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化心靈 迎接2015 (中國網--品牌訪談)

主持人:2014年我們共同經歷了悲喜,共同經歷了歡樂,每一件事情在我們心中,都會有很深的烙印,無論是開心的還是快樂的;那麼在歲末之際呢,我們都會回首過往,以示警醒!有人說:「人自省吾身,能夠得以提高和改進。」那麼在2014年的年尾,我們哪些事情給我們心靈留下了很深的震撼?哪些事情在2015年又得到改進呢?那今天在我們的新年特別節目當中,我們請來了台灣正覺教育基金會,以及台灣正覺同修會的親教師團們,和我們共同一起淨化心靈,迎接2015年。我們歡迎各位老師的光臨!您好!

董事長與親教師們:您好!

公益中國訪談︰正覺教育基金董事長張公僕

主持人:首先,坐在我這邊的呢,是來自台灣正覺教育基金會的董事長張公僕先生,我們歡迎!

董事長:謝謝!大家好!

主持人:那首先我想請張老師給大家介紹一下,我們正覺同修會是什麼樣的一個組織?那如何弘揚佛法?它是什麼時候成立的?讓我們詳細的瞭解一下。

董事長:好的,主持人!首先要談到正覺同修會的緣起。平實導師在1990年,他明心見性以後,發起了往昔的般若跟種智的智慧,這時候他眼見現今的佛教界,表相佛法很興盛,還有一些附佛法的外道很猖獗。那 平實導師就不忍我們眾生被誤導,然後於長夜生死中流轉,所以他這個時候就開始努力的寫書,然後在弘揚這個正確的佛法,非常努力的在作這個事情。那他自己把名利看得非常非常淡,他也根本就跟名利不沾身,所以他就想把這個法怎麼樣來傳,希望找到人能夠來擔起這個任務,找一些名望大的大師;可是呢,卻沒有人能夠擔這樣的任務。而不得已,後來在1997年的時候,應同修們的要求,才正式的成立了同修會,這是簡單地說它的一個緣起。那正覺同修會它是一個開放性的一個社團,歡迎所有想要學的人來修學,而且是完全免費的;弘揚的主要是 釋迦牟尼佛所開示的,以及 玄奘法師當初不畏生死到印度去求法,貫通了三乘菩提以後,帶回到我們中國來他終生(在他的餘生)努力弘傳的如來藏的妙法。我們正覺同修會,除了弘揚如來藏妙法以外,我們在教學體系上是採用了這個〔真實能修能證的方法〕,就是在我們唐宋時期的這種禪淨雙修這樣的一個〔修證方法〕,我們來實際的實踐。那麼,我們目前已經在台灣(像是台灣主要都會區),包括台北、桃園、新竹、台中、嘉義、台南、高雄都設立了講堂,也在美國(洛杉磯)、香港也設立了講堂。我們正覺同修會的教學體系是採用禪、淨來修學,來實際地實踐,以實證、實修為主。目前我們在台灣的主要都會區,包括像台北、桃園、新竹、台中、嘉義、台南、高雄,還有在美國(洛杉磯)、香港,都設了講堂,來廣泛地弘揚這個如來藏的妙法,以上是簡單的作一個介紹。

公益中國訪談:孫正德老師

主持人:那提到「以智慧作為導向」,我們需要通過思考來把我們的佛法去踐行;那提到踐行,我們看到桌上擺的幾本書,這裡邊是來自於我們孫老師(孫正德老師)給大家帶來的著作。我想在這裡請您淺談一下,如何把智慧用到我們現實生活的這個意義當中?那您在作這個著作的時候,您主要是有哪些思考呢?

孫老師:這個最重要的就是要以智慧來運用行六度。那智慧的運用,除了說在佛法上好像很懂得講這些佛法的名詞、意義之外呢,還要懂得怎麼樣去用來幫助別人,以及說對方如果明明他是有錯的地方,你怎麼讓他能夠接受他有錯誤而願意修正,這個也是要運用般若智慧的。那這幾本書裡面就是在每一本都運用到說,當別人在知見上面、在學佛過程裡面,他沒有碰到真正的善知識教他的時候,有一些問題出現了他是不知道的,那你要幫助他的時候,你怎麼運用這個方法讓他能接受?所以這個也就是我們修學 平實導師所弘傳的這個佛陀正法,在開悟以後呢,要懂得說怎麼把自己所得的智慧運用在其中,來幫助別人,來解除他的困難。那這書籍主要也是多分著重在這個部分的。

主持人:那我們對這個「活佛」,在我們正覺同修會,也可以說我們正覺當中應該是如何來理解的呢?

