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揚傳統中國文化特色佛法 (新浪網--中華才智人物)

新浪網採訪張董事長與孫老師,弘揚中國文化傳統特色佛法。

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中華才智人物欄目》,我是主持人張媛 。那麼,今天作客我們演播室的嘉賓,是正覺教育基金會的張公僕先生,以及佛教正覺同修會的孫正德老師,歡迎二位!

張董事長:謝謝!大家好!

主持人:嗯。那麼非常感謝大家在百忙之中,和我們共同分享一下佛學的智慧,講解真正意義上的佛學經法。我們也都知道,佛教是講究因緣法,那麼是怎樣的機緣,讓二位共同的達成了一個共識,共同踏入了中國佛法傳教這條道路呢?

董事長:好的,主持人。

主持人:嗯。

董事長:談到因緣,我們要從我們的中國的歷史裡面,當初達摩祖師在南北朝的時代,把禪宗的法傳到中國來。那玄奘法師在六百多年(公元六百多年),從印度把真正的大乘的佛法、三乘的佛法帶到中國來發揚,然後後面成立了(發展出了)五家七宗的佛法整個的盛況。那麼,後來因為種種的因緣、時局,還有個很重要的因素,就是說佛法甚深極甚深,很不容易傳,所以後面真正的佛法就泯滅了。但是我們看到的,現在都流於表相的佛法,真正的佛法隱沒了,可是這個法脈還在;我們今天有很好的因緣。談到因緣,我們看到習主席在今年的(在法國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演講裡面提到,我們要弘傳我們中國豐富的傳統文化特色的佛法。我覺得,我們今天要把我們中國歷史裡面,曾經非常輝煌的真正的佛法,把它重新找回來,發揚出來。所以這也是這樣的一個因緣,我們希望到這邊來,跟大家一起來弘揚佛法。

主持人:嗯。張先生說得非常好,那孫老師呢?

孫正德老師:是的。在二十年前,有朋友介紹參加了這個平實導師傳授佛法的共修課程。我經過了無相念佛的鍛煉,就進入了看話頭、參禪的階段,不久就找到了自己的如來藏,開悟明心,然後又眼見佛性。找到了真心本性以後,我對於人性以及生命的價值完全改觀了。因為這個虛妄不實的自我,常常受到煩惱的障礙而不能自在,而表相上卻有著各種不同的不平等,又看到眾生皆有平等的如來藏;那麼,在這樣子的平等中,呈現著諸多不平等的相貌,那這些不平等,又匯歸於平等的如來藏。所以當我找到了平等的──真理的平等,心裡感到非常幸福。開悟以後,我時時能夠領受到我的這個如來藏,祂本來解脫、本來自在的這樣的功德,而且祂又具足了六度波羅蜜福慧圓滿的本體。這一分真實不虛的般若解脫功德(這種智慧),超越了我這個五蘊假我在生死中的生老病死之苦,所以我轉依了本來就在、不生不滅、能夠生起萬法的真如心如來藏,也讓我能夠解開了世間上很多的疑惑。例如:為什麼有人一生中都這麼富貴?為什麼有人一生中都貧窮?為何有人時而富貴、時而貧窮?為何又會有六道輪迴?原來,這些都是如來藏所呈現的三世因果的差別。在二十年前,有許多想要在佛法中,追求開悟生起般若功德的人,可是他們在正知見上沒有建立正確的觀念,都是在意識境界上著墨;以想像居多,把許多定境中的狀況當作是開悟,當作是找到了真心本性。也有像這個假藏傳佛教四大派,他們利用男女邪淫藏精不漏的這個淫慾的受樂境界,當作是即身成佛的境界;中國佛教真藏傳佛教的真實佛法,顯然被嚴重地扭曲啦!單純的佛弟子,想要修學佛法卻被誤導而遠離了佛法的實證,再這樣繼續下去的話,中國佛教就會像劣幣驅逐良幣一樣被消滅掉。平實導師本著菩薩慈悲的本懷,不忍眾生被誤導,不忍傳到中國的佛陀正法就這樣子消滅掉。所以在這樣因緣下,以中國禪宗開悟的法門作為實證的基礎,二十年來為佛弟子們,次第建立了這樣的一個阿含解脫、般若中觀、唯識種智的佛陀三轉法輪的正確知見。我們平實導師,他不求自己的利益,為的就是要弘傳正確的佛法,想要把曾經在中國延續了一千多年的大乘佛教,再度復興起來廣利人天。那弟子們受到了平實導師傳法的恩澤,領受到了平實導師為眾生、為護持佛陀如來藏正法,無私無我地這樣的在努力。我們大家在這種情況之下,為了復興中國佛教所必須要努力的項目,在平實導師所帶領的正覺教團中都會達成共識。我參與佛法的教學道路,也就是期望能夠報答佛恩、報答師恩、報答眾生恩的。

主持人:嗯。孫老師您剛剛一直提到了導師蕭平實先生,那麼對於蕭平實老師的本身,以二位對於他的了解呢,他是怎樣追求、尋找一種自己本來具足的這種真如本心如來藏的呢?

