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宗(一)

第101集
由正纬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今天我们继续来跟大家讲,《宗通与说通》“第七章、各宗地位略判”里面的密宗的部分。我们在讲这个章节的时候,一样我们强调,就是说它的重点是希望大家不要局限在一宗一派的修证,而是要全面性地修证佛法。

我们接下来就先来看看密宗的背景。密宗其实是印度最晚期的佛教,它最主要是以这个“眞言”立宗,就是咒语,持咒语来立宗的,所以叫作密宗;另外一个名字叫作真言宗,真言就是咒语的意思。这个最早可以推估到公元大概是四世纪的时候,出现了专说咒法的《孔雀明王经》。这个《明王经》主张口念咒语,内心统一,并且在严格庄饰的土坛里面去供养诸尊,然后并且按照一定的仪轨去修法,号称如此就可以产生不可思议的力量,这是当时出现的所谓《孔雀明王经》。到了七世纪——三百年后,继续又出现所谓的《大日经》跟《金刚顶经》,形成一个独立的宗派,又称为“金刚乘”。这个“金刚”其实是它借用佛教的名相说是金刚乘,其实这个金刚跟我们《金刚经》里面的金刚是八竿子打不着一边的,差非常非常多。八世纪的后半叶,金刚乘又融入了印度教的学说,逐渐转化了,形成所谓的“无上瑜伽密法”,强调《金刚顶经》中的“大乐”说,用大乐来修行。之后传入西藏的密宗,就是从这里开始传入的。

如果我们讲到了密宗在中国,据说龙智在八世纪初的时候,把密法传给善无畏跟金刚智两个人;那唐玄宗的时候,善无畏跟金刚智先后将所谓的胎藏部跟金刚部的密法传入中国。那这个部分,其实在唐玄宗之前的时候,之前在唐太宗时期的时候,就已经有迹象可循了。因为帝王在成就了非常伟大的帝国的霸业之后,剩下来的一定都在想如何地去延长寿命,能够逃得过将来死的这一关;所以在帝王的阶层免不了的都会寻求一些长生不老、延长寿命的这些法门。所谓的这些密法就是乘虚而入,迎合了帝王的喜好,所以从唐太宗开始,其实就已经有迹象了,到唐玄宗时正式地传入。当这个所谓的密法传入中国之后,接下来就有所谓的不空法师,他是依止刚才我们说的金刚智出家,其后他也回到南印度,去搜集一些密教的书籍;回到中国以后,专门把这些密教的书籍,翻译到中国来、介绍到中国来。所以他在中国被称为是四大的翻译家,不过不空所翻译的都是密教的典籍。那中国的密宗,在不空的时期发扬光大,许多的历代的帝王都礼敬密宗,常常把密宗的这些僧侣,把他尊为是“帝师”。这个是由于我们刚才讲的,结合帝王为了要延长寿命,然后就诉诸各式各样的咒法,这个是有它的因缘在的。

唐代的密宗祖师,除了刚才讲的不空之外,还有所谓的一行跟惠果。其中惠果是不空的传法弟子,他也是建立所谓的“金胎不二”,也就是金刚部跟胎藏部不二理论的人。这个金胎不二的理论,后来又由惠果的弟子空海带回日本,成为“东密”的开山的祖师。除了向日本传之外,这个金胎不二的这些理论,也是透过陆路有传到朝鲜去,也是成为朝鲜密宗的开启的契机。

那密宗后来在唐武宗“会昌法难”以后式微。一直到元朝的时候,由于政治的因素,帝王开始尊崇藏密,从西藏地区再度引进密宗,所以那个时候中国的密宗,才开始又再兴盛起来。因为元、明、清三代,帝王也是因为崇信密宗的这些门人,跟之前唐朝的时候我们看到的情况几乎都如出一辙,不外乎是希望藉由这些法术,来达到了某些成效,所以这些帝王都非常崇信。因为这样的关系,相对的臣民百姓也都因此而跟着有许多人信密宗。所以其实在中国地区,我们说元、明、清三代,可以说密宗在中国地区广为发展的一个时期,就是元、明、清三代。

至于说西藏地区密宗的演进有它的历史在,我们这里先不管它。但藏密主要分成四大派,也就是一般所说的红、花、黄、白四大派。这个四大派的势力可以说透过政教合一的制度,控制了全部的藏地,自从达赖喇嘛出亡印度之后,教法也是随着出亡向世界各地扩散。近代有法尊法师参学西藏,也译出了数部的藏密的这些书籍;那同时也都有台湾的法师,有致力于所谓的“显密融合”。台湾在于密宗这个信仰它的一个转捩点,应该是1997年的3月,那个时候达赖喇嘛来台访问,掀起了密教在台湾发展的热潮。

