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輪迴、記憶談「不生不滅法」之必定實存

第8集
由正潔老師開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繼續收看《三乘菩提之入門起信》,我們這個系列的名稱叫作「決定淨信大乘」。之前也跟菩薩們提過了,我們分成兩個層次:第一個層次,佛法跟外道的不同;為什麼我們歸依於三寶、歸依於佛法,而不歸依於外道?這一個層次。乃至第二個層次,為什麼在佛法當中,我們主要是修學大乘,而不歸依於小乘作一個定性聲聞人?

這兩個層次,我們在這個單元我們簡單來說,外道把不生不滅法講錯了;而一些錯誤的認為說:大乘法是佛涅槃之後,這一些弟子論師們因為對於 佛陀永恆的懷念。乃至對於這樣子的業種輪迴是如何成立的,產生了一些思惟推敲,而才建立了所謂佛法當中三轉法輪這如來藏第八識、這個不生不滅法;而認為說佛法裡面,您如果安立了這樣一個不生不滅心,您就是自性見。甚至錯誤的把用來指稱外道的阿賴耶外道,拿來指稱這些大乘法中,依三乘菩提裡面三轉法輪如來藏唯識經典而來演說阿賴耶識的菩薩,甚至包括 玄奘大師,乃至包括《碧巖錄》的 克勤圜悟祖師,乃至包括《六祖壇經》的 六祖慧能。因為,慧能祖師很清楚地在《六祖壇經》說他所悟的這個自性能夠出生萬法,叫作含藏識──也就是第八識。那這些錯誤,不管是佛門內、佛門外的錯誤,我們在這個單元,我們要依於一個方法而來作這樣子的一個破斥,包括對於外道的破斥,乃至佛教當中錯誤的執著於小乘法,對於小乘法沒有真正正確的認識這樣子的一些邪說,我們要作一個很清楚的簡擇邪正。

這個簡擇邪正依於什麼?就是依於如何有這個不生不滅法,也就是 佛所說的第八識如來藏的建立。這種建立還是要回歸到剛剛所說的「輪迴是不是實有」?從輪迴的實有,我們要來證成為什麼我們是歸依於佛、歸依於法、歸依於僧?歸依於佛法而不歸依外道才能夠解脫輪迴?依於這一個不生不滅法如來藏真實心而有輪迴的建立,依於這樣輪迴的建立,不能離開這個受熏持種根身器―這個第八識如來藏―而來說小乘法當中那些沒有實證的小乘人,才會去破斥菩薩說:「如果您執著有一個第八識如來藏,那您就是自性見。」

好!我們就開始這樣子的一個演說。第一個:從輪迴、記憶,我們來談這個不生不滅法如來藏,為什麼必定、一定是真實存在,而不是某位法師所說的「那是一個假名建立」?簡單來說,第一點,在上個單元我們說過了,您必定信受輪迴,才會信受要解脫輪迴,才會來信受三寶。因為 佛把三自性講對,而沒有一個外道把三自性講對,可是外道當中有些人也是不信受輪迴的;乃至或許在觀眾當中對於輪迴的是不是真實存在,也是有一點疑問的。我們在後面會提到一些科學上的證據,來證成這樣子的輪迴的證據確實是存在著,是不容質疑的;即使您是所謂的科學研究者,您也沒有辦法否認這些證據。我們先來講說到底有沒有輪迴?沒有輪迴我就不需要修學佛法,換句話說,沒有輪迴,人一世一死就百了了,那您願意或說您認為真的是這樣子的狀態嗎?我們先說如果沒有輪迴,那人世間所有有情所建立的這些包括建築、音樂、詩詞、歌賦,乃至所謂的音樂、美術種種的這些所謂人類文明、文化這些痕跡,都變成沒有任何意義了。因為一旦您死了,所有這一些文明、文化都將是究竟永滅,在後世沒有任何一個有情能夠記得、能夠知道過去的時空當中有這樣子的一個有情,乃至有情的這樣子一個生命,乃至這個生命當中有這些刻劃過的一個痕跡存在過。