孫正德老師:在二十五年前,平實導師他親近了一位大法師,他專門是講禪與悟的。他教導學人要放下自我、放下瞋愛得失的觀點,然後在日常生活中修練平常心,以數息的方式來練習打坐;如果能夠到達虛空粉碎、大地落沈的境界,就是證悟空性了。這位大法師雖然在書中是這樣寫著悟境,可是他卻對他的弟子們說:「只要我能幫助你們開悟就好,你們不要問我有沒有開悟。」這位大法師他沒有看話頭、參禪的功夫,平實導師他是自己建立看話頭功夫的。當時依照這位大法師的教導,再怎麼樣的精進努力用功,都沒有辦法會通禪宗祖師的公案,覺得只是意識心的境界與覺受,沒有辦法生起絲毫的解脫功德與智慧。所以平實導師就閉關,自己參究了十九天,最後一天下午,他捨棄了這位大法師的方法,然後他就思考著這個「明心見性」的意義是什麼?後來他發現到:原來開悟所要明的心,應當不是這個本來就知道自我的意識覺知心。他發起了往世的智慧,最後他就找到了與意識心完全不一樣,意識心以外的這個真如本心如來藏。之後馬上又眼見佛性,以這個父母所生的肉眼,親見真如心如來藏不同於六識見聞覺知的清凈佛性。因為是被大法師所誤導,所悟的內容與大法師完全不一樣,所以這個明心見性沒有辦法被印證。平實導師他就閱讀大藏經,從《阿含經》開始,到《般若經》、《唯識經論》,這樣每天閱讀,歷經了一年多。從經典中佛陀的教導,他印證到原來他所找到的這個,真的是萬法的根源,真的是阿羅漢入無餘涅盤的本際,祂真的是本來自性解脫的第八識真如心——如來藏,在因地又稱為阿賴耶識;之後平實導師又發起了初禪、二禪,通達了般若的次第,也發起了道種智。這個就是平實導師這一生開悟通達般若的過程因緣。

主持人:嗯。好的!那我問一下張公僕先生,平常您跟蕭老師也一定有很多的接觸吧!

張董事長:是的。

主持人:嗯。那麼在這些接觸與往來中,對於蕭老師的這些評價是怎樣呢?他又有哪些故事,讓您留下深刻的印象呢?

張董事長:是的。平實導師每天從早到晚,都坐在計算機前面,不斷地把甚深真正的法義要寫出來,成為書籍廣為流傳,讓大家都能夠接觸到真正的了義正法。

主持人:嗯。

張董事長:非常的辛苦!他的書已經超過一百多本了,那如果不是一個悲願——悲憫眾生的動力,沒有人能夠那麼辛苦地來作,從來沒有停頓過。

主持人:嗯。

張董事長:包括我們年節放假,他一樣從早到晚這樣子作。所以他這種悲心,讓我們作弟子的非常地感動,也知道他現在最大的悲心,就是一心想把這個正法回到中國來弘傳,讓大家真正接觸到正法。

主持人:嗯。

張董事長:他除了這麼這麼努力的為眾生以外,他自己一無所求。他不為名、不為利,他從來不接受供養。不單是這樣子,他反而把他自己的財產、自己的錢,拿出來布施、護持正法。那麼他也不要名,我們看到他從來不把他的相片要公布出來,他不搞個人崇拜,他一切的行止就像個普通人。他也不僅沒有侍者、沒有司機、沒有什麼…,買東西啊、作什麼都自己來。所以從他自己的行為之中,就充分地顯現跟實踐了經典告訴我們的,一個真正的實義菩薩,他行的六度萬行,就是以這樣的一個表現表彰出來。那我們弟子們看了以後,我們只有讚歎跟學習。

主持人:嗯。他自己就是以身作則。

張董事長:完全是以身作則。

主持人:嗯。那麼,蕭老師是在什麼樣的一種際遇下,創辦了這個正覺同修會?從創辦以來,他的因緣或宗旨是什麼呢?

張董事長:是的,他在90年…就是證悟了本心以後。

主持人:嗯。

張董事長:明心見性後,就發覺這個法那麼好!就很希望趕快讓大家都知道,所以很多地方請他去,他都到那個地方來說法。

主持人:嗯。

張董事長:後來很多的弟子們就說:「那不如我們大家一起來找個地方,大家來共修。」這個中間當然有一些波折,到了真正的成立同修會是在1997年,也是應了大家(眾弟子)的要求來成立的。平實導師根本那個時候不想當法主,就是說如果有誰更適合來傳這個法,他願意把這個法傳給那個更適合傳的人來傳。所以他不是為了要當法主來成立的!

主持人:嗯。

張董事長:那同修會成立了以後呢,其實就是一個,讓大家能夠來在這個地方共修的地方;來修集福德、來學習真正的知見,以及來修習定力。這個是我想在修學佛法中,不可或缺的這幾個因素。同時,同修會它有幾個很重要的不一樣的特點。主持人:嗯。

張董事長:第一個就是,同修會它是:我們從來不干預政治的。我們從來不對外募款,我們財務是完全的透明的。所有我們的人—在會裡面工作的—統統都是義工,沒有一個人是領薪水的。我們只有說,在平實導師帶領下,趕快大家一起來共同來成就平實導師的這個大願,把這個法傳給大家。所以,「同修會」我想包括的就是像這麼一個性質的一個單位。

主持人:嗯。那它是不是也遵循了這種佛教的精髓呢?

張董事長:是的!所以佛教精髓裡面就講,我們要行—實際上要行—六度萬行嘛!

主持人:嗯、嗯。

張董事長:所以我們就謹遵著每一個。不是說我們來到同修會,只是來上個課聽個法就完了,我們要在平常的生活中要實踐。所以,像我們的六度裡面布施度,我們同修會就作了很多布施的工作。

主持人:嗯。

張董事長:大家不斷地去作各種的善行、善舉,布施給大眾,跟大家結緣。

主持人:嗯。

張董事長:更重要的一個就是,我們也來告訴大眾們,什麼是邪法。

主持人:嗯。

張董事長:怎麼樣要避免受到因掛著宗教的名義而被欺騙,被騙財、騙色。這都是我們——幾乎我們同修會所有的財產財物,都用在眾生這個身上。所以我想還有很多,像自己對自己的修行,在生活中以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這都是在生活中、工作中,都要不斷地要來行菩薩的行。

主持人:嗯、嗯。那我想問一下孫老師,我們同修會成立了這麼多年了,現在是有越來越多的人,進入到咱們同修會了。那麼在這些年中,有沒有什麼特別的印象深刻的故事呢?