接下来我们再看看密宗修法的大原则,就是密宗的法门特别重视事相仪轨的传承,而且必须要经过“上师”正式灌顶传授才可以学习。要学密的人首先就一定要修满十万遍以上的“四加行”,这个四加行按照密宗的说法是四归依、大礼拜、献曼荼罗以及金刚萨埵百字明咒念诵,这个四加行总共要十万遍以上。当然,各位菩萨如果您在解脱道的修行已经有所心得的话,您马上就会发觉这个“四加行”,跟我们真的在佛经上面看到的“暖、顶、忍、世第一法”的这个四加行,修行起来是非常非常不一样的,可以说是南辕北辙。好,这里我们就先不提了。密宗讲究的是四加行修行圆满之后,上师才会依照他的根器传授密法。

密宗主要的教义大概可以分成四项:第一个就是“即身成佛”,再来就是“曼荼罗灌顶”,再来就是“金刚瑜伽”,再来就是“护摩”。这四项范围我们没有时间一一去看,因为我们在《宗通与说通》部分,最主要应该是要根据经文的部分,依照密宗的典籍,直接让大家——各位菩萨们能够知道密宗典籍的不如理作意之处,而不是去看,直接去看这些教义的部分;所以我们在这里就先把这些教义部分跳过。

我们说密宗主要的经典有三个经典:一个叫《大日经》,也就是《大毘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另外一个叫《苏悉地经》;另外一个叫《金刚顶经》,这三部经典是密宗所依持的经典。我们就按照《宗通与说通》的内容,跟大家来解说这三部经典的谬误的地方。

首先我们来看看《大日经》。在《大日经》卷一里面有这样的记载:“法离于分别,及一切妄想;若净除妄想,心思诸起作,我成最正觉,究竟如虚空。”(《大日经》卷一)从这一段《大日经》里面的文字,我们应该就可以了知,这个《大日经》其实是以觉知心净除了妄想,就把这个境界当成是“最正觉”。可是我们也知道,这个境界其实就正是《楞严经》所破斥的外道“五现见涅槃”。所以,无怪乎常常有许多的人,动不动就喜欢把《楞严经》归类为非佛教正式的经典,其实那恐怕还是因为《楞严经》本身,对于这方面不如理作意的谬误,是直截了当地破斥。

接下来我们再来看看《大日经》另外文字写说:“佛说一切空,正觉之等持,三昧证知心,非从异缘得。”(《大日经》卷一)好,这里面很显然的,这里面讲的一切空,正是我们前面所说的曲解的空义;它不是以真心如来藏的空性当作是空的义理,所以这里面其实是严重误会了般若的空性。

接下来,我们继续再看到《大日经》的卷三里面继续说:“诸有所分别,悉皆从意生(请注意“从意生”);分辨白黄赤,是等从心起(请注意“从心起”)。决定心欢喜,说明内心处,真言住斯位,能授广大果。”(《大日经》卷三)这个很明显的是以为“意”能够多所分别,那这个意呢,指的恐怕又指向的是什么?是我们的末那能多所分别。然后又把“心”讲成说能分辨白、红、赤等,其实这个道理很明显的就是把觉知心——意识分别的觉知心,把祂当作真如了,所以才会说“分辨白赤黄,是等从心起”。因为在《大日经》的这个部分,心所指的实际上是真心,所以就明白地表示它认为真心是能够分别白黄赤的,也就是说它把觉知心、意识的分别觉知心,把祂当成了真心了。

接下来再来看看《大日经》卷六,里面有一个说护摩偈,里面说到:“烧除妄分别,成净菩提心,此名内护摩,为诸菩萨说。”(《大日经》卷六)这个讲的道理其实也很明显,就是要把所有的一切妄分别都烧除了之后,就变成了“净菩提心”。那就等于是要烧除觉知心的妄想分别性,一旦把这个妄想分别性给除去了之后,就会转变成清净菩提心,这个叫作“内护摩”。其实这个误会也大了,因为觉知心的体性就是分别,祂的本性是如此;那觉知心是永远不可能因为妄想分别性抹除之后,就变成清净菩提心了;因为那是觉知心的本性,那是觉知心的定义。

再接下来,《大日经》其他的部分所说的,关于说作手印啊、持真言啊,能够让人断除了俱生身见的话,那更是很离谱的!因为所谓的断俱生的身见,乃是阿罗汉的解脱果;这个解脱果依照佛所说的《阿含经》的教示,必须要依照蕴处界的观行,确实观行之后,才能够成就断俱生身见的功徳,并不是由作印、持明所能成功的。所以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各位菩萨可以看到,《大日经》里面讲的事情,实际上是直接跟佛所说的《阿含经》抵触了;无怪乎有一些修密宗的人,往往就是说密宗的经典高超于其他的经典,所以所谓的《阿含经》当然就不要去看了。这个道理其实我们看一看应该就能够了知了,真正的原因是因为,《大日经》本来所说的道理就跟《阿含经》抵触,所以要叫你修习《大日经》的人,当然就不希望你去看《阿含经》。那至于说《大日经》里面揭示的道理,是不是真的就有超出了其他经典——我们说三藏经典所描述的这些功德境界呢?只要你认真去看的话,您就会发现:一点也没有!因为《大日经》所描述的,纯粹都是意识的境界而已;这个意识的境界在我们正规的经典里面,还都是第一波就应该要断除的事情。

