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法都是无自性的吗?(下)

第89集
由 正钧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问候大家身体健康、精神愉快!

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今天继续和大家谈一谈〈一切法都是无自性的吗?〉下集。上一次说到从宗喀巴的《菩提道次第广论》以及《入中论善显密意疏》中,了解到说:他所说的“一切法无自性”,是在否定有一个万法所依的“本际”存在,是在只有蕴处界诸法现前运作的情况下而说;而这样子说“一切法都无自性”,一定会同时落于无因论以及断灭论之中,因为一定会落于 世尊所开示的“于内有恐怖、于外有恐怖”,是连解脱道都无法实证的,更何况还要说可以进一步亲证佛菩提道呢?根本都是不可能的。

然而,宗喀巴主张的“一切法都无自性”,而说知道这样子的道理,就是亲证佛法;且不说“知道这样的道理”是不是就等于“亲证这个道理”,单单来看宗喀巴是不是真的是认定“一切法都是无自性”呢?还是说只是拿这一番道理,加上世间法的能说善道,而用之来欺瞒众生,乃至只是用之而从众生身上获得利益的工具罢了!

宗喀巴在《菩提道次第广论》卷4之中,说到了:法功德者,谓由敬佛而为因缘,应作是念,佛具无边功德者,是由证修灭道二谛,除过引德,以为自性,教证二法,而得生起。……故诸苦乐非无因生,亦非自性,自在天等不顺因生,是为从总善不善业生总苦乐。诸苦安乐种种差别,亦从二业种种差别,无少紊乱,各别而起。

否定有一个万法所依的“本际”存在的情况之下,既然是证了“一切法都无自性”,正应当是无事一身轻,连“学佛”也不再需要了,因为学了以后也是“无自性”啊!可是为什么一边要说“一切法都无自性”,另外一边又要说“佛具无边功德者,是由修证灭道二谛,除过引德”,说这样是有其自性的;然后又说,因为这样的自性,“教证二法,而得生起”?那么,到底一切法是有自性还是无自性呢?依照他的说法,正应当是“佛法僧三宝也是无自性”的啊!正应该是“诸佛的功德也是无自性”啊!然而,这个时候他为什么要众生尊崇诸佛的功德、诸法的功德?其心眼里的目的,我们当然是要去推敲一番的。

再者,又为什么说:“诸苦乐非无因生,亦非自性,自在天等不顺因生”?说“一切法都无自性”,正应该是“诸苦乐也无自性”,也没有真实的苦与乐,然而他说的却是:苦乐之法所出生的因,是与大自在天不相随顺;那么,有没有苦乐之法的自性?有没有大自在天的自性?既然是“不相随顺”,正是两者皆有自性,而且是自性不相同。您看看,自己明明已经在叙述诸法有着不同的自性,却同时又指称“一切法都无自性”,哎!岂不怪哉耶?他又说:“从总善不善业生总苦乐”,也说“从二业种种差别,无少紊乱,各别而起”,那不就是在说“是有诸苦乐的,而因为善不善各有其自性,并且不会稍微地互相紊乱,所以才相对地产生乐与苦的果报的”。可是他所谓的佛法的主张,却一向都是“一切法都无自性”,这也正是前一次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之中,跟大家所说其“著作中的内容,有着前后、彼此矛盾”的情况。

这一种情形,背后的道理其实是很简单的,就是要窃取 世尊三十二大人相的福德。说什么事情的时候,总是要显示“佛的功德如何、又如何尊贵”,也说“佛开示的应当是如何、又如何”,可是其所说的真正意旨,却又是违背于佛所说的,正是故意要破坏佛法的。他所说的“一切法都无自性”,是在否定有一个万法所依的“本际”存在,是在只有蕴处界诸法现前的运作的情况之下而说;这样子而说“一切法都无自性”,一定会同时落于无因论以及断灭论之中,根本就不是佛法。因此,宗喀巴的这一种情况,正是 世尊在《佛说法灭尽经》中的授记:

