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伽离毁谤尊者舍利弗与目连

第35集
由正国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欢迎大家收看《三乘菩提之佛典故事》节目,今天我们要以《杂宝藏经》卷3第28经中,有关“仇伽离毁谤尊者舍利弗与目连”的故事,来与诸位探讨其中相关的法义。

这个故事及其背后所显示的道理,对于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口业的完成,相对来说是很容易的,同时也很容易传播出去;而这其中,有可能是因为错误的知见所引起的,或者导因于个人的贪嫉心、瞋心等等遮蔽理智,而使人失去冷静的观察,因此值得我们特别留意。菩萨戒十重戒里面,直接与口业有关的就占了四个,包括大妄语、说四众过、自赞毁他与谤三宝等,这也显示守护口业的重要性。

这个故事的开始,是因为舍利弗尊者与目连尊者在各聚落度众,游行化缘到了烧瓦器的工匠师处所,刚好值遇大雨,两位尊者即于瓦器工匠师的瓦窑之中躲雨过夜。然而在早先的时候,瓦窑之中刚好已经有一个牧牛女在里面,在瓦窑的后方深处躲雨,但是两位尊者并不知道在瓦窑后方有此牧牛女;而这个牧牛女,因为看见舍利弗尊者与目连尊者的容貌端正,她心中迷惑而起了淫欲心,由于淫欲而遗失不净。雨停之后,舍利弗尊者与目连尊者即从瓦窑中出来,那时候有一位名叫仇伽离的人,他善于观察人们的身形表相,当他观察别人的容颜气色时,就能够知道别人是否有作欲行淫的法相;当仇伽离看见牧牛女在两位尊者之后不久,从瓦窑中出来,而此牧牛女的容颜气色,乃是有曾经行淫的法相;但是仇伽离不知道,其实这是牧牛女自生淫欲迷惑,被淫欲之心所著而自淫,以致遗失不净。此时,仇伽离即向其他比丘们广说毁谤的言语,他说:“舍利弗及目连尊者奸淫此牧牛女。”诸比丘听到仇伽离这样广说,即便再三地劝谏仇伽离不要毁谤舍利弗及目连尊者;仇伽离不仅没有接受劝谏,反而生起瞋恚、愤嫉,心中倍加忿怒。到这里,仇伽离就已经成就毁谤圣者的重业,而且也不听别人再三地劝告,因此便失去忏悔灭罪的机会。

从这里大家也可以了解守护口业的重要性,因为口业只需动一动嘴,加上听者能够了解,便能够成就,因此必须要特别留意。譬如在《大方便佛报恩经》卷3中的开示:【佛告阿难:“人生世间祸从口生,当护于口甚于猛火;猛火炽然能烧一世,恶口炽然烧无数世;猛火炽然烧世间财,恶口炽然烧七圣财。是故阿难!一切众生祸从口出,口舌者,凿身之斧,灭身之祸。”】(《大方便佛报恩经》卷3)有些口业,譬如毁谤贤圣、毁谤正法,其果报通常不是一世就可以结束,而是要经过多世于恶趣中受报才能结束,所以说“恶口炽然烧无数世”。因此在圣教里面常告诫学人“守护口过,慎勿毁谤”。

在这个故事里面,有一项是值得我们要留意的,就是仇伽离他是由观察到牧牛女有曾经行淫欲的法相,以及看到两位尊者及牧牛女从瓦窑先后离去,他就由这里来断定两位尊者与牧牛女行淫;因此很明显的,仇伽离并未直接看到两位尊者与牧牛女行非梵行,仇伽离只是凭自己的推论而已。事实上,这样的推论对于诸位观众来说,并不难发现仇伽离的推断是非常粗糙而无法接受的,因此仇伽离的粗浅观察,并无法证明他所断定的事情;所以他的推论是属于非量,也就是属于错误的推论,因为牧牛女是因为自己的淫欲迷惑之心,而产生曾经行淫欲的法相,所以二位尊者只是刚好在那里躲雨而已,不能因此便推断说,他们与牧牛女行非梵行。由这里也可以了解,仇伽离在世间法上亦非智者,他只是由所见之表相而作判断,没有进一步观察及求证,因此才会有这样错误的推断。

然而这个故事,也是提醒我们在推论事情的时候要特别留意,尤其是在法上面,除非有圣教量,或善知识的开示当作依据,或者自己已经亲证的法,否则一定要特别小心。譬如《瑜伽师地论》卷2有开示:【依觉言说者:谓不见不闻,但自思維称量观察,由此因缘为他宣说,是名依觉言说。】(《瑜伽师地论》卷2)这里所谓的“依觉言说”,便是透过比量思維的方式,来比类量度而为人言说,因为比量并非依照现量或圣言量。因此一定要如理作意思維及小心严谨,才能正确为人宣说,否则便有落入非量的可能;像仇伽离那样作了错误的推论,而成就毁谤圣人的大恶业,是我们绝对不能犯的。

