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主要道佛法相属(上)

第093集
由 正伟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电视机前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各位现在所收看的节目,是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也就是本会 平实导师的著作《阿含正义》的导读课程。

在上一集的节目中,我们说到了 佛陀入灭之后,弟子们有两次的结集,也就是七叶窟内与七叶窟外的结集;并且七叶窟内是由五百阿罗汉所结集出来的解脱道四部《阿含经》,至于七叶窟外的结集则主要就是佛菩提道,当时带头的是由富楼那尊者以及婆师婆尊者。两次的结集我们可以看到,如果是修解脱道的声闻教团,以出家相的僧众为主,而修持大乘佛菩提道的行者,则是出家相的菩萨与在家相的菩萨们并重,并不重视那个外相,而是依止修持果位的实质来判定。所以像是 文殊菩萨他外现在家相,但一样住于僧团之中,家财万贯的 维摩诘居士更是在家菩萨僧的代表人物。这就是 平实导师常常强调的,大乘佛法之中,应当以出家菩萨僧团与在家菩萨僧团并重的道理。

另外,世尊真正的心子,那些妙觉位、等觉位、地上的大菩萨们,也礼请了阿难尊者共同结集了大乘的教典。依照《楞严经》中 世尊的开示,其实阿难尊者早就已经证得初地了,常能随从侍奉 世尊。因此在五百结集的前一个晚上,依着大迦叶尊者的交代,阿难从僧舍走到河边,只用了短短一夜的时间,就完成了全部俱解脱果的实证,然后才能够由门缝中钻入七叶窟内。这是为了让五百阿罗汉确认阿难已成就了俱解脱果,捐弃了原先部分人对阿难的成见,不会再生起对于阿难是否已证无学果的质疑,那么大家才能确定,身为俱解脱果的阿难尊者,他所诵出的《阿含经》,必然是全部正确无误。这些都是大迦叶尊者刻意的安排,不只是为了当时,更是为了做好未来在大迦叶尊者入鸡足山入定后,僧团必须要交给阿难尊者来住持的准备。

至于阿难尊者应和 文殊菩萨、弥勒菩萨的请求,用神通去到铁围山与诸大菩萨们共同完成大乘经典的结集,那些事业就是地上菩萨们的神通游戏境界,已经不是世间凡夫小智小慧所能了知的。所以在阿含部的《央掘魔罗经》里面说到:【声闻缘觉人,不知摩诃衍;趣闻菩萨香,恐怖亦如是。】(《央掘魔罗经》卷2)

在阿含部的《央掘魔罗经》中,提到了大乘摩诃衍的名称总共24次。这一部经是很早期就有的经典,各位如果去印度朝礼圣地的时候,在王舍城遗址附近,仍然留有一处废墟,就是当年 世尊在前行走,而央掘魔罗在后呼喊 世尊停下的地方。那个地方立有阿育王石柱,代表也是经由阿育王考证无误,而证明了央掘魔罗事迹的真实性;这也代表了大乘佛法与二乘佛法都是 世尊所亲说亲传的一个证据。大乘与二乘的佛法都是 世尊所弘传的,而不是说像现在少数人所说,大乘是佛灭后才渐渐演化出来的教法,这样子错误的说法,乃是局部的偏听引用了文献考据,然后就片面地认为自己才是科学,但实际上根本无法以理证或教证来左证。

这种情形就好像一向以来,科学考证的结果认为动物的演化顺序,是由爬虫类演化出哺乳类和鸟类,因为爬虫类是冷血动物,而哺乳类和鸟类都是温血动物,所以理所当然地认为哺乳类和鸟类的血缘最为接近。但是近年来,由于中国大陆出土了许多新的证据,主要是长有羽毛的恐龙化石大量地出土,再加上DNA核酸鉴定技术的进步,所以科学的演化学说上已经重新改写了那一些使用了近百年的说法。过去只用冷血与温血动物的分类,就认定哺乳类和鸟类的血缘最近,可是最新的科学则是重新地将鸟类连结在恐龙的后面,哺乳类与恐龙则做平行处理,因为鸟类的DNA鉴定反而与飞行恐龙最为接近,与哺乳类的关系反而较远。那是不是说,这样子依于科学的考证,出来的结论就一定正确了呢?答案是否定的。因为依科学来论断随时都会有新的证据出现,即使是已经成的定律也会受到修改的,所以在科学研究的世界里面,只有一件事情是不会变的,那就是一切都可能会改变。因为科学的方法,是研究物质世界的方法,是在五蕴法上探究的学问,然而五蕴法的本质,本身已经是无常、苦、空、无我,所以只用科学的考据方法来考证佛法,这是非常不恰当的事情。

而在各种佛弟子的团体当中,多年以来一直受到少数有心人,他们利用了局部的文献考据,就自称是客观的科学结果,在完全不符合理证与教证的情况下,却打着学术研究之名,制造出来迥异于过去两千多年来的结论,欺瞒了大部分的佛弟子。他们宣传说,世尊在世的时候只弘传解脱道,并没有弘传大乘佛菩提道,所谓的原始佛法,内容只有《阿含经》的解脱道;甚至对于《阿含经》中所记录着有关于摩诃衍大乘的部分,只要是不符合他自己的私心私意的《阿含经》的经文,就一律不予承认,然后再辩解说:“哎呀!其实《阿含经》也是后代不同的部派教团渐渐结集成的,所以不一定正确。”这种情形在现在的佛教界非常地普遍。

