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性、有性、如來藏(二)

第14集
由正潔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繼續收看《三乘菩提之入門起信》系列。上個單元我們說到,世親菩薩所造,依於《瑜伽師地論》〈本地分〉諸多法義名相而濃縮寫就的《百法明門論》,論中所說的五位百法,其實就是在闡說一切諸法皆由第八識所直接、間接乃至輾轉出生。換句話說,它所演述的真實義理,歸根結柢還是在「三界唯心,萬法唯識」,以首位「一切最勝故」中,具足有性與空性的第八識、藏識為根本而立論而演說一切法無我。

有性,是因為祂真實具足能夠出生萬法的功德體性;空性,是因為在祂所出生的蘊處界中您找不到這一個涅槃本際,就猶如在生滅相乃至生滅法的海浪當中,我們看不到這一個大海本體。然而,如果離開這些生滅海浪、生滅相的不斷湧現,如果離開五蘊十二處十八界諸生滅法,我們也絕對找不到這一個如來藏圓成實性心真實存在的證據。

這就等同於前面我們已經簡單提過的,《六祖壇經》裡面六祖開悟時所說的:「何期自性本自清淨!何期自性本不生滅!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無動搖!何期自性能生萬法!」那首自性偈。我們說前面四句就是在講這個真如心、圓成實性心、涅槃心體祂的無漏無為性,這個無漏無為性我們可以方便把它簡稱是空性。這前四句偈語所形容或顯現的空性,絕非這個真實心祂所出生的這些依他起性生滅法,或是生滅法上面又顛倒建立的遍計執性生滅相,所能擁有或顯現!六祖在開悟偈的最後一句又說:「何期自性能生萬法」,這個「能生萬法」,我們可以把祂簡稱作有性,因為這個一切眾生本來各自具足的真實心,不僅涅槃心體真實不虛,祂還含藏一切種子,能夠出生一切萬法,具足這樣一個殊勝無上、獨一無二的功德體性。

有性跟空性,必定只有這樣一個不生不滅法才能夠具足,而且有性跟空性就如同一張紙的兩面,是不可以分割的。正由於祂是不可以分割的,然而眾生在無量劫來的輪迴當中,卻又永遠只會在生滅法海浪湧現之時,根塵觸當下,馬上就產生了生滅相的無明顛倒貪愛執著,永遠不與真實心、空性、有性相應!生滅相簡單來說,指的就是當您看到一個蘊處界生滅海浪現起時,馬上就會簡擇分別它是長的、它是短的、它是紅色、它是綠色、它是男人、它是女人、它是快樂、它是痛苦、它是我所期待追求的、它是我所厭惡痛恨的、它是剎那短暫的、它是恆常久遠的…etc. ;換句話說,生滅相其實就是《金剛經》裡面所說的人相、我相、眾生相、壽者相。就凡夫而言,在依他起性法運作當中,他永遠都只會落入遍計執,用世俗話來說,就是著相,著於人、我、眾生、壽者相。依於什麼法為基礎?在哪個法上面著相呢?在圓成實性心所出生,本來是不分高低、沒有善惡、沒有染淨可言的五蘊十二處十八界,所謂的依他起性法上面著相。因為凡夫無量劫來的習慣性,就是只要根塵觸馬上就觸、受、愛、取、有!就好像您每天一睜開眼睛、一張開耳朵,您根塵觸,不假他人教導,不須加行作意,自然馬上就取五塵為真實,然後在這個非外似外的五塵外境上面,隨即又建立人、我、眾生、壽者相;一旦這個屬於遍計執性的人相、我相、眾生相、壽者相建立以後,必定煩惱無間不斷生起,繼續落入永無結局的三界六道生死輪迴連續劇中,所謂取像為真,執夢為實,雖知無常,卻又樂於無常,渴逐幻夢,陷溺其中,無法自拔。

其實所謂的生滅法與生滅相,不管您是從《心經》、《金剛經》、《阿含經》或《大智度論》、《瑜伽師地論》、《俱舍論》或任何經論而習得何謂五蘊十二處十八界,乃至即便您已聽聞熏習五蘊十二處十八界一一法它的境界相或者行相、功能相,如果您沒有正確地依於三乘菩提正知見而作修行,您仍將永遠只是停留在乾慧、文字葛藤、紙上知見的層次,沒有辦法把生滅法跟生滅相分離開來,更別說能在依他起性生滅法上,證得圓成實性不生不滅法的存在。因為正如前面早已說過的,一切凡夫只要一睜開眼睛、一張開耳朵,必定馬上就落入劇情,迫不及待跳上舞台當演員,別說證不著圓成實性,連依他起性都不曾定心相應見知過!