孫正德老師:嗯,好。正覺同修會成立到現在為止,我印象最深刻的有兩件。

主持人:嗯。

孫正德老師:第一件就是這中間歷經了三次的法難。因為早期的修學者,他並沒有踏實的鍛煉斷我見的解脫智慧,所以雖然開悟了,可是這個我見的煩惱勢力很強,沒有辦法讓他安住於這個真如無所得的心,沒辦法轉依。所以,當他的私心想要獲得名聞利養不能滿足的時候,他就退轉了。也因為這個因緣,讓平實導師在法難的挑戰下,寫出法義更勝妙的書籍出來流通,來辨正這些真正的法義是什麼。雖然說流通這些書籍,是揭露了正覺的家醜,可是也因為這樣子,讓許多佛弟子們能夠看到,更勝妙而且對如來藏正法的全盤性的這個理路有更深入的理解—在很短的時間內能這樣更深入理解—都是因為在這個法難的挑戰下,平實導師為了要把這些法義,顯示出它真正的義理是什麼;那就很詳細地解說、很詳細地申論。這種書籍的流通出來以後,因為大家對於平實導師所說的八識論的如來藏正法的信心更加增長(因為這個是連內部實證者,都沒有辦法推翻、沒有辦法動搖的),所以有更多的人,想要進來同修會裡面修學佛法,這是其中因素之一,也是一個我印象最深刻的。

主持人:嗯。那您覺得,就是咱們同修會有什麼特殊之處,吸引了這麼多的人(越來越多的人)進入咱們同修會呢?

孫正德老師:嗯。就是前面所提的,就是

現在的這個修學佛法的風氣,最重要的就是,想要真正能夠得到自我的這個受用。那在外面,表相上的佛法讓他們感覺到用不上(雖然有學佛,可是用不上)。可是呢,從閱讀平實導師所寫的這些法義辨正的書籍裡面,又感受到這些東西很有道理又很有智慧,感覺到可以入他自己的心。所以呢,這是現在學佛的人,感到有特色的地方,那這些如果我能夠實證也能運用的話,那麼對我來講,應該就是我要追求佛法的一個目標了。

主持人:嗯。孫老師,咱們中國的佛教,已經發展至今有兩千多年的歷史了,那麼它的本質究竟是什麼呢?

孫正德老師:好!您問了一個很棒的問題。

主持人:嗯。

孫正德老師:因為這個問題,也是很多人可能就是知道,可是卻沒辦法去理解它的本質的。我們要推溯到公元520年,中國南北朝;達摩祖師東來,將佛法藉由禪宗開悟的法門,傳給了二祖慧可;之後,接續三祖、四祖,一直到唐朝五祖弘忍大師傳給六祖慧能。六祖慧能大師之後,中國禪宗極為興盛。這段期間一直到哪裡呢?一直到南宋的大慧宗杲,長達了一千多年。中國禪宗,為什麼可以興盛一千多年,它的主要因素是什麼?有兩點。

第一個就是說:在唐朝貞觀時期,這個時候玄奘菩薩,他以堅毅不拔的精神,到天竺去取回大量的大乘經典,他又把它翻譯成漢文在中國流通。他以極高的證量立下了「真唯識量」這個大乘義理,要接受所有的人的挑戰,可是終其一生沒有人能破。玄奘菩薩他翻譯了《般若經》以及《唯識經論》,他支持了南方慧能大師的開悟境界;因為當時慧能大師,他是(等於說是)沒有讀書的、不識字的。但是也因為這樣子,有這些經論的存在,就沒有人能夠破禪宗。中國禪宗,因為這樣的一個藉由經典來印證禪宗的開悟,最重要是在於說,因為開悟就是要證悟第八識如來藏,而般若本身就是在講第八識本身出生了眾生的五蘊身以後,不即不離;然後不落於空、不落於有的中道性,不反觀自我、不覺知自我,然後不取不舍這種真如空性。這個《唯識》本身,又是屬於菩薩開悟以後,他要修證佛菩提的重要經論依據。所以,等於說玄奘菩薩的譯經,讓中國禪宗的文化極為興盛,這個流風所及,就形成了中國文化裡面很有特色的組成,就是大乘佛教;這一點到現在為止,還是傲視全球,是現在中國人的驕傲,也是未來中國人的驕傲。那麼另外一個因素說,這一千多年中國的這個大乘佛教盛行的因素,就是開悟有共同的經論可以當作檢驗的標準,當時的菩薩學人蔘究、參禪,他們因為開悟有共同的標準,所以四處參訪,這個風氣非常盛行。所以,中國禪宗一直到唐宋時期興盛到極致,能夠入於人心,最後能夠傳到韓國、日本等地。就是因為這樣子,當時在那個時代,真正開悟的禪師,他是不容許悟錯的人以意識境界的法來弘傳、來誤導學人的。所以當時,把錯悟的人的落處拈提出來的風氣也非常的盛行;就像玄奘菩薩造《成唯識論》,還有就是克勤祖師的《碧岩錄》,還有就是大慧宗杲力破天童宏智的默照禪,還有就是無門慧開的無門關,以及真藏傳佛教篤卜巴作的《山法了義海論》,他以如來藏法義取代雙身法,以及多羅那他極力推廣他空見等;這些都是在中國禪宗上很有名,歷史上很有名的拈提護法的禪風,這個也是中國佛教在禪宗的歷史上,很有特色的傳統文化之一。另外就是中國大乘佛教沒落的主要原因,其實就是因為禪宗的開悟法門失傳了,沒有實證如來藏的情況之下,般若、唯識卻只是落在意識境界中,想像而各自解讀,沒有辦法契合《般若經》裡面所說的證量意向 。這種情況之下,造成寺院裡面沒有真正可以實證的佛法,中國禪宗的文化沒落了,一般的信眾對出家僧人沒有信心,就問題層出不窮;正統佛教變成落入在外道常見法中,而使得那個假藏傳佛教性力派雙身法得以推廣。另外我們從中國佛教的弘傳歷史以及發展來看,其實佛教的本質,不外乎是斷我見證解脫,開悟證得般若實相智慧,以及修學一切種智成佛;而要解脫生死輪迴,就是要以如來藏的不生不死、本來解脫為涅盤本際;而般若實相指的就是說,如來藏出生了眾生的五蘊身,能夠與五蘊身在一起,不即不離、不取不舍,以真如空性為體;而一切種智就是要以如來藏所含藏的一切種子功能差別為體。所以,佛教一定要以如來藏來貫串二乘的解脫道、大乘的菩薩道以及最究竟的佛道。假如離開了以真實如來藏為主軸的法,假如說是以現象界的緣起性空當作是最究竟,變成說如來藏只是假名施設,不是真實有;那麼就沒有解脫可證,因為就落入斷滅了,就沒有般若可證,因為全部都是無常的法,就不是中道啦,就沒有一切種智可圓成;因為每一世都是落入斷滅中,哪有所謂一切種智可證呢?所以,這個離開了如來藏的法為主軸的話,就沒有佛法可說,那佛法也就會滅掉!

