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槃、如來藏、不思議(四)

第070集
由 正潔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繼續收看《三乘菩提之入不二法門》,副標題〈空性中道真實義〉。

我們延續上面的單元,接下來我們就來唸唸《維摩詰經》〈不思議品〉經文的本身:【唯!舍利弗!夫求法者不貪軀命,何況床座?夫求法者非有色受想行識之求,非有界入之求,非有欲、色、無色之求。唯!舍利弗!夫求法者不著佛求、不著法求、不著眾求。夫求法者無見苦求、無斷集求、無造盡證修道之求,所以者何?法無戲論;若言我當見苦、斷集、證滅、修道,是則戲論,非求法也。】(《維摩詰所說經》卷2)這個經文一開始,維摩詰居士就訓斥了舍利弗:「求法之人應該如同《大般涅槃經》裡面所記載著,我們的世尊為了求得一句半偈,尚且不惜捨身喪命,把自己的血肉布施給羅剎、夜叉,而要來請他為祂講說四句偈的後面兩句。那您舍利弗怎麼還在想說:『這一個斗室這麼小、這麼狹仄,如何容納這麼多的大眾呢?』」維摩詰居士話鋒一轉,又繼續來為舍利弗演說真實的不思議法門,就是這一個中道義、這個真實心。

維摩詰居士說了,要求「這一法」,「這一法」當然不是指蘊處界法,「這一法」只是以這個語言文字而來指稱如來藏,而來指說這一法。要求要證得成佛之所依的這一個如來藏真實心的人,他不可以錯誤地以為在色受想行識五陰當中,或是在三界悉檀「欲界、色界、無色界」凡夫相應的這一些生滅戲論的境界當中可以去找到祂;他也不可以企圖說要藉由三寶,特別是所謂的「表相三寶、出世三寶、勝義三寶」當中的前者「表相三寶」,以為這樣子而能夠證得這一個真實心如來藏。最簡單的,我們引用《金剛經》所說的:【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金剛般若波羅蜜經》)這裡的「如來」指的當然是指勝義真實心──法身佛,所謂「勝義三寶」當中的這一個佛寶。那《金剛經》這樣的佐證,很清楚地就讓我們知道了,為什麼這裡說「求法者,不著三寶求」,這個意思並不是說佛寶—勝義佛寶—不重要。

好!那底下又說了「求法者,無見苦求」種種的經文,簡單講,這裡所說的,其實就是《心經》裡面的「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乃至到「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因為這一個「是故空中」的這個「空」,指的並不是「空相」,而是指這一個「空性心」。說祂是「空性心」、說祂是「空性」,是因為在蘊處界當中你遍尋不著祂,可是這一法卻又是真實存在,祂具足能夠出生萬法的功德,祂同時又是「有性心」;祂不是蘊處界當中的任何一法「有來有去、有生有滅、有常有斷、有一有異」這樣子的相應的「空相」。「是故空中無色」這個「空」,千萬不要錯誤地如同一些人錯誤地把祂建立在說「相對於色法」這樣子一個「空」,那就是等於是有一點點毀謗佛法的嫌疑了。

最後又說「法無戲論」,這個「戲論」我們之前有說過了,所謂的戲論就是指生滅;換句話說,「八不中道」反過來全部都是戲論法,只與蘊處界相應的,只被攝受到蘊處界當中的,落於「次第、數目」所謂的「心不相應行法」的種種這些法,全部都是戲論法。而我們知道,如來藏直接、間接、輾轉出生萬法,「心不相應行法」它根本只是遍計執法,與如來藏這個無覆無記心不相應。

好!我們繼續唸底下的經文:【法名寂滅;若行生滅,是求生滅,非求法也。法名無染;若染於法乃至涅槃,是則染著,非求法也。法無行處;若行於法,是則行處,非求法也。法無取捨;若取捨法,是則取捨,非求法也。法無處所;若著處所,是則著處,非求法也。法名無相;若隨相識,是則求相,非求法也。法不可住;若住於法,是則住法,非求法也。】(《維摩詰所說經》卷2)

簡單來說,上面的這樣子我們所要求的這個中道心真實性,這樣子的涅槃本際心祂的體性,祂是寂滅、祂是無染、祂是無行處、祂是無取捨、祂無處所、祂又無相、祂又不可住。我們只要再一次的提起八不中道,再一次的提醒在上個單元最後我們所說到的:一個法如果它是有生、有滅,它出生之後畢竟有它住世多久(就是維持時間多久),而說它常常的存在(存在了多久),而終於有斷滅的時候。先出生之後,而在時間上講它的常跟斷,先出生之後,而在講它在空間上的有來有去,乃至在具足時間、空間而來講說它在出生之後,它與其他同時存在的蘊處界生滅法是如何的有一有異;可是只要落於這個八不中道相反的這樣子的有生滅、來去、斷常、一異的法,它就是生滅法!

