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密的三昧耶戒是偽戒(三)

第123集
由正光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電視機前面的菩薩們:阿彌陀佛!

歡迎收看正覺同修會所推出的電視弘法節目,這個系列主題名為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談論到有關假藏傳佛教宗喀巴所著的兩本《廣論》,那就是《菩提道次第廣論》、《密宗道次第廣論》,他的說法完全違背 釋迦世尊的開示,根本不是佛法!今天將繼續上一集的子題「藏密的三昧耶戒是偽戒」。

上一集已談到假藏傳佛教行者為了遂行男女雙身邪淫法,有別於 釋迦世尊所制定十重四十八輕的菩薩戒,另外施設了三昧耶戒以此來取代 釋迦世尊的菩薩戒,然而假藏傳佛教的三昧耶戒,完全違背菩薩戒的內涵。譬如菩薩戒第一個戒律就是不殺,也就是不能殺人,凡是殺害人類有情就是違犯菩薩戒「不殺」的重罪,乃至因此起瞋而殺害人類有情,也違背了菩薩戒「故瞋」的重罪。譬如假藏傳佛教行者的男女雙身邪淫法被人揭穿了,或者其荒唐離譜的說法被真善知識拆穿了,因而起了瞋心,想透過「誅法」召請鬼神來誅殺有情或者真善知識,有了殺人動機的「根本」,並透過誅法來召請低層次的山精鬼魅誅殺有情的「方便」,來成就殺人這件事的「成已」,亦即假藏傳佛教誅法具足了佛法中所說的「根本、方便、成已」三個條件,當然違犯了菩薩戒「不殺」及「故瞋」的戒律,而且還成就了這兩個戒律的最重罪。又,假藏傳佛教行者所召請低層次的山精鬼魅,完全靠近不了護持正法菩薩的身邊,因為這些山精鬼魅遠遠地看到護法神在菩薩身邊保護著,還有可能靠近菩薩乃至誅殺菩薩嗎?用膝蓋想也知道根本不可能!所以說,假藏傳佛教的誅法對於一般人或許還有效,可是對於護持正法的菩薩們一點用處也沒有;反而是行誅法的人要擔心這些山精鬼魅若無法執行誅法時會反咬一口,如果行誅法的人沒有一套自我保護的措施,他可就要倒大楣了。既然假藏傳佛教有誅法這件事,還會是講慈悲的佛弟子們所應有的行為嗎?會是 釋迦世尊所開示的佛法嗎?有智慧的佛弟子們就可以很清楚判斷,假藏傳佛教到底是不是佛教的一支,其所說的法到底是不是真正的佛法,不是嗎?

又,假藏傳佛教行者也違背了菩薩戒其他的戒律,譬如菩薩戒的第二個戒律就是不偷盜,然而假藏傳佛教從本以來就不是佛教的一支,其所說的法也不是佛法,而是外道團體在說男女雙身邪淫的外道法,也是最早期的陀羅尼密教依附在佛教之下,它本來就不是佛教的一支,卻混合了民間的禁咒和《吠陀》的明咒而寄生在佛教裡,自此之後就被後人錯認為是佛教的一支,一直到現在。又陀羅尼密教也經歷了種種的演變,它經歷了持明密教、真言密教、瑜伽密教以及目前的無上瑜伽密教,其中更參雜了古印度性力派的男女雙身邪淫法、西藏當地苯教的巫術等等,其本質就是外道法,根本不是佛法,卻被後人誤認為是佛教的一支,被誤認為其所說的法就是佛法,乃至現代的人一想到佛教,認為藏密就是佛教的代表。假藏傳佛教行者如是用偷天換日的方法,不僅以男女邪淫的外道法來取代 釋迦世尊的正法,以此來誤導眾生走上邪淫的外道法,讓眾生不斷地在三界當中輪迴生死,而且還大剌剌地接受佛弟子們的供養,難道沒有違犯菩薩戒的「不偷盜」嗎?又假藏傳佛教行者接受弟子們廣大的供養以後,還故意刁難及吝於法的布施,不也違犯了菩薩戒當中的「故慳」嗎?此外,國內有一位日常法師假借出家的表相,在國內大力的推展廣論班,他為了遮蓋《廣論》男女淫穢的事實,僅講《菩提道次第廣論》的前半部,不講後半部,因為他知道《廣論》的後半部,其實就是宗喀巴用奢摩他、毘缽舍那的止與觀來遮掩男女雙身邪淫法的種種內涵。由於日常法師刻意遮掩及不說《廣論》後半部的內涵,藉此來招收無知的公務人員、老師、教授等高級知識分子為其所用,以此來經營世間的事業及廣收供養以後,再來資助達賴喇嘛遂行男女雙身邪淫法。像這樣假借佛法之名而盜取佛弟子們的供養(盜取了三寶物)來資助達賴喇嘛穢亂佛門,以及吝於法的布施,乃是嚴重違背菩薩戒「不偷盜」及「故慳」的重罪,下一世只有下墮三塗而不在人間了。然而,假藏傳佛教行者及日常法師等人到現在為止,都還不知道違犯菩薩戒「不偷盜」及「故慳」的嚴重性,若不是極度無明又何能至此?

