弟姊妹親友共同究竟清涼解脫,深心、至誠心、長遠心,三歸五戒,發四宏誓願,真為菩薩,生生世世,四攝六度,捨我除我,斷除二障,證二無我,成一切智,究竟菩提,度眾無厭,永無退轉!以 大雄世尊金口早說,一切眾生無量劫來皆曾互為父母兄弟姊妹親友,職是等般無異我這一世父母子女夫妻親友,三世十方無量無邊所有眾生,我亦當如 普賢十大願王所誓,虛空有盡,我願無窮,將此身心奉塵剎,斯則名為報佛恩,報父母恩、師長恩、一切眾生恩!三世一切諸佛,無不依此信受輪迴、拔除眾苦,而更起心發願,勤苦修行,終成佛道。」顯而易知的,後面這種發心,當然就是所謂的發大乘無上菩提心,發成佛大願。這必定是依於在凡夫因地時,便已深信輪迴果報真實不虛,生死長夜流轉苦痛無量無邊;自明已苦,復見此世父母親友生老病死、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五蘊熾盛苦,推而遠之,能見三世一切眾生、一切父母親友輪迴未脫,真實是苦!方得菩薩從大悲心中生,深心所感至誠起願,如實修行永無疲厭,自力他力終竟成佛;成佛之後,猶自倒駕慈航,常轉法輪,等視眾生皆如一子,度盡一切眾生,實無一人得度。

簡單說完第一項「輪迴」之後,我們接著再來談談第二項「十八界」。延續前面一段所說,若無輪迴,若無你我一生又一生的依報與業報身,亦即每一生每一世的五蘊十八界,於三界六道生死大海中浮沉升降,或福或禍,或善或惡,只要未逢佛法、未修三乘菩提,絕無解脫出離一日;那麼,你我當然也就絕無勇發四宏誓願,勤苦修行,上求下化的必要了!因為,既然生而為人、互為親友,唯有眼前短暫一生一世,死後一切皆空,歸於永恆斷滅,那麼,你我又何須無益發願,辛苦修行,更求解脫呢?既無輪迴,誰有生死?既無生死,誰求解脫?這種斷滅見外道論,乍看之下,似乎不同於前一單元中我們所破斥的月稱、寂天、宗喀巴等應成中觀六識論者,實際上,兩者並無太大差別,因為兩者一皆唯許「生滅相」(註:說彼真實了知何謂蘊處界「生滅法」,猶是抬舉太甚!原因簡單,不斷初分「遍計執性」我見、不證「圓成實性」真如心者,必定不得真實明了「依他起性」諸緣生法,《成唯識論》卷八云:「非不證見此圓成實而能見彼依他起性,未達遍計所執性空不如實知依他有故。」宗喀巴等應成中觀諸六識論者,既自唯以意識相應之男女和合「樂空雙運」無上瑜伽謗為成佛之道——印順於《以佛法研究佛法》第四章〈密教之興與佛教之滅〉判此為「以性交為成佛之妙方便」,清楚顯示彼等於小乘初果斷身見、我見猶且未證未知,於五蘊十八界依他起性「生滅法」自然不可說為具足正見了),不許「不生不滅法」阿賴耶識本自具足、能生萬法、離言離戲、真實存在,堪得受熏持種根身器,為一切眾生往來三界六道輪迴生死,乃至修學三乘菩提分證圓證四種涅槃寂滅解脫之所依!不過,在進一步破斥此類毀謗阿賴耶識之六識論應成中觀師前,我們還是得先回到目前的主軌,第二項的「十八界」。

