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伽達--心欣慕聖賢

第6集
由正益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我們今天要繼續來講佛典的故事。這一天我們要談的是恆伽達的故事,他是在佛世的時候出現的一位修行人,他的來歷頗為曲折,他是阿闍世王大臣的兒子。當初這位大臣他沒有小孩,因此他就決定去威脅恆河的廟神,這說來也很奇特,那個廟神經過他威嚇以後就很擔心,跑去找天神說:「這世間有一位國王的大臣,他的權勢和富貴非常地不可抵擋啊!然後他說:如果我不給他一個小孩的話,他就要把我的這座廟搗毀。這樣會有辱天神你的名號,因為這座廟是為了要祭祀您而產生的。而且他還說:他準備把你的雕塑的這個像用糞便來塗抹。如果不好好處理這件事情的話,我想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出來。」因此,這位天神想一想,要找到一個有福德、有福報的小孩,來當這位大臣的兒子似乎並不太容易啊!他想一想,就去找另外一位天王,在他之上的一位天神,然後再敘述同樣的事情;大家想一想,好像也沒有一個好的方法。原來要當一位大臣的兒子並不容易,必須要有福德,而且必須要種種的因緣。最後不得已就找到我們世間所說的玉皇大帝,玉皇大帝在印度稱為帝釋;帝釋就說:「那這樣好了,我想一想,來觀察一下,到底應當怎麼作才比較好。」

剛好有一位天子,他開始出現一些五衰現象的這個相貌。這相貌不是說他年紀大,而是說他發生了頭頂上的花冠開始枯萎,而且身體發出一些味道——就是臭味;在這種情況下,玉皇大帝就想:這事情可以有一個轉圜的機會了。因此他就趕快去找這位天子,找他私底下來談,看看可不可以就到人世間這地方去投胎;可是這位天子就拒絕了,他理由是他只是想修學這個殊勝的出家之法,最後能夠修學到解脫法,不要再流連在三界。因此在這個情況下,帝釋不得已就答應他,就說:「這樣好了,放心去投胎好了,因為你出家的事情,只要你去投胎,我這邊會替你安排。」因此,這位天子後來投胎就變成這位大臣的兒子。相命的人就問這個緣起是怎麼樣?知道是從恆河邊的這個廟,輾轉而得到求來的這個孩子,就把他取名叫作恆伽達。

等到恆伽達長大以後,他決定就是要出家,就是要學法;那時候 佛陀在世,所以他非常欣慕。可是卻發生了他父母不肯答應,他父母想:我只有你一個孩子,好不容易才求到了,怎麼可以說出家就出家呢?如果你出家,那我們以後怎麼辦呢?這麼龐大的家產,誰要來照顧呢?因此就百般地阻撓。恆伽達非常難過,他就想:不如這樣,我就想辦法再去投胎,投胎到一般的家庭就好啦!到時候出家以後,再來學佛,應該還來得及。

所以,恆伽達打定主意,就決定趕快要去投胎;所以他第一個就走到山崖的上面就往下一跳。說也奇怪,他跳下去以後一點受傷的痕跡都沒有,他想一想:這不是辦法,怎麼我不會死呢?因此他第二個就去找大河縱身一跳,不過說也是奇怪,最後水硬是把他的身體,從沒入的水中把他拖了上來,所以他也沒死;那他決定來吃毒藥,結果吃了毒藥以後身體還是完好,這樣都不會死。他覺得非常失望,他想:我就是想要一走了之,為什麼都達不到這樣的心願呢?因此他想:那我來違犯官法,被官人所處決,那總該可以吧!

因此,他就私底下探知了這個國王的女眷屬——阿闍世王的女眷,什麼時候會到哪裡呢?會去沐浴。因此他偷偷藏在那裡,等到時間到的時候,他就趕快把這些女眷的衣服都抱走;抱走以後,他就故意走出來,讓那看守人看見,於是他就被逮捕了。阿闍世王聽到這消息非常震怒,決定親自來處決這個人,於是恆伽達就被綁在那裡,阿闍世王就直接用箭射他;結果這箭射出去以後,卻還沒射到恆伽達的時候,箭身就往後轉,反而向阿闍世王射過來。阿闍世王嚇一跳!後來連射三箭都是如此。阿闍世王覺得很恐怖,到底這個人是人、還是鬼、還是天龍、還是神呢?就問他,恆伽達說:「我都不是,我是國王大臣,您的大臣的小孩。但只是希望國王您能夠答應我一個要求、一個心願。」國王說:「好啊!既然你不是天神、龍、鬼,那我也不管啦!」恆伽達就把他想要出家的這個心願跟國王來解釋;解釋完以後,國王就恩准他可以出家了。於是恆伽達就可以如願到 佛座下,最後很快地成為四果阿羅漢,證果。

