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性、有性、如来藏(二)

第14集
由正洁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系列。上个单元我们说到,世亲菩萨所造,依于《瑜伽师地论》〈本地分〉诸多法义名相而浓缩写就的《百法明门论》,论中所说的五位百法,其实就是在阐说一切诸法皆由第八识所直接、间接乃至辗转出生。换句话说,它所演述的真实义理,归根结柢还是在“三界唯心,万法唯识。”,以首位“一切最胜故”中,具足有性与空性的第八识、藏识为根本而立论而演说一切法无我。

有性,是因为祂真实具足能够出生万法的功德体性;空性,是因为在祂所出生的蕴处界中您找不到这一个涅槃本际,就犹如在生灭相乃至生灭法的海浪当中,我们看不到这一个大海本体。然而,如果离开这些生灭海浪、生灭相的不断涌现,如果离开五蕴十二处十八界诸生灭法,我们也绝对找不到这一个如来藏圆成实性心真实存在的证据。

这就等同于前面我们已经简单提过的,《六祖坛经》里面六祖开悟时所说的:

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

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

那首自性偈。我们说前面四句就是在讲这个真如心、圆成实性心、涅槃心体祂的无漏无为性,这个无漏无为性我们可以方便把它简称是空性。这前四句偈语所形容或显现的空性,绝非这个真实心祂所出生的这些依他起性生灭法,或是生灭法上面又颠倒建立的遍计执性生灭相,所能拥有或显现!六祖在开悟偈的最后一句又说:“何期自性能生万法”,这个“能生万法”,我们可以把祂简称作有性,因为这个一切众生本来各自具足的真实心,不仅涅槃心体真实不虚,祂还含藏一切种子,能够出生一切万法,具足这样一个殊胜无上、独一无二的功德体性。

有性跟空性,必定只有这样一个不生不灭法才能够具足,而且有性跟空性就如同一张纸的两面,是不可以分割的。正由于祂是不可以分割的,然而众生在无量劫来的轮回当中,却又永远只会在生灭法海浪涌现之时,根尘触当下,马上就产生了生灭相的无明颠倒贪爱执著,永远不与真实心、空性、有性相应!生灭相简单来说,指的就是当您看到一个蕴处界生灭海浪现起时,马上就会简择分别它是长的、它是短的、它是红色、它是绿色、它是男人、它是女人、它是快乐、它是痛苦、它是我所期待追求的、它是我所厌恶痛恨的、它是剎那短暂的、它是恒常久远的……;换句话说,生灭相其实就是《金刚经》里面所说的人相、我相、众生相、寿者相。就凡夫而言,在依他起性法运作当中,他永远都只会落入遍计执,用世俗话来说,就是着相,着于人、我、众生、寿者相。依于什么法为基础?在哪个法上面着相呢?在圆成实性心所出生,本来是不分高低、没有善恶、没有染净可言的五蕴十二处十八界,所谓的依他起性法上面着相。因为凡夫无量劫来的习惯性,就是只要根尘触马上就触、受、爱、取、有!就好像您每天一睁开眼睛、一张开耳朵,您根尘触,不假他人教导,不须加行作意,自然马上就取五尘为真实,然后在这个非外似外的五尘外境上面,随即又建立人、我、众生、寿者相;一旦这个属于遍计执性的人相、我相、众生相、寿者相建立以后,必定烦恼无间不断生起,继续落入永无结局的三界六道生死轮回连续剧中,所谓取像为真,执梦为实,虽知无常,却又乐于无常,渴逐幻梦,陷溺其中,无法自拔。

其实所谓的生灭法与生灭相,不管您是从《心经》、《金刚经》、《阿含经》或《大智度论》、《瑜伽师地论》、《俱舍论》或任何经论而习得何谓五蕴十二处十八界,乃至即便您已听闻熏习五蕴十二处十八界一一法它的境界相或者行相、功能相,如果您没有正确地依于三乘菩提正知见而作修行,您仍将永远只是停留在干慧、文字葛藤、纸上知见的层次,没有办法把生灭法跟生灭相分离开来,更别说能在依他起性生灭法上,证得圆成实性不生不灭法的存在。因为正如前面早已说过的,一切凡夫只要一睁开眼睛、一张开耳朵,必定马上就落入剧情,迫不及待跳上舞台当演员,别说证不着圆成实性,连依他起性都不曾定心相应见知过!

