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代MUCH台--發現新台灣 採訪正覺教育基金會(二)

主持人:觀眾朋友您好!歡迎收看「發現新台灣」,我是陳思吟。上個節目,我們請到正覺教育基金會與觀眾分享他們濟世救人的理念,這集節目再度邀請到正覺教育基金的稽核長余正偉先生,繼續和我們談談關於佛教的大智慧。余先生, 您好!

余正偉老師:思吟好!各位觀眾,大家好!

主持人:首先想要請教余先生,我們在圓山捷運站附近,可以看到你們設置一個很大的一個LED燈的大型招牌,上面用詞相當的直白,指出正覺其實是不贊成某一個教派的作法,那不知道你們用意是什麼呢?

余正偉老師:好的。正覺教育基金會設置大型的LED看板,這是為了提醒社會大眾:有關於在中國流傳了上千年的喇嘛教,它的本質不是正統的佛教,而是印度後期大乘佛教衰敗了以後,被印度教譚崔性力思想滲入,發展出來的坦特羅佛教;所以數百年來,中華文化一直都是把它叫作喇嘛教,以有別於漢傳的正統佛教;在學術界也一向稱其為Tantric Buddhism,也就是譚崔化的佛教。那麼這種譚崔化的喇嘛教,他最大最直接帶給社會的傷害,一則是增加了宗教的性侵害,第二則就是傷害了正統的佛教,特別是在元朝的時候,我們會發現到很多這樣的事實。佛教正覺教育基金會-我們是本諸社會的正義與佛教的良心,依著本會設立的宗旨進行社會公益,在合乎國家法令的前提下,用這樣子大型的LED看板的方式,來提醒跟教育社會的大眾,要避免這一類是可以完全事先預防的宗教性侵事件,也就是要還給民眾知的權利。並且這個正覺的LED看板,曾經在2011年10月的時候,我們委託大台北北部在地的大學-聖約翰大學馬裕豐教授,進行了問卷的調查。經過了學術的方法,客觀的調查之後,發現超過一半以上的民眾都是同意這樣子 LED廣告的作法,不同意的比例只有3%。並且根據調查,80%以上的民眾都認為,這樣的一個廣告,它會有提醒民眾 保護女性的功能。也就是說,經過學術的調查,顯示出這個LED看板的內容,它不僅僅是一個言論自由的落實,而且合乎國家法令,而且還得到了大部分民眾的支持。

主持人:那從剛剛您說的上述的說明內容裡面,我們聽到一個問題:大乘佛教衰敗它指的是什麼呢?因為就我們所知道,台灣其實是佛教相當興盛的地方。

余正偉老師:是的。印度本來就有原住民的叫作達羅毗塗文化,跟後來才進來的新住民亞利安人,亞利安人帶進的這個《吠陀經》,兩種文化互相融合以後,就形成了在 釋迦牟尼佛出生之前的婆羅門教文化。在這個文化當中,以男女雙修當作一種修行的手段。這樣的一個想法,是本來就存在於古印度婆羅門教的教理當中;甚至當時有一支教派,為了實修這個男女雙修,他們還立了一條戒律,叫作:不可拒絕一個要求雙修的女人。

主持人:不可拒絕?這麼的強硬啊!

余正偉老師:是的,而且是立為戒律。不管是傳統的吠陀文化、婆羅門教,或者是後來新改革出來的新沙門主義─也就是被佛陀稱之為六師外道,在佛教出現以後,由於佛門對他們的辨正,使他們逐漸地規模縮小了很多;也就是外道們他們也逐漸地改革,然後融合出其他宗派的教義。印度的歷史研究告訴我們,在公元六世紀以後,印度教的勢力它隨著佛教勢力衰弱,而印度教的勢力就逐漸強盛。當時印度教內部《往世書》,也就是那個Mahaprana的興起,使得原本吠陀方法的祭祀,改變成為各支教派的一種對神靈的崇拜,叫作Bakti。那源自於古印度婆羅門教,這一支性力的這個譚崔思想,也開始被引進進入各別的教派。比如說最有名的就是供奉濕婆 Shiva這個性力派Saktas,還有供奉毗濕奴Visnu這個般遮羅塔拉(Pancaratra)這一支教派;另外像流行於東印度,從孟加拉傳回來,也是供奉毗濕奴的易行派Vais nava sahajias,這幾支教派他都接受了這種雙修的譚崔的思想。比方說在這五年之內,開始進入台灣的譚崔瑜伽,就是這幾支印度教派的後裔。那麼當時的這種譚崔思想,也進入到印度正在衰敗的晚期大乘佛教;到了八世紀、九世紀的時候,就成為大規模的佛教密教化,也就是佛教譚崔化;到了十世紀的時候,幾乎是全面性的譚崔化佛教,這個在印度的考據、考古上面,是已經很確定了。在政治上,笈多王朝被來自於東印度的波羅王朝所取代,原本已經很衰弱的佛法中心,就從本來的那瀾陀寺,也就是我們大唐玄奘法師當年留學的地方,從那瀾陀寺轉變,變成由波羅王朝所支持的超戒寺所取代了。