關於這個緣起到底是怎麼樣呢?阿闍世王後來就來請教 佛陀說:「到底恆伽達為什麼他經過那麼多,跳下山崖、跳水、以及飲用毒藥,甚至射箭他都不會死?為何他今天又可以證得四果阿羅漢呢?」佛陀就說:「這中的業報非常曲折,當初在以往的時候,恆伽達擔任一位大臣,那時候的國王有一次和女眷出去外面遊戲,大家在嬉戲當中,這女眷就開始唱歌,唱歌就發現有一個人,從很遠的地方,開始與這女眷的歌聲來相和;這時候國王就產生了嫉妒心,他決定把這個人逮捕起來,然後要把他處刑。這位大臣剛好經過,他就想:發生什麼事,為什麼要處斬這個人呢?就請國王刀下留人,然後他就據理力爭,他說:「對於聲音來說,它又看不見有任何的人形出現,而且對於男女之間也沒有通姦的種種情事,是不是國王你可以饒他一條性命呢?這樣對他是不是比較好呢?」最後國王不得已就只好放了他。

於是這個人就跟著這個大臣,然後有一天他終於想通了,他想:我因為自己的淫欲心,所以去跟人家的聲音相和,在這過程中就使得我會遭遇到這樣的苦難,所以要不是有人肯仗義執言來救我一條命,我今天就不知道淪落在哪裡?所以他決定要去出家求法。所以他就來向這個大臣請辭,那大臣說:「好啊!這樣是好事啊!如果說你有證得道果的時候,請你還來相見。」於是這個人就找一個偏僻的地方,專精地修學,最後成就辟支佛果。

然後他就回來,這個大臣看了非常的歡喜,然後以四事來供養他;辟支佛就展現他的神通,到天上作十八神變讓這位大臣來看。大臣看了以後就非常地高興,就想:我因為救度這個人,所以他今天才得以成就這樣的道果,那我希望將我這樣的功德、福德能夠讓我生生世世富貴,而且能夠長壽,並且最後我的智慧、德行可以跟他一樣。這就是恆伽達的前身;所以今生遇到 佛,因此就可以來證果,就是因為他過去生有救度這樣的人。

所以,我們不要輕忽救度一個人的果報,覺得說:救一個人好像只是說幾句話,實際上這個可能會關係到一個人的性命,而且甚至是一個人可以成就的道果,甚至這個人成就道果可以度無量無邊的人。所以從這地方來看,我們可以知道恆伽達他過去生願意這樣仗義執言,不怕得罪國王,所以有種種好的結果。所以我們在世間法上,可以觀察這些因緣,如果需要的時候,我們救人一命就可以讓這個人獲得殊勝的果位,輾轉因緣也可以讓自己來證果。所以又懂得迴向發願,發願自己可以長壽富貴,可以得到同樣的智慧,所以這樣是最好的。

學佛我們應當歡喜賢聖的身儀、種種的教導、種種的智慧與德能,可以讓我們留下修學佛法的種子。所以我們應當讓家裡面的人,以及朋友他們來親近佛法;雖然他們一開始沒有打算修學,可是未來這些種子終究會發芽。他們可以因為這些發芽的種子,而自己想要親近佛法;可以在親近佛法的過程中,最後決心修學佛道,最後能夠成就。也像恆伽達一樣,從大臣看著別人能夠成就,看著別人得到證果,而最後可以發心來修學。所以應當如是志向堅定,即使親人來阻撓自己來修學佛法,這樣也沒有關係,因為佛道不是一天一夜就可以成就的。

如果今天有人來阻撓我們出家,或是阻礙我們學法,在這些過程中要去想:自己的因緣不好沒有什麼關係,在家、出家都一樣可以學佛;我們可以用自己的能力來積極地護持這個法,不一定說一定要自己到寺院中去出家,如果沒有那因緣,我們鼓勵他人可以出家,迴向他人來出家來成就他人可以成就這些果德。這樣不是很好嗎?再用這些所產生的功德、福德來迴向自己,發願說:未來我可以自己如願遇到佛的時候,我可以出家。這樣即使是賢劫的某一尊佛,你沒有辦法如願在祂的座下修學,或是很難得有一次機會,這樣也沒有關係;接下來你還有九百九十六尊佛。

