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崔密教(五)

第130集
由正益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我們今天繼續來講「常見外道法——廣論」。密教對於金剛和蓮華的這個義理是說得很清楚,它的義理就是男女性愛所必要的各自的性器官,但是不是只有我們在這個研討中這樣講呢?實際上,包括當初從西藏地方翻譯過來兩部《廣論》的原作者(應該說是翻譯者)法尊法師也是這麼說的。為什麼是這樣呢?這就可以看到當時候幫他潤飾兩部《廣論》的印順的說法,印順他說到:【有些術語,我不能瞭解,就請問法尊法師;從前閱讀大藏祕密部,如金剛,蓮華等術語,也就能了解是什麼。】(《平凡的一生》(重訂本),正聞出版社,頁27。)在印順寫的這個著作裡面,他表示當初他是不瞭解的(這個末學在《廣論三部曲》的時候,當初還是有點誤會,那這地方的話是很明顯、說得清楚了),就是說他當初並不懂得什麼叫金剛和蓮華,所以他拿這些術語(它為什麼叫術語呢?等一下印順還會再說明),他說這個術語他聽不懂、也看不懂,他不知道,經過法尊法師跟他說清楚以後,他就懂了;因為法尊法師他當時候去西藏把一切都弄清楚了,所以才把宗喀巴兩部《廣論》帶回來。

印順他弄清楚的內涵是什麼呢?請看《印度之佛教》:【金剛以表雄猛折伏,蓮華以表慈和攝引,亦一轉而為生殖器之別名。】(《印度之佛教》,正聞出版社,頁323。)也就是說這個地方,印順就直接說得很明白,那不懂金剛、蓮華的話,就跟他以前所學的、所看的,雖然《大藏經》有收錄,可是實際上這些法不是真正的佛法,因為《大藏經》收錄的這些法,實際上是因為當時候唐朝皇帝接受這些密教的翻譯者、這個傳法者,所以把他們稱為國師,受到國家的皇帝尊重,因此後代的人就把他們所翻譯的這些書冊卷宗等等,變成了要收錄的經典,可是實際上這並不是真正的佛法。

而且我們之前所説的灌頂,是不是透過印順也可以說明呢?雖然印順對於大乘佛法非常非常的質疑,終生都採取敵對的方式,可是他對於密教是真的沒有任何的好感。好,他怎麼說:【凡學密者必先經灌頂,其中有「密灌頂」、「慧灌頂」,即授受此法者也。其法,為弟子者,先得一清淨之明妃,引至壇場,弟子以布遮目,以裸體明妃供養於師長。】(《印度之佛教》,正聞出版社,頁323-324。)這意思說,這位清淨就是指世間所說的處女,然後她就是和這位上師一起交合,最後還要再輪到弟子去交合;就是說,這個中間就種種的灌頂的名目出來。而且有一位在台灣弘揚《菩提道次第廣論》的這一位日常法師,他說到,有個行是很珍貴的,就是很特別的,這個行就是要特別注意的,叫作「明禁行」;明禁行就是明白的明,禁止的禁,行為的行,就是說這個行很值得讚歎。那一般人看了還是不明白,什麼叫明禁行?明禁行就是受完灌頂以後,要跟這一位明妃一直守著這樣的法門不得違背,每天都要實踐,這樣叫作明禁行。如果違背了,一天沒有作這灌頂的事情、灌頂儀式儀軌裡面所有的行為,就是犯了禁戒,所以他這個「明」,不是真正教大家明白,而是大家維持這個欲界愛、維持這個欲界行、維持欲界男女的這個和合,所以這樣的行有值得讚歎嗎?有值得說這樣的行很好嗎?當然,從密教的觀點,他認為閉精不出、不洩精,這樣的交合不是一般人辦得到的,可是辦得到又如何呢?辦得到的話,就能夠提升自己的修學品位嗎?就能讓自己超越欲界嗎?被欲界愛所捆縛的人,真的有辦法超越欲界,而自己說「因為我大貪以後,最後會反轉」?實際上沒有這樣的事情!我們看到許多吸毒的人,他越吸越猛,他怎麼樣都沒有辦法離開毒品的束縛,貪淫的人也是;所以這樣的完全背離生理上的事實,而自己說自己修行會變好,這樣都是自己自家之言。