孫老師:好的!佛教中所說的「佛」,它有從理上來說的,也有它一定要函蓋事與理來說的。如果從理上來說的話,就是經中所說的「一切眾生皆有如來藏」。那麼,這個如來藏祂是本來清淨解脫,又具足了無量無邊的功德;如來藏這樣的一個圓滿的法性,祂不是經過修道轉變而來的,所以呢就稱祂為自性佛。那從這個理上來說的話,一切有情只要是活著的,不管他是不是或有沒有學佛,從他有如來藏這個立足點來稱呼,他也可以稱為是「活佛」。就像我們現場的各位,包括各位師傅們所有一切人,都可以稱為活佛。那另外還有叫作名字即佛、觀行即佛、相似即佛、分證即佛以及究竟即佛,可是這些它一定要函蓋事與理來說才可以。譬如說有人聽到了(譬如說主持人聽到了),說「如來藏就是自性佛」,那信受自己說「自己也有這個如來藏」,那這樣叫名字即佛。那如果說接受善知識的教導,要找出自己的如來藏,那麼在參禪的過程呢,這樣子叫作觀行即佛。等開悟了找到如來藏以後,轉依這個真如心,修正自己的我執煩惱,那這個叫作相似即佛。另外就是開悟以後又通達了這個如來藏的真如法性,入地了,實證一分法身的功德,一直到十地,整個菩薩道修證圓滿,這叫分證即佛。那另外再經過等覺位、妙覺位,一直到達這個佛地的實證就叫作究竟即佛。

這是佛教中說這個六種佛的定位,那除了這個我們剛剛說的六種佛定位以外,再也沒有所謂超越究竟佛的「佛上佛」的位階了,因為成為究竟佛,就表示已經圓滿了實證佛法,假如說還有這個超越究竟佛的法可以修,那就不是佛法。那麼,喇嘛教中的「活佛」呢?他們的教義是不承認有如來藏存在的,而且他們的教義也認為他們的證量是高於究竟佛的證量。另外就是,他們是不受佛戒啦!他們自己創造一個叫三昧耶戒的,當作他們修成「活佛」所一定要遵守的戒律,而不可以違犯。那如果說按照三昧耶戒的規範的話,他們是一定要每天修雙身法,這個也就表示他們其實就是沒有斷我見的具體證明,那也就是說其實跟一般普通人是一樣的。以這個情況來看的話,喇嘛教中的「活佛」,從佛教所定義的這個理上以及事上的定位來看的話,就等於說,不管一般人知不知道有如來藏,或者說他承認不承認有如來藏,其實都是可以從理即佛的位階來定位他,這也就是說一切眾生皆有如來藏,祂是真實平等的道理,這是佛教中的定位;我們正覺,是完全依照佛教中的定位來看待這些事情的。

主持人:我們正覺同修會在公益事業上、慈善事業上都有哪些的作為?同時我們知道,社會上有很多的公益慈善組織,無論是私人的還是說國家的,那我們正覺同修會的慈善組織行為,和他們有什麼樣的不同?

孫老師:這個佛教它對社會的行善救濟,就是剛剛所說的各種捐款;其實它自己還有一個名稱叫作布施。布施它的真實意義就是說,要給對方一個實質上的幫助與利益,譬如說,我們布施飲食,就是要給飢餓的人有飯吃、身體有力氣。那布施醫藥呢,就是要給生病的人或是沒有醫藥資源的人,可以減輕病痛,不會立即失去生命。那布施金錢呢,就是讓譬如說沒有錢讀書的孩子可以接受教育,然後將來可以對社會有所貢獻,那這些部分就成為財布施——財物的布施。那如果說單純地從這個財物布施來看,很多慈善機構都在作,所以感覺上好像佛教的這個布施就跟一般慈善機構似乎是相同的。可是有一個地方是大家所不知道的,就是佛教還有兩種很重要的布施內容,這是一般慈善機構它所作不到的,那就是所謂的無畏施跟佛法布施。「無畏施」顧名思義它就是講要布施給對方免除恐懼;基礎的有五種無畏施,第一種就是不殺人:能夠讓別人不會有失去生命的恐懼。第二種就是不偷盜:讓別人不會有失去自己財產的恐懼。第三種就是不邪淫:讓別人的眷屬不會感到有被侵略的恐懼。第四種就是不妄語:讓別人不會有被詐欺、被欺騙的恐懼。第五種就是不酗酒鬧事:讓別人不會有覺得說被波及受傷,乃至失去生命的恐懼。所以這是五種無畏施;那這五種無畏施,只有正信的佛弟子他才可以遵守〔履踐〕的,讓周圍的人會感到安隱,不會感到恐懼。而且這無畏施的福德,它是勝於前面所說的財布施,因為它能夠給予的幫助跟利益,是金錢財物所作不到的。另外,法布施所作的呢?法布施所作的,就是將這個佛法中能夠徹底離苦得樂的內容跟方法來布施給大家,因為只有佛法可以讓人實證清淨的解脫,可以讓人實證〔生命的〕實相,發起實相智慧,然後可以脫離生死之苦,最後成就佛道。那把這些佛法實證的內容布施給大家,就是真實地救濟大家能夠脫離生死苦難,最後能夠邁向至善的成佛之道;佛教的文化中就是因為有這些真實、平等的佛法布施,所以才會讓人家信受以及感到尊敬。那如果沒有這個法布施的話,沒有人從這個佛法中獲得般若解脫的話,大家就沒有辦法知道,佛教到底是在作什麼?而且兩千五百多年前,佛教可以被這個波斯匿王等等的國王、太子、百官以及後來的阿育王、戒日王他們的護持流傳到今天;還有就是我們這個佛教(中國佛教),可以成為我們中國傳統文化的最主要成分,它歷久不衰的最主要因素,就是有這些實證真實佛法的布施;這個實證佛法的布施是非常重要一個項目,假如沒有這個法布施的項目的話,那麼佛教它就會被一般的宗教信仰、被慈善機構所湮滅掉會被取代掉,那這樣的話,以後就不會再有所謂的佛教要對社會作行善、救濟這種事情出現啦!同時也會嚴重地威脅到我們中國傳統文化的永續發展。我們佛教的這個法布施,它是可以函蓋無畏施以及財布施的,可是單純的財布施,它卻是不可以函蓋(沒有辦法函蓋)法布施跟無畏施的,這也就是說我們今天正覺所作的,是依照佛教(佛陀的教導)應該作的這些布施的內容,它與一般慈善機構所作的事,是有很大差異的。