這裡時間的關係,我們不多加解釋,只請菩薩們把這個「八不中道」拿來跟《維摩詰經》這一大段經文稍微作比對,您就知道為什麼 維摩詰居士要來說祂是無染著法,祂雖然與煩惱同在,祂是不斷、不脫、離煩惱,可是祂又是無染無著,因為祂是無覆無記心。「法無取捨、法無處所、法名無相、法不可住」這個部分我們簡單地就請菩薩們再依剛剛所說「八不中道」,自己去如實地去對照參詳。

好!底下的經文:【法不可見聞覺知;若行見聞覺知,是則見聞覺知,非求法也。法名無為;若行有為,是求有為,非求法也。是故舍利弗!若求法者,於一切法應無所求。】(《維摩詰所說經》卷2)這裡我們先從最後一句講起,很多人就錯誤的以為:「哎呀!我就是無欲無求!」可是他這裡的無欲無求,指的不是如來藏的本來無欲無求,而是愚癡地以凡夫的意識心:「哎呀!我就是不要對於任何一法,對於財色名食睡,乃至對於種種的有取捨之法,我不要心存罣礙,我一切皆空,那我就是符合維摩詰居士這裡所說的了!」他錯誤地沒有去參酌到前面跟後面的經文,他忘了這一個《證道歌》的作者——永嘉玄覺大師,他是依《維摩詰經》而證悟,而證悟之後,蒙六祖來為他印證說他所悟真實。而六祖之上的達摩傳給二祖慧可的大乘《楞伽經》,卻純粹都是以含藏識、第八識、如來藏為禪宗證悟之所依,為成佛一切種智之所依;而絕不是說要把這個意識心,這一個生滅心、這個戲論心,這個住在常斷生滅法當中這個有來有去,落於三世是過去心、是現在心、是未來心,是會被這戲論法所纏繞、所繫縛的這個意識心,它絕對不是這裡《維摩詰經》所說的「於一切法應無所求」的真實心。

那《維摩詰經》〈不思議品〉這段經文之後,繼續又講到了,維摩詰言:【唯!舍利弗!諸佛菩薩有解脫,名不可思議;若菩薩住是解脫者,以須彌之高廣內芥子中,無所增減,須彌山王本相如故;而四天王、忉利諸天不覺不知己之所入,唯應度者乃見須彌入芥子中,是名不可思議解脫法門。又以四大海水入一毛孔,不嬈魚鼈黿鼉水性之屬;而彼大海本相如故,諸龍、鬼神、阿修羅等不覺不知己之所入,於此眾生亦無所嬈。又舍利弗!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斷取三千大千世界如陶家輪,著右掌中,擲過恒河沙世界之外,其中眾生不覺不知己之所往;又復還置本處,都不使人有往來想,而此世界本相如故。……】後面經文還很長,節省時間,我們主要就把前面的已經把主旨講出來的這一段經文簡單地唸過。

這裡最重點的,就是告訴菩薩們,依於前面的這個離見聞覺知之法,也就是離於六識之法,因為我們知道見聞覺知相對應的,就是眼、耳、鼻、舌、身、意六識而來說見聞覺知,六識是五陰當中的識蘊,是這個十八界當中的六識,是被如來藏所出生;那您我當然不可以錯誤地以這樣子的意識心可以相應這一個真實法。乃至剛剛也簡單說過了,一念慧相應的意識祂所證知的並不是真實的如來藏,而是告訴您讓您證知了這個皇帝真實存在;以這一道聖旨之所以能夠出生、能夠傳達給你,並不是蘊處界當中任何一法的功德,而是依於您斷了我見之後,住於疑情,而在疑情當中相應的一個清淨法塵境界,讓你證知真的有這一個具足空性有性心,這一個中道心的存在。千萬不要錯誤地落於禪宗當中,一些淺悟、初悟的禪師相應的那樣子的一個,嚴格講還是有顛倒的境界,因為如來藏不是意識之所取。

