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密的三昧耶戒是偽戒(二)

第122集
由正光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電視機前面的菩薩們:阿彌陀佛!

歡迎收看正覺同修會所推出的電視弘法節目,這個系列主題名為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談論到有關假藏傳佛教宗喀巴所著的兩本《廣論》,那就是《菩提道次第廣論》、《密宗道次第廣論》,它的說法完全違背 釋迦世尊的開示,根本不是佛法。今天將繼續上一集的子題「藏密的三昧耶戒是偽戒」。

前一集已談到假藏傳佛教行者宗喀巴用張冠李戴、李代桃僵的方式,將男女雙身邪淫法套用在佛法名相之下,讓世人誤以為假藏傳佛教是佛教的一支,誤以為假藏傳佛教所說的法就是真實的佛法,因而修學假藏傳佛教的假佛法,非但無法證得三乘菩提之任何一個菩提,而且還墮入男女邪淫的外道法中,未來要下墮三惡道受苦無量。這一集將繼續談假藏傳佛教行者為了遂行男女雙身邪淫的外道法,以及不受 釋迦世尊所制定的菩薩戒的約束,因此捨棄了 釋迦世尊所制定的十重四十八輕的菩薩戒,另外施設了與菩薩戒完全無關的三昧耶戒,也就是偽戒、假戒。一者、以此來約束修學者,以此來遂行他們所謂的男女雙身邪淫法而不被公諸於世。也就是說,假藏傳佛教喇嘛或者代表者所說的持戒清淨,就是持三昧耶戒,每天就要與女信徒合修男女雙身邪淫法。世人不知假藏傳佛教邪淫的本質,被假藏傳佛教行者騙了而不知,誤以為這就是佛教中所謂的持戒清淨者,其實持戒者根本不清淨,而且是汙穢不淨的。二者、如果修學者不遵守他們的規定,就用三昧耶戒來威脅、來恐嚇修學者要下墮他們所施設的金剛地獄。然而法界根本不存在藏密所謂的金剛地獄,而是假藏傳佛教宗喀巴藉此來危言聳聽,來威脅女信徒,讓女信徒不得不聽從上師的規定,而與之合修男女雙身邪淫法。說明白一點,藏密的三昧耶戒,其實就是上師遂行男女雙身邪淫法的護身符,以此來遮掩男女雙身邪淫法的本質,而不被公諸於世,這樣就可以廣行男女雙身邪淫法,繼續廣收供養而為其所用。

又宗喀巴在《菩提道次第廣論》卷2中,就已經很清楚記載藏密的本質,就是男女雙身邪淫法,只是宗喀巴用很隱諱的方法來闡述,很多人不知道他背後所說的真實意思,唯有局內人才知道宗喀巴背後所說的意思是什麼。宗喀巴說:【其中初者,如五十頌云:「恆以諸難施,妻子自命根,事自三昧師,況諸動資財。」又云:「此供施即成,恆供一切佛,此是福資糧,從糧得成就。」復如拉梭瓦云:「如有上妙供下惡者,犯三昧耶,若是尊長喜樂於彼,或是唯有下劣供物,則無違犯。」】宗喀巴所謂的布施,就是布施自己的妻子給上師,讓自己的妻子與上師合修男女雙身邪淫法;能夠這樣布施,上師就會覺得很高興,而說修學者不僅福德資糧已經修集完成,而且也不違犯三昧耶戒。如果不布施自己的妻子給上師合修男女雙身法,上師就不會高興,就犯了假藏傳佛教的三昧耶戒,未來要下墮假藏傳佛教所施設的金剛地獄。由此可知,假藏傳佛教所謂的三昧耶戒,其實就是上師與女信徒合修男女雙身邪淫的護身符,以此來遮掩男女邪淫的本質;也難怪假藏傳佛教行者在行男女邪淫的灌頂前,會用三昧耶戒來恐嚇、來威脅女信徒,讓女信徒不得不接受這樣的事實,而與之合修男女雙身邪淫法。如果女信徒不順從,或者將行淫的事實說出去,就要下墮他們所施設而法界根本不存在的金剛地獄。

此外,宗喀巴在《密宗道次第廣論》卷11更露骨地指出,也證明了宗喀巴本身就是邪淫很重的人,他說:【修曼陀羅時生三昧耶曼陀羅,與入智壇之規,如〈鬘論〉云:「所繪之曼陀羅,剎那空後,觀成所修之曼陀羅,俱守護輪釘魔礙等,眷屬儀軌,如云明妃顏殊妙,年可十五六,香花善莊嚴,欲樂於壇中。德帶摩摩格,慧者加持彼,放寂靜莊嚴,佛住虛空界。謂與外印入等至定,若無外印,應與智印入定,以正行歡喜聲,召請智輪,供養浴足閼伽為先,入自身內,欲火熔化,由金剛路至蓮華中,放出智輪,入於三昧耶輪。」】由於宗喀巴用很隱晦的名相來遮掩男女雙身邪淫法,因此有必要說明一下,他說:所謂的三昧耶曼荼羅,就是上師與女人合修男女雙身邪淫法。所謂的明妃,就是與上師行淫的女人,她的容顏不僅要漂亮而且要年輕,年齡大約在十五歲到十六歲之間,並用香花來莊嚴,然後上師與明妃在密壇中共相淫樂。其中外印就是指實體的明妃,也就是上師與真實女人合修男女雙身法,並入於等至中;所謂的等至,就是上師與明妃同住於性高潮而一心不亂。如果沒有外印之實體明妃,用智印也可以;也就是觀想上師與明妃在一起行淫,而且同住於性高潮中而一心不亂。在行淫過程當中,如果雙方發出快樂的淫蕩聲,那就是假藏傳佛教所謂的正行歡喜聲。如果上師要射出明點的精液時,先觀想佛父佛母交合,產生大樂所放出的紅白菩提心,自上師的頂輪進入,下降至上師的性器官中,這時上師與明妃同處於性高潮中,接著上師就開始射精,其精液經由上師的尿道,而射入明妃的陰戶中。

