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士道总建立之谬误(四)

第36集
由正文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我们今天继续要跟各位来说明的“常见外道法——广论”。我们这四集的主题,最主要是在说明《广论》的三士道的道总建立的谬误。也就是说,《广论》依着藏密祖师他们所建立的下士道、中士道、上士道的这样子建立道次第,是完全跟佛法背离的,因为《广论》是依着藏密的祖师,乃至于依着他们所推崇的《密续》所说的这个法,这些法其实都是基于双身法淫欲乐受的这些境界,为了满足这些境界所修学的;他修学的目的,其实都跟我们的世间禅定,还有出世间的解脱,乃至于世出世间的这个菩萨的法道,都大相径庭,都是违背的。

那密宗依着这样修学佛法,乃至于把这个邪见教导给众生,这其实是佛教界千余年来最大的戏论,为什么呢?我们如果依四圣谛来说的话,《广论》所说的这个行门,只会造苦与集苦,更不知道真正的苦、苦集、苦灭以及苦灭道因的真义,所以他根本不能如实了知四圣谛的真义。如果依因缘法来说的话,因为他否定了法界实相第八识,只能在现象界中观察缘起性空,落入了无因论的断灭见当中,只能继续在流转门中生死不停、轮回不已,根本不知道十二因缘的还灭法的道理还有真义,所以更不知道《阿含经》里面所隐含所说的十因缘法“齐识而还,不能过彼”的这样真正的道理。

如果另外又从二乘涅盘来说的话,《广论》所说,根本连断我见都没办法,只以为涅盘即是空,不知道阿罗汉入无余涅盘后,有一个本际、有一个如来藏、有一个第八识这个“实际”独存;也就是说,涅盘真正的道理不是一切法空,是阿罗汉入了无余涅盘以后唯留“本际”——五阴十八界灭除了以后唯留“本际”独存,这个才是涅盘。

如果以菩萨道来说的话,《广论》它否定了第八识如来藏,否定了因果的根源,它所说的菩萨道必然都会变成了戏论,只会口中嚷嚷着发菩提心,不知如何发菩提心,更不知道要证胜义菩提心。所以于菩萨道来说的话,它只知道说要发心,但是因为否定了如来藏,它的发心根本是虚妄的、根本是虚假的,没有办法真正落实到菩萨道的修行。

那从蕴处界来说的话,《广论》只是稍微援引了一些佛法的名相来胡乱解释,甚至他认为意识细心常住不灭;也就是说这些识蕴里面,在这个识阴(这个意识心)他认为祂是常住不灭、贯通三世的,那连“意识是虚妄的”这样子的道理都不知道了,更不能如实知道蕴处界是如何运作,这个是未断我见的凡夫之论。

那以心法来说的话,《广论》乃是主张六识论,只能知道前六识,不知道也不承认有第七识、第八识,主张意识乃是贯穿三世的主体,不知道真心妄心之差别;所以我们说佛菩萨所开示的是以八识心王为前提,所以叫作“一切最胜故”,所以,以心法来说的话,必须是以八识心王为前提才能够确立后面的这些法。但是《广论》把祂否定掉了,它只是主张第六意识是常住的,但是第六意识又是生灭的,所以说,若以意识心来说的话,《广论》认为意识是不灭的,但是他不知道意识其实是断灭的法,这个是标准的倒见,也就是认“无常为常”。倒见总共有四倒,也就是说“以无常为常,以非乐为乐,以非我为我,以非净为净”,以意识心为常住不灭,正是落于四倒。因为意识心不是常住的我、不是真我,所以祂是非我;意识心不是真正能够常住的,所以祂是非常;意识心根本是我们生死的一个根源,不是四喜之乐的时候“乐空双运”依意识心的这样子的一个意乐,这样子的乐心,这样子处于双身法的乐空双运的境界以后,说那个就是乐;以那个意识心清清楚楚了知双身法的觉受的时候,说那个就是清净——那个是极度的染污的心法。所以根本就是落入了“以非常为常,以非我为我,以非乐为乐,以非净为净”的这样子的“常乐我净”的相反方向的颠倒境界,标准的落入了四倒。