那這一邊的不思議解脫法門,我們當然就知道了,既然「本際、不可思議」指的都是這個如來藏祂所處的境界,離於語言文字、離於意識思惟,所謂的「不可思」,因為祂是心行處滅,所謂的「不可議」,因為祂言語道斷;合不可思議而說祂不是戲論法,祂必定是符合八不中道之法。而這個不可思議心、這個妙法蓮華心,依這個法門地地地增上修行,具足了四攝與六度之後,地上菩薩的對於佛地才具足的「如來十力、十八不共法」就慢慢地具足,乃至依於如來十力,種種這樣子的智慧神通祂當然就能夠顯現。

當然我們經文所說的這樣子「不可思議」這樣子的一個境界,一些新學菩薩或許會有質疑,這上面經文所講的,這個用一隻手把這個三千世界斷取而置於右掌當中,再擲過去到恆河沙世界之外,而能夠讓中間的所有的眾生都不覺不知己之所往,乃至說回來了也不知道回來了,這未免太不可思議了吧!或是說很難信受。那嚴格講,我們只要簡單地舉出兩點:第一個、如果這一個法是顯現在電腦螢幕當中的法,是讓您這一個見聞覺知去觸及,您會不會覺得在電腦當中有這樣的影像的顯現是很不可思議呢?您一定相信不會,您一定會說:「不會!」反過來講,如果說這是您夢中所見的這樣的影像,這樣子的一個經歷,那您會不會覺得這難可思議呢?那您或許會說:「可是那畢竟是電腦遊戲啊!是影像法、是戲論法啊!」或者說:「那是夢啊!」問題來了,我們曾經說過了「人生如夢」,不是等到您睡著了才叫作人生如夢,您眼前所謂的意識清醒,您當下所見之法,都是外六入、內六入之法!

我們以前也簡單地曾經說過,同樣一顆蘋果,舉例來講,它是正常的鮮紅的蘋果,你色盲、非色盲所見,很清楚的是不同的顏色。那請問「顏色」是如此,那請問「大小」呢?那請問,又如同說我們依於經論也都知道,同樣的一條河水,人所見、餓鬼所見、天人所見各自不同,那您又要如何解說這樣子的一個器世間,依於眾生的業報身五根,乃至六根相應的六識不同,而有種種不同的器世間的法呢?剛剛所說的這個不可思議菩薩,依於如來藏不可思議,依如來藏具足一切萬法、能夠出生一切萬法而來說,就如同電腦螢幕裡面所顯現的這樣子的影像如何地不可思議,祂畢竟都是依於螢幕背後有一個不在蘊處界戲論法上面的這樣子的一個程式、這樣子一個軟體,而能夠來互相之間綜合運作,直接、間接而輾轉出生你眼識所相應的、你夢中所見的這些大千世界不同的法。

那當然這樣子演說,稍微還是很難說能夠具足來讓新學菩薩生起信心,我們只能時間所限先暫時用這樣子的說法,先請菩薩們能夠至少暫時安忍於這樣子的說法。畢竟以後如果你真實地發起這個成佛之心,如實地一層一層地修學上去,不用等到成佛,大概等到您入了初地,您大概就能夠了知何謂「三界唯心,萬法唯識」,對於如來藏能夠出生萬法,具足空性、有性的道理,你所證、所行已經真實不退了,那時候您大概就能夠遠遠地超越我們目前所講的這個層次,而對於我們剛剛所說的,這個不可思議菩薩所能夠具足的這樣的不可思議神通,你必定也無所質疑。

底下關於這個不可思議解脫法門這個相應的部分,我們簡單地帶過去,我們簡單地就直接跳到後面的大迦葉尊者相關的經文,我們來唸一下經文:【是時大迦葉聞說菩薩不可思議解脫法門,歎未曾有,謂舍利弗:「譬如有人於盲者前現眾色像,非彼所見;一切聲聞、聞是不可思議解脫法門,不能解了為若此也;智者聞是,其誰不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我等何為永絕其根於此大乘、已如敗種?一切聲聞、聞是不可思議解脫法門,皆應號泣,聲震三千大千世界;一切菩薩應大欣慶,頂受此法;若有菩薩信解不可思議解脫法門者,一切魔眾無如之何。」大迦葉說是語時,三萬二千天子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維摩詰所說經》卷2)

