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阿含论大乘是佛说(二)

第113集
由 正昌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电视机前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的电视弘法节目,在此先问候大家:少病少恼否?色身康泰否?道业精进否?

目前正在演述的单元是“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接下来将继续为大家解说,从阿含经文中的记载,我们来论大乘佛法是佛说。

阿含部的《新岁经》卷1中记载:

尔时世尊见岁时到,愍念诸会,在比丘前三自令竟;所立毕讫,五比丘从座起,建立新岁。适立新岁,一万比丘得成道迹,八千比丘得阿罗汉,虚空诸天八万四千,咸见开化,皆发无上正真道意。讲说经法不可计数,众生之类,建立三乘。

从这部《阿含经》的经文中,提到建立三乘,以及上集所列举出的种种阿含部经中,在在都可以显示出:大乘法是在佛世时就已经开始弘扬的。因为四阿含是 佛在示现入灭后就立即展开集结的;由这些阿含部中的经文记载中,我们就可以证明诸阿罗汉是常常参与大乘法会、听闻大乘经典的。

然而从阿含诸经中只有大乘法的名相,却没有大乘法义的实质,这个《阿含经》中所显示出来的事实,就可以证明:亲证大乘法的诸菩萨们听完阿罗汉们所集结的阿含诸经后,发觉其中并没有大乘法的实质,只有大乘法的名相,所以只好另外再集结阿罗汉们所不懂的大乘经典,以免大乘经义失传于人间,因此菩萨们于七叶窟外集结的大乘经典;当然是佛世时就已经弘传的大乘法。所以大乘经典不应该被质疑,并妄谤为说——不是 佛陀在世时就存在的,否则阿含部的经文就不该有这么多大乘法的名相出现。

这个大乘法在佛世就已经弘传的事实,不但《增壹阿含》、《杂阿含》部的经典中如此,在最先宣讲的《长阿含》中,早就已经曾说过有三乘法了。譬如《长阿含经》卷3有如是记载:

佛告阿难:“天下有四种人,应得起塔;香花、缯盖、伎乐供养。何等为四?一者如来应得起塔,二者辟支佛,三者声闻人,四者转轮王。阿难!此四种人应得起塔,香华、缯盖、伎乐供养。”

这经中明文记载着应被起塔供养的,有如来、声闻、缘觉的三乘圣人之名。而这三乘圣人之名,在《长阿含经》卷3中也有如下的记载:

此有为法,流迁不常住,今于双树间,灭我无漏身。佛、辟支、声闻,一切皆归灭;无常无撰择,如火焚山林。

这是最早集结出来的初转法轮经典,其中都说明有三乘圣人的,所以佛世就有修学大乘佛菩提道的菩萨众存在,并不是只有修学解脱道的二乘人,所以在阿罗汉们所领导、最早集结出的《长阿含经》中才会看到三乘圣人之名。

又如过往诸佛,以及我们的 本师释迦牟尼佛,从来都是由菩萨来降神成佛,不曾由声闻、缘觉来降神成佛的,这也是有阿含部的经文为证的,《长阿含经》卷1:

毗婆尸菩萨从兜率天降神母胎,从右胁入,正念不乱。当于尔时地为震动,放大光明普照世界,日月所不及处皆蒙大明,幽冥众生各相睹见,知其所趣。时此光明复照魔宫、诸天,释、梵、沙门、婆罗门及余众生普蒙大明,诸天光明自然不现。

过去无量诸佛,都是由最后身菩萨来人间成佛,现在是由最后身菩萨的 释迦菩萨来人间示现成佛,当来下生成佛者是弥勒菩萨,这些都不是声闻罗汉。所以从来没有听闻 佛陀说过,有声闻人可以成佛者,由此可见,佛陀确实曾经宣演大乘法,不是由后来的声闻弟子自行发展就能够演变出大乘法的。