主持人:提到這個「作到」,我又想到了一點,記得上次咱們張老師來的時候,我們一起作客了一段節目,當時我想到了一點,就是這個佛法不單單是我們要學到的、要領悟到的觀念,而是實際要踐行到的,這個是非常重要的!那我們在這個慈善公益上,能不能給我們具體講幾個例子,我們是如何去踐行的?

孫老師:我們正覺同修會跟正覺教育基金會,在台灣從事的這個布施,等於說從事的這個社會公益慈善事業這個內容,其實就函蓋了財布施、無畏施跟佛法布施這三種。那在財布施方面,所作的就是在台灣各地的這個急難救濟、醫療救濟、孤苦老人救濟,還有就是幫助清寒的學生在就學獎助金方面,還有就是要配合政府的社會福利單位各項的救濟都在作!另外,在無畏施方面,就是每年有辦三歸五戒,已經是持續二十年了;只要是受了五戒的人,他就能夠對別人有無畏的布施。還有同時我們在對社會大眾進行——就是揭露喇嘛教這種邪淫雙身法內幕的教育工作,我們要布施給社會大眾免除被騙財騙色的這個恐懼,這些都是我們在無畏施方面所作的。那法布施所作的部分呢,就是我們把這個佛法中的二乘解脫道以及大乘佛菩提道的正確法義,我們通過這個正確知見的教導,以及揭發錯誤的這個看法,將兩個用比較的方式呈現,我們把它印刷成書籍來免費贈閱流通。讓這個社會大眾以及有心想要學佛的人,能夠建立這個佛法的正知見;同時也把這些書籍出版品,全都寄贈給各大學圖書館以及政府單位的圖書館,讓大眾可以來借閱。而且有將近二十年的時間,在台灣的各主要城市開辦了傳授佛法正知見的免費課程;那麼在這其中,因為參加這個課程而開悟找到自己如來藏,發起實相智慧的學員,到目前為止有四百多位。然後,在這最近五年我們也在這個電視頻道開辦了免費課程,希望對社會大眾能提昇他們的佛法知見水平,那這個是我們在台灣所做的一些慈善事業。

另外,剛剛主持人提到說,有關這個魯甸的賑災部分,那有關我們正覺在大陸所做的部分,我也再略提一下,待會再請張董事長幫我補充一下。我們在大陸所作的部分,第一個就是有關的財物布施。大家印象比較深刻的,除了最近雲南魯甸,我們通過紅十字會所做的這個賑災捐款,還有就是2008年四川汶川大地震,我們是通過那個國宗局所做的這個賑災捐款,這兩個是大家印象深刻的。那法布施的部分我們其實也作了很久了,譬如說我們正覺所出版的所有佛法書籍,只要有讀者寫信來索取,我們一律都是免費贈送的。而且呢,只要來過一次信,我們就長期的寄送給他,那這樣做前後有十五年啦!而且我們還將書籍贈送給各省市的大學圖書館,包含了我們 平實導師在大陸正式出版的(有書號的)這個《真實如來藏》、《禪—悟前與悟後》,還有就是這個《念佛三昧修學次第》,以及《起信論講記》《心經密意》。那這個部分,等於是我們目前在這裡(大陸)所作的這個法布施。那未來呢?未來只要我們大陸這邊需要我們作的,我們正覺都很樂意來配合去作。也就是在大陸的各項布施,譬如說像我們在台灣所作的這些法布施等等社會的公益慈善事業,都不會缺席的。

主持人:好!我們知道每一個讀者的來信(他的反饋),您都會以這個圖書來回贈他是嗎?

孫老師:我們是一一回信,譬如說我這個……

主持人:一一回信,那數量很大呀!

孫老師:很大!因為這個部分,我曾經就是在十五年前,為什麼我說大約有十五年呢?因為我回覆讀者的這個信件,大概長達七、八年。那這段期間的信件,一封一封、一封一封地回,每一次回信之後,也會依照他的地址把書寄贈給他。這樣做了這麼長的時間下來,我們也是讓這些讀者,還有看視頻的觀眾(我們現在有視頻嘛),只要是對佛法知見上有疑問,寫信來我們都是給他回覆;甚至他透過我們的這個信箱,用這個電子郵件寫信來,也是一一給他回覆的。

主持人:那我們今天看到了桌上有幾本書,這是孫老師帶過來的?

孫老師:是!

主持人:這是不是我們普寄給大眾的,就是寄送給他們的一些書籍呢?