如果以色法来说的话,《广论》只能了知有外五尘的局部,不知道有内相分五尘还有法尘,那对色法更是不如实的了知。如果从道次第来讲的话,实际上《广论》所说的中士道(也就是说它所说的解脱道),以及上士道(也就是说《广论》所说的菩萨道)都是已经背离了佛道的次第,而且是误会了佛道次第,这个不是正确的法道。如果从“奢摩他”来说的话,《广论》只知道错误的一念不生,不知所谓的一念不生其实是有念而生;以欲界粗浅的未到地定为静虑,不知净念相继的静虑;更不知大乘法中对于正法、对于实相的“止”,这个心得决定的这个止这一部分,所以对于大乘的止的这个奢摩他来讲的话,是完全错解,而且完全不能了知的。对于“毗钵舍那”来讲,也就是说对于“观”这个法来讲的话,《广论》自以为所说是出世间胜义般若,却不知它所观的大多只是在修粗浅的欲界定的世间法;并且《广论》当中所说的毗钵舍那,乃是为了要修密宗《密宗道次第广论》所谓的乐空双运的无上瑜伽而准备的,这个乃是粗糙欲界的未到地定而已,而且《广论》更不知道,真正的观行是可以通实相般若以及种智的。

另外,如果以“中观”来说的话,《广论》误会空性是说“一切法空”的断灭空,不知空性是“非有亦非空”,乃是法界实相第八识双俱的空性与有性;并且《广论》主张的“一切法空”应成派中观乃是违背因果的律则,所以根据这样子,当成师徒、父女、兄姊、亲属行双身法的乱伦行为的借口,它认为这样的修法也是“一切法空”,所以密乘是荒谬邪淫的法。只有有智慧的人翻阅宗喀巴所造的《密宗道次第广论》的时候,若知道其中的隐语含义,就可全然了解其内容全都是意识境界,而且是外道性力派的双身法淫乐技术而已。

所以西藏密宗是喇嘛教,根本就不是佛教;如果有人横了心,决定要入地狱,则他来修习《广论》那当然是最恰当了,学了《广论》以后,心中已先种下入藏密修习邪见的种子,将来必定会进入藏密中再修金刚乘,最后必定会修《密宗道次第广论》,这样就能如愿以偿修双身法而毁破邪淫重戒了,那这样子必定成就地狱纯苦的重业。因此我们可以这么说,修学《广论》就是进入地狱的先修班,《广论》实修完成班将是进入地狱的保证班,因为《菩提道次第广论》跟《密宗道次第广论》乃是宗喀巴《广论》系列的上下册,《广论》后半部所讲的“止观”也是双身法,它其实是以《菩提道次第广论》前半部的“下士道、中士道、上士道”这个三士道佛法的名相,来接引初机误信喇嘛教就是佛教的这些学人,以《密宗道次第广论》来完成无上瑜伽乐空双运实修的这样子的目的。所以两种《广论》其实它是互为表里的,这两种《广论》其实它是分不开的。

那在《广论》第73页里面这么说,

龙猛依怙亦云:“先增上生法,决定胜后起,以得增上生,渐得决定胜。”此说增上生道及决定胜道,次第引导。(《菩提道次第广论》卷3)

前面的这段论述,《广论》为了攀附龙树菩萨所以用这样子的说法,但是当我们找遍了圣龙树菩萨的论着,都找不到像宗喀巴所讲的“下士道、中士道、上士道”这样子的次第的说法。

那在《广论》第73页又这么说,

圣者无着亦云:“又诸菩萨为令渐次集善品故,于诸有情,先审观察。知劣慧者,为说浅法,随转粗近教授教诫。知中慧者,为说中法,随转处中教授教诫。知广慧者,为说深法,随转幽微教授教诫。是名菩萨于诸有情次第利行。”(《菩提道次第广论》卷3)

但是圣无着菩萨受学于《瑜伽师地论》,受学于 弥勒菩萨的《瑜伽师地论》当中所说的这个劣慧、中慧或是广慧,其实也不是在说三士道的这个道次第,而是说观察众生不同的根器,而为之说不同层次的法义。而圣 弥勒菩萨所说的这个劣慧其实是指声闻人,而不是像宗喀巴所说的这个样子,圣 弥勒菩萨在这个地方劣慧所指的这声闻人,是说声闻人智慧低劣不堪听闻菩萨大法;所以在《瑜伽师地论》这边的说法,就像《法华经》中所说的五千声闻比丘、比丘尼等等退席这个事情一样,这个是显示根器的下劣,故只能为他们说粗浅的声闻法,然后慢慢来引导趣入大乘。