只有修学大乘佛菩提道的菩萨才能够成佛,并不是修学二乘解脱道就能够成佛,譬如《长阿含经》卷2中的记载:

复次,阿难!若菩萨始从兜率天降神母胎,专念不乱,地为大动,是为三也。复次,阿难!菩萨始出母胎,从右胁生,专念不乱,则普地动,是为四也。复次,阿难!菩萨初成无上正觉,当于此时地大震动,是为五也。

上述《长阿含经》中的记载说:菩萨才能够成就无上正等正觉的佛,不是声闻罗汉或是缘觉辟支佛能够成佛;从这些阿罗汉们所集结而成的《长阿含》经典中就可以证明,真正亲证二乘解脱道的阿罗汉们,其实他们都很清楚地知道一切佛都是由菩萨来修成的,不是由阿罗汉们来修成的。所以成佛当然是要依佛菩提道来修,才能够成就的,从来都不是依声闻菩提、缘觉菩提来修行成佛的;而且声闻菩提与缘觉菩提修证成功时,都只是能证得有余、无余涅槃,而不能发起般若智慧以及一切种智,并且是舍寿之后都会入于无余涅槃的,都不可能长远地住世而成佛;除非已经回小向大而成为菩萨了,转修佛菩提时,才不会入无余涅槃。所以二乘圣人回小向大以后,仍然是菩萨,仍然是要依佛菩提的修证才有可能成佛;所以说从来都是由菩萨来人间成佛的。既然是由菩萨来成佛,不是由声闻、缘觉来成佛,当然会有菩萨追随诸佛来护持以及弘扬佛菩提的成佛之道;怎么能够说诸佛住世时,会没有菩萨在弘扬佛菩提,而只有声闻人在弘扬解脱道呢?假使有人坚持说:修学二乘解脱道的无学圣人,只要能够发起大悲心,愿意生生世世利乐众生而永远不入无余涅槃,就可以成佛。那么上述由阿罗汉们所集结而成的《长阿含》经典中的记载,是不是应该改成:阿罗汉、辟支佛、菩萨初成无上正觉,当于此时地大震动,是为五也?但是实证二乘解脱道的阿罗汉都不这样说,只有连我见都断不了的凡夫,他才会主张说:修学二乘解脱道,只要不入无余涅槃,愿意生生世世利乐众生,就是成佛了。所以假使不修学佛菩提道,纵使是二乘的无学圣人,他能够发起大悲心,历经了三大阿僧祇劫,断除烦恼习气种子以后,仍然只是二乘圣人,仍然不是佛;因为他们连大乘佛菩提道的三贤位中,七住位以上应有的般若实相的智慧都没有,也没有诸地菩萨的一切种智的证量,更不用说佛地四智中连一智都没有发起,所以絶对不可能成佛。

所以一切如来在往昔无量世中,都是当菩萨的,都是修学大乘佛菩提道;从来不是当声闻罗汉,也从来不是以二乘解脱道作为唯一的修证,这当然也是有阿含部的经文为证的,如《长阿含经》卷5中的记载:

童子告曰:“汝乐闻者,谛听!谛受!当为汝说。”告诸天曰:“如来往昔为菩萨时,在所生处,聪明多智。诸贤当知……。”