從這邊來總結、引申的話,我們也可以說,一切萬法統皆不離三自性,所謂的「圓成實性」如來藏識,亦即《金剛經》「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這四句偈所隱喻之空性心;及祂所出生的「依他起性」蘊處界法;乃至凡夫因於無明顛倒,而在依他起性法上面所虛妄建立的「遍計執性」人我眾生壽者相,就好像在一條麻繩上面,不見繩之麻性、真如性,甚至不曾見到繩相,無始劫來都只在繩相上看到從來都不曾真實存在的蛇相。這一個虛妄建立的蛇顛倒相,指的當然就是遍計執相;而麻繩之繩相,指的當然就是依他起相。

如果我們進一步把三自性與《大乘起信論》、《百法明門論》所說法義融通會釋的話,這也就是說,眾生無量劫來,依於 馬鳴菩薩論文中所說的廣義我見——人我見、法我見,亦即所謂的煩惱障、所知障,建立了麻繩上面屬於遍計執性的顛倒相、蛇相,而這個蛇相一旦建立了,就永遠迷逐五塵,妄起人我,建立劇情,沉溺三毒火宅、五欲大坑,長夜晦漫,永處無明,沒有辦法解脫輪迴生死大夢。

反過來講,眾生的輪迴,正是按照《百法明門論》五位百法中前四位之次序,先有心王、心所,而後有影像色法,乃至更有包括時間、空間、文身、名身、句身諸多心不相應行法,乃至凡夫妄心相應的無量無邊其餘諸法的出生。然而,不管生滅法、生滅相的種類數量再多,若要追溯它們出生的根源,卻又絕對不外於這個常住的第八識如來藏識海!所謂「三界唯心,萬法唯識」,說的正是這個道理。

更進言之,《百法明門論》中,五位百法前四位——心法(心王)、心所有法、色法、心不相應行法,由前而後排列的順序,既是如來藏出生萬法的順序,也是眾生輪迴顛倒著相造業的順序!越前面的法越微細越離相,越後面的法越虛妄越著相,乃至眾生只要一睜開眼睛,一張開耳朵,馬上就落入了心不相應行法,落入遍計執相;在麻繩上面永遠看不到繩相,永遠只看到蛇相、顛倒相!正因如此,如果我們要修行,要離開這個顛倒相,就必須有定有慧,能夠在依他起性上面,看到遍計執性的顛倒;能夠依於定慧,慢慢地先求三歸五戒之後,勤於四種修——「修學知見、修習定力、修集福德、修除性障」,依於這樣的四種修,然後在知見慧力上面,有四念處的聞熏觀行與心得決定;在定力上面,有可以憶佛念淨念相繼為驗的未到地定;同時不離菩薩種性發心,與莊嚴佛道所須福德的廣大修集;依於這樣的有定有慧有福德,在煩惱現前時,方能定慧等持,歷緣對境,先以定動,後以智拔,逐分消除性障,乃至終於能夠親證三乘菩提真正入門之小乘初果,斷身見我見,成須陀洹。身見我見斷了,所謂「我見不斷,明心非真!我見既斷,明心證真!」才有機會進一步在遠離初分遍計執性的依他起性法上面,證得如來藏第八識這個圓成實性心祂的真如性——「真實不虛性」與「如如不動性」。真實不虛,因為祂真實具足能夠出生萬法的功德體性,悟後轉依於祂,能除一切苦,遠離顛倒,乃至究竟能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真實不虛,絕非方便施設、假名安立之虛妄法;如如不動,因為這個空性心獨處的涅槃境界,心行處滅,言語道斷,無色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盡,沒有任何五蘊、十二處、十八界生滅法,乃至人、我、眾生、壽者相生滅相,能夠從此有行有相生滅現象界至彼涅槃界,更別說能動搖祂!