接下来我们继续从《大日经》再来往前追溯。那正因为《大日经》里面有提到所谓的《金刚顶经》的这个字眼,所以我们应该可以知道说,《大日经》再往前追溯的话,就是所谓的《金刚顶经》。那么《金刚顶经》呢有几项的译本,不过大同小异,我们就直接来看看,这些经文里面有哪些地方是有问题的地方。

譬如说在《金刚顶经》里面的文字里面有讲到:“观想自心如月轮,以是月轮为菩提心。”或者是说呢,再来呢:“观月轮中有金刚,即以之为一切如来普贤心金刚,如是行者即名一切亦成大菩萨。”接下来又进一步地观行,那这个观行,一路靠着这样观行,这个“菩萨”到后来就因此成就了“究竟佛”,而后说种种变化。这个是《金刚顶经》卷上说的,从一开始的观想,观想自心有如月轮,观想自心的月轮是菩提心;然后一路观想,一路观想到最后,就观想成为“究竟佛”了。

然而,我们真正有修习佛教正法经典的菩萨们应该都可以判断的,这些观想的法其实都是在我们的意识境界里面在打妄想;这一些法门成就的顶多只是凡夫的鬼神妄想,跟佛法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也就是说,你要断我见,不是光是靠观想就可以断我见的;你要成就菩提果,也不是靠观想都能够成就的。所以像这样子的观想的方式,连别教七住菩萨怎么样破参明心都还远远不及,这个根本就还在凡夫位里面。所以,我们用这里来看《金刚顶经》这个所述的境界,实在有一些是惨不忍睹。

那接下来,在《金刚顶经》的卷下里面,也是一样继续描述着用观想来成就所有的一切。这个跟我们刚才讲的道理一样,观想是没有办法来成就的,因为观想就是我们意识觉知心在那边打妄想。

《金刚顶经》经末又讲了一句,我们认为是需要严重看待的一句话,这个文字上面说:“由此真言,设作无间罪,谤一切如来,及方广大乘正法,一切恶作,尚得成就一切如来印者,由金刚萨埵坚固体故,现生速疾随乐得一切最胜成就,乃至获得如来最胜悉地。”(《金刚顶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大教王经》卷一)

这一句话,我们认为是疑惑非常非常的大!因为这里面讲的就是,依照这样的观想,那假使你作了无间的罪,哪怕是谤一切的如来、谤一切的正法,按照这样观想修行的话,也同样可以成就一切的“如来印”,同样可以成就最胜的如来的“佛果”。那因为这样的道理,所以万一如果有学人信受这样的道理的话,那么很简单地,这些人就会随意地、敢随意地诽谤世尊——释迦世尊及所有的佛教正法;反正他作了诽谤的事情,会毁除正法的事情之后,只要又坐下来在坛城里面观想,好像这样子就可以一样地免除这些罪业,同时一样地成就。这样子的结果,就会让我们的正法渐渐地坏灭。当时在这个印度地区,最后佛教会灭亡,由密宗的法道取而代之,它的道理跟这一句经文所鼓励密宗的学人大胆地谤法、大胆地坏法,这个因缘是有极大的关系的!

除了《大日经》跟《金刚顶经》之外,另外我们看到的《苏悉地经》所说一样的,《苏悉地经》所说的,都是所谓的鬼神、手印、持咒、求有为等法,跟佛法完全没有关系。乃至于后来的《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三昧大教王经》,这个经文很长——我们发现很多密教的经文都是很长很长——那这个经文呢,乃至于教授学人要从事所谓的“秘密印智”,其实就是“双身法”;并且号称如是修双身法,就能够成就金刚法界,就能够成就念佛三昧。各位想想看,这样子以双身法号称能够成就念佛三昧,这是多么荒唐的一件事情!这样子不管是从理或从实质修行来看,都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既然密宗的《大日经》跟《金刚顶经》偏邪至此,所以我们可以想象到的是说,这样子的一个偏邪的这些经典、三个经典,怎么能够依照这个经典拿来立宗派呢?它的这个宗派,其实我们根本就不能把它放在佛教里面,因为它都是意识妄想的,并且到最后是诱导学人走向邪门外道去了,所以这个都是“邪密”,怎么能于佛法中立宗呢?

再来,至于说这个“密”,在佛教里面有没有“密”这件事情呢?有的,佛教里面有身密、口密跟法密;那它们的内涵呢,我们下一次再跟大家来分享。

我们最后还是要提醒大家:不应该再分开来再立宗派了,而是要回归一乘佛教的全面性地修证佛法,这样子的话才能够真正地提升自己的修行的境界。

今天就讲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