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宗在佛法中之定位(四)

第106集
由正文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

阿彌陀佛!

我們今天要繼續跟各位來說明的是「禪宗在佛法中的定位」。

我們上一集有講到說,有一些佛學學術研究的人,他寫的書叫作《以佛法研究佛法》,來研究佛法、研究禪宗。這個在以學術研究裏面的人,沒有真正的證悟如來藏,甚至於因為這樣子,反而墮入了密宗應成派中觀的邪見裏面,而成就了建立、誹謗見,也就是成就了建立見還有誹謗見這兩個邪見。因為這兩個邪見,所以否定了三乘佛法的根本識如來藏;否定了三乘佛法的根本識如來藏的人,佛說這個叫作一闡提人,也就是悉斷善根之人。這個在《楞伽經》裏面 佛說這個是一闡提人,是悉斷善根之人。所以我們在修學佛法一定要非常的謹慎,不要隨邪見的人誤謗佛法。因為禪宗開悟,乃至於各宗各派的開悟,全部都是依止著這個根本識如來藏,依止著這個 佛所說的第八識心而入了一乘道,入了別教大乘的修學之門;所以,如果說要以佛法研究佛法,卻反而墮入了密宗的應成派中觀邪見當中,而墮入了一切法空的這樣子的一個斷見裏面,也墮入了意識細心的建立見這樣子的兩個邪見裏面,來否定三乘佛法的根本識如來藏,那這樣子將會成為一闡提人。

那有的人說如來藏學,「強調如來藏學是貶斥阿含與中觀的」,那這個是不如理說的,這個是錯誤的說法。其實如來藏學,正是阿含跟中觀的根源,所以說「強調如來藏是貶斥阿含與中觀」這樣子的說法,其實是根本不懂中觀,也不知道禪宗真正的道理;不知道中觀所悟的就是同於禪宗所悟的如來藏心,所以才會這樣說。那就是因為不知道,其實 佛在阿含裏面早已說了這個第八識心,叫作欣阿賴耶、憙阿賴耶,祂叫作本際,祂叫作所知依,所以早已經說了這個心了;因為讀不懂阿含,所以認為說「強調如來藏就是在貶斥阿含」。其實如來藏本身就是般若智慧啟發的根源,也就是說中觀般若其實是依著如來藏而有;所以,強調如來藏不但不是在貶斥阿含,也不是在貶斥中觀,反而是其實就是在弘揚阿含與弘揚中觀。這些人因為不知道如來藏學其實是阿含與中觀的根源,也不知道說四阿含中 佛早已經隱說藏識的密意,早己經宣說中觀般若,並不是沒有說。

佛早已經在阿含與中觀裏面講了如來藏了,佛在阿含裏面說的這個心,就是前面所說的欣阿賴耶、憙阿賴耶,還有本際,還有所知依,還有有分識,都是在講這個心;那在般若裏面也早已經說非心心、無心相心、非一非異的這個心,這個心在中觀般若裏面,其實早已經宣說了。

所以,平實導師所著作的《真實如來藏》一書,祂其實也是依止著阿含正理所作;雖然書名是叫作《真實如來藏》,其實裏面所說的這個《真實如來藏》裏面的真義,全是依著阿含正理所著作的。平實導師所著作的《阿含正義》一書,那更是依著阿含正理,貫通了三乘的菩提。這裏面把三乘菩提裏面,阿含早已經說的 佛所說的這個第八識心,從一開始的時候,「初、中、後善」、「純一滿淨」。這個佛法在阿含期的時候,其實就已經隱覆密意在這裏面已經說出來了。那我們正覺教團所依循的禪淨班的教材,也大多是取材於《阿含經》;而 平實導師所著的諸書當中,多年來所弘揚的法無非是中觀的境界,也無非就是菩薩般若慧。正覺教團在我們現在法界衛星所弘揚的三乘菩提之法,也無非就是中觀的境界,無非就是般若。所以般若中觀的總相智還有別相智、種智,它是甚深極甚深的,未知未證的人怎麼可以妄評呢?未知未證的人,怎麼可以就隨便批評說「講如來藏就是在貶抑中觀,講如來藏就是在貶抑阿含」呢?

有智慧的人是一定不會隨這些佛學研究者,將佛法分割得支離破碎的。因為如來藏學其實正是阿含與中觀的根源,這個當中對於佛法的宣說,只有深淺廣狹的差別;對於法義的根本,則是「初、中、後善」、「純一滿淨」,並沒有差別的。所以若想要證悟中觀般若智慧,必須要證悟自心如來藏,因為證悟自心之法門,從七住位的中觀開始,乃至於到初地道種智的般若智慧,乃至於到最後佛地的四智圓明的究竟中觀般若,都不能外於第八識。