簡單論述完空相、有相、空性、有性、三自性,乃至它們與佛法修行的關係後,我們再回到這個單元的主題——第一種人我見「執如來性同於虛空常恒遍有」,從另一個角度,再舉另外一些例子,希望讓大家更能了解「法身猶如虛空,虛空絕非法身」的道理。

如同前面已經跟菩薩們說過的,虛空是色邊色,換句話說,若離物質色法,虛空只是一個人為施設假名之法,實際上並不真實存在一法可名虛空,而不管從勝義諦或世俗諦而論,亦皆無有攝屬虛空自身之任何功德體性。在此,我們無妨再舉前面已經提過的《百法明門論》「虛空無為」一詞,再為大家作一更深入說明。首先應當知道的是,「虛空無為」一詞,一般所指稱的對象大略有二:一是與物質色法相對之虛空頑空,一是第八識心體無漏無為、猶如虛空之空性。須注意者,即便有時我們用「虛空無為」來指稱第八識涅槃心體之無漏無為性,然而,學人若妄認此虛空無為、空性可以離於第八識而被有情單獨證知或有任何屬於它自身之功德體用,那麼,它便淪為遍計執性中虛妄又虛妄之純虛妄法,同於龜毛兔角,純粹只是名言戲論!

「虛空無為」這個「四所顯示故」之無為法,就如同生滅現象界中您所看到的這個虛空,它無所作為,它沒有用處,它純粹只是一個被顯示法,它從來不曾單獨存在,它純粹只是依於五位百法中前四位法而安立施設、人為建立。因為如果離開心王、心所、影像色法、心不相應行法,必無虛空、虛空無為可以變現、顯現,乃至為世人所指稱、學人所證知。因為虛空或者說空相,必定是依物質色法之有相而得建立;就跟前面引《楞伽經》所說之「兔無角」一樣,它必定也是依於「牛有角」先存在後,方得不離意識思惟分析,假名施設建立。一個人在還不知道「何謂牛?何謂角?何謂牛有角?」之前,必定不可能在看到一隻兔子時,便無端出生、建立一個相對於「牛有角」的「兔無角」想法或觀念,乃至堅執以為此是真理,顛撲不破,因為沒有人能夠否認「兔子真的沒有角」!恰如印順、宗喀巴、月稱、寂天一類否定「第八識阿賴耶識真實存在,能夠受熏持種根身器」之應成中觀見、六識論者,在一切皆唯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的蘊處界生滅法——甚至就他們的見解與所證而言,不過是人我眾生壽者生滅相的遍計執性法上,建立本質即是斷滅見的「緣起性空」兔無角見,以為不須承認,更不須實證 佛於《楞伽經》所說之「常住藏識海」,單憑這些蘊處界生滅波浪,乃至人我眾生壽者波浪相,自然就可以無海起浪、浪起浪落、緣生緣滅、生滅不息、自生自滅,乃至酬償善惡因果,成立三世輪迴果報不失。這種邪見主張,不僅悖離 釋尊於《楞伽經》所作開示,連他們一向最所推崇的 龍樹菩薩所造《中論》中之四生偈:「諸法不自生,亦不從他生,不共不無因,是故知無生」亦已大相違遠,愚不自知!關於這點,更詳細的討論,就留待後面的單元有時間再說。

回到「虛空無為」這個主題,我們再舉一個較有趣也更容易理解的例子來作闡釋。《百法明門論》:「一切最勝故,與此相應故,二所現影故,三位差別故」,這五位百法的前四位法——心法(心王)、心所法、色法、心不相應行法,每一位、每一法可以譬喻成一支手指,依序分別是左右兩手的拇指、食指——四支手指圍成一個正方形時,我們說它中間的正方形虛空是「虛空無為」;四支手指圍成一個菱形時,我們說它中間的菱形虛空是「真如無為」;乃至四支手指圍成一個圓形時,我們說它中間的圓形虛空是「非擇滅無為」;四支手指圍成一個三角形時,我們說它中間的三角形虛空是「擇滅無為」;以此類推,五位百法中第五位「四所顯示故」之六種無為法,皆可如此智者以譬喻得解。很顯然的,離於手指所圍,必無任何正方形、菱形、圓形、三角形等虛空獨立存在,能為你我見知;離於四支手指中之第三支手指,所謂「二所現影故」的影像色法,必無正方形、菱形、圓形、三角形等虛空、空相可見可知;乃至若將圍成四方形的四支手指,保持形狀整體不動,從一處移至另一處;前後兩處比較,手指是同,四方形虛空看似亦同,然而,唯除三歲小兒童騃無知一輩,方有可能錯認同一個正方形虛空,可以隨著圍成四方形的四支手指,被從一處移至另一處,而前後不同兩處所見虛空,竟是同一個虛空!正方形虛空如此,菱形、圓形、三角形虛空亦復如是。因為「虛空、頑空」本是「無法、無物」,虛空相、空相本是依物質色法之有相為前提而顯而生,道理清楚,以此為喻,無可反駁。這個可淺可深的法義,佛在《楞嚴經》中開示識陰虛妄時,亦自早舉「千里空瓶,瓶不瀉空」為例,向大眾闡說過。