初始學佛入門,必當或多或少聽聞背誦過《般若波羅蜜多心經》、《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經》,《心經》經文中,已將「五蘊、十二處、十八界」,亦即《金剛經》「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中的一切有為法範疇,概括總略作了提示。既然我們開頭已經說過,不信輪迴必定不可能真心發願學佛,自度度他;反之,既然信受輪迴、信受三寶為真實解脫之所依了,那麼,進一步必然就得探討到,眾生流轉六道,「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自業自造,還復自受」的道理。舉例而言,我今生或者殺人放火了,或者布施持戒了,這些善惡業行,顯然未必今生此世就會受報,假設相隔五世、五十世、五百世乃至五百劫,因緣成熟而後受報了,那麼,當初這「殺人放火、布施持戒」善惡業行所導致未來必當受報的善惡業種或勢力,到底是如何經歷這麼久的時間,猶且不失不滅,還當自作自受呢?有些不事真實修行、毀謗大乘佛法是演變而來的佛學文字研究者,於此矯說妄稱先有小乘部派之探討,因而建立業種子觀念,其後又經過種種演變,最後終於有大乘唯識所說的「阿賴耶識能夠執持善惡業種,三世不失,令輪迴果報如實酬償成立」!這種說法其實等同大乘非佛說,等同毀謗當初 釋尊於天竺示現住世說法時,唯說小乘聲聞緣覺法,未說大乘成佛之道。換句話說,根據他們的說法,大小乘唯一與最大差別之「不生不滅法—如來藏、阿賴耶識」之如實演說成立,竟然還待 釋尊示現涅槃後,再由證量遠低於 佛的二乘聲聞弟子們探討研究,數百上千年後,再由大乘唯識論師提出而後確立!對於這種骨子底根本就是毀謗大乘非佛說的變形主張,在前面一個單元當中,我們已經不引任何大乘契經,唯依小乘阿含所說,舉出不下三四種理由,證明「阿羅漢不是佛,智慧第一舍利弗、神通第一目犍連乃至佛分半座之大迦葉不是佛;小乘不是佛法全部,唯是掌葉一片、大海一滴;大乘經典本是佛口親說,如來藏、阿賴耶識、一切種子識是佛地四智圓明、成就一切種智之所依」,讀者於此若有遺忘,無妨反觀前篇所說,更作思惟簡擇,再回此處進一步細作真偽判斷。

簡單複習總結,我們要依於兩項最基本的佛法常識知見(1)輪迴(2)十八界,建立「不生不滅心、如來藏、阿賴耶識」真實不虛,真實存在。首先,不信輪迴生死,必定不可能發心學佛;發心學佛後,自當了知有情眾生造作一切善惡業行後,必將導致之善惡業果業報,如何過往三世,如實酬償不失。換句話說,如果像一類六識論者,唯許十八界生滅法存在,不承認、不許十八界生滅法之外,有不生不滅法存在,那麼,你我此世造作善惡業行後,這些勢將導致今生或後世善惡業果如實兌現之善惡業種或業行勢力,必將只能寄託於十八界或函藏於十八界的某一法中。因為,一切生滅有為法不出十八界,佛無妄語,於阿含經中,已經清楚開示生滅法之範疇唯「五蘊、六入、十二處、十八界」,絕無「第六蘊、第七入、第十三處、第十九界」。為了方便分析起見,我們前面已經選擇最容易指稱對應的「十八界」為整個分析的範疇;十八界者,六根、六塵、六識。接下來,就讓我們探討一下,六根、六塵、六識中,有哪一界哪一法,能夠擁有「保存善惡業種,過往三世不失」這個功能的可能。