事实上,在末法时期出现了许多邪说,除了不信佛所说之外,其中亦不乏是落入非量的推论之中,而成就谤法或大妄语的恶业。在正觉同修会平实导师(萧平实导师)的《宗通与说通》一书中,亦曾说明这方面的乱象:“大乘法中错悟之人,以未亲证如来藏故,堕于比量,于二转法轮般若无分别智未能证得,遂以臆想而生误解,乃谓般若经所说者是一切法空;如是比量堕于非量,违远般若真义,无有般若中观之证量,所说所著难免证悟者之检点,而不能置辩。”(《宗通与说通》,正智出版社,页121)因此对于自己目前还不懂的法义,就不可以乱说,这才是菩萨的正确观念。

在《胜鬘狮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广经》卷1中也开示:【若善男子、善女人,于诸深法不自了知,仰惟世尊:“非我境界,唯佛所知。”】佛说这样的修学者,才能够出生大功德及进入大乘道中。因此对于圣教中有些开示,虽然以我们目前的修证层次无法了解,但是应当信受,等到未来我们修学程度提升的时候,自然就能一分一分的了解及亲证;尤其是甚深的大乘法,及具备种种智慧、方便善巧的菩萨之行,皆非一般人仅凭表相就可以臆测及评论,在这方面大家一定要非常小心,就不会如同有些修学者犯下大乘非佛说的严重错误,断了自他的法身慧命。

再来我们从两位尊者的证量上来说,他们都是已经成就声闻四果的圣人,早就已经断除三界爱了,哪里还有可能被欲界淫欲之法所束缚而破戒行非梵行。事实上,只要是三果人他就一定有初禅的证量;譬如,正觉同修会平实导师(萧平实导师)在《阿含正义》第四辑中的开示:“在阿含解脱道中,有证得初禅的凡夫,没有不证初禅的三果人,也没有不证初禅的慧解脱阿罗汉。”(《阿含正义》第四辑,正智出版社,页1240)也就是三果人已经修断欲界爱,已经解脱于五欲缠缚而发起初禅了;既然已经证得色界初禅的境界,当然不可能被欲界淫欲之法所束缚。因此无论以断除三界爱烦恼以及禅定的证量来说,都可以证明仇伽离的推论是完全错误的;而他却以这个错误的推论,犯下毁谤圣人的大恶业,真是非常可怜!

在这个故事里面,仇伽离不仅不听其他比丘劝告不可以毁谤二位尊者,他也同样不听天人的劝告,甚至连世尊再三的告诫也不接受,而且更生起了瞋恚心;因此他马上就命终了,而且当下堕于摩诃优波地狱之中受苦。仇伽离连三界至尊的佛陀对他的劝谏他都不听,乃是信位不足;而以为自己很会看相,就生起憍慢,仇伽离不仅不听,反而在佛陀的告诫之后,更生瞋恚,表示这个人真是难以度化。因为即使是一般世间人,在碰到有许多人与他的看法不一致的时候,他也会先检讨自己的看法是否有疏失,或者在哪个环节弄错了,何况是牵涉毁谤圣人这么重大的事情呢?因此,仇伽离真的是被种种的烦恼蒙蔽了他的心啊!

在《杂宝藏经》卷3这个故事中世尊也开示说:【当知声闻人不能为众生作大善知识,所以者何?若舍利弗、目连为仇伽离现少神足,仇伽离必免地狱;不为现故,使仇伽离堕于地狱。】(《杂宝藏经》卷3)也就是说,声闻人不能为众生作大善知识,因为当时舍利弗及目连尊者,如果能够为仇伽离示现一点神足通,仇伽离就会信受他们的清净梵行,不会无根毁谤他们,必定可以免于下堕地狱的果报。这是因为在人间修学神通,必须要离欲才能实证,所以如果舍利弗、目连尊者当时能为仇伽离示现神通,那仇伽离就可以确信二位尊者是离欲清净之人,不可能与牧牛女有非梵行,因此仇伽离也就可以免掉这个地狱业了。

有些人虽然已经离欲,但是离欲的力量还不是很强,这时候甚至只有碰触异性细软之身体,也有可能因此就失去神通。譬如在《阿毘达磨大毘婆沙论》卷61中曾开示某位仙人失去神通而无法飞行的事迹:【仙人后日临至食时,飞空而来,至王宫所;王女承抱置金床上,仙人离染力微劣故,触细软触退失神通。如常受供食讫,澡漱及呪愿已,欲乘空去而不能飞。】(《阿毘达磨大毘婆沙论》卷61)可见修学神通时,离开五欲境界的重要性。虽然戒慧直往的菩萨在三地前,并不急着修学神通,但是因为贪欲盖是属于五盖之一,会遮障修行人的修道,因此菩萨也要逐渐降伏五盖性障,至少不能太粗重。