主持人:嗯。孫老師,我們平常很多都會提到「南無阿彌陀佛」這幾個字,我們日用而不知,那您能不能跟我們詳細的解讀一下這幾個字,到底有什麼理念和意義呢?

孫正德老師:「南無阿彌陀佛」它字面上的意義,指的就是歸命無量壽佛,它有事上、有理上的義涵;在事上的義涵,指的就是歸命西方極樂世界的教主阿彌陀佛,那透過念佛法門信、願、行的鍛煉,希望在舍報以後,能夠求生西方極樂世界,受到阿彌陀佛的接引與攝受;那麼在理上,指的就是歸命自性彌陀,歸命於這個本來就在、不生不死、永不壞滅的真心本性如來藏。因為祂是本來就在、沒有出生過,所以又稱為無量壽佛——自性無量壽佛。那把這個虛幻不實的五蘊自我,歸命於這個永遠不會壞滅的真心如來藏,那這種情況之下的話,就可以遠離顛倒、恐怖、妄想,而安隱地在世間行菩薩道。阿彌陀佛在因地,也是依止於這個同樣法性的如來藏,修學菩薩道,最後圓滿成就佛道。祂以這個如來藏的本來就在、不生不死、永遠不會壞滅、無量壽的這個功德來當作佛號,讓佛弟子們來憶持念誦。所以呢,當佛弟子念誦「南無阿彌陀佛」這個字面上的意思,其實它還呈現著世間圓滿吉祥的意義,因為在世間能夠長壽,是一切人所追求的福報;那同時呢,它也隱藏著世出世間般若解脫的禪意祝願,因為若有人以清凈心念誦「南無阿彌陀佛」,或者是互相問候「阿彌陀佛」,除了能夠得到世間吉祥圓滿的祝福以外,同時,在開悟的因緣具足的情況之下,也能藉由念誦一句「南無阿彌陀佛」而開悟,就能夠有因緣生起了世出世間的般若智慧功德的。

主持人:我們的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了一句「中國夢」,所以大家都在努力地追求自己的幸福生活。對於咱們的未來規劃中,正覺同修會有什麼自己的夢想呢?

孫正德老師:嗯,好的。習主席他提出了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凝聚了中華民族的心聲與力量,要讓有五千年輝煌歷史的中國再度崛起,呈現出精深的文化,讓全世界的人都能夠矚目與尊重;這樣的一個策略高瞻遠矚,實在令人讚佩。而中國精深文化的組成,重要成分就是佛教。佛教能夠平等地深入每一階層的人心,佛教講求因果,佛教能出世間又不離世間的般若涵養,能夠孕育中國人民於社會、經濟、文化、藝術以及倫理道德領域裡面,願意去惡修善,然後願意修學良善的這個法,那這個部分呢,是外國宗教所無法比較的,無法和我們中國佛教所比較的。而佛教的本質就是它的法要,以及它修行上所必須要遵守的戒律。譬如說在證解脫、斷我見、開悟證般若以及這個修學,譬如說一切種智這個部分,還有就是說出家菩薩呢,他一定要恪守聲聞戒以及出家﹝菩薩﹞戒;那在家菩薩呢,他一定要受持含攝了五戒十善的菩薩戒,這要有很明確的規範,不能五花八門各自為政;否則仿冒的假佛教,它就會以騙財斂色的方式,來破壞佛教在對大眾清凈 的公信力。那所以說正覺唯一的夢想,就是要通過真正法義的辨正與弘傳,讓這些佛法中的法要以及戒律,要樹立出明確規範。要讓我們中國佛教能夠復興起來,也要讓我們在一千多年前曾經興盛的中國大乘佛教,再度能夠入於人心,帶動人心的良善本質;那麼這將會是能夠讓我們這個中國特有的文化,成為實現中國夢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環。

主持人:孫老師,您剛剛提到了行善的這個問題,我們都知道佛教的精髓就是大慈大悲。那麼宗旨是普度眾生,它的職責就是勸善。剛剛張先生也說了,咱們蕭平實老師平時撰寫了很多的著作,在此您跟我們談一談,佛學在構建和諧社會、傳遞正能量這一方面,有著怎樣的作用呢?