首先,「六塵」——色塵、聲塵、香塵、味塵、觸塵、法塵,很清楚的,這六塵都剎那變易、生滅不住,尚且不從此一剎那往至下一剎那,不從今日往至明日,更別說能從今生往至來生了!既然六塵自身尚且不得常住自在,那就遑論能有攝藏善惡業種、過往三世不失的可能了。六塵之後,再來看看「六識」——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今生六識必定不到來世,道理簡單,你我生而為人,今生六識在受精卵位(單細胞)時,大腦,或者所謂的勝義根,根本尚未發育、尚未形成,當然根本不存在;必得等到細胞分裂發育,胚胎漸漸分化成熟,胎兒開始具足初分完整的腦脊髓中樞神經系統後,約莫四、五個月大時,已經會作夢而有胎動了,這時才可以說此世的六識初分具足、完整現行,雖然分別所緣之範圍仍然極為有限。此生六識,包括意識,既然就身取例,已可清楚了知必定不從前世而來,顯而易見,必定也不可能帶到未來世去;換句話說,如果你我前後三世都生而為人,那麼,前後三世的六識,都必將各自依於各世各自的頭腦勝義根為助緣,而後方得於三世各自現行出生,彼此既然不相屬連,各各斷滅於三世,又如何可得擁有函藏善惡業種,往來三世不失功能之可能?此外,現實生活中,眼耳鼻舌身前五識經常斷滅不現前,這亦是你我可以簡單觀察完全確認的事實,更不用提《成唯識論》、《唯識三十頌》亦已據實而說:「意識常現起,除生無想天、及無心二定,睡眠與悶絕。」無心二定、無想天不提,單單平常人皆可簡易觀察到的熟睡無夢、休克昏厥,都可證明,即使不舉胚胎、受精卵為例,即便成年人的「眼耳鼻舌身意」六識,特別是意識,也都清楚可見,本是可斷、常斷、易斷之法!既然六識自身尚且生滅不常,猶待依於他因他緣方得現行出生,試問:日夜生滅、一生即斷的六識,又如何可能攝藏善惡業種,往來三世不失呢?六識之後,再來分析「六根」——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意根。眼耳鼻舌身前五根,各箇都可以分為浮塵根(扶塵根)、勝義根。五浮塵根——「眼如蒲桃朵、耳如新卷葉、鼻如雙垂爪、舌如初偃月、身如腰皷顙」,根本上就是屬於有形有相的物質色法,既然是剎那生滅變壞之色法,必定不可能儲存無形無相非色法的業種,道理簡單,不待多說。又,前五根的勝義根,亦即所謂的大腦(註:特指相應前五識感官知覺的部分),在前面談到受精卵胚胎分裂發育時,已經清楚說明,不從前生帶至今生、不從今世能至後世,乃至雖屬「有對無見」之法,本質上畢竟仍是有方位、有變礙相的色法。同一人類的大腦,本身尚且不從一歲而至三歲而至百歲,莫道可以更從今世而至後世而至百劫。由此明證,五勝義根、五浮塵根——前五根,絕對不可能攝藏無量無邊一切善惡業種,更從此世,帶至後世。好!最後,十八界中最後一界一法——「意根」。意根能函藏業種,過往三世,如實酬償業果嗎?假設這個恆審思量、處處作主、無時無刻不攀緣的第七識心,能夠儲藏業種;換句話說,三轉法輪大乘唯識如來藏經典中所說,一切有情普皆各自具足,能夠「受熏持種根身器、徧興造一切趣生、乃至成佛常所寶持」的如來藏、阿賴耶識,確非 佛口親說,並非真實存在,而是後世論師推演安立方便施設所成,亦即,沒有不生不滅法,只有生滅有為法,而生滅法之範疇為「五蘊、十二處、十八界」,不多不少。那麼,首先,佛法便與斷滅見外道論無所區別!原因簡單,二乘聲聞入無餘涅槃時,必得滅盡「五蘊十二處十八界」一切生滅法,小乘阿含於此說為:「諸行無常,是生滅法,生滅滅已,寂滅為樂」。寂滅者,涅槃!先且不提涅槃本即「不生不滅」,絕非滅盡生滅法之後,依於「生滅法之滅盡」方而更說寂滅;若涅槃寂滅,必須相待「蘊處界生滅法之無餘斷滅」方才出生,方有涅槃寂滅可說,那麼,這個涅槃顯然正是「有生」之法,既是有生有待之法,如何更得一向妄稱涅槃是「不生不滅」,是「不來不去、不增不減、不常不斷、不垢不淨、不一不異」,是「中道」呢?再者,定性聲聞入無餘涅槃,既然連意根亦須一併滅盡;一切法盡滅,又不許十八界外有一能生十八界、能函藏無量無邊一切善惡業種的阿賴耶識,如六祖開悟偈所說「本不生滅、本自清淨、本自具足、本無動搖、能生萬法」,真實不虛,真實存在!那麼,莫說被無知學術研究學者謗為非佛說的大乘法,連二乘聲聞緣覺賴以證得小乘無學解脫涅槃的阿含聖教,同樣都得落於斷滅見外道論囉,否則,聲聞眾中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尊者,何須如雜阿含卷五(一○四)經所載,呵叱導正焰摩迦比丘所懷「漏盡阿羅漢身壞命終,更無所有」惡邪見!

總結上文,依於兩項最基本的佛法常識知見(1)輪迴(2)十八界,分析至此,應該已可達到我們之前所設定的目標——如理證明,如實建立,這個同時具足空性、有性的「不生不滅心、真如心、如來藏、阿賴耶識」真實不虛,真實存在。任何自認正信三寶的佛弟子,除非不信輪迴因果、不信十八界為一切生滅法範疇,除非存心要毀謗佛法竟是同如斷滅見外道論,除非還想要繼續無根毀謗大乘非佛說,否則,必無再有絲毫可能,否認此禪宗六祖所悟、玄奘大師所弘,《楞伽、楞嚴、密嚴、華嚴、解深密、佛藏》乃至小乘阿含諸經所共說之如來藏、阿賴耶識、阿陀那識、法界、法身、含藏識、五陰俱識、名色因、名色習、名色本、名色緣、涅槃本際、入胎識,第八識、一切種子識,本是 釋尊金口,但為一切發四宏誓願、自度度他、大乘尊貴菩薩種性學人顯揚宣說,所謂:「 阿陀那識甚深細,一切種子如瀑流,我於凡愚不開演,恐彼分別執為我」。

