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密的三昧耶戒是偽戒(四)

第124集
由正光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電視機前面的菩薩們:阿彌陀佛!

歡迎收看正覺同修會所推出的電視弘法節目,這個系列主題名為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談論到有關假藏傳佛教宗喀巴所著的兩本《廣論》,那就是《菩提道次第廣論》、《密宗道次第廣論》,它的說法完全違背 釋迦世尊的開示,根本不是佛法。

今天將繼續上一集的子題「藏密的三昧耶戒是偽戒」,前兩集已談到假藏傳佛教行者都違犯了十重四十八輕的菩薩戒。今天將繼續談假藏傳佛教行者高推上師的果德,乃至於大妄語,而說行男女雙身邪淫法可以成就他們所謂的「樂空雙運、樂空不二」的報身佛境界。如果有人曾經讀過假藏傳佛教的書籍,不僅會發現假藏傳佛教行者經常高推上師的德行,而且還說行男女雙身邪淫法可以成就佛道,他們這樣的說法正確嗎?如果不是正確的話,假藏傳佛教行者當中比較直心的人就會知道,他們所說的法是錯誤的而且是離譜的,完全經不起佛教經典的開示,就會出來公開懺悔,懺悔自己所說的種種密法根本不是佛法,而是外道的邪淫法,從今以後不會再以此不清淨的諸法來誤導眾生,而且永不復作;如果不是直心的人,明知道密教的法不是佛法,為了繼續享受男女雙身邪淫法的快樂,以及保有現在的名聞利養等事,必然會昧著良心而不敢出來公開懺悔,繼續用不清淨的法來誤導眾生,乃至於讓眾生同造大妄語業,未來無量世要下墮三塗、受苦無量。然而,這些不直心的人、不肯出來懺悔的人,連最基本應有的人格也沒有,還有可能明心見性乃至成就報身佛境界嗎?想也知道,當然不可能!

又,假藏傳佛教行者經常高推上師的德行,譬如蓮花生死後被人追捧為「第二佛」之稱,又譬如藏密行者經常妄稱:「不把上師看成普通人,而把他當作佛陀看待」(《西藏生死書》,張老師文化,頁183。)、「行者必須想其上師比任何佛高,恭敬供養無虧,久而久之得師歡心,自能得其口訣秘傳,修之以成就焉」(《那洛六法深道門引導之次第具三信仰如是寓》,晨曦文化公司,頁34。)、「崇仰祖師的一根毫毛比崇拜三時(過去、現在和將來時)所有佛陀的功德還要大」(《西藏的文明》,中國藏學出版社,頁185。)、「想想你的上師,他比過去、現在及未來諸佛還要更加要慈悲。」(《菩提道次第簡明釋論》,曼尼文化,頁73。)諸如等等,假藏傳佛教行者經常高推上師的果德,妄稱上師的果德超過於佛,然而有智慧的佛弟子們都知道,沒有一位有情的成就超過於佛,所以經中有一首偈曾開示:「天上天下無如佛,十方世界亦無比,世間所有我盡見,一切無有如佛者。」(《佛本行集經》卷4)這首偈已經很清楚表達沒有任何一位有情的成就超過於佛,如果有人宣稱上師的果德超過於佛,那一定是異生凡夫說的,絕不是佛菩薩說的。又,明明沒有那樣的果德,卻高推上師的果德比佛還要高,都已經成就菩薩戒當中的大妄語業。

也因為假藏傳佛教行者高推上師的果德,所以有一位義大利學者圖齊,對於藏密紅教的蓮花生被人追捧為「第二佛」之稱,抱著非常懷疑的態度,所以他在書上明白指出:「簡單地說,所有關於蓮花生的記載看起來都是模糊不清,甚至是相互矛盾的。關於蓮花生個人德行的記載、關於赤松德贊以及佛教前弘期在西藏發生的故事,都披上了一層傳奇色彩,其中的某些細節是在大約十四世紀時,由後人補充進去的,行文中運用了許多褒獎、歌頌性質的詞語,帶有很重的粉飾的痕跡……只有在佛教再次興起之後,在人們的過分宣揚下,蓮花生這位法師的形象才變得異常高大,幾乎成了第二個佛陀,因此他也就遭到了格魯派的強烈反對。」(《西藏的宗教》,桂冠圖書,頁7。)這位義大利學者圖齊已經很清楚的告訴大眾,蓮花生是被後人追捧出來的假佛。其實他不僅沒有佛的果德,而且還落入生滅不已的意識心為常的常見外道法中,連最基本的我見也未斷,還是異生凡夫一個,怎麼有可能是佛呢?