从这边来总结、引申的话,我们也可以说,一切万法统皆不离三自性,所谓的“圆成实性”如来藏识,亦即《金刚经》【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这四句偈所隐喻之空性心;及祂所出生的“依他起性”蕴处界法;乃至凡夫因于无明颠倒,而在依他起性法上面所虚妄建立的“遍计执性”人我众生寿者相,就好像在一条麻绳上面,不见绳之麻性、真如性,甚至不曾见到绳相,无始劫来都只在绳相上看到从来都不曾真实存在的蛇相。这一个虚妄建立的蛇颠倒相,指的当然就是遍计执相;而麻绳之绳相,指的当然就是依他起相。

如果我们进一步把三自性与《大乘起信论》、《百法明门论》所说法义融通会释的话,这也就是说,众生无量劫来,依于马鸣菩萨论文中所说的广义我见——人我见、法我见,亦即所谓的烦恼障、所知障,建立了麻绳上面属于遍计执性的颠倒相、蛇相,而这个蛇相一旦建立了,就永远迷逐五尘,妄起人我,建立剧情,沉溺三毒火宅、五欲大坑,长夜晦漫,永处无明,没有办法解脱轮回生死大梦。

反过来讲,众生的轮回,正是按照《百法明门论》五位百法中前四位之次序,先有心王、心所,而后有影像色法,乃至更有包括时间、空间、文身、名身、句身诸多心不相应行法,乃至凡夫妄心相应的无量无边其余诸法的出生。然而,不管生灭法、生灭相的种类数量再多,若要追溯它们出生的根源,却又绝对不外于这个常住的第八识如来藏识海!所谓“三界唯心,万法唯识。”说的正是这个道理。

更进言之,《百法明门论》中,五位百法前四位——心法(心王)、心所有法、色法、心不相应行法,由前而后排列的顺序,既是如来藏出生万法的顺序,也是众生轮回颠倒着相造业的顺序!越前面的法越微细越离相,越后面的法越虚妄越着相,乃至众生只要一睁开眼睛,一张开耳朵,马上就落入了心不相应行法,落入遍计执相;在麻绳上面永远看不到绳相,永远只看到蛇相、颠倒相!正因如此,如果我们要修行,要离开这个颠倒相,就必须有定有慧,能够在依他起性上面,看到遍计执性的颠倒;能够依于定慧,慢慢地先求三归五戒之后,勤于四种修——“修学知见、修习定力、修集福德、修除性障”,依于这样的四种修,然后在知见慧力上面,有四念处的闻熏观行与心得决定;在定力上面,有可以忆佛念净念相继为验的未到地定;同时不离菩萨种性发心,与庄严佛道所须福德的广大修集;依于这样的有定有慧有福德,在烦恼现前时,方能定慧等持,历缘对境,先以定动,后以智拔,逐分消除性障,乃至终于能够亲证三乘菩提真正入门之小乘初果,断身见我见,成须陀洹。身见我见断了,所谓“我见不断,明心非真!我见既断,明心证真!”才有机会进一步在远离初分遍计执性的依他起性法上面,证得如来藏第八识这个圆成实性心祂的真如性——“真实不虚性”与“如如不动性”。真实不虚,因为祂真实具足能够出生万法的功德体性,悟后转依于祂,能除一切苦,远离颠倒,乃至究竟能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真实不虚,绝非方便施设、假名安立之虚妄法;如如不动,因为这个空性心独处的涅槃境界,心行处灭,言语道断,无色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没有任何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生灭法,乃至人、我、众生、寿者相生灭相,能够从此有行有相生灭现象界至彼涅槃界,更别说能动摇祂!