如果有人主張「外於如來藏的這個第八識心而有佛法可證」的人,如果不是方便說是證悟二乘菩提的話,那一定是外道的邪見。也就是說,如果有人主張「外於如來藏而有佛法可證」的人,這個就是一定是執著外道以意識心為常住不滅心,或是說以一切法空的這個常見跟斷見的外道邪見。那如果有人主張說「外於第八識如來藏而有般若可證,而能成就中觀」的人,這個就是大乘的凡夫;如果進一步否定如來藏,那這個人就是破壞佛法的人。如果他只是主張「外於第八識如來藏而有般若可證,而能成就中觀」的人,這個只是大乘的凡夫,這個是因為凡夫的邪見;但是如果因為這樣的凡夫邪見,進而否定如來藏的話,這個人就是成為破壞佛法的人。如果以意識覺知心為真如,以這個意識覺知心為真如,以意識覺知心為如來藏的人,這個人一定會墮於常見的外道法裏面。這樣子的人連別教的六住位的修行都還沒有滿足,他是墮於能取心裏面;這個能取心,這個覺知心的能取心,因為能取六塵的緣故,所以祂叫作能取心。

那如何親證般若中觀這個大乘別教明心開悟呢?我們如何去親證般若中觀呢?親證般若中觀的般若心,想要證悟般若中觀,一定要知道般若中觀的意涵,其實就是如來藏的本來性、自性性、清淨性還有涅槃性。因為有這樣子的本來性、自性性、清淨性、涅槃性,所以如來藏具足了不生不滅的體性,具足了非一非異的體性,具足了非有生滅、非無生滅的體性,具足了非斷非常的體性;所以祂是具足了中觀的中道性,也就是具足了真正的般若的中道性。

自古以來的祖師,藉教悟宗的人雖然是不乏其人,但是比之於禪宗的教外別傳而開悟的數量,是非常懸殊的。所以想要證悟中道般若的人,想要證悟三論宗所說的中道般若的人,法門雖然有八萬四千,但是還是以禪宗的參禪法門為最直接、最迅速的法門。有一天如果證悟自心藏識,般若慧就會依著自心藏識源源而生,這個般若慧沒有必要人教,自己就能夠會通《般若經》,能夠證知《般若經》的意涵;也將逐步會通方等經典,將逐步會通大乘方廣經典;乃至漸漸能證入初地的道種智,也漸漸的能夠了知佛菩提道的修學次第。這都是依於證悟自心如來藏所發起的般若智慧,才有辦法達成的。而證悟自心的無量法門當中,則以禪宗教外別傳的法,最為殊勝、最為迅捷。因為證悟了如來藏以後,一念相應便證中觀,便入中觀見,便入中觀的佛法見地裏面,生般若的總相智。所以禪宗在佛法中的地位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它是入道的關鍵。

所有一切佛法的修行,也就是說別教大乘佛菩提道的修行,它的最主要的一個門檻,就是禪宗開悟明心證悟如來藏的這個門,它是最主要的一個入道的關鍵。所以一切宗派種種法門的修行,如果能夠悟得自心如來藏,那這個法門就是禪宗的法門,並沒有什麼不一樣。如果沒有這個頓悟自心的歷程,不知道自心是什麼,就不能會通般若中觀;不能通般若中觀的人,就沒有辦法證入初地的無生法忍,那成就佛果就更不用說了。而三論宗所說的般若,其實就是證悟禪宗所悟的標的,也就是說證悟禪宗悟入的第八識如來藏心;禪宗的參禪法門,也就是證悟三論宗的般若最便捷的一個法門,兩者不應該分宗的。不應該把禪宗跟三論宗把它切割開的,因為三論宗所說的般若,其實就是禪宗所悟的標的;而禪宗參禪的法門,也就是說證悟三論宗般若最便捷的法門,其實就是必須要透過禪宗的參禪,所以兩者不應該分開的。而三論宗的人若不經禪宗的證悟自心,也一定不能會通三論的宗旨,如同斷見外道一樣,以一切法空為般若;以一切法空為般若,就會離三乘菩提道很遠很遠啊!

而禪宗既然是居於佛道超凡入聖的關鍵,所以進入此門以後,才能進入佛菩提道的修學,所以禪宗的重要性不言可喻。然而,卻有執著一切法空為般若的斷見外道的法師,對於禪宗的重要性渾然不知,卻妄評禪宗而貶抑禪宗,暗示禪宗的思想同於外道梵我神我,暗示禪宗的思想同於外道梵我神我的常見外道見或斷見外道見;所以成就了誹謗大乘正法的重罪,這叫作凡夫愚人邪見。修學佛法的佛弟子千萬不要效法。