孫正德老師:中國佛教它是大乘佛教,不同於南傳小乘佛教,只求自己修道得解脫。而大乘佛教的修學者都是菩薩,菩薩道所修學的六度波羅蜜中,是以布施持戒為首的,而都是要先從利益眾生著手。佛陀教導菩薩也是要以眾生苦為己苦,要為拔眾生苦而在道業上精進努力。眾生之苦,不外乎是在世間生活匱乏貧窮,而還有就是不能求得真正的解脫得到安隱之樂,所以修學大乘法的菩薩是最懂得財布施與法布施的。若只是作財布施呢,僅能短暫地解除眾生之苦;而如果運用佛陀所宣說的正法來當作法布施,能夠滋潤眾生的善根,帶動出正能量,讓眾生呢他願意來這個行善,也懂得三世因果、知恩報恩,樂於來參與布施,來行五戒十善,那麼呈現出來的那就是一個祥和快樂的社會。平實導師所著作的這些書籍裡面,都是在為眾生作法布施,為眾生建立正確的佛法知見,不畏懼大法師、大道場的抵制,他就是要把佛陀真正的法義申論辨正出來,為的就是要拔除眾生被誤導之苦,為了要停止這些未悟言悟、造作惡業的人不要再繼續造作惡業,為的就是要利益有心修學佛法的人能夠實證佛法。佛教它布施、持戒的這個慈悲的文化,就是能夠使得人心呢,懂得怎麼樣去顧慮別人的觀點,能夠體貼別人的處境;同時呢,他也能夠觀照到自己,應作、不應作的這個生活軌範。那麼這樣的人心呈現出來,將會是一個和諧社會的相貌了。

主持人:那麼有一句話,是正所謂「欲速則不達」。現在很多人都有一種急功近利的心態,那麼張先生您認為:我們如何用佛法來思想、來引導和改變這種心態呢?

張董事長:好的。我想尤其是現在時下的ㄧ些年輕人急功近利,我想這是整個社會的一個功利主義盛行的一個必然的結果。那所以會這樣,因為其實根源就是大家都不信有三世的因果。那其實要怎麼樣來改變這整個的氛圍呢?不是說我們用道德勸說就可以了,那個效果是非常少的,要從根本著手。其實根本就是習主席說的:「我們要把我們具有中國文化特質的佛法,重新發揚起來。」因為這個真正的佛法,它的核心就是以如來藏貫穿我們的前世、後世,祂就好像是一個超級超級的大計算機,每個人身上都有。那麼祂就是您所有的一切業行——身口意的業行,巨細靡遺地被記錄在這部大計算機中。當我們接觸到真正的佛法的時候,我們了解的時候,然後實證三乘菩提,就知道我們因果的可怕。所以《法句經》裡面就講「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它的要旨在哪裡?就是因為眾生有如來藏。只有這樣子,大家整個社會都能夠接觸到了義正法以後,大家才知道,然後整個的社會氛圍會改變,那麼這種功利主義社會現象,才能夠徹底的,從根源上的,來消除掉。

主持人:我再想請問一下張先生,那咱們的同修會在大陸都做了哪些具體的事情呢?

張董事長:同修會當初就覺得我們是大乘的佛法,就是要積極入世的,不是自己躲到山裡面自己去修的,那因為要度眾生就要跟眾生在一起。所以我們在2008年的時候,那個時候我想川震的災難非常的大,我們那個時候就整個所有的同修會的成員都發起了(自動發起的)這個募集捐獻。我剛剛曾經報告說,我們從來不募款的,所以這些都是大家自動自發的。那很快地就募集到一筆資金,然後我們就透過這邊的宗教局;透過這樣,希望都能把善款能夠用到災區的學校、寺廟的重建,以及事故的孩子們……這些,那我想因為兩岸本來就是一家,血脈相連。我們台灣也曾經發生過很嚴重的這個地震,我們知道這個尤其災後一些心理的創傷,還有很多很長遠的路要走;所以這些展現我們的一個(一種)無私的、不分兩岸的ㄧ種布施。同樣的,我想我們在台灣地區,已經做了很多這樣的ㄧ些慈善的工作,包括就像我們一直強調,我們提供一些獎學金,不要求他的學業成績很好,但是真正是需要幫助的孩子,我們來贊助他。那麼對這些孩子來講,他們會得到激勵;這個激勵對他來講,也許在他未來成長過程中,它會成為可以回饋社會的一種激發。那我們也提供很多一些弱勢的團體,像我們跟台灣(全台灣)的里長——這邊類似像區長,一個區的一個領導一樣;那我們跟他們合作,因為他們最知道他們的轄區裡面,真正需要幫助的人是哪些,那我們每年就跟他們在過年前發個紅包,我們叫作「雪中送炭」的活動;並不能實質解決他們的生活問題,但是也是給他們一個溫暖,讓他們有生活的一個希望,跟激起他對生命的一個動力。那還有很多像一些失智的、一些失能的一些小孩子們,他們的發展,還有孤兒院等等。那在大陸地區,我想我們未來,我們隨著希望正覺的法在大陸弘傳,能夠整個弘傳以後,當然伴隨我們的一定是布施。六度的布施為首的,這個一定會來就放在首位跟社會來結合。這個我想會隨著我們真正佛法的傳布,在這邊來展開,這個我想也是我們的心愿。

主持人:張先生,您是什麼時候與這個佛法結緣的呢?