我們引用一篇大概2010年在網路上可以看到的一篇文章叫〈語言的消失意味著什麼?〉,這一篇文章裡面有談到:「全世界有七千多種語言,其中一半以上的語言將在本世紀消失,而80%到90%則在未來的兩百年會滅絕。相比之下,動植物的滅絕的速度反而是慢了很多。」他又說了,幾乎是:「平均每隔兩個星期就會有一種語言消失。」永遠不在人間能夠被人們所記得,更別說使用,重點就在這一句。這一段作者說了:根據他的統計,世界百分之八十的人口所說的語言,大概約有八十種主要的語言,而在目前剩下的六千多種語言當中,絕大多數從來都沒有過文字的記載,沒有字典、沒有書,你在任何的圖書館或者是數據庫裡面都找不到它們的資料,一切信息全部都儲藏在人們的記憶當中。當我們失去一種語言,同時也失去這種語言當中所包括的若干的世紀以來關於時間、季節、天文、地理、海洋生物、醫學、植物、歷史、神話、音樂,以及種種日常事務的知識和思考。

這裡一個重點是說:信息都儲存在人們的記憶裡。如果這一些記憶真的是儲存在人們的記憶,人們的記憶、人類的記憶又是依於什麼而建立呢?你如果問一個凡夫俗子,他一定會說:「我用我的頭腦記。」乃至進步一點,他說:「我在記。」這個「我」當然是指意識我。然而稍微修學佛法的人都知道這個色身是生生滅滅、剎那變異的;從受生、受精卵位到一歲、兩歲、三歲、四歲、五歲,您這個色身從來不是同樣的這樣一個細胞的聚集,甚至在醫學上,我們說每十年或十幾年全身細胞都變換了;乃至你從原子的觀點,從分子的觀點,乃至從量子的觀點,您的色身從來沒有一刻停留過,本身就是生滅法,它如何能夠儲存記憶呢?既然如此,有些人就說:「那我的意識在記憶。」意識心能夠記憶嗎?如果意識心會記憶,就沒有所謂的失憶症。如果意識心會記憶的話,那我們至少一定是在我們大腦還沒有出生、還在受精卵位,至少在前三、四個月的時候,你應該都是完全沒有記憶。然而既然是沒有記憶,為什麼我們在現實狀況當中,又能夠看到有一些所謂的神童:音樂的神童、繪畫的神童,乃至有些語言的神童,他為什麼能夠不學而知呢?這些記憶從哪邊來?從父親?從母親?從父親、母親而形成的這樣子的受精卵而來嗎?似乎又說不過去。那到底這個記憶如何存在?從第一點:輪迴如果不存在,那您願意是這樣的狀況嗎?您願意您現在所貪愛的這一些森羅萬象當中,能夠產生您的喜愛的這些東西,在您死後都完全斷滅、都不存在嗎?如果是這樣子的話,那您當然就不需要修學佛法了。然而就跟剛剛所說的,輪迴是有它科學性的證據,我們待會會再提到。

好,那依第一點,我們再來談到第二點。既然我們都說有輪迴,那這個輪迴,我們有什麼樣的證據來證明它存在呢?簡單來講,以一個正信的佛教徒,我們說佛是全知,那我們當然要有,至少要有相當的證據來證成這一個論點。網路上有一篇文章叫作〈物理學與佛教〉,他以一個科學家的觀點,他說:在科學上我們提出一個假說,要能夠被證實是真實或是虛偽的,有三個檢驗的條件。這三個條件:第一個,這個理論體系必須要是自洽的,也就是要能夠自圓其說,不會互相矛盾的。第二點,他說:這樣子一個理論體系,它對於已經有的現存的一個發現、事實的存在,它要能夠解釋。第三點,他說:根據這一種理論體系,還要能得出一些推論和預言;而這些推論和預言,也必定要能夠禁得起科學的檢驗,去重複地驗證它是真實存在的。在這一篇文章裡面,他又從經論裡面取出一些相關的證據,來證成佛法是完全符合這樣子一個科學的要求;當然佛法不需要科學來檢驗,才證成它是正確的,然而真實的佛法也從來不畏懼接受科學的檢驗。

在這篇文章裡面,提出了幾點來證成 佛確實是全知的。而 佛在過去兩千五百年前的時候,祂所說的、所提出來的,依於祂的佛眼、祂的威德神通而所說的這些事實,那是遠遠超乎當時人的想像,可是卻又能夠被現在――現在當然就是佛世的未來,所以也符合剛剛所說的第三點,能夠在這個理論體系,乃至這個理論體系的提出的人,以佛法來講,我們的 世尊、我們的 釋迦牟尼佛祂所說的這一些關於當時不能夠驗證,而必須在後世依這樣子科學的儀器、科學的方法,終究還是被認證為是真實的。