金剛和蓮華這樣的法,在密續中大部分都用隱喻隱含之語,不是所有人看得明白,可是有一部密續,它還是忍不住了,它決心把它說到很清楚,那我們來看一下《佛說祕密相經》:【金剛手!汝今當知,彼金剛杵住蓮華上者,為欲利樂廣大饒益,施作諸佛最勝事業。是故,於彼清淨蓮華之中,而金剛杵住於其上,乃入彼中,發起金剛真實持誦。】(《佛說秘密相經》卷3)好,先看到這裡。這意思說,這金剛杵(就是金剛),他是要去找一位女子的蓮華,然後要放在它上面,然後要開始便要進去這蓮華裡面;入就是進入,入彼中就是進入蓮華中,然後要開始作金剛持誦。什麼是金剛持誦?這個就是男女交合,這樣的法就是在作密法的種種灌頂。那在下一段呢?他認為:【然後,金剛及彼蓮華二事相擊,成就二種清淨乳相,一謂:金剛乳相,二謂:蓮華乳相。】(《佛說秘密相經》卷3)也就是說,金剛持誦(它還稱為金剛真實持誦),說只有這樣透過實體明妃(真正的女人、真正的異性),這樣才叫作修行,而且這兩者不斷地相擊,相擊就是相衝擊,然後就會相接觸,就是我們所說的細滑觸,不斷地這樣的相觸、相觸以後,會出現像乳狀的東西出來,一個從金剛出來,一個從蓮華出來。

我們這樣來設想好了:金剛杵如果說是一個金屬的棍子,它為什麼會有一個乳狀的東西出來?所以這根本就是把這件事情把它說得更清楚,所以真的是世間上說,真的有點汙穢不堪啊!這個他們稱為「密續」。可是這一段它有說:【諸佛皆悉安住一切如來上首明妃祕密行已。】(《佛說一切如來金剛三業最上秘密大教王經》卷7)也就是說,他認為這樣的法才是他們所樂愛的真實法,所以不是說金剛和蓮華「密續」沒有寫明白,因為這一些話任何人聽了,只要是有經過男女事的,或是說長大一點的,就會明白是這樣的,所以沒有辦法茍同「金剛蓮華」這樣的法算是佛法。您在收視這個節目,或是轉聞到這樣的訊息者,您有辦法認為這樣的法是佛法嗎?尤其許許多多的出家法師,我們知道非常熱愛密教密咒,那您會作這樣的祕密行嗎?這樣是違背 佛陀所教導的啊!要慎思、要慎思啊!

那我們再來看到如來教導了這樣的法以後,和密教走了另外一條路,他們說他們成佛以後,作了什麼事呢?《金剛頂瑜伽青頸大悲王觀自在念誦儀軌》:【行者己身為如來,復恐散亂而退失,次作加持祕密印。】這意思是說,密教成佛和如來所謂的成佛(真實如來所謂的成佛)完全不一樣,因為密教成佛之後,他還怕自己會喪失佛位,就是說,他怕他自己成佛以後還會退轉,這時候就要趕緊作什麼呢?趕緊去結印,結印希望諸佛趕快來加持他,讓他不要退轉。請問,這樣的成佛豈非是兒戲?成佛還要怕自己退轉?已經成無上覺以後,還要趕快請諸佛來加持?不然一下子就又變成了不成佛了,所以這樣即身成佛,實際上是有重大問題的!然而這並不是一般對於密教只有稍許涉獵的人他所能知道的,所以我們來看到這樣的密續,就知道這樣的法不是真實的法。

那我們再來看到說,我們前面有說到一切如來要能承認這金剛薩埵的地位,金剛薩埵是一切如來的大主宰,主宰一切諸佛如來,這樣的密續的文字在哪裡呢?我們看到《金剛頂一切如來真實攝大乘現證大教王經》:【爾時,婆伽梵一切如來復作集會,……奉請婆伽梵一切如來主宰金剛薩埵無始無終大持金剛,以此一百八讚而請。】(《金剛頂一切如來真實攝大乘現證大教王經》卷2)中間有一段我們就直接跳過,這意思是說,一切婆伽梵,就是尊貴、至尊等等這個尊貴可尊敬的一切諸佛如來(就是說到了佛位),他們要認為誰呢?金剛薩埵是一切諸佛的主宰,就是說這個金剛薩埵所說的話就像是國王,而一切諸佛就像臣子必須要接受。你想這樣主宰的觀念到底是從哪裡來呢?主宰觀念就是從婆羅門教梵天的思想而演變的,所以梵天就會有個大梵天王,然後來說一切眾生都他出生的,從這樣的法,然後來管制管轄,然後主宰一切眾生,所以一切眾生就要信梵天,那這是婆羅門教裡一個錯誤的思想。所以我們看到 如來就依這樣來破斥大梵天王,大梵天王最後只能承認:「那是人家硬要這樣說,實際上他沒有辦法來出生這些種種法。」因此依止印度婆羅門教的教義的密教,在此就把主宰地方用過來,然後放在諸佛如來之上,來架構他自以為的密教上師金剛薩埵來管理佛教,所以你想這樣可能是佛法嗎?可能是 佛陀所說的真正的佛法嗎?顯然不是如此。