張董事長:我嚴格講起來應該是兩千年的時候,現在有十四年了。那說起來也是很幸運,我不像有很多的學佛人找了二、三十年,跑了很多道場,但卻找不到真的法,那我一學佛就進入到正覺。然後,其實我們學理工的就知道(你學佛法以後),它不是一個盲目的信仰,而是它是ㄧ個講生命實相的東西,就跟自己切身﹝相關﹞的。它不是ㄧ個玄學而是ㄧ個義學,可實修實證的,所以這就很有意思;它的結構,它的脈絡,它的邏輯都非常的科學,而且隨著現代的科技的發展,它不會說哪些地方產生了扞格,完全沒有!反而更展現了佛法的勝妙。尤其它有次第的,它不是說﹝渺渺﹞茫茫不知要怎麼修,它有一個次第。佛法在三賢位修的次第中,尤其很重要的ㄧ個關﹝鍵﹞,就是要找到自己的如來藏。所以五祖講「不識本心(就是沒有找到本心),學法無益」,當然不是完全沒有意義,但是不知道真正的是怎麼樣的一個觸證了自己真心以後要怎麼修?所以我也非常的幸運,在平實導師的座下,能夠找到自己的真心——如來藏,然後整個的般若正觀現前,終於知道,哦!是怎麼回事:生命的實相是怎麼回事;我們的五陰呈現出來是一個虛妄的、生滅的法是怎麼回事。祂的後面,這真實法可以現前看到、觀察到的,所以祂是一個非常活脫脫、活生生的,而且非常科學的一個法。我想對我們的(整個的)從此展開的我們所有的人生觀,學佛的應該走的歷程都完全很清楚。很踏實。

主持人:您是一開始接觸了這個佛法,就是接觸了咱們同修會。

張董事長: 就是接觸到了。

主持人:嗯!那是怎麼樣的機緣下,就是結識了同修會呢?

張董事長:是我的夫人(我的太太),她就先一步走進同修會,當然她比我辛苦一點,她之前也跑了好幾個地方,但是總是表相上的,感覺到,喔!這裡有可以拜佛、可以禮佛、可以懺經,就是一些儀式。但是真正談的法,僅僅止於到意識心的層次,就是講的是緣起性空,講的是《心經》、《金剛經》就是心—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大家都會講!可是,那個心是什麼呢?都落在意識心裡面,脫不出來。這個在我們再從一個實證佛法來講,你要找到它背後的因素是什麼,你不是在這個表象,因為我們意識心是很不可靠的。現在的神經科學,醫學、科學家們了解到意識心,第一個,祂的反應是慢的。我們講,我們看到一條蛇會馬上跳開,我們意識心還沒有分辨出牠是蛇,而且意識心經常會騙我們的。所以,佛經裡面明明告訴我們,這個說「諸所有意識」啊,不管你粗意識還是細意識,「彼一切皆意法因緣生」,意根跟法塵觸了以後,才產生了意識。所 以祂比意根跟法塵還要﹝晚出生存在﹞ ,從祂們生出來 的,你怎麼可以把意識當作一個常住法呢?依祂來修呢?所以接觸了真正了義正法以後,才知道,啊!生命的實相是什麼!真正學佛人應該修什麼!

主持人:在與佛法結緣了這一個過程當中,有什麼故事,讓您覺得特別的深刻的嗎?

張董事長:就我個人來講,學佛的歷程還順利。但是,我可以跟大家藉著這個機會報告就是一個,找到自己的如來藏是很震撼的。但是我們今生有緣,平實導師給我們,因為他知道要振興大乘真正的了義正法,需要有人出來幫忙一起來推展作事情。所以如果說,不是平實導師來這樣的一個緣,要找到真心不容易的。我們看到古時候,從禪宗的一些公案裡面,多少人「行腳」,那時候所謂行腳,大江南北去找啊!去找哪裡有證悟的祖師,可以讓他協助他能夠開悟明心,一輩子找不到的,太多了!太多了!那這找到的時候是很震撼,然後知道,真的是像是總觀,這只是一個開始啊!這是看到一個生命實相的整體的觀是怎麼回事,後面的路還很長,所以佛道的路是…

主持人:很長。

張董事長:非常長的。

主持人:除了這些,對於您的人生有什麼啟迪嗎?

張董事長:啟迪就是我想煩惱可以降伏、可以除掉。對於(因為那些看到的都是所生法嘛!)你這個功名利祿,以前年輕時候還沒有接觸佛法,就會把這個看得很重,現在來看根本就不看重這一些。那另外對於生死(我們講解脫),因為你有一個不生不死的,本來自性清凈的,這個如來藏──我們的涅盤心,祂本來就在那個地方,不會生、不會死,所以這一世的肉身的生死,這一世色身差不多了,該走了就走嘛!再來就好了嘛!真正重要的就是,你執藏在你的如來藏裡面的種子,你有沒有讓它清凈,你的福德有沒有建立得更多,這個我想才是我們真正主要的。

主持人:真正得到的。那您覺得您接觸佛法以來,對於您的人生有什麼變化嗎?

張董事長:我想後面我的餘生,就是希望在這個我們習主席的這個這麼高瞻遠矚的號召下面,在我們的中國,能夠把真正的了義佛法能夠弘揚,讓我們的中國夢,因為這樣的弘揚而能夠成就,這也是我想我未來的一個期望。

主持人:嗯!那您有沒有希望社會的大環境,能夠如何的對待佛法呢?

張董事長:是的。這個就要靠了義佛法在這個地方落地,其實它本來就在這邊落地生根,只是把它重新找回來,要怎麼找?我想我們會結合了我們整個,我們全中國民眾,現在大家都有中國夢。

主持人:對。

張董事長:那習主席也有高瞻遠矚的一個期許,跟大家的一個指導的方向,我們共同來成就這樣的一個夢,一步一步地走,那當然路很長,但是總是要,我相信會,前面講到一個因緣嘛!

主持人:對。

張董事長:因緣,佛菩薩會加持,因緣應該已經到了。

主持人:嗯!那2014年咱們正覺教育基金會,會有什麼規劃呢?