孫老師:是的!這些書籍我們都是免費結緣的,(主持人:您給我們介紹一下。孫老師:好!)除了這個《中觀金鑑》以外。現在就是主持人問到了這些書,我也想藉這個因緣跟大家談一下。其實,每一本書它都有背後的因緣,這個也是我們正覺一路走過來很重要的一個事相上的處理方式。譬如說這一本《真假禪和》,這是在這個2003年的時候,有一位叫作無心禪和的這個法師,他寫了信來質疑 平實導師,對於我們將這個禪宗開悟的實證,在菩薩道五十二階位的次第中,判為十住位中的第七住位,他認為說這樣判的果位太低啦!而且認為我們所說的這個佛道的修學次第,只有在教門中是有的,那他的這個禪宗宗門的實證已經是很究竟啦。但是這個無心禪和的問題,其實啊!就是目前存在很多專門學禪人的一個通病,他們都是沒有在整體佛法的正知見上建立基礎,只是每個人依照個人閱讀這個祖師大德他們的這個著作裡的片面所得,然後就在誤會、錯會以後產生了這樣的想法。所以呢,我就是藉著這個無心禪和的來信,把在參禪應有的正知見方面,以及說這個佛道修道次第轉進它有它的必要性方面,以及這個宗門與教門它是不可以分割的道理方面,從這整個主題來回信——公開回覆,然後就能夠幫助一般人能遠離這個錯誤的知見,這是這一本書的因緣。那這個也是已經有很多讀者看到,同時也收到很多迴響,說是得到很大的幫助,能夠讓他們離開錯誤的知見。

主持人:這也是《真假禪和》這本書的意義。

孫老師:另外這個《中觀金鑑》,它也是有它的這個背景因素。因為在當時,很多人誤會了龍樹菩薩所寫的《中論》,那我們03年有一位親教師,他當時在研究《中論》(研究龍樹菩薩的《中論》)。結果呢,他被這個六識論(應成派中觀的這個部分)所誤解的錯誤知見誤導了,結果變成了退轉。後來我發現到這個六識論的應成派中觀,原來它這個理論基礎呢,就是成為喇嘛教的雙身法的這個行門的基礎(理論基礎)。那我發現到這個問題以後,慢慢地去歷史記載上也找到了很多的依據,就是在我們的中國禪宗開悟法門有些沒落的期間,在這中間失傳以後呢,這個六識論應成派中觀,就這樣取代了我們真正佛法的般若中觀。因為很多人以為說,這個六識論的應成派中觀它講的是真正的這個龍樹的《中論》,可是他們是把龍樹菩薩的《中論》,誤以為是說一切法空、緣起性空。其實不是的!龍樹菩薩的這個《中論》,它是佛法—八識論—的這個般若中道!所以那時候很多的這個宗教界人士,還有其他教派的人士,認為說這個六識論應成派中觀就是佛法中的般若中觀,他們都這樣誤會了。然後也誤解說:「修這個雙身法是真正可以快速成佛啦!」那麼,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我們中國的傳統文化被玷污啦!這就好像是有一個恥辱存在,不應該有這個恥辱才對啊!我們的清淨佛法不應該有這種男女邪淫的雙身法行門在裡面!所以,我覺得就有必要將這個應成派中觀它不是我們的佛法般若中觀的本質詳細地分析。那因為它要涉及到我們的這個《阿含》、《般若》、《唯識》等法義的辨正,以及佛法真正義理的闡述,以及應成派中觀錯誤知見的這個分析,所以這本書它的篇幅就很大,有上、中、下三冊,目前已經出版的是上冊、中冊,那下冊也即將出版了。《中觀金鑑》的這個名字是我們 平實導師取的,也就是讓大家看到這個書名,知道說你要能夠知道佛法中的中觀,來看這一本書就不會被誤導了,能夠真正地瞭解佛法這個依於如來藏的般若中觀,中觀它的真正義理應該是屬於這個以如來藏的實證為基礎,而不是所謂的一切法空、緣起性空,這是這一本書的因緣。

主持人:所以就是一個辨正法義的過程。

孫老師:是、是、是!另外,這個《淨土聖道》這一本書呢?也是有個因緣。就是在我剛剛明心見性沒多久(大概是十七年前),那時候有一位早期開悟的師兄,他就說啊:「這個要對治煩惱是很難的!煩惱習氣對治非常困難,也就是說我們在這個五濁惡世修道很不容易啦,那麼可以用這個『選擇本願念佛』的法門,依照它說的方法,就可以很輕鬆地,不用那麼辛苦修道,每天吃喝玩樂,死了以後呢決定可以往生極樂世界。」當時這位師兄他是想來勸退我,可是我不能接受他這種主張,而且我也發現到那時候很多學淨土法門的人,嚴重的被日本人這個「選擇本願念佛」的錯誤知見誤導了,完全對於這個淨土以及聖道的真實義,以及方便行門都錯會了,而且還錯會得非常嚴重,導致我們這個淨土的念佛法門變成是一種什麼?消極逃避,乃至是一種贖罪的工具。所以我就藉著這個因緣寫了這一本《淨土聖道》,希望能夠幫助這個念佛人建立信心、如實念佛,回歸到這個 佛陀的正法教中。很多念佛人呢,因為這本書有了迴響,寫信來說「本來他們都不知道,原來念佛法門還有這麼一個寬廣的一面」,這是這一本書出版的因緣。

公益中國訪談:章正鈞老師

主持人:我們最近總提到這一個「實現中國夢」,實現中國夢——這就提到現實層面的一個意義了;我們又說:精神文明跟物質文明雙豐收、雙實現,那我想請問章老師,我們在弘揚佛法的同時,是如何來提高我們精神文明的?