他說到了哪一些證據呢?我們簡單的為菩薩們來唸一下。第一個,佛陀在《起世經》裡面,對於這一個宇宙的狀況作出過準確的描述。他認為 佛在《起世經》裡面,已經清楚的把我們這一個所謂的小千世界,這個銀河系它的形狀(稍微熟知有一點點天文常識的人,都知道我們身處的這個銀河系約略是一個盤狀,它是一個迴旋狀、螺旋狀的),佛在《起世經》裡面,祂說這個銀河系,祂所看到的這個小千世界猶如周羅(周羅就是盤起來的頭髮,是有螺旋的);而這是完全符合目前這些所謂的哈伯天文望遠鏡,乃至天文物理學家的認知。

那又說到了:在《瑜伽師地論》裡面有講到成住壞空,講到有情能夠存在的,只有成住壞空四個中劫這樣子的一個時間。而這樣子的《瑜伽師地論》,彌勒菩薩當然也是不離於 世尊的教誨引導而自己去實證;依於祂這樣子一個妙覺菩薩的神通,依於這樣子的一個十力已經幾乎要全部具足,而能夠在《瑜伽師地論》中講說出來的成住壞空這個四個中劫裡面的這樣一個住劫,有情應該要在多久的時間會出生在這個宇宙,乃至多久的時間這個宇宙又會消滅。而根據這篇文章裡面所作的描述,是完全符合目前科學對於人類有情出現的時間,乃至宇宙的壽命,乃至宇宙什麼時候將要終結。佛法是禁得起考驗的,而這一種佛法的演說是在幾千年前 佛陀乃至 彌勒菩薩就已經是預先說過了。

那他又引用到了,他說:在《楞嚴經》裡面,這個天眼第一的阿那律尊者,他雙目失明而在 佛的教導,終於修成了天眼通之後,他所看到的這個地球、這個南閻浮提,就如同掌中的菴摩羅果一樣(菴摩羅果是印度的一種橢圓形的一個水果)。換句話說,這也可以證成在兩千五百多年前這樣子的一個阿羅漢,有神通、有天眼通的阿羅漢,他確實已經能夠依他的天眼而見知到整個地球的形狀是如何。這跟《聖經》裡面錯誤地把這一個大地說是平的,乃至更不要提說以地球為中心,而這些所有這些星系、這些星球都繞著地球轉那樣子的地心說;乃至依地心說、日心說而有了一些對於科學家的迫害,這一些一神教的這一些黑暗的傳統,那我們就姑且先不去論了。兩相比照之下,高下是可以立判的。

他又說到了:在《起世經》裡面 佛陀也準確地指出月亮陰晴圓缺的原因。時間的關係,我們不作一個詳細的解說。又說到了:釋迦牟尼佛曾經指著桌上的一杯水說,這杯水裡面有八萬四千個眾生,或是說小蟲。當然我們都知道,這些就是指目前我們能夠了知,乃至能夠在顯微鏡中觀察得到的細菌。這是在兩千五百年前的時候,根本除了這個有神通的,乃至於 佛才能夠去證知,能夠為眾生演說;當時的人只是信於佛語,可是目前我們卻可以簡單用現代的科學而來驗證佛語屬實。

他又說到了在寄生蟲的部分:釋迦牟尼佛曾經說人身是個蟲巢、蟲窠,人體內的蟲大概有八十種;而 佛還很準確地指出來,在人體各個部位有哪一些蟲,怎麼樣的一個寄生。這個甚至是以目前科學家的認知來講,除了他是要毀謗說這些經典是假造、是偽造的之外,他沒有辦法來指斥說,這樣子的一個說法是錯誤的;他沒有辦法據此而來說 佛陀所說的是虛偽的,而佛法不是那麼樣子的殊勝。這樣子的一個科學家,他依於他對佛法的粗淺的認識,依於 佛自己所說的正確的道理,來跟現代的天文科學、物理科學來作一個驗證,他是對於佛法的真實,對於佛法能夠符合剛剛所說的三點的檢驗,他是完全沒有疑問的。