張董事長:我們的事情很多很多,那忙到我們規劃,除了最主要的核心還是闡揚佛法,怎麼樣法讓更多人能夠接觸,除了在台灣,當然在大陸。

主持人:大陸也有。

張董事長:兩岸,這個是最主要的核心。伴隨著我講的就是說,很多事務性的工作,怎麼樣能夠讓我們的,這個跟得上後勤,我們講事務能夠支持得上。因為我們要推展佛法,後面必須要很多人出來幫忙,大家一起。好在就是說,真正在我們同修會裡面,這個推展的人,其實同修會在台灣,不是一個大山頭,我們台灣有所謂的四大山頭,所謂的信眾都幾十萬甚至上百萬,同修會不以這個號召,我們也沒有大廟,也沒有蓋大寺院,我們都是完全根據實際的需要,哪裡需要,那邊的人有需要來學法的時候,我們就在那個地方,購置足夠剛好來因應他們的一個共修的場所,不會蓋什麼,不會把錢花在這些地方;但是我們花很多精神在﹝法上﹞,像平實老師,為什麼要寫那麼多的書!除了有很多的地方是辨正法義,哪些法是錯誤的;還有一些是怎麼讓一些人,能夠接觸到真正的法是什麼,不斷地在寫。還有像這種已經明心的一些菩薩,他後面要再怎麼走?一些更深的法義,像平實導師現在教我們增上班的學員《瑜伽師地論》;這一部論就是當初玄奘法師到印度去求法,最主要他就是求這一部論,是彌勒菩薩的一部論,我們叫根本論,那現在平實導師就在教我們增上班在學這個法。那當玄奘菩薩回來了以後,又把所有的這些,他揉合了所有的這個法義,然後再著作了一本大作——巨作,叫作《成唯識論》,這是非常了不起的一部論,其實核心就在講如來藏。那大家其實在對於玄奘法師,可能一般人只是了解,或者西方人了解,就是他是一個西方取經,或者是西方人認為,他是一個探險家;其實大家不知道,他是一個在法義上通達的一個了不起的法師。他在印度那個時候十多年的期間,到最後快要離開印度的時候,大約公元642年,那個時候印度的主要的一個國王,叫作戒日王,幫他舉辦了一場無遮大會,在曲女城這個地方,這一段歷史是被寫在印度的歷史裡面;這個無遮大會就是說,讓玄奘法師跟所有的外道法師來辨正——來法義辨正。那玄奘法師就立出他的宗,我提出的宗旨是什麼!歡迎所有的外道,如果說對我要挑戰的人來挑戰。他非常了不得的,那個無遮大會,是一個很嚴謹的一個辨正的﹝事情﹞,不像現在人有時候會來辯論,那根本就沒有一個規則,那個就亂來啦!那個在無遮大會裡面,如果說是辯輸的一方,按照它的規矩是要:要不然就自裁,要不然就歸依對方當弟子。所以,玄奘菩薩為了弘揚這個法,護持這個正法,不惜生命,以生命那個﹝住持正法﹞,他當然是有絕對的自信。

主持人:對。

張董事長:可是沒有一個外道敢來挑戰。

主持人:嗯。

張董事長:整個無遮大會十幾天,沒有一個人來挑戰。然後,所以他的證量是不得了的,然後他把他的證量帶回到那時候震旦──就是我們中國,把經典再﹝翻譯出來﹞,因為經典很多很深的,你如果沒有證悟到那個證量,你翻譯不出來的;所以能夠翻譯出來,我們今天能夠讀到這三乘菩提的經典,那個是我們的福氣!只是說很深,一定要有正法的,要有善知識的引導,才能夠跟隨玄奘法師的腳步,知道這個了義正法在說什麼。這些資源、這些寶藏,都在我們這邊,都在中國這一邊;今天就看我們怎麼挖掘出來!

主持人:我們要慢慢地學習和挖掘!那麼就是談到具體的規劃,你有沒有想些一些具體的事情,跟我們小小透露一下?

張董事長:我們希望這個,我們在大陸這一片,我相信會隨著時代的改變,因為現在經濟發達了。

主持人:在飛速發展當中。

張董事長:對!飛速的發展!相對的,我們在精神上要能夠要有完整的,就剛剛我講的:我們不能走向功利主義。

主持人:對!

張董事長:那這個是我們整個中國,現在有待整個來積極弘傳和發揚起來的。我們非常樂意,非常的,我們毫不保留的,這個也是我們平實導師念茲在茲,日夜在想著:怎麼把法傳到這邊來。那我想,我們希望跟我們在這個地方,我們的領導們、我們的民眾們、我們的佛教界,都能夠知道真正的了義正法,能夠護持,大家一起來,好好的來怎麼樣來傳揚。那至於您講的「具體」,因為這些我想都還在……整個我想還要順應著整個時代的潮流來發展,所以我這邊倒不能夠說一下就講得非常具體,但是我想這個方向是絕對的!

主持人:那最後您對於未來也給我們展望一下吧!

張董事長:未來,我們正覺夢就是在中國把這個真正的了義正法來弘揚!那正覺夢能夠成就的話,我相信中國夢一定成就!

主持人:張先生!那請您跟我們簡單地介紹一下,咱們基金會的這個機構設置和全球的規模吧!