電視機前面的菩薩們,當你看到或者聽到宗喀巴這樣的說法時,你一定會覺得很驚訝!不是嗎?為什麼清淨的佛法會變成如此汙穢不堪的男女雙身邪淫法呢?為什麼宗喀巴所說的佛法,竟然與 釋迦世尊所說的法完全顛倒?然而宗喀巴種種淫穢的說法,在他的所著的《廣論》中可是白紙寫黑字,一點也沒有冤枉他,不是嗎?這不是假藏傳佛教行者矢口否認或者避左右而言他所能遮掩的。不僅證明宗喀巴所說的法就是男女雙身邪淫法,那是汙穢不淨的說法,根本不是真實佛法,而且也證明宗喀巴本身是男女貪欲很重的人,其所說的法都不離種種男女邪淫的範圍。像這種淫穢不淨的男女雙身邪淫法,根本就違背世間禮俗而見不得人的事,不是嗎?也難怪假藏傳佛教行者進行違背禮俗而且見不得人的時候,不僅要在隱密的地方進行,也就是要在密壇裡進行,而且還要施設三昧耶戒,來威脅、來恐嚇女信徒就範,以此來遂行他們所謂的男女雙身邪淫法。

由此可知,宗喀巴在他所著的《廣論》中,不論是《菩提道次第廣論》或者是《密宗道次第廣論》,其所說的種種內涵都是假借佛法之名,而在談男女交合之事,也就是現代所說的房中術,專門在講一些男女交合的方法與技巧。此外,假藏傳佛教行者為了使自己的性高潮能夠持久而不洩,以此來成就他們所謂的報身佛境界,每天要練天瑜伽、拙火瑜伽,寶瓶氣、九節佛風,喝酒吃肉乃至提肛等外道法。譬如練習天瑜伽,就是用觀想的方法,來觀想自己有廣大的天身;於觀想成就並於性高潮所產生快樂覺受時,觀此快樂覺受無形無相,而說他已證得空性,因而成就有廣大天身,而且是樂空雙運、樂空不二的報身佛境界。又譬如練習拙火瑜伽,其實就是練氣的法門,觀想自己臍下四指的丹田(也就是假藏傳佛教行者所謂的生法宮)它有猛烈火出現,觀想猛烈火一一通過臍輪、心輪、喉輪、眉間輪、頂輪,並輔之以寶瓶氣、九節佛風等方法,來打通所觀想出來的中脈、左脈及右脈;並透過觀想臍輪有紅明點,頂輪有白明點,來引生假藏傳佛教所謂的四空、四喜出現,來引生紅明點伴隨著拙火從中脈的臍輪發起,一一經歷心輪、喉輪、眉間輪在頂輪與白明點融合後,一一下降至上師性器官的密輪,使得上師的密輪得以堅挺,以此來遂行男女交合得以持久不洩,來成就假藏傳佛教所謂的樂空雙運、樂空不二的報身佛境界。也就是透過上述所說的天瑜伽、拙火瑜伽、寶瓶氣、九節佛風等方法,來練習明點的升降,因而次第成就諸地乃至佛地的境界。又為了使性高潮能夠持久不洩,得以享受較久的性高潮快樂,假藏傳佛教行者不僅要喝酒吃紅肉來助興,而且還練習提肛來延後射精的時機。諸如等等的施設,假藏傳佛教行者無非就是要遂行男女雙身邪淫法,並且讓性高潮得以持久不洩;如果洩精了,還要有辦法將精液收回,乃至達賴喇嘛還妄稱可以將精液收回到原處,得以成就假藏傳佛教所謂的報身佛境界。

然而,假藏傳佛教種種的施設,其實與真實佛法一點關係也沒有,它的本質就是古印度性力派男女邪淫所傳承的外道法,卻被假藏傳佛教行者假借佛法之名,以及透過假藏傳佛教所施設的三昧耶戒混入佛門中,來遂行他們所謂的男女邪淫法,以及掠奪佛教種種資源廣為他們所使用。世人不察,誤以為假藏傳佛教就是佛法的一支,誤以為假藏傳佛教所說法就是真實佛法,從而修學假藏傳佛教的假佛法,因而欺騙女信徒與上師上床合修男女雙身邪淫法,使得社會有許多男人戴綠帽,女人紅杏出牆,家庭破裂等社會新聞出現,造成社會不安,危害眾生、危害社會非常嚴重。