章老師:在物質文明跟精神文明,互相發展的一個過程中,有時候在兼顧於物質文明發展,也回頭應該要看看,精神文明上應該怎麼樣去配合?前一陣子不是電視又播出在酒泉的太空中心,送太空人到太空去;那在電視商場上,把這個電視螢幕播出來,妳看旁邊的小孩子,看著那個電視螢幕,兩個眼睛直挺挺的盯著它看,彷彿眼睛裡還會發光。那你就在想說:「這個小孩子可能在想什麼?」想什麼呢?想「我將來也要當太空人」,那表示說是……

主持人:這一個信念深植在他的內心裡。

章老師:對啊,對啊!那表示說這一個是什麼?是精神文明跟物質文明的一個極致發展。但是,物質文明假如一直往前跑,沒有精神文明作一個配合,那肯定會出一些問題的。而在這個物質文明發展的過程中,你的精神文明要怎麼樣去配合?得要配合中國佛教文化,用這樣的眼光來去作觀察,來去作幫忙。那為什麼要用中國佛教文化來配合呢?因為這一個過程的推展,它是什麼?它是裡面有錯綜複雜的因果關係;那假如不透過中國佛教(不透過中國佛法)來去作觀察幫忙的話,沒有辦法提供這個精神文明這一個部分的正能量。那放眼現在世界來看,能夠提供這個正能量的也只有誰?也只有我們正覺。

主持人:所以這是我們正覺同修會的意義和價值所在。我看到各位(我們的親教師們),其實不單單在佛法理論上有一定的造詣,每當在現實生活當中也會觸景生情,會連繫到我們佛法的現實意義;同時我相信親教師們在講學的過程當中,能夠給所有電視機前,包括我們身邊的人,帶來這種身臨其境,這種感同身受的感覺,覺得佛法其實就在我們的生活當中,無時無刻、無處不在。我們的精神文明建設、物質文明建設,其實都是要以我們的人心向善,包括正向積極的能量作為根基的。那提到這兒,我們知道任何一種宗教的信仰,它都會有好的一面或有壞的一面。我們知道,好的一面它能夠推波助瀾使士氣大增,壞的一面也會有很災難性的影響。那我們說,我們正覺同修會是怎麼來作的呢?能使我們的正向的意義,更加得明顯,我們還想請章老師來談一談。

章老師:我想,談到這個問題,首先應該注意一個關鍵的問題,就是說:這個宗教它的本質是什麼?就好像說中古世紀的歐洲,不是有宗教戰爭嗎?其實它是有一部分的程度,是因為有政治目的,所以才會產生這樣的狀況。那換句話說,當時產生一個這樣的宗教的氛圍,表示它這個宗教的本質,就已經是偏斜的了,所以才會產生這樣負面,或者是相互鬥爭的這些狀況出來。可是佛教來說,尤其是傳承自 世尊的正法,然後由 玄奘菩薩一脈相傳下來的中國佛教,它是以什麼為基礎?它是以人我平等的一個立足點來出發,都是以自利利他的一個正面發展,所以不會像那些外來的這些宗教,有這樣的一個負面的影響。只是在這個過程之中,假如有人想要去破壞這樣的一個佛法的話,菩薩在這個過程中,不免也會示現一個雷霆手段,來導正他們;而導正他們的目的,其實是要告訴他們,你破壞佛法就會有嚴重、很嚴重的不好的後果,那這其實也是一個正面的發展。

主持人:在這個一神教當中,有很多「教主」這樣的說法。那佛教當中,是不是也有教主這樣的說法呢?它相較於其它的教義,又有什麼樣的區別呢?我們希望更深刻的瞭解一下。

章老師:好的!這些外來的宗教,它有一個教主,一般而言,都是跟中世紀的政治統治是有關係的;也因為這個緣故,所以他們教主會對眾生恣意殺害,而且反過頭來還要要求眾生對他無條件的服從。甚至於還要侍奉這樣的一個教主,我覺得這是我們人類的一分迷思。佛教裡面也有教主,但是這是因為眾生對 釋迦牟尼佛的感恩戴德而作一個施設,然後一直延用到現在。然而 釋迦牟尼佛親證人無我、法無我,祂對世間這種名聞利養,早就沒有一絲一毫的貪愛了。只是因為悲心的緣故,所以再回到世間來利樂我們。所以祂可以證得出離生死苦,祂就教導我們怎麼樣證得出離生死苦;祂可以圓成佛道,祂也教導我們如何圓成佛道。這是一個大平等的氛圍,不像是這一些外來宗教的教主,他都是以統治眾生為目的,這是截然不同的。

主持人:在我們自己如何來甄別?面對很多教義,他們也有很多的信眾,很多信仰的群體。那我們如何在佛教這個群體當中,增加我們的群體的力量?如何來選擇一個自己要去終生去信仰的這樣一種教義呢?