尤其今天我們來到了末法,末法中我們離開 佛已經有一段很久的日子,現在我們看不見佛身,可是我們能夠一樣可以看到 佛所留下的經典,佛所留下的這些戒律、儀軌,這些就讓我們可以仰慕 如來。尤其 如來有說過:當你看著佛像,不管是木雕、石雕乃至於畫像,就應當生起仰慕心,就應該生起懇切心,如同佛陀親臨,不要再有別想,這樣兩者,你供養禮拜的功德是一樣的。所以出家、在家並沒有那麼困難,我們應該在活著的時候,就好好來親近如來,不要到死後的時候,再來想要再投胎。

恆伽達的故事啟發我們:不論是在怎樣的困境底下,總是會有出路的;他之所以不死,就是因為有護法菩薩的存在。在佛世的許許多多的菩薩,他們變化成帝釋,變化成天王、天神、鬼神,然而卻不是要我們真正地去崇拜他們;因為天地人間的鬼神都不是究竟的,沒有一個真正的究竟法可以在 佛陀的時候,還可以相伴著、相隨著出現,唯有 如來才可以演說這樣殊勝究竟的大乘第一義諦法,而能夠也出現方便的小乘。這樣的道理,讓一切的人都可以就他的心性、種性,而能夠得到利益。

所以我們應當要去想:中國從古代以來就接受到佛法的熏陶,所以我們也漸漸遠離了故事中的廟神的崇拜。大家都知道 佛陀是非常尊貴的,所以即使是小廟裡面,他們也慢慢地供奉佛像,甚至是儒釋道等等,都放在裡面一起供奉,這就代表說他知道佛法的可貴。從歷代以來許許多多的人,他們開始學佛,也想要出家來學道,甚至修禪法想要開悟,這些的過程中讓我們知道鬼神真的不是究竟的。如同故事中,從地上的這個廟神,輾轉到天神、到天王,最後到玉皇大帝,卻都還是侷限在這個生死的我見之中;他們沒有辦法捨棄他們的身見,所以他們就會侷限在這個鬼神身。

雖然我們今天知道他們都是示現的,但也啟發我們:我們確實不應該繼續走向這樣的迷信的道路,而應該走向正信。就像是 佛陀當初示現為悉達多太子一樣,祂父親也是想要阻攔祂出家,後來悉達多太子跟祂的父親說好了,祂父親最後發現沒有阻撓的情況下,可能再也沒有辦法讓悉達多太子回心轉意,就出一個難題,就說只要你的妃子能夠懷孕,這樣你就可以出家。佛陀在那時候就示現,示現這妃子就懷孕了,在那情況下,所以也可以順利出家。因此我們在佛世的時候,遇到諸佛能夠出家是最好的;因為諸佛透過祂的身教、言教讓你每一天都可以看見祂的身影,那種感化的程度不是一般的情況可以比擬的。

未來還有九百九十六尊佛會出現於賢劫人世間。當我們經遇過末法之後,再回到這個人間,從兜率天跟著 彌勒菩薩最後降生於人間的時候,我們應當好好來出家、護持 彌勒佛的正法;等到 彌勒佛祂示現滅度之後,世間又開始慢慢地混亂,那我們繼續要護持這個末法,讓佛法的恩澤可以廣及所有的大眾。讓大家可以跟故事中的恆伽達一樣,也可以得到小乘果;讓恆伽達也可以經過轉換,而發起大乘菩提心,決心求慕大乘的佛果。

菩薩就是這樣,在欣慕聖賢的過程中,一步一步地往前進。恆伽達由於欣慕小乘的道果,所以他今天可以得到四果阿羅漢;再經過 釋迦牟尼佛所開演的法教以後,他就會接觸到不可思議的大乘法。所以我們今天看到許許多多的人,他就是因為沒有 佛陀來親自跟他說大乘法,他對於世間的一般人所說:「這個是大乘法,這個大乘經典,這是大乘教。」他心裡面起懷疑。

但我們在這邊要奉勸諸位:對這個事情你先不要出口來否定,你有一些懷疑,還不如說你把那些懷疑先放下來,至少 佛陀是真實的,你應當積累更多的功德,欣慕聖賢,像恆伽達一樣希望能夠成佛,能夠修學像是佛的佛果,以此來發願;從這個發願的過程中,希望能夠見佛。這樣的話,來親受如來的教誨,在教誨中你就可以慢慢瞭解到 佛的甚深的法是不是只有小乘的四聖諦,是不是只有小乘的聲聞法,還是小乘的緣覺法;到底聲聞法和緣覺法是不是究竟的,你自然到那時候就可以知道。賢劫既然有 彌勒佛存在,連《阿含經》也不否定,我們是不是應當來好好地敬信三寶呢?

好,我們今天就講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1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