換句話說,我們之前的單元有說過了,我們說五戒裡面有個大妄語─貪求名聲、貪求名聞利養的人才會去大妄語─說一些別人沒有辦法去驗證的話來唬弄眾生,來求得自己的名利。譬如說,有一些宗教騙財騙色的行為,他說我看到了你背後有多少個類似什麼冤魂啊!是怎麼樣、怎麼樣……。您本身沒有天眼,您本身沒有陰陽眼,您只能信受他所說的。問題是這一個人,他從其他方面的觀察,他還喝酒、他還吃肉,他連欲界的層次都沒辦法脫離,他怎麼可能能夠有證得超越欲界財色名食睡的初禪;而依初禪真正的禪定而修得神通呢?即使他是真的有通,他也必定是鬼神相應之通,他不是真正的為了要幫助眾生而來跟您說:我怎麼樣幫你解除這些困厄,幫你消除業障。佛不可能有這樣子的一個行為的發生。因為很簡單,佛不需要為了名聞利養而去大妄語;佛本身祂是太子出家,祂不需要出家,祂早就名聞利養完全具足了,祂怎麼可能需要像六年苦行;乃至示現這樣子的修行之後,還要來跟眾生講這些虛偽的話,而來贏得眾生的尊敬呢?這是不可能的!佛語真實!

而這樣的一篇論文,純粹從佛經裡面舉出來的,而能夠經過現代的科學,不管是天文學、物理學的驗證,都可以讓我們證知:佛真的是全知。而《華嚴經》裡面對於這樣子的宇宙無量無邊的這樣一個描述,也符合目前我們天文科學所驗知。這相對於其他宗教裡面對於這個地球的描述都錯誤了!它怎麼可能還對這個地球之外的這浩瀚無邊的宇宙,作出一個基本的正確的描述呢?好!那基本上,我們剛剛已經引用了這樣一篇的論文,這論文裡面有講到佛經的道理而來證成說:佛真的是全知。可是 佛不是全能,因為 佛如果全能,祂應該彈指一下,所有眾生皆應該要成佛。既然都說菩薩由大悲心生,那 佛也應該慈悲我們這些曾經互為父母、兄弟、姊妹的這些有情啊!祂為什麼要我們這麼辛苦的修學佛法,乃至看到我們墮落於三惡道,而沒有辦法立刻加以拯濟呢?因為真正的修行還是必須要自力、他力兩種力,佛只能幫助我們指示出來正確的法門、正確的修行方法;只有在我們起心意樂要修行的情況下,才能夠幫我們來鋪設這一個三乘菩提的道路,可是走還是要靠我們自己去腳踏實地去實行。

佛不是不慈悲,嚴格講是眾生對自己不慈悲。所以我們有時候會說:從來都只有辜負佛菩薩的眾生,從來都沒有辜負眾生的佛菩薩。所有的修行必須要我們自己起心樂意地去親近善知識,去聽聞正法,去如理思量,去如法修證;只有我們願意幫助自己的情況下,佛菩薩才能夠幫助我們。簡單來說,我們有時候會勸請菩薩們用兩句話來安慰他,如果他目前處於困厄的狀態,第一個,不應該怨天尤人;第二個,要深信「心性不改,業力不轉」。因為佛菩薩即使再怎麼慈悲,祂不可能……。像一隻魚困在這個魚池裡面,佛菩薩是要你、我如何轉魚,化魚為龍,能夠躍出這個三界、這個牢籠;可是您不能要求每一次都不想要脫離這個牢籠,每一次遇到一個困厄的時候,就只想祈求佛菩薩。佛菩薩當然可以像 地藏王菩薩那樣子「地獄不空,誓不成佛」,可是如果都只是依靠佛菩薩的幫忙,自己永遠不主動想要去轉變自己意根、意識相應的這些染著性──您不願去依於修行,而「六七因中轉,五八果上圓」,那佛菩薩也沒有辦法來幫助我們。這是在我們修行的時候,一定要記住的一點。

因為諸佛如來也沒有辦法彈指一下,就轉變您如來藏中所有的業識、所有的染污種子,只有您自己的意根依於您意識,依這個五俱意識,五根觸五塵而聽聞了這些正法,而如理的思量,而如實的四種修,而來轉變自己的心性,來伏除自己的性障,修集自己的福德;依於這樣心性的慢慢地轉變,如來藏的種子慢慢地清淨。一方面攝心,三歸五戒之後又攝心為戒,由戒生定, 由定生慧;定慧等持之後,觀身不淨,觀受是苦。在斷除了五根對五塵的貪愛,產生淨顛倒的貪愛之後,又斷除了三種受,然後終於依於這樣子的定慧等持,而在離開語言文字、聲音影像的狀態之下,意識自己證知自己的生滅──所謂的真正地斷我見;依這個斷我見為基礎,才能夠說是修行的入門。

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先演說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1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