蓋就大乘法來說,菩薩安立「虛空無為」這個名相,真正的含意就如前面已經再三說明的,正是要藉由這個生滅現象界當中我們所能夠看到的這一個虛空,而來隱喻演示這一個真如心、如來藏、第八識——這個一切眾生各各皆具本具、能夠出生萬法的圓成實性心,祂猶如虛空;在生滅現象界當中,在五蘊十二處十八界一一法一一蘊一一處一一生滅波浪中,您都沒有辦法,遍尋不著,找不到這一個真實心、藏識大海。

就好像一張紙必定有正反兩面,在還沒有斷我見、沒有明心之前,凡夫所能看到的,都永遠只是這張紙朝向我們的這一面,所謂正面,或說是我們見聞覺知所可觸及的生滅法這一面,當然,也包括在生滅法上面凡夫因於顛倒執著而後出生的生滅相。嚴格來說,如同前面我們已經提過的,絕大部分眾生根本不知不見生滅法,無始劫來都只看到生滅法上所顯現的蛇相、生滅相,何謂生滅法、繩相?都且不曾夢見在。正如同《六祖壇經》當中有寫到的永嘉玄覺大師,他在開悟又蒙六祖印證後回到他弘法的地方,寫作了一篇〈證道歌〉,在〈證道歌〉裡面有兩句話:「夢裡明明有六趣,覺後空空無大千。」對於凡夫眾生來說,他只要眼睛一睜開,耳朵一張開,必定馬上根塵觸,取色聲香味觸法,建立真實,追求快樂。他永遠活在生死大夢中,不得覺醒;他看到的永遠只是遍計執性這一面,連同處「生滅正面」,非善非惡的依他起性,都不能夠實際見得,遑論打破煩惱,從夢中覺醒。因為無量劫來都被生死過咎性,也就是著於人我眾生壽者相的輪迴習性纏困使然,兼且又無相應三乘菩提的福德因緣、善根種性,不能正思善擇、至誠歸依三寶,自然亦不願從學難值難遇之真悟祖師、大善知識,像這樣的善根鮮少、福德不足、煩惱濁重、知見偏邪,當然永遠沒有辦法三歸五戒四種修,定慧等持,先除去一分染分的依他起性,也就是身見我見相應之初分遍計執性,而後更上層樓,更依殊勝定慧,證得一分大乘明心相應的淨分依他起性,也就是圓成實性。(註:有時說依他起性非善非惡,此乃純從蘊處界法本乃圓成實性心之功能顯現而論。又,有時說遍計執性即染分依他、圓成實性即淨分依他,此則主依凡夫著相墮塵、學人修行證果,兩皆依六七二識,特別是意識為主而論。簡單來說,意識若相應煩惱染污心所,於心不相應行法上顛倒取相造業,此依他起之意識即是遍計執性、身見我見相應主體,故說遍計執性即染分依他;反之,學人斷身見我見後,依意識定慧等持,一念慧相應而證真如、圓成實性時,此圓成實性雖是真心所現所顯,畢竟非是無形無相真心本身,以此故說圓成實性即是淨分依他。)

唯有菩薩種性學人,遵依佛菩薩大善知識所設方便,循序漸進,實地履踐,方能不離生滅正面,勤於四修,有定有慧,不著現象正面上一切語言文字聲音影像生滅相,不再錯認生滅正面上之任何一法一字一影一相為真實,以此我見既斷,破釜沉舟,生滅不顧;定慧等持,話頭能參,疑情能住,因緣時節成熟,自得一念慧相應,不離正面,證得反面,雖證反面,知仍正面,正反一心,無紙無面!

時間的關係,我們就先講到這裡。祝願各位菩薩一切無礙,菩提早證!阿彌陀佛!


點擊數:5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