主持人:是。

余正偉老師:那佛法也就從原本 釋迦牟尼佛所傳授下來的聲聞乘、緣覺乘(也就是我們中國人所說的小乘Sutrayana),然後以及大乘Mahayana,這三乘菩提就逐漸地改變了,出現了這個以四部續派為核心,外表雖然仍然披著是大乘佛法的外衣,可是他們就自稱有別於三乘出來一個新的乘,叫作金剛乘Vajrayana;其中前三部的這個作密、行密、瑜伽密,都曾經在中國的唐朝大大地流行。中唐的王室曾經獨尊這些來自於印度的密教大師,當時這一些密教大師甚至有特權,可以在王宮裡面坐轎子、騎馬。根據記錄,當時的大臣如果對皇帝有所建言,最快的方式就是先去賄賂這些密教大師,由密教大師向國王建言,什麼事都可以辦得成。

主持人:宗教直接影響了政治勢力。

余正偉老師:在這個唐朝的歷史就是這樣流傳下來的。到了最後,佛法的核心就被無上瑜伽所取代,那麼金剛乘就成為了當時流行在印度佛教的主體,那麼不再遮遮掩掩,他們直接提出了說:依止 釋迦牟尼佛所傳的顯教佛法,要經過很長遠的時間才能夠成佛;如果想要當世馬上就成佛,就必須要依止無上瑜伽的修法。

主持人,聽起來他們的作法,跟我們所認知的佛教的概念,有點不太一樣。

余正偉老師:是,非常的不同。一般世間的宗教都會禁止不正常的男女關係,認為說不正常的男女性行為,這個本身會阻礙到宗教上的成就。包括一神教他們也認為邪淫的人是不能上天堂的;那 釋迦牟尼佛在經典裡面教導我們「欲為不淨,上漏為患」,意思是說沉醉在慾望當中,這一件事情本身就不是一件清淨的事情。所以一般的宗教也都會設立不准邪淫的這樣的一個戒律,不管是西方的一神教,或者是中東的清真教,也是如此。當然!佛教的規定就更是如此了。

主持人:在這個地方就會有一個提問喔:其實每一個人,應該說每一個宗派,都有他自己的教義跟修行的方式,那每一個人去選擇屬於、或是符合他自己所想的修行方法,這樣子有什麼不妥嗎?

余正偉老師:最大的不妥就是在於:這樣的一個教義,它不是 釋迦牟尼佛所教導的,他應該把自己稱為印度教,或者是喇嘛教,而不應該說自己是佛教。

主持人:您是說它不能歸類在佛教的函蓋範圍之內,是這樣說嗎?

余正偉老師,是的,沒錯。像現在我們台灣也流傳進來印度教的譚崔修法,它實際的方法是一模一樣,這個就是他已經講明了:「我就是印度教,我不是佛教。」正覺教育基金會對他們就不會有任何的意見。一般的宗教性侵害是違背教義的,可是喇嘛教的宗教性侵害,卻是完全可以事先知道會有這樣結果的,可以說喇嘛教它所有的教義,包括前三部瑜伽,都是為了無上瑜伽而準備,都是為了男女雙修而準備的。

主持人:那余先生您剛所提到,這個某一個宗教他們對外宣稱修行方式,跟他們實際進行修行方法是有出入的,是這樣子嗎?