简单论述完空相、有相、空性、有性、三自性,乃至它们与佛法修行的关系后,我们再回到这个单元的主题——第一种人我见“执如来性同于虚空常恒遍有”,从另一个角度,再举另外一些例子,希望让大家更能了解“法身犹如虚空,虚空绝非法身”的道理。

如同前面已经跟菩萨们说过的,虚空是色边色,换句话说,若离物质色法,虚空只是一个人为施设假名之法,实际上并不真实存在一法可名虚空,而不管从胜义谛或世俗谛而论,亦皆无有摄属虚空自身之任何功德体性。在此,我们无妨再举前面已经提过的《百法明门论》“虚空无为”一词,再为大家作一更深入说明。首先应当知道的是,“虚空无为”一词,一般所指称的对象大略有二:一是与物质色法相对之虚空顽空,一是第八识心体无漏无为、犹如虚空之空性。须注意者,即便有时我们用“虚空无为”来指称第八识涅槃心体之无漏无为性,然而,学人若妄认此虚空无为、空性可以离于第八识而被有情单独证知或有任何属于它自身之功德体用,那么,它便沦为遍计执性中虚妄又虚妄之纯虚妄法,同于龟毛兔角,纯粹只是名言戏论!

“虚空无为”这个“四所显示故”之无为法,就如同生灭现象界中您所看到的这个虚空,它无所作为,它没有用处,它纯粹只是一个被显示法,它从来不曾单独存在,它纯粹只是依于五位百法中前四位法而安立施设、人为建立。因为如果离开心王、心所、影像色法、心不相应行法,必无虚空、虚空无为可以变现、显现,乃至为世人所指称、学人所证知。因为虚空或者说空相,必定是依物质色法之有相而得建立;就跟前面引《楞伽经》所说之“兔无角”一样,它必定也是依于“牛有角”先存在后,方得不离意识思惟分析,假名施设建立。一个人在还不知道“何谓牛?何谓角?何谓牛有角?”之前,必定不可能在看到一只兔子时,便无端出生、建立一个相对于“牛有角”的“兔无角”想法或观念,乃至坚执以为此是真理,颠扑不破,因为没有人能够否认“兔子真的没有角”!恰如印顺、宗喀巴、月称、寂天一类否定“第八识阿赖耶识真实存在,能够受熏持种根身器”之应成中观见、六识论者,在一切皆唯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的蕴处界生灭法——甚至就他们的见解与所证而言,不过是人我众生寿者生灭相的遍计执性法上,建立本质即是断灭见的“缘起性空”兔无角见,以为不须承认,更不须实证佛于《楞伽经》所说之“常住藏识海”,单凭这些蕴处界生灭波浪,乃至人我众生寿者波浪相,自然就可以无海起浪、浪起浪落、缘生缘灭、生灭不息、自生自灭,乃至酬偿善恶因果,成立三世轮回果报不失。这种邪见主张,不仅悖离 释尊于《楞伽经》所作开示,连他们一向最所推崇的龙树菩萨所造《中论》中之四生偈:

诸法不自生,亦不从他生,不共不无因,是故知无生。

亦已大相违远,愚不自知!关于这点,更详细的讨论,就留待后面的单元有时间再说。

回到“虚空无为”这个主题,我们再举一个较有趣也更容易理解的例子来作阐释。《百法明门论》:

一切最胜故,与此相应故,二所现影故,三位差别故。

这五位百法的前四位法——心法(心王)、心所法、色法、心不相应行法,每一位、每一法可以譬喻成一支手指,依序分别是左右两手的拇指、食指——四支手指围成一个正方形时,我们说它中间的正方形虚空是“虚空无为”;四支手指围成一个菱形时,我们说它中间的菱形虚空是“真如无为”;乃至四支手指围成一个圆形时,我们说它中间的圆形虚空是“非择灭无为”;四支手指围成一个三角形时,我们说它中间的三角形虚空是“择灭无为”;以此类推,五位百法中第五位“四所显示故”之六种无为法,皆可如此智者以譬喻得解。很显然的,离于手指所围,必无任何正方形、菱形、圆形、三角形等虚空独立存在,能为你我见知;离于四支手指中之第三支手指,所谓“二所现影故”的影像色法,必无正方形、菱形、圆形、三角形等虚空、空相可见可知;乃至若将围成四方形的四支手指,保持形状整体不动,从一处移至另一处;前后两处比较,手指是同,四方形虚空看似亦同,然而,唯除三岁小儿童騃无知一辈,方有可能错认同一个正方形虚空,可以随着围成四方形的四支手指,被从一处移至另一处,而前后不同两处所见虚空,竟是同一个虚空!正方形虚空如此,菱形、圆形、三角形虚空亦复如是。因为“虚空、顽空”本是“无法、无物”,虚空相、空相本是依物质色法之有相为前提而显而生,道理清楚,以此为喻,无可反驳。这个可浅可深的法义,佛在《楞严经》中开示识阴虚妄时,亦自早举“千里空瓶,瓶不泻空”为例,向大众阐说过。