佛告阿难:“吾涅槃后,法欲灭时,五逆浊世,魔道兴盛,魔作沙门,坏乱吾道;着俗衣裳,乐好袈裟五色之服;饮酒噉肉,杀生贪味,无有慈心,更相憎嫉。”(《佛说法灭尽经》卷1)

“你凭什么可以指责宗喀巴?你们同修会就喜欢把别人戴上一顶邪魔外道的帽子!”有人就不服气了,对不对?“他可是至尊欸!”息怒!息怒!这一段话可不是我说的,是 世尊的开示;世尊的经典之中曾多次说到“外道”一词,说的是不依如来藏中道而修、而行,这并不是在骂人的话,而是在警觉众生的慈悲之语;再者,当时的天魔,正是不依于正道而邪行,乃至于今时派遣其徒子徒孙,进入佛门之中,冒充作沙门,却不持戒律,而贪受种种的五欲境界;所以,其所说的也是与佛所说的义理大相违逆的。那么,各位就来评论一下,宗喀巴当世的所作所为,符不符合 世尊这一段经文的开示?

其次,可以看看宗喀巴在《菩提道次第广论》卷9之中所说的,就可以明白他到底有没有资格可以被称为“至尊”了。他说:第二者次说于师须住佛想。故应作佛胜解,礼敬供养,右膝着地,恭敬合掌,为菩提心而正请白:“如昔如来应正等觉及入大地诸大菩萨,初于无上正等菩提而发其心。如是我名某甲亦请阿阇黎耶,今于无上正等菩提而发其心。”乃至三说。次应为授殊胜归依,谓佛为世尊,法是大乘灭道二谛,僧为不退圣位菩萨,以为其境。

各位看倌可看明白了,宗喀巴所说的,是在归依三宝之前,要先“于师须住佛想。故应作佛胜解,礼敬供养”,一般的三归依他反而是说:“‘次应’为授殊胜归依”;换句话说,上师是比三宝还要尊贵的,自称说的是佛法,自称是僧宝,却同时又说自己是比三宝还要尊贵的,然而,其实根本就是外道法,因为自己是一向不受三坛大戒的“僧宝”,本质上就是一个外道。

这样子看来,宗喀巴有没有资格可以被称为“至尊”,自然就很明白了。因为被称为“至尊”,是说三界之中、普天之下,没有一个有情比他还要尊贵,所以才说这个人到达尊贵的最高点;然而,于佛法之中众所皆知,一个再平常不过的知见,那就是诸佛、如来十号具足,十号之中有一个名号叫作“无上正等正觉”,是这样子才可以说是“至尊”。哪有人口口声声说自己是“至尊”,自己通达于佛法,然后反过来说自己是比“无上正等正觉”的“至尊”还要尊贵,要众生先恭敬他,然后再来恭敬佛法僧三宝的;即便是已经成佛,诸佛也知道说“佛佛道同”,换言之,每一尊佛都是一样的尊贵。更何况说,宗喀巴是一个连我见都没有断,还竟敢教导众生,要把自己看得比三宝还要尊贵;宗喀巴之没有断我见的事实,会在后面的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之中,再来跟大家举证说明。

所以,宗喀巴其实就只是像三国之时,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一般,表面上是要大家恭敬天子,其实更是要大家恭敬于他;这正是咬着佛教中的大动脉,恣意地吸取血食,骨子里其实是要佛教灭亡。而宗喀巴之被奉为至尊,说穿了根本是为后人之所累;因为,只是继承他法脉的人,想靠着他的名声,继续从众生身上大捞一票而已啊!其次,在宗喀巴《入中论善显密意疏》卷2之中又说到了:

又声闻藏中亦说诸法无自性义。如《宝鬘论》云:“大乘说无生,余说尽空性,尽无生义同,是故应忍许。”此谓大乘经中说无自性生为空性,余小乘经中则说有为尽为空性。以二种空性义同,故于大乘空性,应信可勿疑。

你看看,他现在可是冠冕堂皇地说啰:“声闻藏中也说诸法无自性义”,又说:“以二种空性义同,故于大乘空性,应信可勿疑。”既然可以观察、比较“两种空性义”,那么请问:两种空性义有无自性而可以被观察、比较呢?那当然是有嘛!那到底是诸法无自性,还是诸法有自性啊?您可不要回答我说:“因为二种空性义同嘛!所以其实是一个法,没有大乘与二乘的区别。”乃至是辗转发酵以后,就变成:“其实佛没有说大乘法啦!大乘法是后人为了怀念世尊而创造出来的。”这正是“身不证法,而为众生说法”,其结果是相将入火坑,有智之士见已,岂不为之哀哉!