為什麼假藏傳佛教會施設三昧耶戒來約束修學密法的人呢?因為他們都知道,如果遂行假藏傳佛教的男女雙身邪淫法,一定會違背 釋迦世尊所制定的十重四十八輕的菩薩戒;他們為了避重就輕,因而捨棄了 釋迦世尊所制定的菩薩戒,另外施設三昧耶戒。一者、以此來躲避而違犯菩薩戒重罪之可能,然而法界不會因為他們假借佛法之名而行男女雙身邪淫法之實,就不會違犯菩薩戒的重罪。二者、以此來遂行他們所謂的男女雙身邪淫的事實。所以宗喀巴在他的《密宗道次第廣論》卷14,曾規定:【八時一日或一月,年劫千劫受此智。】也就是每天十六小時或者每月、每年、每一劫、千劫都不能中斷,一定要與女行男女雙身邪淫法,如果沒有這樣作,就是違犯假藏傳佛教所規範的三昧耶戒。

此外,宗喀巴在他的《密宗道次第廣論》卷14說:【汝可殺有情,受用他女人,不與汝可取,一切說妄語。】他的意思是說:可以殺害有情,然後將有情的女人占為己有而與之行淫;如果他人不同意,可以巧取豪奪而受用女人,就算妄語也沒有關係。不僅如此,國內有一位日常法師在他的《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中,附和宗喀巴的說法,在公務人員、老師及教授等高級知識分子當中推行他的廣論班,乃至在世間推行有機蔬菜之世間事業,利用這些高級知識分子當志工來與民爭利,使得附近的小商店無法與之競爭而紛紛關門。然而日常法師經營世間的事業,完全違背《四分律比丘戒本》的規定:【若比丘!種種販賣者,尼薩耆波逸提。】聲聞戒的尼薩耆波逸提名為「盡捨」,是指違犯此戒一切皆捨的意思;也就是說,出家人作了世間買賣的事業,就是違犯尼薩耆波逸提,其聲聞戒體已經失去了,本質已不是出家人,僅具有出家表相而已,如果不趕快懺悔,未來只有下墮而已。

此外,達賴喇嘛也派人到日常法師的團體裡,大力教導及推展廣論班,讓更多的眾生進入廣論班,以此來遂行他們所謂的男女雙身邪淫法於不墜。然而假藏傳佛教行者所作所為,都違犯了 釋迦世尊所施設的菩薩戒,為什麼?菩薩戒的第一個戒律就是不殺生,然而假藏傳佛教行者卻嚴重違犯不殺的重罪,為什麼?因為假藏傳佛教行者,會使用誅法來殺害眾生,譬如在假藏傳佛教的根本經典《大日經》就記載降伏法,也就是誅法,以此來誅殺有情。又譬如密續的《七俱胝佛母所說准提陀羅尼經》、《蘇悉地羯羅經》等經都記載,如何召請阿毘遮嚕迦來誅殺有情。又譬如有一位假藏傳佛教行者,宣稱要用誅法來誅殺後學。諸如等等證明了一件事,假藏傳佛教確實有誅法,以及使用誅法來殺害有情。

然而,佛法講的是慈悲,即使是非常惡劣的有情,諸佛菩薩尚且都會想盡辦法來救度有情,怎麼還會用誅法來殺害有情呢?由於諸佛菩薩看見每一位眾生都有成佛之性、都是清淨的,當然不會去殺害有情,反而會施設種種善巧方便,讓眾生有機會接觸佛法,及培植應有的福德等等,未來就有因緣可以明心見性乃至成佛。既然諸佛菩薩都希望眾生能夠成佛,怎麼會起了歹心而去殺害有情呢?反觀假藏傳佛教行者為了遂行他們所謂的男女雙身邪淫法,就算對方不同意就會起瞋,及用不擇手段來殺害有情,乃至強佔他人的女人而受用之。像這樣的法,怎麼會是清淨的佛法呢?像這樣的法,又如何能夠慈眼視眾生呢?

由此可知,假藏傳佛教行者為了達到邪淫的目的就會起瞋,及使用誅法來殺害有情,以此來受用他人的女人,當然就會違犯菩薩戒不殺生及故瞋的重罪,如此心地不善的團體,怎麼會是佛教的一支呢?如此汙穢不淨的外道法,又怎麼會是清淨的佛法呢?所以說,假藏傳佛教根本不是佛教的一支,所說的法根本不是佛法,而是外道團體、外道法,危害眾生非常嚴重。因此有智慧的佛弟子們,應該遠離這樣的外道團體、外道法,以免自己的法身慧命,葬送在他們手裡;因而在三界當中不斷地輪迴生死而無法出離。

說到這裡,時間剛好到了,今天就講到這裡,敬請各位菩薩下次繼續收看。

阿彌陀佛!


點擊數:440