这段经文中明文记载“如来往昔为菩萨时……”,所以能够成佛的前提,就是过去无量世都是行菩萨道的菩萨,而不是专修二乘解脱道的阿罗汉、缘觉。所以 世尊终究不曾说过“如来往昔为罗汉时”、或者“如来往昔为辟支佛时”,都是说“如来往昔为菩萨时”,既然是往昔修学大乘佛菩提道的菩萨才能够究竟成佛,这就显示出大乘佛菩提道一定有不同、并且超胜于二乘解脱道之处,那么成佛以后怎么可能只有宣说只能证得涅槃的二乘解脱道,却不为求成佛的菩萨们宣说可以让人究竟成佛的大乘佛菩提道的道理呢?所以大乘的佛菩提道,一定在佛世就会宣讲的,也是会由菩萨们来弘扬的。所以大乘佛菩提道,不可能等到数百年以后,再由只懂声闻法的声闻部派的僧人们发展、演变、弘扬出来。因为二乘解脱道的极果,就是阿罗汉、辟支佛,但是连证得阿罗汉的二乘圣人,在集结《阿含经》时都只能记录大乘法的名相,却无法集结大乘法义的实质内容,还是要靠菩萨们另外集结出大乘经典,这就显示出二乘圣人是不懂大乘法的,这就证明了大乘佛菩提道不是从二乘解脱道发展、演变出来的。如果大乘佛菩提道可以从二乘解脱道发展演变而来,那么阿罗汉集结《阿含经》时应该说“如来往昔为罗汉时”如何如何……最后成就了佛果,但是阿罗汉们都不作此说,所以说只有连声闻解脱果都无法实证的凡夫们,依着自己对于二乘解脱道的错误的思惟想象,才会说大乘佛菩提道可以由只懂声闻法的声闻部派的僧人们来发展、演变、弘扬出来。由此也可以证实:大乘佛菩提道不可能等到数百年后,再由声闻部派的僧人们来发展、弘扬出来。这其实是很容易理解的事实真相,但是某位法师等这些人承袭了假藏传佛教的应成派中观等邪见,一概否定、不信受,心态上确实是很奇怪的。

只有修学大乘佛菩提的菩萨才能够成佛,不是实证二乘菩提就可以成佛,如阿含部的《佛开解梵志阿拔经》卷1中记载:

佛言:“吾求道已来,历世久远,不可称纪;常奉诸佛,行菩萨道;所事师友,无复央数。”

经中记载 释迦世尊成佛以前奉事诸佛时,都是行菩萨道的,而且时节非常的久远乃至无法计算,这就证明诸佛住世时一定会教导菩萨们修学大乘佛菩提道,所以才会有菩萨在佛世时亲近事奉诸佛。因此阿含部的经典中,释迦世尊说自己往世以菩萨的身分,亲近、供养、奉事于无量诸佛的记载就可以证明:释迦世尊在世49年的弘法期间,一定会如同往昔所奉事的诸佛一样,传授大乘佛菩提道给菩萨们,菩萨们也会在佛世时弘扬弘传大乘法。由于这是佛世时的阿罗汉们所亲见的,所以在集结阿含部经典时也一定会把这些事实显示出来,让未来世的众生知道佛世就已经有大乘法的弘传,并不是只有二乘菩提。这也证明了:释迦世尊久远世以来都是修菩萨道的,从来不是修声闻法的解脱道、也不是修缘觉法的二乘解脱。所以集结《阿含经》的二乘阿罗汉们都知道,世尊的成佛,是修学大乘佛菩提的菩萨道才成就的,并不是修学二乘解脱道就可以成佛的。所以《阿含经》中才会记载说:释迦世尊过去“常奉诸佛,行菩萨道”,而不会说“常奉诸佛,行罗汉、缘觉道”。所以说,一些不懂二乘解脱道的凡夫,以自己对于二乘解脱道的错误的思惟想象,妄想二乘解脱道可以由后来的声闻部派僧人们,经过发展而最后演变成大乘法,再由这些声闻部派的僧人们来弘扬大乘法。却不知道,已经实证声闻解脱道极果的阿罗汉们,在《阿含经》中所记载的 释迦世尊过去“常奉诸佛,行菩萨道”——背后的道理就是说,单修二乘解脱道并不能使人成佛,只有修学大乘佛菩提道的菩萨才能够成佛;而二乘解脱道的修行人就算已经成就了阿罗汉果、缘觉果,都还不是佛,这是实证二乘菩提的阿罗汉、缘觉圣人们都知道的“菩萨成佛”正知见。所以说,只有不懂二乘解脱道的凡夫们,自己以自己误会后的解脱道,才会生起只要修学二乘解脱道就可以成佛的邪见。