章老師:這個部分,得要先說說現在大家都會講說:「唉呀,我講得跟你一樣啊!大家都應該互相尊重、互相讚歎。」但是我的看法是說,假如這個宗教,它真的是本質是在勸人為善的部分,那我們當然應該要互相尊重、互相讚歎。但是,假如說這個宗教,它是表裡不一致的,那我就要來作一個譬喻;那各位且聽聽看說我這個譬喻,到底合不合理?

譬如:狼跟羊作了一個協定——我作我的事,你們吃你們的草,大家都不要互揭對方的瘡疤。然後羊群裡面有一個長者,聽到這個協定他就出來講:「不,這個協定是不合理的。因為狼的本質就是會吃掉羊,應該要跟所有的羊都講清楚這件事!」當這個情況發生以後,狼就回頭跟這個長者講說:「我又沒有把你吃掉,你為什麼要這麼講呢?」然後其他附和那個狼的羊就說:「對呀,對呀!我們也都很安靜的吃草,你就不要這麼講了嘛!」那其實是因為這些羊都是很宅心仁厚的,牠們不知道狼心險惡。也就是因為這個緣故,當長者提出來這個說明以後,那些聽信長者話的羊,就能有所警覺,那這樣倒也相安無事;然而繼續跟狼親附的那些羊,每去親近一次回來就少掉一兩隻,這個時候就算有所警覺,也是為時已晚啦,因為親族已經越來越少了。

雖然這個真理跟非真理互相之間的一個譬喻是火辣的,但是假如這個世間沒有真理存在的話,那眾生真的是茫無頭目,會繼續在生死大海中一直輪迴下去。也就是因為這樣,我們正覺才要堅持弘傳 玄奘菩薩所傳的中國佛法,用這樣來對治種種違背真理的一些事相。

主持人:提到我們要堅持真理,那我們又說在堅持真理的路上,我們也會遇到很多的困難;那我們又說,有人覺得評價也會很多;有人會覺得說,佛法不單單是一種宗教信仰,它是一種人生意義的至善、一種圓滿。您覺得這種說法是正確的嗎?

章老師:要談到說任何一種主張,或者是一個宗旨,假如要說它是對的話,這得要有一個前提,什麼前提呢?也就是說他主張的這個宗旨,它的實際內涵得要是正確的。不能夠說單單只看它表面上的一個文字,就判斷說它是對或者是錯;同樣在佛法裡面,也一樣會有這個道理。那可是對一般眾生而言,他只是看在文字表面上,所以就往往追逐文字表面,然後認同自己所認知的,就迷失在這裡面〔文字表面〕。假如說這種所謂至善圓滿的這種生命教育。他假如說只是要叫我們學什麼三綱五常啦,兄友弟恭啦,或是夫妻和睦啦,那我就要說,這個其實不是 佛陀所要教化的一個主要目的。

主持人:這樣就太狹隘了。

章老師:對!因為佛法是講的是三乘菩提,它雖然是以這樣的一個人天善法作為起步,但是它卻不止於此。那假如是像那樣的一個作法,就不免會讓佛法有被世俗化、淺化,乃至是外道化的這樣一個後果出來。

公益中國訪談︰何正珍老師

主持人:那我們正覺同修會是如何來弘揚 玄奘法師取的法呢?

何老師:以 玄奘法師取的這個法來說,我們最先要瞭解到底什麼是佛法?

主持人:嗯!那就提到佛法的精髓了喔!

何老師:對!對!對!如果以佛法來說呢,我們先講「佛」這個字;佛就是Buddha,Buddha也就是祂所成就的就是「自覺覺他、覺行圓滿」。那「佛陀」呢,祂是一個究竟成就者;今天我們如果以佛法研究來說,其實就「研究」這個詞——研之、究之,當一個人他想要學佛的時候,他應該要研之、究之:「到底成佛之道是什麼?」如果知道成佛之道是什麼以後,就能夠確定正見,就有正確的一個方向;那如果不先去充分的瞭解,就沒有辦法產生正見,那花了很多時間修學,也是浪費了自己的時間。所以依主持人您剛才問的,以 玄奘法師他從印度取經回來,他所要顯揚的就是佛法的真實義。當初他在中土的時候,他也跟隨了許多大師修學,那時候中土所翻譯的經典(以大乘唯識經典來說),主要是真諦法師的翻譯;但是那時候,有說到八識、九識、十識,所以莫衷一是。那時候 玄奘法師就覺得他有必要去探求佛法的真實義,所以他就隻身到印度去取經,而把佛法的這個真實義,整個奠基在我們中國—漢傳佛教—的這個佛土當中。所以今天我們要說,大乘佛法之所以能夠在中國奠基下來,以主持人您所問,玄奘菩薩真的是一個最重要、最關鍵的人物。