而在《瑜伽师地论》里面,弥勒菩萨所开示的这个中慧是在指什么呢?中慧其实是在指缘觉乘,菩萨对声闻乘人解说因缘法中的十因缘法,有“齐识而还,不能过彼”的道理,这个识就是第八识,然后再为声闻人解说十二因缘法,也为说成佛之道,福慧两足、殊胜无比的知见,使他们能够发起菩萨道的这个种性的这个悲愿,以这样子来种下未来转入大乘般若中观,亲证法界实相本识的因缘,如此渐渐地转入大乘。

另外在《瑜伽师地论》里面所说的这个广慧,是在指已经开悟的菩萨,已经具备了般若智慧,才能为之解说甚深极甚深这个唯识方广义理的教授、教诫,而不是像宗喀巴在《广论》里面所说的纯凭意识想象的广慧,所以这个都跟圣 弥勒菩萨所说所开示的都互相的违背。

那在《广论》73页里面又说,

圣天亦于摄行炬论,成立先须修习到彼岸乘意乐,次趣密咒渐次道理。摄此义云:“诸初业有情,转趣于胜义,正等觉说此,方便如梯级。”(《菩提道次第广论》卷3)

其实这是宗喀巴自编自导之说,全非事实,因为时空不符。圣圣天菩萨就是圣龙树菩萨的徒弟,就是提婆菩萨,他其实是承袭并广传圣龙树菩萨的中观的理论,但是圣圣天菩萨并未曾著作《摄行炬论》一书,所以宗喀巴这一段话其实是张冠李戴的说谎行为。

所以在《广论》第73页又说:

四百论中,亦说道次极为决定:“先遮止非福,中间破除我,后断一切见,若知为善巧。”此说道有决定次第。(《菩提道次第广论》卷3)

《四百论》其实又称为《广百论》,那跟《百论》还有《百字论》同样是 圣天提婆菩萨所著作,但是其中的义理是承袭自圣龙树菩萨的中观理论所说明的;然而坦特罗密教窜入佛教而取代实质佛教的这个时候,印度的佛教其实已经灭亡了,但这个时间点其实是在龙树师徒入灭以后的事了,所以龙树师徒其实与坦特罗密教的宣扬完全无关,他们从来不曾弘扬过坦特罗密教修双身法的左道密宗,后世以龙树及圣天为名的这些密教的著作,其实纯属密教的徒众托名贤圣所伪作的。

另外《广论》第66页里面又说:

摄行炬论云:“尊长佛说依,密咒度彼岸,能办菩提故,此当书彼义。”(《菩提道次第广论》卷3)

《广论》第73页又说:

敬母善巧阿阇黎亦云:“如净衣染色,先以施等语,善法动其心,次令修诸法。”月称大阿阇黎,亦引此教为所根据,成立道之次第决定。现见于道引导次第,诸修行者,极应珍贵,故于此理,应当获得坚固定解。(《菩提道次第广论》卷3)

但是吾人所了解《摄行炬论》其实是阿底峡所造,才会有“次趣密咒渐次道理”的文字。宗喀巴如此张冠李戴,已成就诽谤贤圣僧的罪业;至于敬母、月称等人,其实都是应成派中观行者,他们所说的道次第都是具足断常二见的外道意识法,不能说为真正的佛菩提道。

但宗喀巴这边最后一句,这一句话其实是对的,也就是说“现见于道引导次第,诸修行者,极应珍贵,故于此理,应当获得坚固定解”,只是此处所说的道次第并不是宗喀巴所认定的道次第而已,也就是说真正的必须要“现见于导引道次第”,必须是依止着佛所开示的道理,依止着佛所开示的三乘菩提的真正的道理,也就是说三乘菩提其实佛道函盖了解脱道还有菩萨道;那解脱道又函盖了声闻道还有缘觉道。所以这个是称为三乘菩提的修学次第,而不是像宗喀巴所安立的“下士、中士、上士”,乃至于修行次第里面极多矛盾、互相相违的这样子的一个道次第的建立。

以上对于“常见外道法——《广论》”三士次第的道总建立的谬误,就先跟各位说明到这个地方,那我们对于道总建立的谬误,到这里跟各位分享完毕。

阿弥陀佛!


点击数: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