禪宗學人也不能以見道畫地自限。雖然如此,也就是說禪宗的證悟,禪宗證悟自心的這個標的,其實是各宗各派所必須要證悟的最主要的一個標的;但是禪宗的學人也不能因為這樣子就以見道畫地自限,以為這樣子就滿足了。古時候,有很多的禪宗祖師證悟了自心以後,就開山度眾接引學人,終其一生以見道為主,這樣子的一個行為其實是不可取的;因為禪宗其實悟了以後,他只是一個入道的開始,必須要從這個地方開始進佛菩提道入門去修學。一切宗派的見道人,既然已經悟得了自心,通明了這個法界的實相,應該要求見道的通達;不只是見道位的總相智的獲得而已,應該要求取見道位的通達。見道位通達以後,才能夠入到初地中修證初地所證的鏡像觀,乃至於二地的光影觀,乃至於三地的谷響觀,乃至於一直到究竟佛地之道。

所以,禪宗的學人不應該以見道為自足,不應該以見道為自滿,必須要求進入通達位;乃至於於通達位以後,進入修道位,進入佛菩提道十地的修道位。所以禪宗不應該以古來破參明心、重關見性、牢關涅槃三關自限,應該在接引有緣的眾生之外,明確地建立佛菩提道的修證次第,以唯一佛乘自許,以教令有緣人遍證佛菩提道內涵而自我期許,不應該以三關畫地自限。所以,禪宗對於令人證悟自心,令人進入大乘佛菩提道的修學,是最有能力擔任此重任的。所以,各宗各派的開悟,都不離禪宗的證悟如來藏;而禪宗其實也是必須以證悟如來藏以後,開始慢慢地進入通達位、進入修道位為自我期許,不應該畫地自限的。

所以,我們說「禪」就是思惟觀,就是參禪,「宗」就是佛心;禪宗的意思就是透過參禪、思惟觀,而悟入了這一個眾生皆有的這個本來的佛心,也就是本來自性清淨涅槃的這個自心如來藏心,所以禪宗才會又叫作佛心宗。而歷代的祖師各宗各派,所悟的都是同樣的這個第八識如來藏心;並沒有外於這個第八識如來藏心,而有能夠開悟的這個心。那開悟了以後,一切宗派種種法門的修行都必須以開悟如來藏心以後才次第地展開;一切宗派種種法門的修行,如果能夠悟得自心如來藏,那這個法門其實就是禪宗的法門。所以只要能夠悟得自心如來藏的法門,都是攝屬在禪宗的法門。

那禪宗在佛法中的地位,是因為它是入道的關鍵。也就是說,我們修學佛法,都必須依止著禪宗開悟自心如來藏的這個不二門,為入道的關鍵。也就是說,以這個入道關鍵為分水嶺,在這個前面所修學的就叫作菩薩外門修六度萬行,悟了以後所修的就叫作菩薩內門修六度萬行;因為這樣子的開展,才有辦法進入佛菩提道的真正的修學。要進入佛菩提道的修學,也就是說要進入菩薩的十住、十行、十迴向乃至於十地道種智的修證,乃至於一切種智的修證,一直到佛地究竟圓滿,這個都是必須要依止禪宗開悟明心的最初階的階梯為入門的一個開始;所以,這個地方是我們修學佛法,入道的一個最主要的關鍵。

各宗各派全部都是必須要依止了這樣子的這個入宗門、入這個佛心、入這個禪宗心宗的這樣子的一個關鍵,為入門的開始,才有辦法進入佛菩提道的修學。所以其實各宗各派所悟的,同樣的都是這個真如如來藏心,不外於其他的這個心。如果外於其他的心,一定是佛門外道;外於其他的心而求證如來藏心的話,那一定是佛門外道;外於如來藏心而說能夠修學佛菩提道乃至於二乘的解脫道,那個叫作緣木求魚,那個是絕對不可能的。是一定必須要悟到這個真如,悟到這個如來藏心。也就是說,各宗各派所悟的如來藏心,其實祂都是同一個的,沒有另外的一個心,所以它是不二門。所以,所有各宗各派其實它是不應該分宗分派的。

各宗各派其實所悟的、所修學的這個次第,都必須依止著這個如來藏心,必須依止著禪宗所說的這個如來藏心,才有辦法進入別教的修行,進入大乘佛菩提道的修行;如果不是悟得這個如來藏心的話,就沒有辦法進入佛菩提道的修行的階梯。也因為這個樣子,我們必須要再一次的強調說,其實各宗各派所悟的都是這個如來藏心;各宗各派雖然是方便有多門,但是歸元無二路;各宗各派其實是不應該分宗分派的,各宗各派其實所依止的全部都是這個如來藏心。所以各宗各派嚴格說來,其實就是只有佛心宗,其實就是只有釋迦宗,沒有其他各宗各派。各宗各派是方便所攝,是因為方便行門,所以說有各宗各派的行門;但是方便雖然有多門,但是歸元無二路,歸元無二路全部都是要匯歸到這個真如如來藏心。所以,禪宗的佛法就是攝於各宗各派,修學佛法必須要入到宗門理地裏面,才有辦法修學佛法。

那我們「禪宗在佛法中的定位」到這裏已經說完了,今天就跟各位分享到這邊。

阿彌陀佛!


點擊數:9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