主持人:嗯!那我相信何老師,不單單是說出了我們正覺同修會弘揚的是一個怎麼樣的佛法,同時還說出了我們佛法的一個精髓和真諦在這裡邊。那同時呢,想請何老師和張老師共同來探討一個話題,就是說我們講究佛法是教人作正事、有正心、有正念,那麼它其中還有什麼樣的元素呢?我相信不單單是我所理解的這樣幾點狹隘的因素,它應該有更廣泛的涵義。

何老師:佛陀說我們要積的福,包括有事福、戒福以及行福。所以說,在「事福」也就說:在一般的事情上,最基本的我們應該要孝養父母、要行十善,這是最基本的。如果說一個學佛人,他連孝養父母都作不到,然後這個我們說的十善業——不殺盜淫妄;然後在妄語的這個部分——不惡口、不兩舌、不綺語;乃至於說在這個意業的部分——不貪、不瞋以及說要有正知見都作不到?那這個部分屬於事福,修持這個部分是可以保持人天不失的,也就是這個人身不會失去〔不會墮落三惡道中〕;這個人身不失去,在佛道的修學就可以繼續下去。那我們剛又講到了「戒福」,也就是說今天我們在這個五戒十善的修持以外,若因緣成熟要繼續來受持菩薩戒。那這個菩薩戒呢,就是整個保護著我們在這個佛菩提道上不會有所違背,其實它本身是一個保護的機制。接著我們說「行福」,也就是如何發起菩提心來行菩薩道。所以,就這個事福、戒福以及行福的一個修學下來,再來說我們最重要的,就是有這樣的一個基礎—發起了菩提心的基礎—以後,那就應該要了知生命的實相——三界萬法的根源。

主持人:我們有哪些在佛教當中,是我們需要去注意的戒律,能夠使我們促進社會和諧等等,並讓我們作為當中能夠更好的去操作和行為,是有什麼樣的這個戒律?例如,我知道這個我們在家修行有菩薩戒等等的一些戒律。

何老師:有關於菩薩戒,它有屬於《梵網經》的菩薩戒,也有瑜伽菩薩戒。平實導師所傳的是《梵網經》的菩薩戒,它裡面是十重、四十八輕;也就是說,我們中國漢傳佛教(大乘佛法)以《梵網經》的這個菩薩戒為傳承。為什麼呢?因為最起碼你受持菩薩戒,你就不失人身。但是呢,有一些學派,他也是傳菩薩戒,但是他說他傳的是瑜伽菩薩戒。但是瑜伽菩薩戒它只有四重,四重就是不要自讚毀他、不要故貪、不要故瞋,還有一個不要謗菩薩藏。所以他們就認為說,我們也是受持菩薩戒,你看瑜伽菩薩戒裡面,沒有說不要邪淫啊!然後裡面也沒有說不要喝酒這些東西啊!你只要持守這四條戒就好。所以,他們也認為他們是受持菩薩戒。但是在這個地方呢,我們要說他並沒有通達瑜伽菩薩戒的義理;也就是說,今天要受持瑜伽菩薩戒,在《瑜伽師地論》裡面,它是有先把你三歸五戒以及十善業道這些法,都已經具足了;乃至前面在聲聞地裡面,你如果是個聲聞修行人,應該有哪些出家戒法要守持,都具足了,你才能受持瑜伽菩薩戒。也就是說,這不是一個跳躍式的受持。所以同樣有人受持菩薩戒,他不能以說他是受持瑜伽菩薩戒,不是受《梵網經》的這個十重、四十八輕,所以那些戒律他就可以規避!那樣就是他並不瞭解他前面應該要具足什麼樣的條件,他才能夠去受瑜伽菩薩戒。

主持人:中國很多的傳統文化當中,是〔釋、道、儒〕三者的一個融合。那麼我想問一下:在正覺同修會,我們所詮釋的佛法當中,是如何在禪教〔佛教〕、或道教、或者儒教,它們共同衍生出來的一個新生的一個佛法,我們正覺同修會是怎麼看待這個佛法的?

何老師:主持人的說法,很合乎現在學界或者一般教界的認知。但是我們以中國來說,自從周公制禮,接著依孔孟這個學說的定調,因而儒家的思想在我們整個中國奠基下來。

主持人:對!

何老師:這個儒家思想,在整個中國奠基下來以後,它不論是在道德的涵養,在禮儀的規範,在志節操守的守持,可以說是傲視全球。所以,我們今天就以中國來說,他謹遵這個儒家的道統就可以保持人天不失,這個就是我們中國佛教和印度佛教很大的不同。因為印度佛教,世尊當初在傳授的時候,他們比較重於自利;但是中國儒家這個思想的奠基,讓我們中國從這個尊上然後能夠來利益大眾,能夠捨己為人的這個節操、這個情懷,在整個中國人的心目中,已經是我們的「DNA」了。也就是說,這個不必說再由 佛陀來教你要怎麼行十善或什麼的,在我們每一個人心中就有這個助人以及要守分、有節操的持守。所以今天佛教傳到中國來,我們就是直接地一開始經典進來,就是以菩薩藏的經典進來。所以今天佛教在中國,主要它是在傳菩薩法;而這個菩薩法,它不分在家跟出家,只要發起了菩提心,願意以利樂眾生為己任,發起這個大悲心,那這個就是佛法的真實義。這個發起大悲心,它首先除了菩提心的發起,還要追求無上正等正覺;而這個無上正等正覺的圓滿,就是在不斷地利樂中眾生的一個過程當中,長養自己的菩提種跟智慧。所以,今天依主持人您問我們正覺同修會在作的是什麼?那就是 平實導師帶領著我們大家,發起了菩提心、正行菩薩道——甘願作菩薩;而在這個甘願作菩薩就是要廣行六度——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但是這個六度要有波羅蜜,如果沒有波羅蜜的話,這個六度只成了世福,沒有辦法成為出世間的福報;所以這個波羅蜜,就是我們怎麼樣以智慧來行六度。這是 平實導師帶著我們並以他自身作則,引領著我們的走向。