要提醒菩薩們的是,上面依於兩項最基本佛法常識知見而作的分析,不僅可以破斥教內一切著僧衣、不著僧衣的謗法外道,即便對於教外一切有信仰、無信仰外道,等皆統般亦可如理如法破斥,無所滯礙。

簡單來說,先問對方信不信受輪迴?若不信輪迴,請問如何解釋每個人天性稟賦各各不同?為何有些孩童不待人教,天生即樂於主動與人分享糖果玩具,毫不慳吝?有些孩童卻又是幾經訓斥,仍然死抓玩具糖果不放,寧可痛哭哀號,打死絕不與人分享?如何解釋有些人天生便是某方面的藝術技藝天才,無師不學,乃至稍學即通?有些人曠日廢時,半生浸淫其中,卻仍是庸庸碌碌,無有任何過人之處?如何解釋有人一世公義善良好卻橫死,有人作惡多端偏卻多福長生,所謂「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如何解釋有人明明才高八斗,卻命運多舛,懷才不遇?有人平庸無奇,卻偏偏貴人相助,一帆風順?如何解釋有人平生未曾聽聞相遇,我卻一見如故,大似知己舊識?有人一生彼此不曾耳聞謀面,一見之後,卻莫名其妙,不知所以,生厭起瞋,好似久怨仇家?

又,若不信輪迴,若認為人類活在這世間僅此一生一世,乃至若將人類所遭受痛苦,一切統皆歸為人類自由意志之選擇與結果,試問:如何解釋地震海嘯天災瘟疫橫行?如何解釋襁褓嬰兒天生惡疾?如何解釋三歲小兒無辜暴斃早夭?難不成這些災禍橫逆,竟與生存在這世間僅此一生一世的當事人,那號稱是上帝所賦予他們的自由意志,有絲毫關連嗎?難道這些災難竟是這些受害者自身所選擇的結果嗎?若不是,為何卻又說一切災難都是在這世上只活一生一世的人類,自己自由意志的選擇所造成的結果?而非聖經裡頭,那個號稱至善完美,卻還會起瞋發怒,還會降洪水、引蝗災的上帝?那個號稱全知全能,卻不能知曉人心預見結果,還得命令亞伯拉罕親手殺掉兒子以為對自己忠誠與否的考驗,還會要摩西與亞倫率眾提刀手刃,跟自己一起離開埃及,卻又回去供奉金牛犢而不敬畏耶和華的三千弟兄、同伴與鄰居(註:《舊約聖經》〈利未記〉:「今天你們要自潔,歸耶和華為聖,各人攻擊他的兒子和弟兄,使耶和華賜福與你們。」、「耶和華─以色列的神這樣說:你們各人把刀跨在腰間,在營中往來,從這門到那門,各人殺他的弟兄與同伴並鄰舍。」利未的子孫照摩西的話行了,那一天百姓中被殺的約有三千。)那個本質上就只是個心胸狹窄,既無智慧亦無慈悲的地方鬼神!那個妄稱自己是造物主,卻被信眾盜引竄奪中國文化中「上帝」一詞冠諸其上,以為可以薰染耳目,混淆視聽的,那個以色列小小一方古代鬼神的自由意志與旨意了呢?這有道理,這說得通嗎?恰似某位號稱至誠信奉耶和華、上帝、神的運動員,若上場比賽表現精采,得分耀眼,那麼,一切皆拜上帝所賜,一切皆是神的恩典!怪了,為何當得分悽慘,表現失誤連連,打得一塌糊塗時,卻又與上帝完全無關,全是自己的不足與過失了?明明是自己天天揮汗苦練投球,努力鍛鍊體能,乃甚明明是自己與那些不信耶和華的隊友們,團隊合作無間得來的成績,卻還得一切好事推上帝,一切罪過歸自己!這種一神教徒,一向全無邏輯、不可理喻的愚癡頑見,讓人聽了見了,也只能搖頭為之大嘆:「眾生顛倒,本來如是!」

又,若對方不信輪迴,或根本就是屬於「一死永滅,一切皆空」的斷滅見論者,而你恰好又不想多方舉證、提問,不想與他費時糾纏,那麼,最簡單的回答:「你既然認為沒有輪迴,認為人只活這一生一世,那又何必浪費口水與人爭論?反正到頭來,按照你的邏輯,諍贏也好,辯輸也罷,統歸一死,一死百了,一切皆空,一切斷滅,一切無益!那你還不趁現在趕快去享受你那僅剩的短暫生命、寶貴時光?還浪費時間,還想要說服別人信受你這一切必死必空的見解作啥?難不成你對自己的主張沒有信心,還必須在別人身上尋求支持與慰藉嗎?一切皆空,一死永滅,還須任何支持、同意與慰藉?還有與人爭論的必要嗎?」