盖就大乘法来说,菩萨安立“虚空无为”这个名相,真正的含意就如前面已经再三说明的,正是要藉由这个生灭现象界当中我们所能够看到的这一个虚空,而来隐喻演示这一个真如心、如来藏、第八识——这个一切众生各各皆具本具、能够出生万法的圆成实性心,祂犹如虚空;在生灭现象界当中,在五蕴十二处十八界一一法一一蕴一一处一一生灭波浪中,您都没有办法,遍寻不着,找不到这一个真实心、藏识大海。

就好像一张纸必定有正反两面,在还没有断我见、没有明心之前,凡夫所能看到的,都永远只是这张纸朝向我们的这一面,所谓正面,或说是我们见闻觉知所可触及的生灭法这一面,当然,也包括在生灭法上面凡夫因于颠倒执著而后出生的生灭相。严格来说,如同前面我们已经提过的,绝大部分众生根本不知不见生灭法,无始劫来都只看到生灭法上所显现的蛇相、生灭相,何谓生灭法、绳相?都且不曾梦见在。正如同《六祖坛经》当中有写到的永嘉玄觉大师,他在开悟又蒙六祖印证后回到他弘法的地方,写作了一篇〈证道歌〉,在〈证道歌〉里面有两句话:

梦里明明有六趣,觉后空空无大千。

对于凡夫众生来说,他只要眼睛一睁开,耳朵一张开,必定马上根尘触,取色声香味触法,建立真实,追求快乐。他永远活在生死大梦中,不得觉醒;他看到的永远只是遍计执性这一面,连同处“生灭正面”,非善非恶的依他起性,都不能够实际见得,遑论打破烦恼,从梦中觉醒。因为无量劫来都被生死过咎性,也就是着于人我众生寿者相的轮回习性缠困使然,兼且又无相应三乘菩提的福德因缘、善根种性,不能正思善择、至诚归依三宝,自然亦不愿从学难值难遇之真悟祖师、大善知识,像这样的善根鲜少、福德不足、烦恼浊重、知见偏邪,当然永远没有办法三归五戒四种修,定慧等持,先除去一分染分的依他起性,也就是身见我见相应之初分遍计执性,而后更上层楼,更依殊胜定慧,证得一分大乘明心相应的净分依他起性,也就是圆成实性。(注:有时说依他起性非善非恶,此乃纯从蕴处界法本乃圆成实性心之功能显现而论。又,有时说遍计执性即染分依他、圆成实性即净分依他,此则主依凡夫着相堕尘、学人修行证果,两皆依六七二识,特别是意识为主而论。简单来说,意识若相应烦恼染污心所,于心不相应行法上颠倒取相造业,此依他起之意识即是遍计执性、身见我见相应主体,故说遍计执性即染分依他;反之,学人断身见我见后,依意识定慧等持,一念慧相应而证真如、圆成实性时,此圆成实性虽是真心所现所显,毕竟非是无形无相真心本身,以此故说圆成实性即是净分依他。)

唯有菩萨种性学人,遵依佛菩萨大善知识所设方便,循序渐进,实地履践,方能不离生灭正面,勤于四修,有定有慧,不着现象正面上一切语言文字声音影像生灭相,不再错认生灭正面上之任何一法一字一影一相为真实,以此我见既断,破釜沉舟,生灭不顾;定慧等持,话头能参,疑情能住,因缘时节成熟,自得一念慧相应,不离正面,证得反面,虽证反面,知仍正面,正反一心,无纸无面!

时间的关系,我们就先讲到这里。祝愿各位菩萨一切无碍,菩提早证!阿弥陀佛!


点击数: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