主持人:您知道在在唐宋時期,其實禪宗和淨土宗,他們和我們現在所瞭解到的,玄奘法師把佛法帶回來,這個之間有什麼樣的關係呢?我們正覺同修會是如何弘揚?如何看待這一種關係?同時又是如何弘揚這一種 玄奘法師帶回來的佛法呢?

何老師:以禪宗來說,禪宗就是直指人心,不立文字;但是這個在文字上,其實 佛陀也都有開示。佛陀就說過,如何能夠知道這一個真心呢?就是要能夠善於覺知自心現量;也就是說,其實我們每一個人都有八個識,但是必須要非常明確了知前七識的虛妄性,這樣才能正斷我見;由正斷我見才能夠明心,乃至於悟後起修的一個過程。那 玄奘法師他從印度取經回來以後,他就是把這一個禪宗開悟明心的一個標的,非常明確地在《成唯識論》裡面給定調下來;所以今天我們說,怎麼樣叫作跟禪宗明心的一個相合──也就是能夠證得我們的這個第八識──阿賴耶識,證得祂的這個真如性,也知道祂能藏、所藏、我愛執藏的這些體性。

在這裡我可能要稍微偏一下話題,因為主持人剛剛提到說 玄奘法師的一個取經。其實我們瞭解 玄奘法師他到印度的時候,在他去的那一段時間,印度有許多的外道,玄奘法師〔對於那些外道〕都非常的瞭解;但是那時候有一種外道還沒出現──那就是性力派。也就是說性力派的開始,大概是在〔公元〕六百年末到七百年初;也就是說這一個學派在那時候,玄奘菩薩是連看都沒有看到。這一個學派後來又發展成坦特羅〔譚崔〕佛教,所以說今天依坦特羅佛教這個〔教義與行門〕部分,〔事實上〕它並不是佛教。所以說,今天為什麼我們中國大乘漢傳佛教沒有這個坦特羅佛教(坦特羅這個教派)的影子,也沒有性力派的影子?因為,它不是佛教,它是外道教。所以剛剛主持人說,我們中國禪宗、淨土宗的這個部分,和玄奘菩薩有什麼樣的關係?因為 玄奘菩薩把佛教的真義帶回來中國,而屬於非佛教的這個東西並沒有帶回中國來,他是有經過一番簡擇的。而且,他到了印度那兒也是,他所學(他並不是只跟學佛的人學)包括每個外道,你的落處是什麼?他都非常的清楚。所以今天,玄奘菩薩在印度的時候,他有經過四次重大的論辯:第一次是跟小乘論師木叉趜多,第二次是跟中觀(錯誤的中觀)的師子光這一個論師來論辯,第三次就是跟順世外道,第四次就是跟般若趜多這個小乘論師。在這裡面有兩件事是很重大的:第一個、就是當他在跟這個順世外道論辯的時候,那個順世外道立了四十則〔義理論述〕在那爛陀寺的門口,他說誰如果能夠改掉我一條,我就斬頭。但是那爛陀寺裡面有多少僧人呢?有一萬三千僧,它這個寺院有二百莊院。你看!這麼多人沒有辦法去破那個順世外道,玄奘法師去破掉他了。我們再講到說般若趜多,他立下了《制大乘論》七百則,而且他說沒有人能夠去更動它;後來 玄奘法師寫了《制惡見論》一千六百則,我們要說的是,當初 玄奘菩薩在面對這個破大乘的這個邪論的時候,他〔般若趜多〕是經過了十二年在印度沒有人能夠破他,玄奘菩薩破他了。也就是說,我們可以看到在那個時候的印度已經沒有法了,是 玄奘菩薩又把大乘佛法(整個佛法)奠基下來,這就是我們中國大乘佛教的殊勝跟厲害。所以在這個地方,我要說,現在有一些學人,他們常常會想要去學《菩提道次第廣論》,乃至後來的《密宗道次第廣論》,但是卻不知道〔佛菩提道〕這個瑰寶,其實就已經在我們中國本土了。所以,現在很多南傳的佛教法師,他們承認有菩薩法,而且他們也都願意學《瑜伽師地論》這一個三界唯心、萬法唯識的真實理;反而是在現今中國的佛教界裡面,大家反而放棄了這顆瑰寶,這個是很可嘆的!

主持人:心懷善念,處處蓮花開;我們說人心向善,那就世間太平。最後我們正覺同修會,一起給觀眾朋友來一個新年祝福吧!好嗎?我們一起祝……

董事長與親教師們:正覺同修會祝大家新年快樂!


點擊數:8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