張董事長:是!正覺同修會成立以來,到目前在台灣的台北、桃園、新竹、台中、嘉義、高雄、台南都成立了講堂,我們就根據那個地方的民眾,有需要、有因緣接觸到了義正法的時候,我們就在那個地方,完全根據需要來開班。那我們在海外,在美國的洛杉磯以及香港,也都有正式開班,來接引大家。那我們開的班裡面,有分不同的層級,一般剛進來的,不管是從來沒有接觸過佛法的,或者是在外面已經學了二、三十年的,找不到真正佛法方向的,進來以後,那我們就重新把過去都打包,或者像一張白紙一樣,重新開始。我們都有親教師,也就是像孫老師一樣的老師,帶每一個班,用兩年半的時間,很有次第順序的,把整個佛法正確的知見,來引導這個學人能夠了解;同時間,教大家這個無相念佛的功夫。無相念佛的功夫,其實是一個非常好的法門,它是《楞嚴經》裡面〈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大勢至菩薩教我們的一個法門。怎麼樣透過無相的方式,而且可以在動中來修習這個定力,這個方法是現代人,你在忙碌的工作中,都可以隨時來修行的一個法門,它對我們的定的修持非常有幫助。我們知道我們要找到自性彌陀——自性真如,一定要有相當的定力,那所以我們叫作「禪凈班」。透過這個定力的功夫,然後來找到我們的自性凈土,這禪凈班兩年半。然後呢,兩年半以後不是就完了,因為佛法是無量無邊的,大家學是學不完的,所以我們後面就有成立所謂的增上班、進階班,「進階班」就是給大家兩年半以後進來學。那如果說有因緣能夠破參,找到自性彌陀的話,就進入到「增上班」;那平實導師會親自帶著這些破參的學人,來學真正的更深一層的法。所以這個是我們同修會目前,大概在教學的據點,以及怎麼樣來開班、來講授佛法。

主持人:剛剛您還提到了量子物理學喔!佛法與物理學之間有什麼關係呢?您跟我們講解一下!

張董事長:是的!佛法既然它是一個講生命實相的法,就是要找到真正的實相是什麼。科學家都在找實相,我們知道天文物理學家,一直在找宇宙怎麼生成?都從外面、從物質社會上去找,但是其實在量子物理學的這個領域裡面,已經有些科學家找到一些,在不同於我們一般人認識的世界。那這個得從量子物理的泰斗,一個丹麥科學家叫作波爾,他在作量子物理的一些實驗時候,發現到一些非常奇怪的現象,我們現在看得到的,如果說大家從百度上面去查詢:什麼叫作「雙縫實驗」,兩條縫的實驗,或者去查什麼叫作「量子糾纏」,這個叫ERP的這種悖論,它的專有名詞,我們一般就講「量子糾纏」(就糾纏不清的糾纏),大家在百度上就可以找到的,這些產生的現象是不能解釋。所以在那個時候科學家(包括愛因斯坦)就很奇怪,所有的科學家就集中在哥本哈根這個地方,有 幾年就探討這個問題,為什麼會那麼奇怪?那個時候呢波爾就發表了一個,所謂驚世駭俗的一個說法,他說:「物理不能告訴我們世界是怎麼一回事,物理只能告訴我們,我們觀察到的世界是怎麼回事!」其實這個就是我們佛法講的,也就是玄奘法師他在曲女城無遮大會的時候,他立的這個嚴謹的,我們講因明學──宗、因、喻;宗:他立的如:「真故極成色不離於眼識」。這個意思是說,我們所有看到的色法、色塵──這個花,並不是你眼睛看到它,你眼睛只是這個光線的光粒子或是光波,到你的眼睛的眼球後面的視神經,這一段是它的光波或者光粒子進來,到你視神經以後,後面轉了,是轉到過程之中,產生了電波或者化學的化學能,一直到你的腦袋,然後在你那個區域,產生出了一個花的樣子出來。所謂紅色它只是它的波長,把其他的顏色的波長吸收了,然後沒有吸收紅色的一個波長;什麼叫紅色,這個定義只是說讓你腦袋看到一個,這樣的一個紅色的花。所以這個連最近的我們講物理界裡面很有名的一個叫作,英國的一個坐著輪椅的那個科學家叫霍金嘛,他都體認到這一點,所以他在他的最近的一本科普的著作裡面叫作《大設計─The grand design》,這本書裡面就講:「我們所有感知到的,眼睛看到的,耳朵聽到的,乃至於鼻子聞到的,甚至於意識所認識到的,沒有不是從腦袋變出來的。」所以在他的意象裡面,所有認知的反應就是一個大腦,一個大腦變現讓你感覺好像有外界的存在。其實,這個其實在佛法裡面有講,為什麼玄奘菩薩在講「真故極成色不離眼識」。他的因就講的「自許初三攝,眼所不攝故」,所謂「自許初三攝」,「初三」是什麼呢?眼根觸色塵生眼識,你要了解這個道理,是玄奘菩薩曲女城的無遮大會立的這個,跟波爾這個量子物理學家講的,完全如出一轍,只是波爾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佛法完全透達!雖然有「初三」──眼根觸色塵出眼識,但是後面,我們還是要回歸講到如來藏!

主持人:嗯!

張董事長:是!

主持人:嗯!好!我們講了很多啊!佛學啊、行善啊,那麼二位對於此還有什麼補充嗎?

張董事長:今天我們孫老師來跟大家介紹的,跟外面所說的一般講的佛法,講「緣起性空」啊,或者我們要「作善事啊,存好心啊,作好事啊,說好話啊」都不一樣!因為我們是從根本來講,因為從形式上來講,現在的普遍的表相佛法,都是在形式上,一定要從根本上解決。所以我想今天回過來,今天孫老師很詳盡地,很淺顯地,把這整個其實是甚深的法要,已經呈現給各位觀眾了!那麼後續其實各位如果有要更深入了解的話,可以往這個方向,也可以從我們平實導師的書裡面去作了解。

主持人:好的!那麼也再次感謝二位,在百忙之中來參加我們的節目,好了!本期的節目就到這裡,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再會!


點擊數:3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