诸佛都是以三大阿僧祇劫修行菩萨道的身分来成佛的,从来不是以声闻身分来成佛的,如《增壹阿含经》卷14记载:

是时彼鬼白世尊曰:“我今极饥,何故夺我食?此小儿是我所食,沙门!可归我此小儿。”世尊告曰:“昔我未成道时曾为菩萨,有鸽投我,我尚不惜身命,救彼鸽厄。况我今日已成如来,能舍此小儿令汝食噉?汝今恶鬼尽其神力,吾终不与汝此小儿。云何恶鬼,汝曾迦叶佛时,曾作沙门、修持梵行;后复犯戒,生此恶鬼。”尔时恶鬼承佛威神,便忆曩昔所造诸行。

上述《阿含经》中记载 世尊开示说,祂未成佛之前的身分是菩萨,所以在行菩萨道的过程中,曾经为了救护一只鸽子的性命,不惜身命而割肉喂鹰,所以如今成佛了,怎么可能任由恶鬼来吃小孩的身肉,却不加以慈悲的救护呢?由此可知,佛既然说祂成佛前的身分是菩萨,那就一定是修菩萨行、证菩萨法的,所以当修学菩萨道的过程中,所应证的法、所应行的一切慈悲救护众生的菩萨行,都已经具足圆满以后才可能最后成就究竟的佛果。所以成佛之后,当然不可能不宣讲菩萨法道,而只宣说声闻缘觉之道。如果只要修学二乘声闻缘觉的二乘解脱道就可以成佛,那么阿罗汉们集结《阿含经》时就应该改成:“昔我未成道时曾为阿罗汉,有鸽投我,我尚不惜身命,救彼鸽厄。”但是不论在佛世时,或是佛灭后集结《阿含经》的时候,乃至于像法、末法的时期,都不曾看见有任何一个真正实证声闻菩提的阿罗汉,他跳出来抗议说《阿含经》中所记载的 佛说“昔我未成道时曾为菩萨”,如何如何行菩萨道,这样的说法是错误的,应该修改。所以说只有误会了解脱道,生起了阿罗汉就是佛的这些邪见凡夫们,他们连我见都不曾断,更没有丝毫解脱道上的实证;他们才敢跳出来否定佛世时有大乘法、并且有菩萨在弘传大乘法这样的事实。可是他们所不知道的真相却是:凡是一切实证二乘菩提的阿罗汉、缘觉们,都不可能否定大乘法的存在。所以 佛示现灭度以后,集结《阿含经》的阿罗汉们才会如实地记录下 佛所开示的“昔我未成道时曾为菩萨”这样的圣教开示内容,显示出说在佛世时,佛确实有说过大乘法,也有菩萨在弘传大乘法的事实。由此也可以证明:虽然集结《阿含经》的阿罗汉们,他们只证得二乘菩提的解脱道,对于大乘佛菩提并没有实际上的亲证,所以在《阿含经》中只能够留下有关于大乘法的名相,却无法留下大乘法的修学的实际内容,使得菩萨们会另外再集结大乘经典而流传于后世;但是由于《阿含经》中记载了这些阿罗汉们,他们所不懂的大乘法的名相,从这里也可以证明集结了《阿含经》的阿罗汉们,他们一定曾经参与 佛说大乘法的法会,所以这些大乘法的名相,才会被记载于阿含部的诸经当中,而能够流传于后世的今时。因此从《阿含经》中的文字记载就已经有大乘法名相的存在,这就可以证明在佛世时,佛确实有说过大乘法,所以这些大乘法的名相才会被不懂这些大乘法内涵的二乘阿罗汉们,记载在《阿含经》中。由此可证:大乘经典确实是 佛所说,而不是如那些邪见凡夫们所说:大乘经典非佛说。

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就先说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