宗喀巴秉承应成派中观论师月称之邪知邪见,余毒之所及乃至今时,多有众生信受其否定有“本际”存在的情况,而说“一切法都无自性,所以就缘起性空”。殊不知,他们没有慧眼,所以不知道宗喀巴错误之处,为了名闻利养的缘故,夤缘于应成派中观论师之邪见,更造作了残害众生法身慧命的极恶重罪。譬如说,有一位日常法师,大力地为众生宣说不是佛法的《菩提道次第广论》,其中有一段是这么说的:

所以古来人哪,古德们总是告诉我们:销归自性、销归自性。什么叫销归自性啊?哪,就是回过头来,你在你自己的心性上面找这个问题去,这个才真的法相,这个才真的法相。(《菩提道次第广论》讲记 日常法师)

明明《菩提道次第广论》的主要法义,是“一切法都无自性”,他既然是宣讲《广论》,却又违背《广论》的意旨,而要众生“销归自性”。对啊!那一头说的是“一切法都无自性”,这一头却是说“销归自性”,说的是有“自己的心性”,那么就要请问:到底诸法有没有自性?再者,从另外一个方面又要问:你所谓的“自性”是什么?是不是就是“以‘一切法都无自性’为自性”,这个“无自性”,若是“无”—“销归于无”—岂不是从此断灭了?那么,销归于这样的自性是要干什么呢?然后反过来又要问:既然是要众生“销归自性”,那到底是谁在销归自性?正是自己啊!“自己销归‘无’的自性”,销归之后还“有”自己这个法存在,那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恐怕这一位日常法师“自己”也搞不清楚啊!

这一位日常法师,此时违背《广论》的意旨而宣讲《广论》;隔一段时间,他继续宣讲《广论》,却又迎合《广论》而说“一切法都无自性”:有人说佛法不是讲空吗?一点都没有错,一点都没有错,空故缘起,缘起故空。缘起的相就是什么?业,如是因感如是果,这样嘛!它本不是天生有自性的,一切看你造什么因,感什么果。所以这个道理是佛法真正的根本,正见从这个地方建立起来。(《菩提道次第广论》讲记 日常法师)

这一位日常法师此时说:“它本不是天生有自性的”,且不管这里所说的“它”是指哪一个法,我们要请问:既然是“如是因感如是果”,那么“因、果”两个法相不相同?“不相同啊!”对,正是因为各有各的自性,所以才不相同嘛!那诸位看看,他真的是继承了宗喀巴的法脉,宗喀巴如是,他亦如是,自己明明已经在叙述诸法有着不同的自性,却同时又指称“一切法都无自性”,岂不颠倒乎?因此,他所说的不是佛法真正的根本。

因为,从以上的说明,可以很清楚地知道,他们虽然口口声声说着“一切法都无自性”,可是偏偏自己又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其实只是拿这一番话来笼罩众生,其骨子里反而是破坏佛法的根本。所以,在否定有万法所依的阿赖耶识的前提之下,而只说“一切法皆无自性”,那么所说的法,就变成既是无因,生已复灭又变成断灭的境界,那就不是佛法。而且,可以请问这一些人,到底立不立这一个“一切法都无自性”之法之自性?立,则不是一切法都无自性;不立,则又何必说这一个法?因此,真正的佛法得要依于阿赖耶识来说,依于阿赖耶识来说的话,是两头都说得通,所以才说是“中道”。

今天就说到这里。祝愿大家幸福、健康、道业猛进!

阿弥陀佛!


点击数: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