又譬如说,我们看到教材第2098页,平实导师开示说到:“特别是在阿含部经中很明确的记载着:童女 迦叶菩萨以女人身,却率领着五百位比丘游行于人间弘化,这是 佛陀入灭前就存在着的事实,才会被声闻人将她所说的正法,记入第一次结集完成的阿含部经典中。这就是第一次五百结集完成的《长阿含经》卷七的《弊宿经》中明载的史实;可以想见的是,一定还有其他菩萨率领大乘比丘们游行人间的事实,未被声闻人记入阿含经典中。显见大乘法于佛世已在弘扬,同属原始时期的佛法。”(《阿含正义》第七辑,正智出版社,页2098。)依照 佛所制定的出家戒律,不论是比丘僧团或是比丘尼僧团,都不可能接受一位未受出家戒的俗人,而且还是女人的领导,这一件事本身已经是严重违背了声闻出家戒律的事情。然而《长阿含经》中记录到这一位没有结婚成家、持守清净梵行,所以被称为童女的在家相女人迦叶,她竟然成为僧团的领导者,带领着僧团去游方学习。

在《长阿含经》里面这样子讲:

尔时童女迦叶与五百比丘游行拘萨罗国,……“此童女迦叶有大名闻,已得罗汉,耆旧长宿;多闻广博,聪明叡智;辩才应机,善于谈论。”(《长阿含经》卷7)

这是说,在家相的女人迦叶,实质上已经证得了四果阿罗汉,但是仍然外现在家人的表相。这样的一位修行人,她当然不能算是声闻僧团中的一分子,不是比丘尼,不是式叉摩尼,也不算是沙弥尼,所以只能被叫作童女。可是五百比丘的僧团却欢喜地敬奉这样一位在家的女人为领导,甘心跟随着童女迦叶去游行四方。

那么我们可以想一想,童女迦叶的身分是什么呢?那当然一定是菩萨!不但是菩萨,而且必得是超胜于阿罗汉的菩萨,才能够得到出家僧众的欢喜依止,才能够得到僧团如此地信受与奉行,并且这个时候,是 世尊还在世时候的事情。这一件事情显示出什么呢?那就是大乘佛法不但是 佛口亲说之法,而且在佛世的时候已经广传弘扬于天下,大乘菩萨僧团与修行解脱道的二乘僧团是平行存在而弘法于四方,而且大乘佛菩提道本身已经具足了一切解脱道的实证。也就是大乘菩萨道具足了阿罗汉的实证,尚且更有超胜之处,所以出家的比丘们了解了这一件事实,才会欢喜地由一位在家相的女人,同时也是一位内证阿罗汉的菩萨僧,来率领五百声闻比丘。这样的事情并非罕见,而是理所当然的事实,所以才能够通过后来五百阿罗汉经典结集时候的检验,被编入了《长阿含经》里面。至于现在许多打着学术研究的佛学研究者,牵强地说童女迦叶的那个“童女”一词,不是指女人,而是“童女”族姓的名称,代表这一位迦叶是出自于童女族,或者是一位名字叫作“童女”的迦叶比丘。这一些说法就显然已经是先射了箭,后来才画上去的靶子了。

同样的情形,也有许多人打着“原始佛教”的招牌,认为 佛在世的时候只说过阿含诸经,认为解脱道就是全部的佛法,而大乘佛法只是后人的增补与集体创作。那我们就来看看汉传佛法当中,佛的十大名号“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算一算实际上是十一个,那是因为无上士与调御丈夫在梵文中是同一个字汇,而在南传的《大藏经》里面有些地方则是同样的记录了十号具足,但有时则会省略了如来thatagato的这个名号,成为九个名号。显示了至少这一些名号,是解脱道与大乘道当中,对于 佛的共同认知,我们就来看看其中的两个好了。“正遍知”,梵语samyaksambuddha,又叫作正等觉,是说 佛陀能遍知一切修行道上的种种法,佛陀能尽知由凡夫位到圆满佛果之间所有的事相,具足一切的智慧,于一切的修行法无有不了知者。因为 佛陀已经具足二修,也就是专修与杂修,也就是 佛具足了法与次法的全部实修,故能得到正遍知。

又像是 佛的名号“世间解”,梵语lokavid,是指 佛陀知众生世间与非众生世间的一切法,对于三界、五蕴、根、尘、识所有诸法的因、缘、法、业,无有不具足了知者。例如在《杂阿含经》里面说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时,有生闻婆罗门往诣佛所,共相问讯,问讯已,退坐一面,白佛言:“瞿昙!所谓一切者,云何名一切?”佛告婆罗门:“一切者,谓十二入处,眼色、耳声、鼻香、舌味、身触、意法,是名一切。若复说言此非一切,沙门瞿昙所说一切,我今舍,别立余一切者,彼但有言说,问已不知,增其疑惑。所以者何?非其境界故。”时,生闻婆罗门闻佛所说,欢喜随喜奉行。(《杂阿含经》卷13)

这是说,以多闻出名的婆罗门来请问 世尊:“什么是一切?一切法是哪些?”佛告诉他:“一切就是十二处,一切法皆由十二处而来,也就是一切法在眼、耳、鼻、舌、身、意的外六处与六内处。”佛说:“如果对方不认同佛所说的十二处就是一切法,而认为在十二处以外还有别的法,那么对方一定也只是在胡思乱想,根本说不出还有什么能外于十二处的法。为什么呢?因为外于十二处的法,也就是外于六内处与六外处的法,那不是对方现前境界,所以对方必不能知。”世尊在这里并没有说外于十二处无法哦!而是说外于十二处的法,不可能是世间人所能知、能了的。那么修学解脱道的有学人与无学人,他们知道外于十二处的法吗?

今天时间的关系,我们就先为各位介绍到这一边。谢谢大家!

阿弥陀佛!


点击数: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