余正偉老師:是的 。在 釋迦世尊所傳授的佛法當中,即使是用想像的性行為,就已經是犯戒的行為,更何況是真刀實槍。早期正覺講堂在揭露出這些事實的時候,喇嘛教的回應是:我們沒有那種東西;後來又說:那個是古時候才有的事;到了現在又說:那個是要大成就者才有可能,現在沒有人可以了啦!

主持人:說法其實不太一樣,有改變了。

余正偉老師,不只這樣講,如果按照他所說的-已經沒有人可以,那這個雙身法早就應該消失不見了。現在有許許多多的喇嘛實際地在傳授密法第三灌頂,例如在灌頂過壟的時候,用明妃的畫相授予到弟子的手上,本身就已經代表第三智慧灌頂的許可完成了,甚至是後面雙身法實修的講解也不算是太罕見,特別是在歐美更是常見;而且在密續當中的明文規定,並不是什麼大成就者才能修的,許多密續主張,只要是對上師有信心的人就可以實修雙身法,或者說上師認為這個人可以修,他就能夠修。其實光是說到這一邊,觀眾朋友應該就會覺得這樣的教義好像有點怪怪的。

主持人;跟我們所理解的不太一樣。

余正偉老師:正覺同修會多年以來,就是要提醒大眾:這樣的一個教義是有問題的。我們從來不是要針對任何一件個案或個人。或者大家可以想一想:這樣的一個喇嘛教的教義,是不是我們想要的?這樣的一個喇嘛教真的是佛教嗎?那剛才主持人問到,可能有人認為說:我就是要用這樣雙修的方式,可以即身成佛啊!

主持人;那為什麼你們要阻止我呢?

余正偉老師:釋迦牟尼佛所說過的教法當中,有一些法,是三乘佛法共同的核心,也就是三法印-諸行無常、諸法無我、一切皆苦、涅槃寂靜;最後的涅槃寂靜是四法印的終極目標,也就是佛法以涅槃為目標,以涅槃為依止。所以五蘊的世間,它一定都是無常、苦、空、非身、無我的。意思是說,輪迴的三界由五蘊而構成,那五蘊就是色蘊、受蘊、想蘊、行蘊跟識蘊;在五蘊當中,沒有一個法是真實的,佛法的目標,就是要離開五蘊而證涅槃,因為涅槃離開五蘊十八界,所以說祂是寂靜。

主持人:余先生我們也很好奇,佛教教我們是,與世無諍,慈悲為懷。為什麼正覺教育基金會、或正覺同修會會對於另外一個教派作法其實不是很滿意,並且還比較極力地去評論呢?

余正偉老師:好的。像這樣子譚崔性力的修學方法,它從古時候就一直存在於喇嘛教跟印度教之中,比如說印度的譚崔瑜伽,現在在海峽的兩岸都正在被引入而且發展。譚崔法的實質,跟 釋迦牟尼佛所教授的三乘菩提,兩者背道而馳,那並不是正統的佛教。在過去的幾百年當中,喇嘛教也曾經侵入漢人的世界,造成了許多全國性大規模的悲劇,例如在元順帝、在明武宗,由於皇帝崇信喇嘛教,結果造成了國家的衰敗,人民水深火熱,在史書上記載的非常的明確。清朝早期建國的皇帝,像是努爾哈赤、皇太極,也都告誡貝子們這個喇嘛教的問題;到了乾隆皇帝以後,改為篤信喇嘛教,清朝也從此走上國勢中衰之路。這是過去在我們中國歷史上已經發生過很多的悲劇,所以正覺教育基金會有義務提醒民眾,給民眾知的權利。那也有人認為說:佛教徒不應該與他人爭論啊!卻忘了說,《六祖壇經》這句話的前提是建立在:「若覓真不動,動上有不動,不動是不動,無情無佛種。」六祖說的是動上有不動的真如自性,而且經文裡面說:「若言下相應,即共論佛義;若實不相應,合掌令歡喜。」是指說如果法義不相應,那就不應該要來爭論啊!大家都不要講話就好啦!可是這一句經文,正是六祖把關卡放在這句話裡面的地方,只有宗門具眼者能夠共議論,用這句話來過濾那些只知道字面意義的人,正是讓野狐現身之處。譬如說 釋迦牟尼佛在世的時候,祂每當聽到有六師外道在那邊講論錯誤的邪見,第二天 世尊就立刻前往說法,去糾正他們的邪說,甚至 世尊跟在這些外道之後,一個一個地方去辨正外道錯誤的言論。那如果依照這個的意思,釋迦世尊也成為一個一天到晚要跟人家爭論的人了。而正覺是依佛的教導,救護眾生遠離這個破壞三寶的罪業,救護眾生免於被惡見所壞,我們只是盡一個佛弟子所應盡的義務罷了。

主持人:余先生想請教,我們憑藉意識心有什麼不對嗎?像我們吃飯、睡覺、做一切的事情,不是都要用意識心嗎?