反過來說,若對方信受輪迴,那麼,可就得好好討論一下,此世善惡業種函藏攝持於何處?如何而得過往三世,如實酬償果報,昭然不失了?很顯然的,這能夠攝藏輪迴業種的一法,必定不可能是物質色法,因為業種非色,所以,如果你我信受輪迴、信受因果,必定不可以有形有相、能說能聽、有喜怒哀樂、能降災賜福的任何人格神、造物主、上帝、梵天、母娘…etc.,甚至是報化身佛,為你我各自善惡業種之函藏所在(註:《金剛經》四句偈云:「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已清楚告訴我們,不生不滅真佛即是一切眾生本自清淨、本自具足、本無動搖、能生萬法、無形無相亦無所住之如來藏、含藏識、法身,絕非勤苦修行三大阿僧祇劫後,方才證得之報化二身。)另外,任何有生有滅、有來有去、有善有惡、相對局部而非圓滿、依他緣生而非本來自在之法,必定不可能函藏善惡業種,也不可能具足能生萬法、如實依照業種兌現果報之功德!換句話說,前面那依於兩項最基本佛法常識知見,而證明如來藏阿賴耶識不生不滅、真實存在的過程,亦可套用在這裡。任何人只要他信受輪迴了,接下來,必然得探討業種如何存在的問題;業種存在之處,要不就在生滅法中,要不就在不生不滅法中。對方或許會妄立不生不滅法,錯以上帝、耶和華、阿拉、梵天、王母娘等有形有相、有來有去、有增有減、有方位所在、知善知惡、純與意識相應、非圓滿遍在之法,而為不生不滅法,為善惡業種函藏之所在。破斥的方法不難,只要依據《成唯識論》卷一之法義線索,針對外道所立種種不生不滅、永恆常住法,實質上卻只不過是生滅法的種種錯誤主張,分門別類,上下求索,鉅細靡遺,加以思辨比較,必可得知有形有相、有大有小、有合有離、相應六塵、變動不住之法,自身尚且生滅依他,不得自在,如何更能具足功德出生其他任何一法、多法?乃至具備儲存無量無邊善惡業種百千萬劫而不壞之功能呢?換個角度再說,亦可直接明白告訴對方,佛法當中「十八界」生滅法之範疇與定義。告訴對方若不接受,大可自行嘗試發明編造另一個生滅法系統,若發明不出,若無有此等智力伎倆,那就雙方老實先以 釋尊所建立的這個系統為評斷生滅法、不生不滅法的依據。當然,莫忘必得提醒或要求對方,不需盲目或無奈接受,大可努力嘗試去找找 釋尊的碴,看看可不可能發現十八界外,更有一個「第十九界」生滅法;不用說,當然絕對找不到!既然找不到,既然他在嘗試之後也已清楚了知,沒有人能外於佛法,乃至在佛法之上,建立另外一個完整完善的生滅法系統,再來,我們當然就只須遵循前面論證「十八界生滅法——六根、六塵、六識中,沒有一法能攝藏無量無邊善惡業種,過往三世」的過程,老馬識途,重走一遍即可。

有一點還請菩薩們牢記的,「輪迴、十八界」這兩項最基本佛法常識知見,是放諸四海,三世古今,一切人類所及地域、一切國度、一切語言皆準的!別說是一般學佛人、一般外道,即便是對治那些我見尚且不知不斷,猶敢毀謗大乘非佛說、阿賴耶識虛妄方便建立,那些諸多以具備梵、藏、巴利語言學術能力為傲為重,而內心鄙棄依循佛說、嚴守戒律、如實修學的,那些教內或教外的紙上佛學文字研究工作者!即便是這些人,於此依於兩項最基本佛法常識知見而來證明「不生不滅法——如來藏、阿賴耶識」真實不虛、真實自在,亦無彼等妄以任何語言學問專業伎倆而作詭弄疑謗之餘地!原因太簡單不過,要以任何世間通用常見之語言而理解而認知「輪迴、十八界」,決定不須任何專業技術培養過程,與特殊語言研究訓練。

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就先演說到這裡。祝願各位:福慧俱足,早證菩提!阿彌陀佛!


點擊數: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