既然連密教有名的蓮花生都是被後人追捧出來的,那些假藏傳佛教行者妄稱上師的果德高過於佛,不也是如此嗎?然而這些假藏傳佛教行者在大妄語時,都是臉不紅、氣不喘地吹噓著,就可以知道這些人的心性是不直心的、是歪曲的、是不誠實的,如果連自己都在騙了,還要騙其他的眾生跟他一起大妄語,可謂心地非常不善啊!如是心地不善的人,不可能是佛弟子,而是外道的弟子。

為什麼假藏傳佛教行者會有吹噓、誇大其辭的習性?這都源於密教最早期陀羅尼密教的緣故。最早期的陀羅尼密教以持陀羅尼為主,混合了民間的禁咒和《吠陀》的明咒,而依附在佛教之下,所說的根本不是佛法,卻被後人誤認為是佛教的一支。又由於陀羅尼密教後來與咒術相結合,因此出現了一種新的修持方法(即咒術陀羅尼),不僅使得陀羅尼密教得以走上獨立發展的道路上,而且也發展出他們所謂的陀羅尼經,漸漸地形成有一定形態,而且具有教派體系的特徵。由於當時的陀羅尼密教行者主張祛病消災、解除苦難、求得平安,注重現實利益,具有濃厚的鬼神法術的色彩,以及當時陀羅尼密教的法師為了與來自各方強烈的反對,不得不據理力爭,因而反映在他們的陀羅尼經中,不僅將橫枉法師者與違反佛法及詆譭經典同罪,並且大力崇拜法師,把法師的地位捧得高高的,將誹謗法師者等同於毀謗如來,欲供養如來者當侍奉法師、欲恭敬如來者當隨順法師、欲禮拜如來者當禮拜法師,把尊奉法師與尊崇如來等量齊觀,這一點被後來的密教行者所繼承,一直到現在的無上瑜伽密教行者也秉持這樣的觀念繼承著。

由於陀羅尼密教繼承「法師等同如來」的觀念以後,將法師的概念納進密教體系裡,不僅使得佛教原有的三歸依,增加一項為歸依上師,因而變成密教的四歸依,而且還將上師置於三寶之前,上師的價值遠遠超過於佛教的佛法僧三寶之上。由於陀羅尼密教將法師、上師的地位大大提高與如來等量齊觀,導致後來的密教行者(包括了持明密教、真言密教、瑜伽密教、無上瑜伽密教行者)經常有匪夷所思的說法出現,譬如妄稱上師的果德高於佛。不僅如此,還另外施設了三昧耶戒,以此來取代 釋迦世尊的菩薩戒,以此來遂行假藏傳佛教的男女雙身邪淫法。諸如等等,這都源於最早期的陀羅尼密教高推上師果德所導致的結果。

由此可知:一者、假藏傳佛教行者高稱上師的果德高於佛,那不僅是不如法的,而且還是大妄語,不僅害了自己而且也害了別人,那是損人又不利己的作法,有損自己的福德。二者、假藏傳佛教自創了四歸依,分明表示這是外道法而不是佛法,因為佛法只有三歸依,沒有四歸依,更何況佛教經典都開示了:「決定一切智,以憐愍我故,是以說三歸,不說有第四。為於三有故,而說三歸依,若當第四者,我則無歸依。」(《大莊嚴論經》卷6)經典已經很清楚開示只有三歸依,沒有四歸依,若說有四歸依,那一定是外道的歸依,而不是佛教的歸依。可悲的是,假藏傳佛教行者卻相信這樣的說法,高推上師的證量高於佛,認為只有四歸依,沒有三歸依,那是何等的愚癡啊!

不僅如此,國內有一位日常法師也認同他們的說法,他說:「這個法門是給出家眾修的,在家人是沒份的,只是讓大家熏習種種善根而已,在家人就像是一壺燒不開的水。」日常法師的意思是說,這個法門(也就是《廣論》)出家人可以學、可以證,在家人僅能熏習而已,所以才會說「在家人就像是一壺燒不開的水」。又,日常法師也明白表示他的證量很高,遠遠高過於在家人,所以才會說「在家人就像是一壺燒不開的水」。也因為如此,我們應該探討日常法師所認為的《廣論》到底有什麼殊勝處?以及日常法師到底有什麼證量?以免被邪師、邪法所誤導,還誤以為真的是佛法,真的是真善知識呢!

首先談《廣論》到底有什麼殊勝處?宗喀巴在他的《密宗道次第廣論》卷14曾說:【如離貪欲罪,三界更無餘;如是離欲貪,汝終不應為。汝受用欲事,但行無所畏;食五肉五露,亦護諸餘誓;不應害眾生,不應棄女寶,不應捨師長,三昧耶難違。由慧方便心,無少不應作;汝無罪莫畏,如如來所說。】宗喀巴的說法大略說明如下:「如果行者想要離開男女雙身邪淫法的貪欲,那是不應該的,反而應該要受用男女貪欲,而不需要有任何的畏懼;除此之外,還要食五肉(也就是食象肉、馬肉、人肉、豬肉、狗肉)以及食五甘露(也就是吃大便、小便、人的腦髓、精子、卵子),也應該護持學密所發的其餘誓願;你不應該害眾生,不應棄捨男女雙身法的明妃女寶,不應棄捨密宗師長,密宗男女雙身法的三昧耶戒是難以違背的,違背的話,果報極為可怕。修學男女雙身法的種種方便法門,乃至於一個小小的方便法門,都應該去作;修這個男女雙身法是無罪的,不需要有任何的畏懼,就像密宗如來所說的那樣,放心地去修男女雙身法吧!」電視機前面的菩薩們,當你聽到宗喀巴說法時,你會不會覺得很驚訝?會不會覺得很齷齪?