余正偉老師:前面我們提到佛法的核心是五蘊無常。意識心是眾生的工具,意識心是我們每個人法界的一部分,意識心要能夠生起,祂得先有色身、意根的配合才能生起,也就是《阿含經》所說的「意、法為緣生意識」。比如說我們可以想一想,當我們睡覺的時候沒有意識,昏迷的時候沒有意識,被麻醉藥麻醉的時候沒有意識,乃至於在我們此生一開始的受精卵,受精卵也沒有意識,得到了五、六個月,隨著我們身體器官的具足,才開始有一些微弱的意識出來,到了死亡之前意識也會逐漸地越來越不清楚而消失;也就是說在我們人類一生當中的開始與結束,是沒有意識的,而中間的三分之一以上的時間也是沒有意識的,但是我們的身體仍然在運作,世界仍然在運轉,因果種種在每一分每一秒當中,從來沒有中斷過。佛陀告訴我們意識是被生之法,意識是別人所出生的,要有意識得先要有健康的色身、有第七識意根、要有六塵、要有法塵,意識祂是依於許多條件先具足了,才會有意識出來,所以意識是很晚才被出生的一個法。就佛弟子而言,意識是識陰中的一部分,所以大家都知道 佛說過:照見五蘊皆空,才能度一切苦厄。如果仍然執著自己的五陰,特別是依止識陰為究竟,依止那個已經很末端才出生的意識心,那就永不得解脫。所以如果有人教導把修行的重心要放在五陰上,那就曉得這一個人所說的道理不是 佛所說的道理。所以結論:意識心是眾生要用的工具,可是佛法的實證,必須要離開意識識陰。

主持人:是。那關於這修行的方式,正覺最後還有什麼呼籲嗎?

余正偉老師:好的。釋迦世尊教導我們,佛法的修行完成要歷經三大阿僧祇劫,其間在還沒有到達不退轉位之前,行者或者前進或者後退,這都是很正常的事。在世間法上的果報,也許尚可承受,可是佛教徒對於教義,特別是對於解脫證果的教義,一旦錯說、錯會,未來不可愛異熟果難以承受,甚至億萬分之一都承受不了。在經典裡面說到,身犯重罪的人,只要經過至誠的懺悔,都還有可能得到這個彌陀世尊的攝受往生西方,可是卻說「唯除五逆,毀謗正法」;也就是說,五逆重罪以及毀謗正法的人連西方都不收。也就是對於自己所未知、未證的佛法,用媒體的公器錯加批評,那麼在佛法之中,這樣的一個罪,它的沈重的程度,甚至勝過於殺父殺母的五逆之罪,不可不慎!那我們這一次的重點,是要向觀眾朋友們報告:喇嘛教非佛教,意識心識陰不是佛法修行的標的。那今天由於時間以及規定的原因,觀眾朋友們可能還有很多不清楚不明白的部分,可以自行來查閱正覺的出版書籍,或者上正覺的官網查詢。謝謝大家!

主持人:那麼我想台灣是一個宗教自由的社會,宗教信仰各有各門各派,擁有不同的教義以及修行的方法,他們都是以良善作為出發點,但是難免有人會運用信仰的力量,讓人迷失在其中 失去判斷力,因此宗教詐騙,或是宗教性侵的案件時有所聞。正覺教育基金會就是希望傳遞正確的觀念,希望能夠減少遺憾事情的發生。今天非常感謝余先生來到我們節目,也感謝您今天的參與與收看,我們下次再見。

正覺教育基金會以大無畏的精神設立LED看版

教育民眾認清喇嘛教不是佛教的真相

保護婦女免受宗教性侵

還給民眾知的權利

這樣的善行普遍得到了社會大眾的支持和肯定


點擊數: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