又譬如菩薩戒的第三個戒律是「不淫戒」,其中出家人不淫、在家人不邪淫,然而假藏傳佛教都犯了不淫戒,因為他們自認都是佛門的出家人,可是心裡所想的、所說的及所行的,都不離男女雙身邪淫法,所以假藏傳佛教行者心裡一直想要與女人合修男女雙身邪淫法,也難怪會有女眾覺得喇嘛的眼神怪怪的,都是用色瞇瞇的眼神在注意她們,讓她們覺得很不舒服、很不自在。這也難怪!因為喇嘛們心裡想著以及會用色瞇瞇眼神看著,無非是在觀察這位女眾適不適合與他合修男女雙身邪淫法,所以才會用色瞇瞇的眼神來注視女眾。這些喇嘛們,包括黃教被稱為至尊的宗喀巴以及達賴喇嘛、仁波切、堪布等,也包括一些修藏密的出家法師們,暗中都在搞男女雙身邪淫法,心心念念當然想要與女眾合修男女雙身邪淫法,以及用色瞇瞇的眼神來注視女眾,像這樣不清淨的行為不都違犯了菩薩戒的不淫嗎?就算這些人現的是出家相,其聲聞戒體、菩薩戒體早已經失去了,本質已經不是出家人,徒具出家表相而已,卻假借沒有實質的出家表相,以此來遂行男女雙身邪淫法,以此來接受佛弟子們的禮拜及供養,完全違背菩薩戒當中的不淫戒,未來無量劫無量世只能在三惡道受苦,以及多生多劫做牛做馬來償還眾生的債了。所以說,假藏傳佛教行者及這些法師們無明真的很重,為了貪圖一世的享受,卻造作了未來無量劫、無量世下墮三塗受苦無量,以及多生多劫做牛做馬來償還眾生的債,就算是再怎麼精打細算的人也都會覺得很不划算,不是嗎?

又,菩薩戒第四個戒律「不妄語」,也就是不能大妄語,而假藏傳佛教行者都違犯了,為什麼?因為假藏傳佛教行者,藉著男女交合達到性高潮而引生快樂的覺受出現時,然後觀察此快樂覺受無形無相,而說他已證得樂空雙運、樂空不二的報身佛境界。然而假藏傳佛教的報身佛境界,都落在受陰與識陰當中、都落在五陰當中,連我見都沒有斷,都還在異生凡夫位中,還有可能成就報身佛的境界嗎?當然不可能!既然是妄語而且還是特大號的妄語,當然符合 釋迦世尊在《楞嚴經》卷6的開示:【若大妄語,即三摩提不得清淨,成愛見魔,失如來種:所謂未得謂得,未證言證。或求世間尊勝第一,謂前人言:「我今已得須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羅漢道、辟支佛乘、十地、地前諸位菩薩。」求彼禮懺,貪其供養。是一顛迦銷滅佛種,如人以刀斷多羅木,佛記是人永殞善根,無復知見;沈三苦海,不成三昧。】佛已經很清楚開示,未得謂得、未證言證而大妄語的人,乃至大妄語後貪其供養等等,那都是一顛迦的一闡提人,佛種已經消滅了,並且從開始大妄語以後,無量劫以前所修集的種種善根,都消失不見了,未來只有下墮三塗而受苦無量了!然而,那些修男女雙身邪淫法而妄稱已成就報身佛境界的假藏傳佛教行者們,難道沒有成就未得謂得、未證言證的大妄語業嗎?難道他們對自己的大妄語都不會感到驚惶恐怖嗎?難道都不畏懼未來要受無量苦果嗎?如果不驚惶恐怖、也不畏懼、更不懂得要懺悔,豈不是成為麻木不仁無以復加的愚癡人嗎?如果真的是這樣,到了開始執行因果律而要算總帳時,就算他們再來呼天搶地求救命都已經來不及了!再回頭,那已經是百劫以後的事了,都已經不堪回首了。