原來宗喀巴的《廣論》所謂的殊勝處,就是不斷地行男女雙身邪淫法,而且還要吃五肉、五甘露來助興,來維持性高潮的持久;然而男女的貪欲是欲界法,尚且不出欲界,都還在三界當中輪迴生死,還有可能成就報身佛境界嗎?當然不可能!所以密教所謂的「樂空雙運、樂空不二」的報身佛境界,其實就是男女交抱在一起的欲界法,是流轉生死的法,也是三界當中最低層次的法,卻被假藏傳佛教行者謊稱「行此男女雙身法不僅可以遠離三界生死,而且還可以成就報身佛境界」,如是讓眾生下墮三塗而流轉生死的不淨法,豈是身為佛弟子們所應為!如此可以證明,假藏傳佛教所說的法,根本不是佛法,而是行男女貪欲的外道法,那是會讓人下墮三塗,一直在三界當中輪迴生死的法,哪有可能成就佛道呢!

又,密宗所施設的三昧耶戒,就是要遂行男女雙身邪淫法所施設的戒,有別於 釋迦世尊所制定的菩薩戒,並以此三昧耶戒來約束密宗行者遂行男女雙身邪淫法,如果行者不遵從就要下墮他們所施設的金剛地獄。然而,翻遍所有的三藏十二部經,根本找不到密教所謂的金剛地獄,原來是密教行者自己創造出來而法界根本不存在的地獄,用來約束威脅恐嚇女信徒之用,以免他們汙穢且見不得人的事情被公諸於世,因而壞了他們受用男女欲及名聞利養等事。

既然《廣論》所謂的勝妙處離開不了男女貪欲,表示宗喀巴是我見未斷的異生凡夫,當然不可能成佛,所以宗喀巴被密教行者稱為「至尊」,顯然是言過其實的說法,更證明了假藏傳佛教行者經常吹噓他們上師很有證量,根本經不起考驗。然而日常法師大力推展宗喀巴的《廣論》,認為他自己很有證量,遠遠超過於在家人,所以才會說「在家人就像是一壺燒不開的水」,更證明了日常法師的說法是言過其實的說法。想想看,在佛世,就已經有在家人成就沙門果。在末法時代的現在,正覺同修會很多的在家人證得佛門真正的沙門果。然而日常法師自己沒有證量,卻貶抑在家人的成就,不僅心地不善,而且也拿他自己的法身慧命來開玩笑,為什麼?因為他已經成就毀謗如來的重罪。

佛在《阿含經》都已經開示:凡是說法與佛顛倒的人,就是在毀謗如來,未來要受非常不可愛的異熟果報。為什麼說法與佛顛倒的人,就是在毀謗如來呢?因為佛沒有這麼說,而說法顛倒的人卻說是佛親口說的,而且是從佛那裡聽聞來的,自己所說的與佛所說的完全一樣,沒有差別;分明誣賴佛曾經這麼說,陷佛於不義。像這樣的行為,將佛所說的正法說成為非法,將非法說成為正法,都已成就二說之重罪,如是之人未來有殃在,他都還不知道呢!那不是很愚癡嗎?因此後學在此呼籲,已修、當修、未修密法的人,千萬不要再相信假藏傳佛教行者所說的不善法,因為那都不是佛法,而是外道法;修學那些外道法,非但無法證得三乘菩提之任何一個菩提,反而將自己的法身慧命葬送在這些外道手裡,未來要與他們一起受非常不可愛的異熟果報,那不是一件很冤枉的事嗎!

最後綜合前面三集及這一集所說的作個總結:假藏傳佛教行者用張冠李戴的方式,將男女雙身邪淫法套用在佛法名相之下,混入佛門中,以此來遂行男女雙身邪淫的外道法。他們為了享受男女欲,以及蠶食鯨吞佛教的資源而為其所用,有別於 釋迦世尊所制定的菩薩戒,另外施設了三昧耶戒以此來威脅女信徒就範,而與之合修男女雙身邪淫法,讓男女雙身邪淫法不被公諸於世;如果修學者不願遵守,則用三昧耶戒來威脅、來恐嚇,要下墮他們所施設的金剛地獄,然而法界根本沒有藏密所謂的金剛地獄存在。並於遂行男女欲以後,謊稱可以成就他們所謂的報身佛境界,其實那是欲界最低層次男女交抱在一起的「抱身佛」境界,根本不是佛法,而是男女邪淫的外道法,以此來誤導眾生走上外道法,讓眾生在三界當中輪迴生死而無法出離!有智慧的佛弟子們,不應該再被這些美麗的謊言所欺騙,不僅與佛菩提絕緣了,而且還讓自己不斷地在三界當中一直輪迴生死,那可就不好了。

說到這裡時間剛好到了,今天就講到這裡,敬請各位菩薩下次繼續收看。

阿彌陀佛!


點擊數: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