而从这里面,我们也可以判断自己所修学的法,如果是与五欲贪爱相应的,那就不是清净的佛法,应当要尽速远离,因为这违背最基本解脱道的缘故。在这个故事里面世尊也开示,在鸠留孙佛的时代,有一位定光仙人,就是现在的弥勒菩萨;定光仙人因为要救护五百仙人免于因毁谤而堕于地狱,因此显现神通让五百仙人知道他已远离非梵行:【尔时,定光知彼心念,恐其诽谤堕于地狱,即升虚空高七多罗树,作十八变。诸仙人见已而作是言:“身能离地四指,无有淫欲;何况定光升虚空中有大神变,而有欲事?我等云何于清净人而起诽谤?”时五百仙人即五体投地,曲躬忏悔。缘是之故,得免重罪。当知菩萨有大方便,真是众生善知识。】(《杂宝藏经》卷3)

从这里面大家也可以知道,菩萨为了救护众生,有时候他是会示现神通的;但是我们也要了解神通与解脱、或者证悟并没有直接关系,因此不可以执著有境界的神通法,或者把它当作修行的主要目标。如果执著于世俗神通,因而起慢及瞋,造作能感后世三恶趣之业行,来世大多失于人身沦入鬼神道,这也是大家需要特别留意的。在现代社会也常看见有利用诈术伪称神通,而欺骗世人谋取利益;譬如利用魔术或化学手法,或是借由鬼神暗中帮忙等等,因此如果没有正知见,而把神通当作是修证的目标,就容易受骗。

同时,如果佛门弟子以神通为主要的修证目标,将严重影响正法之流传。譬如平实导师(萧平实导师)在《正觉电子报》第99期中曾开示:“假使佛门有人信乐五神通等世俗法,让他们进入佛门中出家、修学、弘法,就会把正法导向渐渐灭没的方向去。这是说,他们将以相似像法取代佛教原有的正法,并且以世俗法的五神通作为最重要的修证;当佛门四众渐渐被他们影响了以后,正法就会逐渐被他们灭亡了。”(《正觉电子报》第99,页10)因此,大家对于神通在佛法中的定位应该要有正确的了知。

接下来,在这个故事中我们可以学习到的,就是五百仙人因为忏悔的关系,因此得免重罪,这也证明忏悔的重要性。因为如果与五百仙人比较,仇伽离因为不听告诫,也没有忏悔,因此就失去灭罪的机会;这个结果与五百仙人因为忏悔而得免重罪,真是有天地之差。因此菩萨们如果发现自己有过失,一定要懂得诚心忏悔,所以圣教中开示:【虽先作恶后能发露,悔已惭愧更不敢作,犹如浊水置之明珠,以珠威力水即为清,如烟云除,月则清明,作恶能悔亦复如是。】(《大般若涅槃经》卷19)

而这件事情的发生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在很久以前,在过去劫的时候,当时舍利弗与目连尊者还是凡夫的时候,也曾在类似的状况下毁谤过一位辟支佛。在《杂宝藏经》卷3中世尊开示说:【过去劫时,舍利弗、目连等曾为凡夫,见辟支佛出瓦师窑中,亦有牧牛女从后而出,即便谤言:“彼比丘者,必与此女共为交通。”由是业缘,堕三恶道中,受无量苦;今虽得圣,先缘不尽,犹被诽谤。】(《杂宝藏经》卷3)在这么长久的时间之后,还是会受这个毁谤之报,因此因果真的是如影随形,因为业种都是储存在自己的如来藏中,如何躲藏得过呢?在《摄大乘论释》卷6中就用谷响来譬喻口业,只要说出了口就好像谷响一样会产生回音:【为对治口业故说谷响譬,由此譬显口业为因,有口业果报,犹如谷响。】(《摄大乘论释》卷6)相对地,菩萨们也可以透过说法来利乐众生,或者赞叹佛菩萨之真实功德等等,而广造殊胜的清净口业。

经过了上面的探讨,诸位观众由这个故事中,应该可以学习到必须谨慎口业,而且一定要确认有几分,才能说出几分;所有的推论都必须很严谨,才能下结论,确定无误之后才能说出去;尤其是在法或者修行的事情上面,一定要特别留意;如果真的不小心产生口业上的过失,那就要尽速忏悔补救。同时在法上要精进用功,能够具足更多的正知见,就能够作更严谨的比对与确认,因此就能够减少犯错的机会;并且在修学上,一定要勤求智慧上的实证,依止于善知识,并且谦虚下意、不生憍慢,这样子就不容易犯下误谤的业行。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这一集就谈到这里。

祝您身体健康!道业增上!

阿弥陀佛!


点击数: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