又,菩薩戒的第五個戒律就是「不酤酒」(也就是不買酒、不賣酒),因為酒能亂性而毀戒,既然不能買酒也不能賣酒,還有可能允許喝酒嗎?除了佛所允許的特例以外,如果佛弟子們喝酒了,就是違犯了菩薩戒「不酤酒」的重罪。然而假藏傳佛教行者,為了使性高潮能夠持久,當然要喝酒來助興,所以有一位假藏傳佛教行者才會這麼說:【酒為魔女之溺,以前亦曾講過;但顱器中所盛之酒則不然,因其曾經法師加持,已成為無上之甘露,不可復以酒視之也。】(《那洛六法深道門引導之次第具三信仰如是寓》,晨曦文化公司,頁290)一者、既然酒是假藏傳佛教行者所謂魔女的尿所成,為何還要飲此不清淨的東西呢?二者、假藏傳佛教行者所謂的顱器就是嘎巴拉,乃是假藏傳佛教行者供養他們所謂的佛菩薩所用的器具,而這些佛菩薩其實就是夜叉、羅剎等不善鬼神所化現的假佛、假菩薩,又此物乃是以死人的頭骨除去毛髮、皮膚及顱內等物,唯留骨頭,及洗淨後剖出天靈蓋並雕刻及裝飾寶物而成的器具,此乃不清淨的器物,假藏傳佛教行者以此不清淨之物來供養佛菩薩,當然是不清淨的行為。三者、就算密宗的上師對酒如何加持,也不論加持的密宗上師的法力如何高強,加持後的酒仍然是酒,仍然可以使人酒醉及亂性。如是之物,釋迦世尊尚且遮止佛弟子們喝酒,假藏傳佛教行者竟然違背 釋迦世尊的告誡,而說酒是甘露,豈不是公然與 釋迦世尊作對嗎?如是之人還可以稱為佛弟子嗎?當然不可能!因為那都是外道弟子為了飲酒所說的推託之辭;也難怪假藏傳佛教行者不會遵從 釋迦世尊所制定的菩薩戒,另外施設了三昧耶戒,以此來約束假藏傳佛教行者的行為,以此來遂行男女雙身邪淫法及持久用,所以說假藏傳佛教行者才會主張喝酒來助興,完全違背菩薩戒不酤酒的重罪。

又,菩薩戒當中的「不自讚毀他」,假藏傳佛教行者也都犯了,為什麼?一者、假藏傳佛教行者自稱密法是報身佛盧舍那佛所傳,而顯教的法是化身佛 釋迦牟尼佛所傳,認為報身佛的境界比化身佛的境界來得高,以此來高抬密教的法,以此來貶抑顯教的法;所以假藏傳佛教行者認為一定要先修學顯教的法以後才能修學密法,將顯教的法加以貶抑並高抬密法,以此來取代 釋迦世尊的正法,如此稱揚本來就不是佛法的密教,以此來貶抑真正佛法的顯教,都已經成就了菩薩戒的「自讚毀他」的最重罪。二者、假藏傳佛教行者主張一世即可成就無上正等正覺的佛陀,完全違背 釋迦世尊的開示,為什麼?因為 釋迦世尊曾開示,菩薩要經歷三大無量數劫的修行,不僅斷除了分段生死及變易生死,而且也累積了廣大的福德,才能具足一切種智、具足三十二大人相及八十種隨形好的報身佛境界;而不是如假藏傳佛教行者所說,在男女交合當中成就報身佛境界,因為這樣的報身佛境界,其實就是男女抱在一起的「抱身佛」境界。三者、假藏傳佛教行者還自創「四歸依」,除了歸依三寶之外還要歸依上師,並且高抬上師的果德,說上師的成就遠遠超過於佛。可是佛弟子們都知道,沒有任何一位有情的成就高過於佛;所以說,假藏傳佛教行者為了高抬上師的果德而讚揚密法,以此來毀謗、貶抑顯教的法,因而違背了菩薩戒「不自讚毀他」的最重罪,如果不趕快對眾懺悔,未來只有下墮而已,果報真的難以善了!

又,菩薩戒當中的「謗三寶者」,假藏傳佛教也都犯了,為什麼?因為假藏傳佛教行者認為他們的法是了義法,顯教的法不是了義法,因而成就二說的重罪,也就是將 釋迦世尊所開示的了義法貶抑為不了義法,因而造下謗佛、謗法、謗僧的重罪;如是誹謗佛、法、僧三寶的重罪,佛開示那是無間地獄的大惡業,未來要受非常不可愛、非常恐怖的異熟果報。不僅如此,更有愚癡者看見自己的密法被真善知識破斥了,為了挽回自己面子的難看,以及為了挽回名聞利養等事,竟然羅織了莫須有的罪名,乃至要挽回自己的落處,故意無根毀謗真善知識,以此來興訟、來打擊、來毀謗真善知識,以此來阻礙真善知識所弘傳的正法,因而造下菩薩戒「說出家在家菩薩罪過」的大惡業,不僅未來要受苦無量,而且也成為經中所說的可憐憫人。

從上一集、這一集說明可知,假藏傳佛教行者都違犯了菩薩戒的十重罪,所以假藏傳佛教行者為了規避菩薩戒的約束,另外施設了與菩薩戒完全無關的三昧耶戒,以此來規範修密法的行者們。宗喀巴還規定,修密法的行者每天、每月、每年、每一劫、千劫不斷地要與女眾合修男女雙身法,如果中斷了,就要下墮他們所施設而法界根本不存在的金剛地獄;宗喀巴如此施設,無非就是要與女眾合修男女雙身邪淫法,以此來成就他們所謂的報身佛境界。由此可以證明,假藏傳佛教所傳的法根本不是佛法,而是男女雙身邪淫的外道法。有智慧的佛弟子們,千萬不要被假藏傳佛教誇大不實的外道法所欺騙,以免自己在佛菩提道中,走上與佛法完全無關的外道法上,那可是一件很悲哀的事,而且還是學佛人最大的悲哀。

說到這裡,時間剛好到了,今天就講到這裡,敬請各位菩薩下次繼續收看。

阿彌陀佛!


點擊數: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