大迦葉這一大段,簡單來講,也正好為我們把之前幾個單元一直到現在的所謂的「不思議」、所謂的這樣子的「涅槃本際」,在大乘當中我們很清楚地已經知道,祂所直指的就是這一個具足空性、有性,具足一切無漏不思議法的這個如來藏真實心,以這個真實的中道心而來說祂不可思不可議;祂是二乘聲聞人滅掉蘊處界證入無餘涅槃之後,祂不是斷滅,祂就是涅槃本際。可是在大迦葉、舍利弗還沒有真實地在那一世迴小向大之前,迦葉尊者自慚自己是焦芽敗種,嚴格講這只是一個客氣話;可是依於迦葉尊者這樣子的演說、這樣的示現,我們就了知了在二乘、在這個阿含時期,所謂的十四無記、所謂的十四難、所謂的不可思議,包括了所謂的眾生不可思議啊、世界有邊無邊這些不應該去思議的不可思議法,只是對於二乘聲聞人要滅掉蘊處界,要讓「生滅滅已,寂滅為樂」為其所證的這一些二乘定性聲聞人,對他們而言,才是屬於 佛不為他們記說、無可奉告的法,因為於他們解脫分段生死無益。可是反過來,依於我們前面所說眾多的大乘經論,乃至目前這一部《維摩詰經》這一個迦葉尊者為大眾所說的,來勸請大家發起大乘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的這段經文所說,正好足以證明,大乘人來講,所謂的一切不可思議法都是可思可議;因為大乘人在明心七住位之後,他已經具足了總相智,當然是依於這個一切種子識,──能夠出生一切萬法的這個不可思議心如來藏,而來作這樣子的說法。

好!以下我們再來看看經文:【爾時維摩詰語大迦葉:「仁者!十方無量阿僧祇世界中作魔王者,多是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以方便力故,教化眾生、現作魔王。又迦葉!十方無量菩薩,或有人從乞手足耳鼻頭目髓腦血肉皮骨、聚落城邑、妻子奴婢、象馬車乘……」】(《維摩詰所說經》卷2)時間的關係,我們直接講到底下:【「……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有威德力故、現行逼迫,示諸眾生如是難事;凡夫下劣,無有力勢,不能如是逼迫菩薩,譬如龍象蹴踏非驢所堪,是名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智慧方便之門。」】(《維摩詰所說經》卷2)

這一大段,維摩詰居士順便就跟迦葉尊者講說了一件當您未來世要來成為某一尊佛的時候,當然我們也知道在《妙法蓮華經》當中,迦葉尊者金色頭陀也被 佛預記必將成佛;維摩詰居士趁此就先預記,先提醒眾多的、在眾的諸多二乘乃至大乘菩薩:「所有的等覺菩薩祂要來百劫修相好,無一時非捨身時、無一處非捨命處,祂要頭目腦髓、國王、王位,乃至所有的這些我所,乃至自身的身命,一切身分都必須要捨,都必須要能夠依於斷盡最後一分的人無我、法無我的最微細最微細的隨眠種子,而來一切皆捨。」我們以前老是會錯誤地以為是一般的凡夫人就能夠來行這樣子的乞討事,而來讓這個等覺菩薩為您作布施,而這裡 維摩詰居士清楚地告訴我們了「龍象蹴踏」之處;這裡的「龍象」指的當然是指這些都已經證入了不可思議法門,乃至地地增上,乃至已經是等覺菩薩位,十地以上的等覺菩薩位了。一個等覺菩薩,要能夠來向祂乞討這個頭目腦髓、王位、城池,這相對應的這個乞討者必定也是另外一個至少也是等覺菩薩,乃至甚至更高證量的一個不可思議菩薩的示現,才能夠完成滿足這一個等覺菩薩百劫修相好的最難可思議之事。

最後經文又有說到了:【彌勒當知:菩薩有二相,何謂為二?一者好於雜句文飾之事,二者不畏深義、如實能入。若好雜句文飾事者,當知是為新學菩薩。】經文又說:【彌勒!復有二法,名新學者,不能決定於甚深法。何等為二?一者所未聞深經,聞之驚怖生疑,不能隨順,毀謗不信而作是言:「我初不聞從何所來。」二者若有護持解說如是深經者,不肯親近供養恭敬,或時於中說其過惡。有此二法,當知是為新學菩薩,為自毀傷,不能於深法中調伏其心。】(《維摩詰所說經》卷3)

從上面經文我們就可以知道,任何一個修學佛法的人,如果還錯誤地執著所謂的「輪迴、因果、報應」竟然還是要抄襲自古代印度教,乃至認為說:「阿含裡面的十四無記、十四難,是佛依於『緣起性空』至高無誤的道理而演說,任何人,特別是後期的這些所謂的『大乘佛經、大乘佛學』修行者都是錯誤,都是違背佛陀本懷!」像抱持上面我們所說的這樣子的邪見的人,正是 維摩詰菩薩在這裡所訶責的所謂的「新學菩薩」。

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就先演說到這裡,謝謝各位菩薩。

祝願各位吉祥自在、一切無礙!

阿彌陀佛!


點擊數: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