而這個主宰之說,並不是只有這地方有寫,我們還可以看到《佛說一切如來真實攝大乘現證三昧大教王經》:【爾時,十方一切世界所來集會一切如來,……時諸如來咸共勸請具德「一切如來增上主宰」自金剛薩埵無始無終大持金剛者,以是一百八名勸請稱讚。】(《佛說一切如來真實攝大乘現證三昧大教王經》卷4)這意思是說到,一切諸佛如來就要像下屬一樣,大家排隊列隊來恭請金剛薩埵出現,因為金剛薩埵在密教中,認為是一切諸佛如來的上師,是主宰一切諸佛的一切一切,所以大家要開始唸一百零八個讚誦,然後這樣列隊歡迎、列隊恭請。你想這樣子的密教,有尊重三寶、尊敬 如來的本質嗎?顯然沒有!所以今天許許多多的密教者、或是這些傳法者,他沒有按照 佛陀所制定的儀軌、制定的戒律來持身,這樣就不足為奇了。因為對他們來說,他們只要透過密教灌頂、瑜伽灌頂以後,就躍居諸佛如來之上了,諸佛如來還要來禮拜他,這樣的情況下,他怎麼會有辦法相信諸佛如來所說的法是他所要尊崇的呢?因此宗喀巴以及宗喀巴的傳人等等,不論是現在所知道的一切的密教傳法者,西藏密宗、西藏譚崔密教,乃至於稱為藏傳佛教者,都是秉持著這樣的理念在傳種種密教之法;那顯然這樣的理念是沒有辦法真正在佛教立足的,所以我們來澄清這個事實,是希望已經信受者(信受密教的人)應當要懺悔,因為這樣不恭敬如來的說法,是沒有辦法讓真正的佛菩薩接受的,這樣的話可以懺悔自己的罪業。

那我們在後面再說一段,宗喀巴他當時候有針對西藏的一次僧眾之間的法義的對決來作一些評論,他對於這個評論是非常看重的。那這是當時候中國有一位僧人,他叫摩訶衍,他來到西藏傳法,那時候印度也來了蓮華戒,那因此兩邊在辯論什麼樣的法是對的,而根據現在的文獻知道說,那時候的摩訶衍他所說法是一個人,來對蓮華戒帶來的團體,而他是獲勝;然後,最後蓮華戒這個團體他回去去想,有一個次第,就是佛教修行的次第,最後西藏的國王他很高興,他就判定蓮華戒是贏的,大致上就是如此。可是這還有一些下文,這個西藏國王他還是對這件事情有所保留,所以他說摩訶衍所傳的法實際上還是可以繼續傳,沒有問題,因為是符合經典。

可是我們來看,其實上兩邊—不論是摩訶衍或是蓮華戒—他們都不曉得真實的佛法。不能說摩訶衍是代表禪宗的,因為摩訶衍所修學的法門叫「看心觀淨」,看看自己的心祂是怎麼樣,然後要讓這個心不要有動念、不要妄作,以此來修行;那他舉了很多,就是說包括《華嚴經》所說,眾生沒有辦法成佛,就是因為諸多妄想種種,所以不能成佛,然後包括說《維摩詰經》「不觀是菩提」,所以他就不要動視聽言行,然後在一個地方好好的坐下來,這樣就無念無分別,就是可以成就諸法。可是實際上這樣會成佛嗎?這樣會開悟嗎?這樣是真正的佛法嗎?顯然不是!因為六祖惠能大師就說,這樣的看心觀淨的法實際上是錯誤的,因為無分別不是這樣的法。

那我們今天禪門來說,大家證得這如來藏者就可以很清楚來分別,因為無分別這個法,不是叫大家滅掉了見聞覺知的分別,如果眼睛的眼識種種都滅掉,那就跟盲人是一樣的,這樣還能夠作什麼呢?可是大家看佛菩薩的眼睛都閉著嗎?沒有啊!祂一樣在分別啊!難道祂那時候就離開菩提了嗎?祂那時候的心就已經沉靜而不再運作了嗎?不是啊!祂意識心還是一直在了別、一直在運作,所以顯然這無分別,就是像佛經所說的一直是無分別狀態。因此宗喀巴在《廣論》中所說的這一個無分別,他錯解了佛意,所以他才會認為西藏是把中國的佛教壓在下面,這是他一直宣傳這樣的目的。實際上並不是如此,因為無分別心永遠無分別,祂不論過去、現在與未來,祂一樣是無分別,祂永遠不分別六塵,因為六塵的分別由前六識來作,第八識祂不需要來作這個事情,如果要的話就不用前六識,祂不需要功能重疊。因為每一個識有每一個識的功能,所以無分別不需要你去打坐,把自己意識心弄成無分別,而是要親證這個本來就無分別的第八識,而這個第八識就是阿賴耶識,就是宗喀巴所沒有辦法接受的佛法,就是《瑜伽師地論》彌勒菩薩所說的一切的根本。

好,那我們今天就講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